净空法师文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学佛问答 >> 香港佛学问答 >> 内容

学佛答问(答香港参学同修之九)

时间:2012-4-13 14:19:35 点击:4211

学佛答问(答香港参学同修之九)  (共一集)  2005/7/15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 档名:21-274-01
  诸位法师,诸位同学,今天又是我们解答问题,此地有两份,一份是北京同修提出来的。

  问:最近我们读了《因果图监》,这本书就是地狱变相图的说明,觉得很好,但是其中有些地方觉得疑惑不解,一共提了四点。

  答:「地狱变相图」它的缘起,我在序文、跋文里面都写得很清楚。可是画我看过,解释的内容江老师送给我,我没有时间看,也就把序文给它写出来了。同学们告诉我这里面有几个问题,大概都是说造作罪孽重的人,得不到家亲眷属给他超度这些功德,就是这些超度的功德他都享受不到,在地狱里面所谓是永远不得超生。这是跟佛经上讲的不一样,佛经上没这个说法,佛法不离人情,如果说是离开人情,那就不是佛法,佛法通情达理。你看看佛门常说「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」,那说是造作罪业永远不得翻身,不是跟这一句话矛盾了吗?那讲不通了。

  佛法里头非常重视忏悔。有一个最明显的例子,《观无量寿佛经》里面的阿闍世王,你看他造的罪业,杀父亲,把母亲幽禁,把她关闭起来,幽禁,跟提婆达多合起来反对佛法,所有五逆罪他差不多统统都造尽了,这真的是永堕地狱不得翻身。这个「不得翻身」是形容词,不是真的,说明他的罪很重。可是他临命终时忏悔,临命终时真正忏悔,他求生西方极乐世界。在我们想,这种人一定是下下品往生,那就算不错了,没想到佛在经上告诉我们,他往生是上品中生。我们当时看到这段经文的时候,都感觉得很惊讶,造这麽重的罪,最後忏悔往生上品中生。这也是提醒我们,我们不要看造作罪业的人瞧不起他,那你错了,说不定他将来忏悔往生,他的品位比我们高,他在我们上面。所以往生西方净土是两个途径,一个是平常积功累德的修行,当然这个路子很稳;一个是造作罪业临终忏悔,品位的高下,那就看他忏悔的真诚心;他要是圆满的真诚心,彻底的後悔,那品位一下就上升。所以我们想到忏悔往生也有三辈九品,这个道理把他这四个问题都可以解答了,经上有这个例子。

  至於临终,人过世之後家亲眷属,这是佛经上教导我们的,四十九天之内一定要给他诵经,给他超度,很有效。因为一般在四十九天之内,他在中阴身他还没有去投胎,我们这时候叫游魂。他没有去投胎,每隔七天他有一次很痛苦,这是讲变易痛苦,所以叫做七。做七这《地藏经》上讲的,这个七天给他诵经、拜忏,给他超度,他能得利益。如果他的善根深厚,他的中阴身没有离开超度的道场,跟着大家一起来学习,很可能也会往生,也能够往生。如果说是善根差一点的,纵然不能往生,要自己发愿,别人帮不上忙的;别人只是劝他,劝他念佛往生,他肯不肯接受那是另外一个问题,肯接受那是非常好,不肯接受他也减少痛苦,一定得好处,所以这个七七非常重要。

  如果说是有这些家亲眷属懂得佛法的,能够跟他做百日,跟他做周年,长时期给他超度薰陶,纵然是他往生了,往生也能够增高品位;没有往生的也能够脱离恶道,生到善处,这才合情合理,才真正讲得通。但是我们给他超度一定要如法,这一点非常重要,那个超度的功德可以说完全是在超度那个人。像《梁皇宝忏》,主法的人是宝志公,宝志公是观世音菩萨再来的,化身再来的,他来主持个法会,那超度就很如法了。所以梁武帝的妃子,你看从恶道就很快的能够脱离生到忉利天,这很好的例子,这是《梁皇宝忏》上的故事。在佛门里面这类的事情真是不胜枚举,例子太多了,所以我们一定要相信。

  问:这第二个是中国同修提出的问题,他说近年来老法师为消弭冲突战乱,促进世界和平,而到处奔走,许多时候讲经都不得已而暂停。请问从事於多元文化和平事业,对往生会不会有障碍?

  答:障碍是一定有的,只是程度上不一样,如果自己有把握往生,就不障碍;要是没有把握往生,就障碍。真正造成障碍不是事,而是什麽?而是心,你做这些工作破坏你的清净心,那就变成障碍了。事情照做,做了之後不要放在心上,心地清净一尘不染,那就没有障碍。所以事,这些事是为一些苦难众生来做的,不是为自己做的。我也常常跟我们周边同学们说,我说我干这个事是非分的事情,这不是我的本分,我们的本分是讲经教学、弘法利生。

  本分事情,诸位要晓得,释迦牟尼佛跟我们做的榜样。世尊当年在世,你看他从三十岁开始,七十九岁圆寂,讲经三百余会,说法四十九年,从三十岁到七十九岁,四十九年。每天,经典上记载的「二时讲经」,每天讲经二时。二时,我们要晓得,释迦牟尼佛那个时代,印度人对时间单位,他把一昼夜分为六个时辰,白天三个时辰,晚上三个时辰,这诸位在经上都看到的。白天叫初日分、中日分、後日分,晚上叫初夜分、中夜分、後夜分。所以二时讲经,你就晓得他的一时是我们现在四小时,那二时就八小时,释迦牟尼佛每天讲经教学八个小时。我们今天很惭愧,没有办法,跟不上。那我过去每天讲经是四个小时,已经打对折了,现在这一次旅行回来之後,这边同学给我安排两个小时,这对折里头又打对折了,那怎麽能比得上。如果一天两个小时都做不到,那就不行,那不能算是佛的学生,所以这点我们要懂,一定要懂。

  从事国际和平工作,这些年来我们确实做了不少,也有一点效果,可是毕竟不是我们本分的事情。我常常讲,人在这个世间,每个人都把自己本分事情做好,跟其他的行业、其他的人密切配合,这个社会就是健康的,这个世界就是和平的。现在世界真的是乱了,这是有史以来在全世界没有像现在这麽动乱。社会动乱不安,决定影响世出世间学术的修行,世间儒家也讲修行,所以世出世间一切善法都必须建立在和睦的基础上。这个事情我们有这缘分,我们也不是自己去找,是人家找到我们。找到我们,我们也应该尽一点、尽一分心力来协助他化解冲突,促进世界的安定和平,这在佛法讲这也是慈悲,应该要做。对於自己修持没有什麽妨碍,为什麽?我们没有名利。决定没有自私自利,没有名闻利养,依然是「於人无争,於世无求」,自己无论做多少事情,清净无染,不染着,这对我们自己就不会发生障碍。如果这里头牵涉到私心,牵涉到名利,那伤害就大!

  问:第二个问题,如果专心讲经,比起四处奔波,对促进世界和平是不是更有利益?

  答:是的,这话讲得没错,但是现在社会上,不但对於佛教,对於整个宗教都有疑惑。我们这次访问巴黎,去访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,我们才知道,世人对宗教认识不清楚,依旧把宗教摆在迷信、消极这些看法。那我们怎样让世间人对宗教有正确的看法、对佛教有正确的看法,这个工作就不能不做。

  我们佛门里面有一位法师,他是斯里兰卡人,驻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,这代表佛教的。我在巴黎期间,他来看我,穿的是在家的衣服,我就感觉得很奇怪。他就告诉我,因为在联合国工作,穿出家的衣服不方便,我就明白了。我在华盛顿参加布希总统的宴会,站在我前面有一个人回过头来跟我打招呼,是美国人,他跟我合掌问讯,也很难得。他告诉我,他是出家人,今天来参加这个宴会,不能穿、不方便穿出家衣服,依旧穿的是西装。他说他的师父是日本人,跟日本法师出家的,也参加这个宴会。那麽我?我是穿这衣服去的,我到哪里都是穿这衣服。这我们晓得国际上对於佛教、对於宗教的看法还是有问题。问题怎麽产生的?这要问自己,不能怪别人,我们宗教徒做得不够好,我们佛教徒做得不能让社会大众赞叹。宗教呈现在外面确实还是迷信,你怎麽能叫人心服口服?

  我说我学佛是从哲学里面入门的,我是跟方老师学哲学,他把佛经当作一个单元,「佛经哲学」教给我的,我是这样入门的。我不是跟哪个法师学的,不是跟寺庙里头学的,我是在学校学的。我对整个佛法看法跟一般人就不一样,接触到佛经典,才知道佛法无比的殊胜。今天社会上为什麽产生这麽大的误会?我们没有做到,不要说别的,只要把十善业道做到,那就不得了,那你是今天世界上一等的大善人,谁不赞叹?谁不尊敬?我们连十善业道都做不到。

  你看看这个,我这是十几年前提出来的,那是在美国,我提出这二十个字,就这里写的一副对联,我们有没有做到?我们的心,这就是菩提心。菩提心大家很不好懂,古大德的注解也很难懂,古德的注解你看看,马鸣菩萨《起信论》里面讲的,「直心,深心,大悲心」。佛在《观经》里面所讲的「至诚心,深心,回向发愿心」,都不好懂,看古来祖师大德的注解也不太容易理解。那我这样说法大家就好懂,直心、至诚心就是真诚;深心,什麽叫深心?就是清净心、平等心、正觉心,这是深心。深心是自受用,慈悲心是对人。真诚是体,真诚心的自受用就是清净平等正觉,这是对自己的,对人是一片慈悲。我们有没有做到?这就是佛心,这就是菩萨心,我们学什麽?就学这个。日常生活当中处事待人接物的态度,看破、放下、自在、随缘,後面念佛,结归到念佛,我们要做到才行。这二十个字很简单好记,修什麽?照这个修就对了,这就是整个佛法。

  无论大乘小乘、宗门教下、显教密教统统不能脱离这个范围,得要真干。真正去干哪个不佩服你!哪个不尊敬你!从哪里做起?从自己本身做起。诸位要晓得,世出世间圣人都教给我们求人难,天下什麽是难事?求人难。所谓是登天难,求人难。佛法这是作佛、作菩萨,作圣作贤这不是求人,求自己;不要求别人,要求自己。我自己要做到,我自己做到然後就影响别人,感化别人,这叫化他。自行而後才能化他,自己没有做到,要想要求别人做到,佛经上常讲「无有是处」,这无有是处用现在的话说,没有这个道理,所以一定要从本身做起。

  我自己年轻的时候,少年的时候战乱时期,在抗战期间(我们这里还有一个衡山的同修)我在衡山住过半年,衡山、衡阳我都住过。湘西那边,我住过常德,住过桃源,住过沅陵,住过晃县,所以湖南那个地方我很熟。那时候我们是流亡学生,我记得我那是初中一年级,到处逃亡逃难,过的是那样的生活;现在人的福报大,我们受的那些苦难,现在人都没有受过;所以读书求学非常困难,我只念到初中毕业,再就没有机会念书了。社会动乱,我们是很喜欢读书,没法子。

  一九四九年我到台湾,到台湾举目无亲,要自己去工作来养活自己,所以想读书,学费也缴不起。好在遇到这些老师,这老师很慈悲,方东美先生桐城人,是老乡,所以遇到这麽一个好老师跟他学哲学,我们只是想到学校去旁听。没想到他不让我去旁听,让我到他家里去,每个星期天两个小时,我们只有利用星期假日,到他家里去上两个小时课,我这个哲学是在他家里学的,非常不容易。从哲学里头认识佛法,接触佛法,运气很好,我就认识章嘉大师。章嘉大师也像方老师一样慈悲,每个星期给我两个小时,这个缘希有难逢。所以虽然没有学历,我读书始终没有中断。

  一生喜欢念书,一直到现在我每天读书至少有三、四个小时不中断,天天读书。没有经典,没有古圣先贤的典籍,这个世间我就活不下去了,那活着还有什麽味道。现在这些人,人与人之间没有恩、没有德、没有情、没有义,你说活着有什麽意思?还好有《大藏经》,有《四库全书》,跟古人做朋友,每天接触三、四个小时,那快乐无比。读书没有间断,讲学没有间断,愈讲愈快乐,愈讲愈有心得,劝别人实际上就是劝自己。

  我也跟诸位报告过,我们确确实实是在这个世间一无所求,我连道场都不要,这个道场是香港同修他们建的。我一生没有道场,一生没有信徒,好,清净无为。这些年来参加国际上这些活动,我接受学校给我的学位,给我的职位;职位是教授,学位是博士,我初中没有毕业就拿到博士了,这是什麽?这他们大家肯定的。所以只要认真去修行,佛法讲的是「因戒得定,因定开慧」,唯有智慧能够解决世出世间一切疑难杂症,这要知道。

  我们看看,参加国际和平,不少专家学者搞了这麽多年,联合国投入多少的人力、财力、物力,问题不能解决,社会的动乱频率一年比一年增加,损害一次比一次严重,这没有效果。所以我们跟他接触,提出一些我们的想法、看法、做法,他们觉得很有价值,值得做参考。我们的办法「办班」,不要开会,开会解决不了问题,办班能解决问题。《弟子规》的班,我们在此地办了两届,很有效果。我们到全世界去办,希望他们能够改变一个路线,我们以後办班,不要开会,效果一定比开会效果殊胜。如果再能把办班的效果,利用网路跟卫星电视向全世界传播,那产生很大的效果,真正能起作用。我是把这种想法、看法介绍给联合国,他们也很有兴趣,所以对我几次大会里面的谈话,他们都非常重视。

  下个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一个活动,在澳洲布里斯本格里菲斯大学举行。我本来不想参加。安排我做主题讲演,第一个主题讲演,我的讲演稿写出来,我就请人代我去念一念就可以了。可是学校负责的负责人前天给我写了一封信,希望我一定要参加,说这次参加会议的人,跟历届联合国会议的人都不一样,有很多是很有声望、很有地位的名流学者都希望我能够到会。我就考虑了,要去的话,我们这里讲经要中断十天,我去参加这个会议。所以这就是希望我们把理念能够告诉他,有很多人产生共鸣。他们都比我年轻,这些教授、专家、学者都比我年轻,我八十岁,他们才五、六十岁。这也是得到大家的尊重,年岁比他高,所以希望他们能够去做,我们只能在旁边出出主意,这道理在此地。

  问:第三个问题,他说我们都知道法师的身分比起教授还要尊贵很多,为什麽现在在世界各地活动,许多人强调老法师是教授的身分,特意把老法师推向教授而不提老法师。

  答:没错,你说的话很对,但是这个话至少是两个世纪以前是这样的,法师的地位是尊贵,无比的尊贵。为什麽?法师很不容易当上,你想出家要经过国家考试,古代的时候出家先要参加一般的考试。一般考试,你的德行、你的学术要能达到进士的水平,进士在从前就是我们现在讲的博士学位,你要达到这个水平,然後再考佛法。谁来考?皇帝考,考及格之後,皇帝给你证书,那个证书叫度牒。你拿到度牒,你到哪里出家皇帝不管,你到哪个寺庙,哪个法师跟你有缘,你就到那边出家,你首先把度牒给他看,你没有度牒犯法。所以出家人的素质很高,皇帝亲自认可,你可以做我的老师,这帝王师,你可以代表我教化全国人民,这个地位你说多高!这从前,现在不行了,现在我们法师出去比不上人家教授,从前教授有什麽问题,疑难杂症来请教法师,这在历史上诸位能看到的。

  这地方官员,你看从前的县长、市长、省长,这现在的;在清朝的时候是巡抚、总督,他们遇到困难问题到哪里去?上山向老和尚请教,老和尚真能教他,有这个道德,有这个学问。你再看看从前这念书人,那个时候没有学校,这些秀才们读书到哪里去念?都到寺庙。寺庙里头有藏书,就现在的图书馆,书籍非常完备,藏经楼。藏经楼不但是藏《藏经》,所有的书籍统统都有,这些里面出家人行行都通。你在寺庙里头读书,无论是什麽典籍,你要有疑难、困难的地方,你向出家人请教,他都能指导你,这个法师的地位比进士高。中国古时候有三个学位,最低的是秀才,第二个是举人,第三个是进士,学位的名称;就像现在我们讲的学士、硕士、博士,所以那个时候出家人在博士之上。那试问问,我们现在出家人怎麽样?如果在从前的制度之下,我没有资格出家,程度不够。

  这个制度是清朝顺治皇帝废弃的,顺治皇帝当时他那个用心也很好,出家是个好事情,何必限制这麽严?所以就把这个制度废弃了,度牒制度废弃。废弃之後,出家就自由了,不限制学历。这桩事情诸位看《印光大师文钞》,印祖在《文钞》里面都很多次批评顺治皇帝,顺治这桩事情做错了,他只想到当时,没有想到後代。後代怎麽样?出家人程度一落千丈,所以今天国际上许许多多重要会议,他们不找宗教的传教师,他们找教授,他们找学者,所以我接受学校里面教授的身分。我本来也不愿意接受,我不想搞这个工作,是校长来找我、来劝我的,希望我帮助这个世界化解冲突,促进和平。但是国际上这些活动都是邀请这些教授学者,不邀请宗教人士,所以希望我能够代表学校。他们邀请是从学校邀请,学校派教授去参加,代表国家。我参加都是代表澳洲,代表两个大学,所以用教授的这个名义,诸位一定要懂这个道理。

  今天我们出家法师在社会上没有地位,这一定要晓得。没有地位不能怪别人,我们自己做得不好。如果我们自己的道德、学问真正超过大学的专家、学者、教授,我们就提起了。所以一定要靠我们自己努力认真修行,世出世间学术都要能通达,才能够恢复这个地位,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懂得。法师地位在教授之上,这是我们佛门从前的事实,现在不行,现在决定不能跟他相比。

  问:这是网路同修提的问题,他说老法师常说,回教本来是和平、温和、仁慈。但以下这篇文字,皆选於罗伯史班塞先生(Robert Spencer)所发表的文章,也说明世界有许多人以不同的角度来看待恐怖分子,敬请老法师开示。

  他摘要的是这圣战恐怖分子者(包括宾拉登)都一贯的清楚表明,今天的圣战恐怖主义者的行为是依循伊斯兰主流传统教义,以及《古兰经》上的指示。正是透过这些传统教学,圣战恐怖主义者才得以从回教世界中吸收新成员,并在那一些未加入圣战组织的回教徒中获得谅解与同情。这也正是为什麽在穆斯林世界里,没有出现广泛、持续、真诚的对恐怖分子批评的原因。圣战恐怖主义者在接受《时代杂志》访问时,以一种可怕的冷静态度坦白承认,是的,我是一位恐怖分子,你可以写下来,我承认我是一位恐怖分子。《古兰经》中说,回教徒的义务,是让敌人有恐怖的感觉,因此成为一名恐怖分子使我成为一个好的回教徒。他并引述《可兰经》第八章第六十节的一段话,「随时准备好将你的力量发挥极致,包括用战争手段,以将恐怖带给阿拉伯的敌人及你的敌人」。

  答:这个问题,全世界学者专家们的看法有很多不同的解释,学习最忌讳的是断章取义,往往就产生了偏见,产生错误。如果你要是真正把全部《古兰经》都念到了,你就晓得《古兰经》上讲的圣战是什麽意思,不是这个说法。这些文字即使经文上是有的,但是你要看看前後文,同时你要知道历史,回教创建到现在大概只有一千七百年,历史并不是太久。你要了解他们的时代背景,那个时候阿拉伯人很可怜,周围都是强大的族群,常常欺负他们,常常攻击他们。所以穆罕默德在当时用宗教的方式把族群团结起来,建立一个能够保卫自己的国家民族,他是生活在这麽一个环境当中,我们一定要了解。

  所以圣战是保卫战争,不是侵略别人,不是任意伤害别人的,这是决定不许可的。「安拉确实是仁慈的」,只有人家攻击你的时候,你可以抵抗。像我们过去对日本人的抗战,我们八年抗战,在《古兰经》里头,圣战,我们是保卫自己,我们没有侵略别人。同时《古兰经》上,经文也有明文规定「敌人放下武器,你要善待於他」。这些都是真正慈悲,你要照顾他的生活,他已经放下武器,他不是你的敌人。所以今天回教恐怖分子,我们讲的是回教极端主义者,毕竟是很少数的人,绝大多数的回教徒都是非常温和的、都是和平的。尤其是中国的回教徒,绝对不会闹事情,这是什麽原因?因为中国的回教徒他曾经在这麽多年当中,接受过儒家的、接受过佛家的,跟中国儒释道合在一起,所以他们的教义讲的东西跟世界其他回教讲的,比它讲得更深、讲得更圆满。

  譬如我们过去不知道,过去因为没有接触外国的伊斯兰教。我在年轻的时候接触中国伊斯兰教,它讲五功五典,那我就很佩服,五典是什麽?就是五伦,伦理道德,所以这是已经把儒家东西融合到他们的教义里面去了。五典在外国伊斯兰《古兰经》没有,中国有,讲「父子有亲,君臣有义,夫妇有别,长幼有序,朋友有信」,它讲这个。所以儒、佛、道这些思想都融入在中国伊斯兰教,所以中国伊斯兰教特别的温和。世界上其他的伊斯兰教,极端分子是很少很少,这我们要了解。怎麽样化解这个问题?化解问题就是讲经,如果有人把《古兰经》从头到尾好好细讲一遍,大家听了之後问题全化解了,知道那恐怖分子只是断章取义,那你就可以批评他,你说你说错了,不是这个意思。

  所以这是我们要了解的,不可以断章取义,学佛亦复如是,佛经也不可以断章取义。乃至於听话,现在人心不厚道,赞叹人很少,都是毁谤,都是说张家长、李家短,都是挑拨是非,太多太多了。那我们听人家讲话的时候也不能够断章取义,人家说某个人说你的坏话,你就真相信了,那你就上当,你就冤枉人。那个人没有说,他在造谣。所以今天我们学佛的人常常要有一个良好态度,听到人家批评人,不接受,我们不要去理会。你说是那个人讲我的坏话,他没有当面说,那是你说的不是他说的。古人讲「来说是非者,便是是非人」,谁说我的坏话?你说,他没有说,我没有听到他说,我只听到你说。这问题才能化解,友谊才能够维持。

  我们在讲经教学这麽多年,毁谤的人也很多,造谣的人也很多。可是我们自己想到,我们行得正,我们做得很光明,无论人家怎麽说不还口,让时间去证明。前几年有很多人指着我的名字攻击,在言论上,在文字上,杂志报纸,台湾他们都有寄来给我看。悟道法师几个很热心想组织一个团体,写文章来辩驳,把这个事情告诉我。我说你们做错了,大错特错。我说怎麽?你要是辩驳的时候愈描愈黑,那是什麽?你就接受了,你真的承认了。他说那怎麽办?根本不要理他,骂让他骂,他会骂累,没有反应,骂了没有反应,骂累了他就不骂了;他会写文章,他就写,写得很累,写了也没有反应,没有反应他就不写了。你看到现在,现在也不骂了,现在也不写了,是不是?那我们还是好朋友,这才是解决问题之道。

  今天我们对恐怖分子这个方式,现在防恐能不能解决?就跟我举的这个例子一样,我们对於人家来毁谤、攻击是要防范,不能解决。什麽方式?不要去理他就解决了,何必要防他?中国古人常说「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」,防人也很累,何必要去防人?佛给我们讲,人人都是好人。佛经上讲「日日是好日,时时是好时」,我续了两句,我说「人人是好人,事事是好事」。那我们就心开意解了,没有设防最自在、最快乐。常常防人会累死,人家未必来攻击你,你看你自己要设防,自己找自己麻烦,这不是一个聪明人,这不是有智慧的人,真有智慧的人不防人。

  一定要相信中国圣人所说的「人之初,性本善」,佛说「一切众生皆有佛性」,我们要相信人人是好人,我常常说。在昆士兰大学,我们教授座谈会里面我也讲,讲的时候有一位教授是个美国人,他们学校资深的一位老教授,他来问我:法师,希特勒也是好人吗?我说是好人,本性本善,习性不善。那个不善是习性,是後天的,他的本性本善,我们尊重他的本性,我们要帮助他改善习性,使他从不善的习性回归到善的习性,这叫教育。这叫帮助他,不能够去指责他,也不能够去伤害他,用至善的方法帮助他回头,这就对了,这是我们不能够不知道的。

  至於实际上恐怖的问题,我们学佛的人清楚,真正的原因是什麽?仇恨,这才是真正的因。其他那是缘,那个怨有的是过去生中多生多劫的怨恨,你杀害这些众生,他将来遇到有缘他一定报复,冤冤相报没完没了。你今天把恐怖分子抓到把他杀掉了,他的怨恨没有化解,他来生再到人道,你的运衰的时候,他又来杀你了,生生世世报来报去,没完没了,两方面都痛苦。所以中国圣人常说「冤家宜解不宜结」,要化解,不可以再结怨,要觉悟。我们学佛的人肯定,我们承认三世因果,我们有过去世,我们有未来世。我们在过去生中,那你是不记得了,这一生中你很清楚,你有没有害众生?你每天吃众生肉,牠是不是愿意供养你的,牠要是不愿意,所谓是吃牠半斤,你来生要还牠八两。欠命的要还命,欠钱的要还钱,这个事情麻烦可大!你杀人,人家要杀你,这才是恐怖的真因。恐怖谁造成的?自己造成的,你自己跟这些众生结这麽多冤仇,这是真因,你要化解要从真因上化解。

  我们真正觉悟、真正回头,从自己内心里面,把对人、对事、对物心里头对立的念头要消除。你只要有对立就是麻烦,你有对立,你有不平,你有歧视,甚至於你有误会这样才会发生冲突。从自己内心把它解开,对方虽然有,对方拳头打过来了,我这里不还,不就没事了!对方骂我,我不还口,我在这里听,恭恭敬敬的听,骂一句点个头。骂了两个钟点,他没办法,他骂不下去了,我们还跟他握手,好朋友,不就化解了吗?不能对骂。他要打你,发了脾气打你,让他打几下,打几下之後你不还手,他就打不下去了。到底是打好还是不打好?这是叫化解问题,不能对抗。对抗,愈打愈起劲,愈骂愈起劲,骂不完的。所以对解决恐怖分子,你懂得用这个方法,知道三世因果,懂得用这种方法,没有不能化解的。

  所以中国这一套学问确确实实能够化解冲突,能够促进安定和平。我参加国际会议的时候,就把这个东西介绍给大家,这些他听都没有听说过的,他没有机会接触。那我们把这个东西介绍给他,多少会起作用,时间长了、接触多了,慢慢的他会去想这个道理会有效。我们自己在这一生当中所遭遇的这些误会都能化解,你说我们的身心多快乐!防人之心也没有,这才快乐。

  所以不但是我们不怨恨人,譬如说是毁谤我的,侮辱我的,我们就会想到释迦牟尼佛在作菩萨的时候修忍辱波罗蜜。你看看,歌利王割截身体那样大的灾难,菩萨没有一点怨恨心,没有一点报复心。反而什麽?感谢,感谢什麽?我忍辱波罗蜜圆满了。不是他这样一试验的话,我还不晓得就圆满了,圆满了就早一天成佛了,这是真的。这佛在经上告诉我们的,世尊成佛,原本是贤劫第五尊佛,就是第四尊应该是弥勒菩萨成佛,他的位置提前了,弥勒延後了。什麽原因?歌利王割截身体把他提前了,他怎麽不感谢!所以当时他就发心,将来我成佛头一个度你。那歌利王是谁?憍陈如尊者,释迦牟尼佛教化众生,他第一个得度,那就是歌利王。这不就是教给我们怎麽对付恐怖分子吗?怎麽化解恐怖问题吗?很好的例子。所以汤恩比博士说「解决二十一世纪社会问题,只有中国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」,说得很有道理。

  欧洲过去我没去,那边有些同学我都是让悟道、悟行他们代表我到那边去。这次我去看了一看之後,欧洲那边同学学佛不输於亚洲,也不输於美洲,很可爱,很难得。我们第一次在巴黎办《弟子规》的讲座,办得很成功,参加的同学大概有五、六百人。我那一天给他做了两个小时讲演,人数超过一千多人,那我们还是很保守的,因为场地的关系,不敢通知。他们想明年搞一个大的活动,我说可以,你们去主持,你们搞成功了,我说我来参加,我来看看你们。这个问题诸位冷静的去思惟,你才晓得佛法真有效。东方的圣人给我们讲「仁者无敌」,仁是仁慈的人,佛门里面称菩萨叫仁者,敌就是对立,菩萨是一个仁慈的人,心里头没有对立,叫仁者无敌。我常常劝勉同学,我们的真正功夫要从这个地方下手,对於一切人、一切事、一切物决定不可以有对立的念头,把对立的念头化解,你才是真正的仁人。换句话说,你才是真正的菩萨,这比什麽都重要。

  下面我们还有半个多钟点的时间,这是华藏卫视(卫星电视台)他们的听众,他们听众有些问题,今天传真到这边来,要我们在这边解答,他们可能也会拿到卫视上去广播,去播放。这个问题很多。

  问:第一个问题,弟子因需要租房子居住,请问找房子是否要依生辰八字找房子?

  答:没有必要。这就不加解释,我们不耽误时间,没有这个必要。

  问:第二个问题,他说弟子因需要搬家,家里原先安奉有两尊木雕的佛像,一位是土地公,一位是巧圣先师。

  答:这两尊不是佛像,也不是菩萨像,这两尊是神像,这我们一定要搞清楚,不能把神当佛、当菩萨,那你这个学佛就学得太差了。

  问:说无法一起带走,请问要如何安置?

  答:土地公最好把他请到土地公庙里面去,让他回家,这好事情。神仙,最好把他送到神庙去,就都把他送回家,请回家去,这也很好。他在你家作客,作那麽久也够了,现在你把他送回家去。

  问:第三个问题说,他说我的母亲年轻的时候介入婚姻的第三者,拆散一个完整的家,和父亲又组一个家。父亲年轻时常动手打母亲,母亲後来有宗教信仰走邪了,时常到恒春南部(这是台湾的),待在家里的时间很少,对待父亲的态度愈来愈不好,母亲又交了邪师邪友,整个人都变了样,母亲现在没有和父亲住在一起。今天弟子学佛,看到父亲跟母亲这样很难过,我应该如何劝母亲回头,不要再造罪业了?

  答:你可以好好的去念《地藏经》,《地藏经》上那些理论跟方法都能帮助你解决。所以我们读经是要解决问题的,经里面的道理要懂,经里面的方法要应用在生活上。如何帮助你的父母,让父母能够和好如初,那是很大功德。最重要的,你看看光目女、婆罗门女,真诚第一,中国古人常讲「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」。只有真诚心能够感动别人,尤其是父女、母女,你用真诚心格外容易感动,所以《地藏经》非常有效果。

  问:第四个问题,她说:我是七十多岁的老太婆,目前我遇到最大障碍就是在读经念佛时浮起的妄想杂念,如何忆佛念佛?怎样才是无念而念?总找不到下手之处。在纽约联谊餐会上,请到一本《无量寿经》,後面附有《净修捷要》,夏老居士在缘起中说「括赞观愿向於一礼之际,妄念不易乘隙,而正念自得现前。」我看後十分高兴,此简课把《无量寿经》念佛法门的精准都含在内,记得净空法师讲过「无念是无妄念,正念还是有的」,我就想到是否可以用此简课,时时在心中背诵,用它把妄想杂念压住,在绕佛念佛时妄念浮起,并马上背诵简课,想简课多了,妄念自然会少了,这样做与忆佛、无念而念是否有些相近?我的想法对不对?恳请净空法师给我开示。

  答:你的想法不对,我看你这个意思,大概是你在诵经、念佛的时候妄念很多。妄念很多不怕,因为你的功夫还不得力,不得力的时候要加强;就好像你肚子饿了,吃一碗饭没饱,不要紧再吃第二碗,第二碗还没饱,再吃第三碗,你就吃饱了!现在就是你的功夫还不够,所以伏不住烦恼。不要害怕,认真努力,再假以时日,你有个三年五载的功夫,妄念就可以伏住了,不要着急,不要害怕。

  问:第五个问题,他说这请教四十八愿中第二十二、二十三愿,在清净平等觉的西方净土,於往生是处还要有这些变性的手术吗?这是否吊众生的方便说?

  答:这就是女身转男身,你不要操这麽多的心,为什麽?你操这麽多心,恐怕极乐世界就去不了了。要用清净心,学佛最重要的,这经文能懂很好,不懂不要勉强,不懂没有关系,用清净心、真诚心去学习,时间久了自然就懂。中国古人常讲「读书千遍,其义自见」,这是什麽道理?一千遍念下去之後你心定了。定就开慧,智慧是从清净心里面生的,智慧一开,那个不懂的地方全都懂了,就这麽个道理,定重要。你们看看中国有一个很有名的例子,禅宗六祖惠能大师不认识字,他为什麽有那麽高的智慧?无论什麽样的经(他不认识字,当然他不会念),你念给他听,他就跟你讲解。什麽原因?人家心地清净,人家心里头有智慧,所以能替你解决问题。那我们?我们的心浮躁,我们心里面是七上八下,是烦恼习气很重,把智慧障碍住了,智慧不起作用,这是比不上人家。

  你要懂得这个道理,你就晓得持戒、修定、开智慧,智慧开了,什麽法全都通。不但佛的经通了,这世界上所有宗教的经都通,没有一样不通,所谓「一经通一切经通」,就这道理。原理在哪里?原理佛经上说得很好,「一切法从心想生」,尤其是《华严经》上所讲的宇宙万有,万事万法「唯心所现,唯识所变」。你达到清净心,清净心是真心,真心能现能变,哪有不通的道理?哪有不懂的道理?所以最重要的是修清净心。修清净心的时候,怀疑是清净心里头最大的障碍,不要怀疑,懂不懂没有关系,只要不怀疑,恭恭敬敬去读,戒定慧都具足。

  问:第六个问题说,「共同一法身」的意思是否就是宇宙一切有情、无情的众生,都是共同一个母亲所生的。

  答:只要把母亲两个字改做真心就行了,都是真心所生的。这个真心在佛教里面也称为本性,也称为法性,确确实实是一个真心所生的。真心就是真诚,所以你只要真正达到真诚,宇宙之间一切诸法,性相、理事、因果全都通。

  问:第七个问题,整个一真法界和娑婆世界是否有佛或神在运作管理?如不运作管理,是否会杂乱无规律?

  答:这个事情我们只要想一想自己,从哪里想?从我们身体想,我们身体是个小宇宙,你说身体这有多少器官组成?外面眼耳鼻舌身,里面五脏六腑,每个器官多少细胞组成的。那一个细胞,现在科学家跟我们说,你把它分析,有多少个分子,多少原子,多少电子,多少粒子。你想想这个身体全身有没有一个人在统筹、在管理,有没有?特别是你再想一想,婴儿生下来的时候,他的身体里头五脏六腑统统齐全,什麽人制造的?他在母亲肚子里头,是母亲替他造的吗?这个事情很难解答,恐怕在全世界找不到一个人能解答。佛经里头有一句话,四个字就解答了,「法尔如是」,本来就是这样的,叫法尔如是。什麽时候你真正把事情搞清楚、搞明白,那个真心现前,你就明白了;你现在用妄心想解决这个问题,永远得不到答案。

  所以只要你能够真正恢复到真诚清净平等觉,这问题你就懂了,这是佛的知见,无上的智慧。所以我们从小的地方去观察,自然的,那麽佛为什麽不说自然?说自然怕你又执着,自然跟因缘又是相对的,所以叫法尔如是,就是非自然,非因缘,《楞严经》上讲的。不能说自然也不能说因缘,最後说个法尔如是,本来就是这样的,绝对没有人在控制,没有人在管理,没有人在操作,它就是那麽样有秩序。你说我们身体这里面的经脉、血管,它都很有系统,它一点都不能差错,一差错人马上疾病就发生了,没有人管理,没有人控制。然後你才晓得,如果我们这个宇宙人人都觉悟了,你去查经典,西方极乐世界没总统也没什麽部长,没人管理,西方极乐世界有没有秩序?最好的秩序。所以不可以拿我们这个世间的例子去想佛的世界,那怎麽想都想不通。

  问:第八个问题,他说十法界是如何产生的?既然佛有慈悲心,为什麽还要让一切众生堕落三界受苦,真正的原因何在?

  答:这个事情你要问我,我不想答覆你,为什麽?你不常听经,你要常常听经,我们在经里面常常在讲,希望你多听经,你就会统统都明白了。特别是《华严经》里面对於十法界,对於无量无边的刹海怎麽样形成都讲得很清楚,「世界成就品,华藏世界品」专门讲解这个问题,这我们都曾经讲过。

  问:第九个问题,人死後的去处是否依据每个人的善恶来论断,每个人头上的神明是否每天记录一个人的善恶?法师你常说「种善因得善报,一饮一啄莫非前定」,既然是注定的,善恶因果是须经佛或神明的判决、控制、运作?

  答:如果佛要是来控制、判断、运作,我们就不要学佛了,为什麽?学佛很苦,将来有这麽多案子,你天天去判它,你不累死!谁愿意去干这个事情?佛在经上告诉我们,十法界乃至於三途地狱是你自己心里头变现出来的境界,确确实实不是人造的,佛菩萨、神仙也不管这个事情。这桩事情有个例子,我初学佛的时候,朱镜宙老居士他常常讲故事给我听。他说他的老岳父,他的岳父是章太炎,在中国文学上面很有地位,在民国初年的时候,他说他老岳父被袁世凯关了一个月,坐牢关了一个月。什麽罪名?章太炎不骂袁世凯。有很多人骂他,他不骂他,为什麽不骂他?不值得我骂。袁世凯听到很生气把他关起来,关起来人家也没有这个罪名,不能够让它成立,所以关了一个月就放出来,他不骂他。

  他在坐牢的时候,这一个月当中发生了很奇怪的事情,他说有一天他看到两个小鬼抬着一顶轿子,说东岳大帝请他去,请他上轿,把他拖上轿了。他感觉那个轿子就像在空中飞行一样。到那边之後,东岳大帝请他做判官,地位就很高了,判官就像现在的秘书长。东岳大帝的身分就相当於前清时候的总督,比总督的权大,清朝总督只管两个省,只有曾国藩做了一次总督管四个省,这是清朝没有第二个人有这麽大的权管四个省,东岳大帝大概管七、八个省。所以中国这个地区五岳,东岳是第一个,东岳大帝。他去做判官,到天亮的时候那个小鬼就把他送回来,晚上又把他接去,很忙,日夜都不能休息,白天上班,晚上也上班。他就把这些饿鬼道的情形,跟这些朋友聊天,一谈昨天晚上遇到什麽事情。他说在阴曹地府也遇到很多熟人,那些熟人是什麽人?都是唐朝时候人,宋朝时候人。因为他读书读到一些文章,那些人都在鬼道,所以也常常见面,鬼道的寿命比人长。

  有一次他向东岳大帝建议,他说地狱里头炮烙的刑罚(炮烙就是柱子,抱那个火柱),他说这个刑罚太残酷了,能不能把它废弃掉。东岳大帝听听笑笑,好,你先去看看,就派两个小鬼带他到刑场去看。到那个地方,这两个小鬼说到了,他说他看不到。这一下他才晓得,唯心所现,不是阎王设的,是你自己业力变现的,你能怪人吗?所以地狱里面受这些果报,於阎王、於小鬼完全没有关系,统统是你自己业力变现的境界;就像作梦一样,你梦中的境界,梦到阎罗王,梦到小鬼,其实那个境界都是你唯心所现的,你不能说它真有,也不能说它没有,所以我们一定要懂这个道理。

  明白这个道理之後,你才晓得,既然不是神明来做判决,与判官;像城隍、土地,这十殿阎王这真有,这不是没有。诸位要晓得十殿阎王他们的地位还在城隍之下,城隍好比是县长,十殿阎王好比是科长,各人管他一部分的事情。他的管理也是完全你自己善恶业显示出来的,并不是我们每天造作,起心动念,都有神明在那里记录、记载,这讲不通的,神明不需要记载。可是怎麽样?你自己本身有记载,本身有什麽?现在大家知道用电脑,电脑里头储存有资料。我们这电脑是什麽东西?阿赖耶识,起心动念阿赖耶识里头落谢种子。所以阎王很简单,把你那个资料调出来一看就晓得了,是不是?不是他记录的,是你自己记录的,一滴都不会漏掉。你自己甚至於忘记了,记录很清楚,阿赖耶识里头业习种子,他们有能力把它调出来给你看。依然是自作自受,与这些神明真的没有关系。

  而且这些神明,说实在的话,就是地狱里面的鬼王,许许多多都是佛菩萨在示现。佛菩萨要度鬼众一定要现鬼身,他不现鬼身他怎麽能度他?度畜生他要现畜生身,他要度人一定要现人身,应以什麽身得度,他就现什麽身。许许多多的鬼王,你看《地藏经》上就是的,《地藏经》上有很多鬼王,佛最後都说那都是菩萨,後来都要成佛。

  问:这第十个问题,说念佛堂的墙上贴着白纸黑字,写着「车票和钱请保管好」。然则师父曾经说过「防人之心不可有」。尽量少带财物,到了念佛堂先将部分放入功德箱。墙上的文字也许让人罣碍,也是一种境界的考验,做法如何?放下所有,若是不放心,还是带在身上。

  答:这段话没有把他的疑惑中心说出来,我们只有猜测。念佛堂人多,所以是参加大众也很复杂,有老修,有初学,有真正到这拜佛的,确实还有一些小偷趁机会到这想发一点财的,不能说没有。现在这个社会确实是如此。我们到欧洲,到义大利的时候,罗马那边同修告诉我,义大利的扒手世界第一,他说扒手方式的高明,你不能不佩服,你身上财物他摸去,你自己绝对不会发现。所以我们晓得社会一般现实状况,我们对於自己财物要小心谨慎比较好,这也是庄严道场。

  问:下面一个问题,说居士主法三时系念法会,在有夫妻生活的情况下可以主法吗?女性可以主法吗?

  答:佛在经上没有说有夫妻的时候不能主法,也没有说女性不能主法。你要说不能主法,佛经上哪个经上说的,拿来看看。祖师说的,不行,佛跟我们讲「依法不依人」,祖师不是佛,我们的依据是佛的经典。菩萨所说的都不能违背佛所讲的,我们才能接受;与佛所讲的有违背,我们就不能接受。既然佛没有这样说,那就是都可以。主法里头有没有功德,这个问题就不简单了,功德是什麽?功德是真正的修持,这很重要。如果没有真正修持,你主法,你做这个法超度鬼神,鬼神得不到利益;你真正有修持,真正有诚意,他能够得到利益。这一点我们要重视,不重视男众女众、在家出家,不重视这个,重视你真正有德行,真正有修持,这就对了。

  佛陀在世所示现的同时是两尊佛,释迦牟尼佛示现的是出家佛,维摩居士示现的在家佛。在家能成佛,维摩居士有夫人,不是说在家不能成佛,在家能成菩萨,在家能成佛,事事无碍,理事无碍。问题在哪里?叫你放下,放下不是身放下,心放下,这一定要懂得。心地清净一尘不染,那个事上接触,理事无碍,事事无碍,这才真正能成就。真正能够明了、能够通达「一切法,无所有,毕竟空,不可得」。这些话我们在《华严经》上曾经多次详细说过。我们今天六根所接触的这个境界,幻相,所以佛家讲这个有是妙有,「妙有非有,真空不空」,你要透彻这个道理,你才能得清净心。无论什麽身分都是佛、都是菩萨。那示现什麽身分是缘,不是自己的意思,众生的缘,像《楞严经》上所讲的「随众生心,应所知量」。佛绝对没有意思我要现个什麽相,那佛就着相了,那佛是凡夫不是圣人。

  圣人「无我相,无人相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」,不但四相没有,念头都没有。《金刚经》後半部讲「无我见,无人见,无众生见,无寿者见」,见是念头、见解,念头都没有、都不生。所以现相也是法尔如是,自自然然的,众生有感,佛菩萨就有应。我们自己入这个境界,也就是转凡身为佛身,你就转了,你在这个世间也是随心应量,一丝毫执着都没有,这才能够契入圣人的境界,才能恢复我们自己的本来面目,所以这很重要。至於特别是你指出的三时系念的法会,总是以真诚心,自己真正有德行,有修持,有慈悲心,具足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,那你主法,鬼神决定得利益。

  问:後面这第十二个问题,他说我的先生脾气很坏又喜欢赌博,他已经欠一屁股债,还这麽沈迷不悟,身体又有病,跟他生活在一起真的前途一片黑暗,以後日子真不知道怎麽过,真想跟他离婚。可是师父说离婚有罪,所以真正不知该如何才能让他回头?

  答:让他回头是正确的,菩萨慈悲度众生,先度家人,自己家人都度不了,你怎麽能度别人?自己家人为什麽度不了?你做得不够好,你的家人不佩服你。为什麽?外面人不容易看到你的毛病,你家里人你没有法子瞒住,你的优点、缺点他一清二楚,你的缺点比优点多,他怎麽会服你?所以归根结柢说自己要认真修行。那我们今天奉劝大家的,我们今天修行之所以不能够成就,原因是没有从根本修。根本儒跟佛,中国传统教育是家教,我们这个基础疏忽了,父母没教我们。父母为什麽没教我们?再往上去一代,祖父母就没有教父母。所以我们今天这个家教在中国至少脱节了三代,因此我们现在很淡薄。但是儒跟佛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,这个要是不能够重新把它找回来,我们无论是学佛、学儒都很难成就,念佛也很难真正会往生。

  从哪里做起?一定从《弟子规》做起,《弟子规》并不长,一千零八十个字,三百六十句,每句三个字。不是叫你背,不是叫你懂得,是教你做到,字字句句都落实了,百分之百的落实,你把这个东西落实之後,世间法的根基定下去。净业三福前面两句「孝养父母,奉事师长」,这两句你做到了,这是根之根。然後再学《十善业道》,十善业道「慈心不杀,修十善业」,那这是儒佛,儒在我们佛法里算是小乘,根有了,十善业是大乘的根,大小乘的根都有了,八万四千法门,无论修学哪个法门,你都会有成就。你有根,有根是活的,你要没有根那是死的,那很难成就,这点比什麽都重要。所以我们为什麽这样强调弟子规,强调十善业。

  今天我们在上课之前,山东大学有几位教授来看我,他们现在极力在提倡孔子的学说,大学里面开这个课程,这是好事情。我只跟他讲一句话,修学这个课程一定要自己落实孔孟的教诲,那《弟子规》就是孔孟的教诲。你自己做不到,你就没有办法教别人,你讲得再好,人家问你,你没有做到,你怎麽办?你即使教小朋友,现在小朋友很聪明,你教他这样做,他问你,你为什麽不做?他怎麽能服你?怎麽肯听你的话?所以这样的学生就难。百分之百依教奉行,要找这样的学生。实在讲,这样的学生我们也不在多,有一个算一个,能够找到十几二十个,不但国家有前途,全世界都有救。所以我常讲这不是凡人,圣人,你要发心学圣人,不愿意做凡人,一定要从自己本身超凡入圣,你才能从事於圣贤教学的工作。所以要劝导年轻人牺牲奉献,放下自私自利,放下名闻利养,放下五欲六尘的享受,放下贪瞋痴慢,才能从事於这个教学工作。这是我们真正的要求,我们才能把儒佛的圣教向全国、向全世界来弘扬,发扬光大。

  问:下面一个问题,师父说过「一饮一啄,莫非前定」,所以我不把金钱看得重,我赚的钱除了家用也会布施及参加法会,所以也没有积蓄。但我有两个小孩要养,如果这样继续下去都没有存钱,这样对吗?还是我应该不要布施,存钱以後给小孩教育金及急需之用。

  答:这个问题我们讲得很多,可见得你没有用心听经,你才发生这些问题。佛教我们布施,不是教我们勉强,佛不勉强一个人,只是劝导,但是你自己一定要量力而为。你有家庭,你有负担,你一定要考虑家庭最低生活的需要,有多余的这才可以修布施帮助别人,这是正确的。如果你完全不考虑自己家庭生活,你全都布施掉了,你就会遭遇困难,那不是佛教你的,那是你自己的迷信,你自己把佛的意思错解了,佛不是这样教你的。伊斯兰教重视布施,但是经典里面规定是收入的十分之一,这十分之一,不是叫你完全布施。那我们能够懂得这个道理,就是量力而为,欢欢喜喜、诚诚恳恳去做。

  有些布施不需要花钱,所以佛法里面布施有两种,外财布施,内财布施。内财布施是什麽?做义工,你们这里需要帮忙,我到这里来帮忙做一天,这是用我的体力,用我的能力,用我的智慧来布施,比财布施功德还大,财布施是外财,这是内财布施,这就要懂。人人都可以修。我们如果有假日的话,譬如说道场里面需要帮忙,我们来帮一天、帮两天,甚至於帮一个小时、两个小时,都叫布施。所以布施大家都不要想到钱上去了,你想的范围太窄小了,很大很大的范围。

  那我们懂得这些佛经的道理,人家有困难,我们讲解给他听,这叫法布施,你帮助他解决问题。那法布施的功德又超过财布施,佛在经上讲了多少?大千世界七宝布施,都比不上为人说四句偈,四句偈可以叫一个人觉悟,开悟;大千七宝布施供养别人,人家不开悟,这就是一切布施里头法布施为最,你懂这个道理。所以好好的学,好好的做,做出来给人看也是布施。不要说话,我做出样子给你看,让你看到能感动,这就布施了。所以布施的范围很广,我们要懂得,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修圆满的布施,成就圆满的功德。不一定说有钱的人可以做,没有钱的人不能做,没这个道理,佛法是平等法,功德也是平等的。

  问:下面这个问题,说家里是供奉观世音菩萨,若念其他佛号或经本可以吗?拜佛是要念一句佛号然後拜下去,还是要怎样拜?不会观想有无关系?去道场共修是否比自己家里念好,参加水陆法会,梁皇宝忏等法会,是否就不算一门深入?

  答:这个你问得很好,家里供观音菩萨,佛菩萨大慈大悲没有分别、没有执着,你念什麽经他都欢喜。绝对不是说观音菩萨,你念观音经他欢喜,念别的经他就讨厌,没有这个道理。所以我们是把自己的分别执着也来看作佛菩萨了,这就错了。但是一门深入是奠定自己戒定慧的基础,这非常重要,要懂得这个道理。「一门深入,长时薰修」,等自己智慧开了,广学多闻,那学得很快。自己智慧没有开,那你学得很累,但是永远不会开智慧,亏吃得很大,要懂方法,要懂这里头的枢纽,要懂得。

  参加法会参加多了,你们自己去想,参加法会我是不是得到清净平等觉?如果得不到,那你就要想到,这人多太杂了,反而让自己搞乱了。那麽什麽样态度去参加是正确的?如果你是菩萨庄严道场,你是为去帮助人法会庄严,使初学的人看到心里生欢喜,来接引他们入佛门,这个条件是正确的,那对自己要不妨碍才行。如果妨碍自己的清净心,或者参加这种大会人很多,就是人多口杂,是非很多,听了、看了的时候心里很难过,那就不如不去;如果不妨碍,这也可以。所以这总是自己要衡量,自己要能够做主宰,自利利他这是功德。

  好,今天时间到了,这後头还有不少,大概讲解了一半,後面是留着下一半,下个星期五我们再继续解答。

作者:miaoyin居士整理 录入:纯净纯善 来源:净空老法师法语
  • 净空法师文集(www.jkfswj.org) © 2017 欢迎转载,功德无量!
  • Email:52889904@qq.com 站长QQ:52889904
   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