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空法师文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莲池海会 >> 刘素云演讲 >> 内容

慧海拾贝 (第八集)

时间:2012/5/31 17:19:25 点击:2050

慧海拾贝  世尊示现娑婆土 八相成道度众生  刘素云老师主讲  (第八集)  2011/11/22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 档名:56-113-0008

  尊敬的师父上人,尊敬的各位法师,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下午好。因为去医院看望一位癌症病患者耽误了点时间,让大家等了半个小时对不起。今天下午我要讲的题目,是「世尊示现娑婆土,八相成道度众生」。这个题目师父在讲经的过程当中,很详细的讲过,我为什么要讲这个题?我就想跟师父学学,看我第一遍讲能讲到什么程度,如果这次讲得不太成功,以后我再改进,就是这样想的,所以今天我就把这个题目讲一讲。我们大家都知道,释迦牟尼佛在娑婆世界示现成佛,这是第八千次。可想而知,我们的世尊是不是慈悲到了极处!八千次了,还是不厌其烦的给我们示现成佛,救度我们,希望我们尽快的觉醒、尽快的成佛。下面就说一说,世尊八相成道度众生,咱们就一相一相来说。舍兜率,这是世尊示现的第一相,释迦牟尼佛在娑婆世界示现成佛之前,他在哪里?在兜率天,做成佛前的准备工作,作后身菩萨。后身是菩萨最后的身,他将来就成佛,就不作菩萨,就是等觉菩萨,也叫补处菩萨。后身菩萨就是一生补处菩萨,用我们现在话说后备干部、后备梯队,就是这么个意思。凡是来作佛的,先都要在兜率天,等於在那边做准备工作,成佛的时间到了,和这个世间的缘成熟就下来示现成佛。世尊是给我们示现了八相成道。

  我们先来解释一下,兜率天,这一层天属於欲界的第四层天,欲界天一共有六层,第二层是忉利天,玉皇大帝是忉利天王,第三层是夜摩天,第四层就是兜率天。兜率天是凡圣同居土,分内院和外院,内院是弥勒菩萨的道场,现在弥勒菩萨就在兜率天的内院讲经说法,为将来作佛做准备工作。多长时间以后弥勒菩萨来作佛?五十六亿七千万年以后。到那个时候弥勒菩萨和娑婆世界的缘成熟,就从兜率天下来到娑婆世界示现成佛。在这里我插几句,我不知道这面有没有这种传言?我们黑龙江那面有这种传言,说弥勒菩萨已经来到了娑婆世界,已经接班了这样说的。我记得师父在讲经的过程当中,曾经告诉大家,这个说法是错误的,不是真实情况。五十六亿七千万年以后,弥勒菩萨才来娑婆世界作佛。所以我们不管听到什么传言,不要相信、不要上当、不要受骗,好好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。兜率天的外院,是天众居住的地方,因为这里的天人都很知足,在这里生活非常快乐,没有忧虑、没有牵挂,衣食自然,不需要自己去辛苦经营,也不用竞争,这里的福报很大,是他们生活享乐之处。兜率天也叫兜术天、睹史多天,兜率的意思,就是妙足、知足、喜足的意思。从这个名号,我们就知道,知足就是成佛,你要想成佛首先得知足,在知足天里修行是表的这个意思。所以凡是要作佛的,在成佛之前都要到兜率天来。

  如何才能真正知足?就是对宇宙人生真相彻底明白,彻底明白了你的心就如如不动,回归到自性本定。真的知足了,就是禅宗六祖惠能大师开悟时候说的,「何期自性本自清净,本自具足,本无动摇,能生万法」,心就不再动了这叫知足,动了就是不知足,心不动了自性本定,定生慧,自性里面的无量智慧自然现前。六根接触六尘境界,眼见、耳闻、鼻嗅、舌尝、身体接触,都不起心动念这不但是知足,而且是妙足。弥勒菩萨代表什么?代表知足。寺院一进大门,第一个大殿就是弥勒菩萨塑像笑眯眯的,那么快乐,为什么?知足,知足常乐。一切时一切处无论遇到什么境界,逆境也好、顺境也好,善人也好、恶人也好,统统是笑面相迎。所以我们要向弥勒菩萨学习,学就学这个,真学到了,真得受用,而且是大受用。是什么样的大受用?头一个身心健康,谚语常讲说「人逢喜事精神爽」,人要快乐,他就不生病;人要每天愁眉苦脸心事重重,他必定生病。欢喜快乐从哪里来?从知足来的。这个我有切身的体会,上午我在讲课的时候已经说了,我说有些同修问我,刘老师,你说你经济条件也一般,你还得过那么重的病,你为什么这么快乐?我告诉大家,为什么快乐?其中的一个原因,就是我知足,我一无所求。如果说我这一生当中有所求的,带一个求字的就是求生净土,除了这个之外,我没有任何是我要求的,我於人无争,於世无求。

  像师父说的别人喜欢的都给他,别人要的都给他,我不要;别人不要的、不喜欢的,我需要,我要。做到这一点可以说有那么一句名言,叫做「人到无求品自高」,我觉得这句话非常有道理。我不能说我聪明,我很笨,我比一般人都笨,对社会上的事知道得很少很少,有时候都冒傻气。我的学生和我在一起见面,他们都说老师,这么多年过去了。你看我教的学生,有一九七0届毕业的,有一九七四届毕业的,还有一九七八届毕业的,几十年过去了。说老师你教我们的时候,告诉我们怎么样做一个好人,我们都很听话,觉得老师说得对。走上社会以后,我们就有个感触,说老师教给我们的是对的,但是真正的实行起来有时候吃亏,占不著便宜。我们老师老告诉我们,「吃亏是福」,我们吃亏了也没觉得这福在哪里,所以有些时候对老师讲的话就有点动摇。我说是吗?你们现在怎么认识的?我的学生就跟我说,老师你现在和教我们那时候几十年前,差不多,没啥长进。我说哪方面没长进?说社会经验没长进。你过去社会上的事,你听不明白,你不懂。

  现在我们跟你一唠嗑,我们东北话叫唠嗑,就是说话、聊天的意思,说你现在怎么比过去几十年前还单纯,甚至还幼稚。我说我应该上幼稚园了。我的学生就说老师,你现在中学肯定不能教。因为我教他们那个时候他们是中学生,我说为什么?我说这个我知道,我能找到答案,那教材太深了我自己都不会,我怎么教你们?他说老师,你小学也不能教了。我说小学也是,我孙女一年级那教材有的那题我都不会,我是不能教了。他说老师,幼儿园你也不能教。这个时候我就听出一点味道来了,这些孩子们干嘛?我说为什么幼儿园我也不能教?以前我倒是没教过幼儿园。他们说现在幼儿园里小孩想的都比你复杂,他们说话你都听不懂,你怎么能教他们?我说这回我明白你们的意思,你们在讽刺我、挖苦我、嘲笑我是不是?学生们都哈哈笑,说老师,我们哪敢讽刺你、嘲笑你,事实就是这样。他说我们第一感触就是老师没啥变化,比以前更单纯、更幼稚了。我倒觉得我这点是我快乐的一个基础,因为我心里没有那么多事,所以就这么单纯。

  你看我参加工作以后,一直是人家对我印象最深的,就是我说实话、说真话,这包括我的领导、我的同事,他们对我共同的评价,这是排在第一位的。我调到省政府以后,有些时候遇到一些问题,我们领导都一定要找我问问,实际那个时候我把处长已经辞掉了。我们一把手把我找去,还问素云,你看看这几个人提干,提谁好?谁应该提,谁不应该提?我说这事和我没关系,因为提干是党组的事,我就是一个普通工作人员,我也不当处长了。我们领导就说,找你来就想听真话,只有你能告诉我们真正的意见。我说那你要听真的我就给你说,要听假的你别找我,我就按我自己的观察、了解我实事求是的告诉领导,哪个该提、哪个不该提。因为他们都知道,我和任何人都没有亲、没有疏,没有任何自己私人的关系掺杂在里面,他们都觉得我比较公平、公正,所以来找我问这件事。有的人说你为什么不会看别人的脸色?你知不知道别人喜欢听什么?我说我不知道。他们说你别傻呵呵的,就低头写你那个材料,那个不行,你得有辅助工作。辅助工作人家都能列举出来,一、二、三怎么做,我听了以后我就一笑了之,我说是吗?这些我都不会。

  所以我觉得做一个人头脑简单,如果你从吃亏、占便宜那个角度,按世俗的那个观点来看,那肯定我是错的,因为我尽干吃亏的事,我长这么大没占过便宜。但是后来事实证明,别人对我的评价说,你看她什么不争、什么不抢,最后什么好事没把她落下。这是人家评议,他们要不说我自己也不知道。就这样你说是不是?我觉得人无求,自己确实内心是快乐的,我希望大家如果你们真正学佛,是不是从无求入手?好的让给别人,自己不要去沾边。这是我快乐的第一个秘诀,就是我知足,我无求,所以这么多年我这么过来了。比如说我一九九九年得的这个重病,如果我心要不清净,我求这个、求那个,我要怕死肯定我早就死了。那个时候据医生说,我随时面临死亡,我自己知道,因为我的两个学生是这个病去世的,他们只维持了半年左右。就按著这个标准计算,那我想我也就是半年的时间,医生也告诉我,随时面临死亡。但是因为我心大,我没把这个事放在心上,每天都是在读经,所以这个一下子,我心态非常平和,我就活过来了。

  刚才我去医院里,看这位得癌症的佛友,一看人得病太痛苦了,所以在车上我就跟尔红和刁居士说,我说你看人得病多痛苦,三周之内开了三次刀,瘦瘦的基本上就是皮包著骨头,但是她的情绪很好,心态比较平和、比较清净。我说你看人追求什么?现在讲竞争,争得头破血流,我要想上去我必须把你踩下去。我要想得到这个利益,我必须得给你造点谣,让你得不到。我说现在人们如果到医院去看看,各个科、各个病房你溜达溜达,你看一看躺在病床上这个满身插著管子,打著吊瓶,有的再戴著呼吸机,你看看你争什么、抢什么、斗什么?有什么求的?有什么想不通的?人这一生这些个你都要经历。为什么释迦牟尼佛到娑婆世界来示现,为什么释迦牟尼佛能放弃荣华富贵去修道,他就是要找这个答案,怎么样解决生老病死的问题,所以说释迦牟尼佛太伟大了。

  刚才我们简单的介绍了一下,兜率天的情况,现在我们回到正题,「世尊示现娑婆土,八相成道度众生」,第一相是什么?是舍兜率。先把这个名词简单的做一下解释,这个舍就是放弃,不要了,在这里也有离开的意思,就这个舍在这也有离开的意思、也有下降的意思,就是从高往下降下来,是这个意思。所以说第一相,释迦牟尼佛给我们示现这个是干什么的?他来之前在哪?我前面说了,在兜率天作候补佛,为成佛做准备工作,缘成熟了他从兜率天下降来示现的第一个相。兜率天福报那么大,世尊不贪恋,第八千次来娑婆世界示现成佛度众生,给众生表什么法?两个字表放下。这个我们一定要清清楚楚知道,世尊来干什么?来表法。表什么法?表放下这个法。我几次讲到,我说释迦牟尼佛讲法四十九年,讲了那么多、留下了那么多经卷,概括起来就是两个字,讲的就是「放下」这两个字。如果世尊放不下兜率天的大福报,他怎么能来娑婆世界!这是表的第一个放下是不是?咱们都知道天亲菩萨三兄弟的故事,我记得上次听定弘法师讲就讲到这个故事。三兄弟相约,因为他们都是修的要到兜率天,修的弥勒净土。三兄弟相约谁先去了马上回来报告,报告兜率天的情况。结果第一位去了以后,没信了,第二位去了以后发现去的第一位在兜率外院,根本就没到内院,一看外院福报那么大就舍不得了,就在那享受,所以第一位菩萨没有到内院。第二位菩萨去了以后,到内院转了一圈,马上回来向第三位没有去的报告,第三位就问谁谁谁怎么没回来报告?他说他在外院享受。说你怎么三年以后才回来?他说我去打个转就回来,人间就过去三年了。所以说这些菩萨们到了兜率天,到外院就被吸引住,连内院都不去了。所以可见释迦牟尼佛能够到娑婆世界来给我们示现成佛,他确实是给我们表的第一个法就是放下,这是第一相。

  第二相「降王宫」,舍兜率,降王宫,舍兜率是第一相,降王宫是第二相,「托胎出生」,这是第三相,这就连起来说。世尊从兜率天降下来到了娑婆世界到哪去投胎?就是选择谁家什么地方去投胎?这个菩萨他不迷惑,他一定会选择好的地方去托胎、去出生,一定要选择在王宫。为什么?因为出身在王族,以太子身出生将来出家修行,人家才能相信。因为这么富有什么都不缺,他还出家去修行,才能给大家更好的表法,人家才能信服,他才能教人放下,教别人放下,自己先得放下才行。你看释迦牟尼佛能舍掉王位,舍掉富贵,舍掉娇妻爱子,做为王子是未来的王位继承人,可以说权力至高无上,别人争著做国王,他得到了却把它舍掉不要,这个用意是非常深的,这么表法别人是口服心服的。做国王没有十世的积功累德,做不了国王。你想世尊他有这个能力、有这个权力,他也有这个德行,有做国王的这个机会,但是他把它舍掉了,没有做。十世的积累做国王又能享受多长时间?这个在中国的历史上,师父在讲法的时候举了几个例子,说干隆皇帝在位的时间最长,一共是做了六十年皇帝,做了四年的太上皇,这是做皇帝最长的。说六十几年也不就是弹指一挥间?在人间看来六十年做皇帝是了不得的一件事,可是从历史的长河,从修学佛法来说那只是弹指一挥间,这是干隆。除了干隆之外,历史上找不到在位时间这么长的皇帝了,有的在位二、三十年就不错了,有的在位十年就完了。所以说世尊选择在王宫投胎降生,是在做表演,表演什么?刚才我说放下,就是给众生在表演放下。

  摩耶夫人是释迦牟尼佛的母亲,她在睡觉的时候,虽然是睡觉,但是很清楚、很明白,没有迷惑,她看到菩萨,这个菩萨就是补处菩萨,从兜率天降下来骑著六牙白象,降下来见到摩耶夫人,从摩耶夫人的右胁下入胎,身现於外,摩耶夫人看得到,别人看不到,这就是菩萨降生。他的身体像玻璃、像琉璃一样透明,出生的时候也是从右胁这出生的,和一般人不一样,这就是示现。出生之后就走了七步,脚踏莲花,刚生下来就会走路一步一朵莲花,示现的是大丈夫奋迅之力,这个丈夫是大丈夫,就是成佛,是我们对佛的敬称。这刚才说的就是第二相和第三相。

  「弃位出家,苦行学道」,这是第四相,表的是出家相。释迦牟尼佛出生在帝王之家,父亲是国王,菩萨示现降生在宫廷,从小享受人间富贵,出去游玩见到老病死,悟世非常。就是世尊出去游玩的时候,看见有老、有病、有死,所以使他就体悟到世间的无常。我们也时常面对老病死,为什么我们不悟?因为我们是凡夫。菩萨高明就高明在这里,菩萨悟,我们不悟,菩萨悟了之后帮助我们悟,告诉我们人来到这个世间干什么?四个字「人生酬业」,就这四个字是我们来到人生的目的。酬什么业?酬偿你过去所造的业因,过去生中造的善因,你今生来享福;过去生中你造的恶因,你今生来受苦报。让我们真正明白,你一生的遭遇无论顺境逆境,无论善缘恶缘,你遇到的好人坏人,全是命里注定的。正如古人所说「一生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」,通达明了了这个道理,我们的心就定了、就安了,知道要好好做人,消业障。消业障就是在逆境里头、苦难的时候要能忍受,不怨天、不尤人,自己造的自己要承担,平平安安度过就好了,业障就消了。

  在这里我想说说消业障的事,在答问的时候有的同修就问,业障是怎么回事?业障是怎么消?现在消业障很多同修外求,不内求。从我们那儿的情况看,现在很多同修对我有点迷信,总觉得我干什么都灵。所以身体不好了,特别是有些同修有附体,有些同修有病痛,或者家里有点什么不顺的事,就来找我,意思是我一说这问题就解决了。我跟大家说,业障是我们自己多生多劫造的,种下了这个业因,现在你就要承担业果,对於我们学佛人来说,你有点病苦、有点磨难,已经是重罪轻报,我们要自己来消这个业。靠别人谁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,只能做为一个助缘帮帮你的忙。比如说做为我,你们相信我,说我灵,我可以念佛给你们回向,可以给你的冤亲债主回向,请求他们对你的谅解。但是这解决不了根本问题,消业障还是靠自己,内因是起主要作用的,不要到处去找、到处去求。在这里我想劝大家不要把自己跑糊涂、跑乱了,有的时候不遇到事,看不出来谁修行得如何,遇到具体事就看出来。

  我举个什么样的例子?比如说我们那里有的同修,不遇到事觉得挺好,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也念得挺上进的,也挺精进的。遇到具体事,就把阿弥陀佛忘到脑后了,就去找什么神、什么仙去看了,然后一看就乱,愈看愈乱,找的人愈多愈乱。这个例子已经不是一个、两个、三个。比如说第一个人看,第一个人说你应该如何如何,他就按著做了,做的时候你肯定要付费的,人家不会白给你做的。所以后来我告诉大家一个原则,我说如果你找这个人他什么都不要,他不往钱上盯,你可以找他试试,但是如果你问我,我不同意这么处理这个问题。如果你找的人有的是明码实价,有的说是美其名曰凭赏,他一往钱上靠,我说你一定要远离,他看得再好,你也不要请他看。我们有些同修就上一次当、上两次当、上三次当,最后自己碰得头破血流知道错了。第一个这么说了、做了,没解决问题又找第二个看,第二个看的和这个说的正好相反,你说怎么办?比如说有人一看,反正不是阴宅有问题、就是阳宅有问题,再就是生辰八字有问题,他都是往这上靠。

  有一个同修别人给他看,说他家祖坟有问题,那祖坟有问题怎么办?因为祖坟,就是过去比如说爷爷那辈的埋在这个坟里,现在到父亲、母亲那辈也埋在这坟里,又到了就是像我们这一代的,有的去世了也进了祖坟,这可能就三代、四代同在一个祖坟里,这个找人一看说你祖坟有毛病,那怎么办?那就得把祖坟扒了。比如说某某就是儿子,他的爸爸埋在这里,他就想我家里有事,是因为我爸爸埋在这里不对了,所以就去把他爸爸那坟,因为那个祖坟它都是按顺序有位置的,不是随便埋的,他就把他爸爸的挖出去就挪到另外一个地方。把爸爸的坟挪了以后,不但没解决家里的根本问题,他本人也死了。这他的儿子又说你看爷爷死了,埋祖坟出毛病,这爸爸又死了,这爸爸也不能埋在这祖坟,也把爸爸也移出去,结果家里一个事接一个事,在祖坟上就解释不清楚了。你说到底是祖坟有病,还是没病?折腾来折腾去,最后把全家折腾得真是精疲力尽。可也怪,你说几个孩子,六个孩子连续几年的时间死了四个,所以就叫这些个人一看,就这么折腾来折腾去,愈折腾愈糊涂,就到最后也没折腾明白。所以我说在这个问题上,我们是不是在消业障?你得真诚的忏悔,老实的念佛,这样才能够消自己的业障。《观经》不告诉我们吗?所有的业障消不掉,还有一句阿弥陀佛好用,能消各种业。但是我们就是不信,就觉得这阿弥陀佛四个字太简单了,所以就东跑西颠,去找人这么弄、那么弄,结果弄乱了。

  再一个就是我们遇到事,喜欢怨天尤人,我以前我就有这种想法,为什么?我不是表扬我自己,我确实比较善良,我这一生没做什么恶事、坏事,但是我遇到了很多艰难困苦。比如说我的婚姻问题,我丈夫是一个精神病,然后我又得了这个绝症病,就这两件事,有一段时间我想不通,我想这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?我做了那么多好事、善事,我从来没做过恶事、坏事,为什么这些事情都落在我头上?特别是到我最艰难的时候,真有点痛不欲生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那个时候是怎么过来的?真是师父他老人家讲经的光碟,陪伴我度过了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。为什么我对老实念佛求生净土,能这么坚定,因为我确实是从中受益了。如果没有师父他老人家的光碟陪伴我这十几年,可能在这中间我就离开这个人世了,就是这个病没让我离开人世,可能我也自杀了。就是因为这个我反覆的听经,最后明白了这个道理,人生酬业,就是这个业是你自己造的,你必须自己要来酬这个业,你不能怨任何人。

  我和我老伴,我是怎么想通的?我是这样想的,一是多生多劫我俩结的缘,就是前生我想可能我俩也是夫妻,大概是我是丈夫,他是妻子,我俩的情况正相反,是他照顾我的,我今生我就应该照顾他。在他闹人闹得最凶的时候,我不理解,我就那样想,他是阿弥陀佛派来的特使,他来助我成佛。因为我老伴也说,你成佛第一个要感谢的是谁,你知道吗?我说是谁?他说当然是我了。我说为什么?他说你不说我是阿弥陀佛派来的特使吗?那特使就负责这项工作,特使的工作就是助你成佛。我助你成佛,你成佛了难道不应该第一个感谢我吗?我说你说得太有道理了,我真得感谢你。说实在的那个时候我说这个话是虚情假意的,我心里不服气,你都要把我闹死了,你还助我成佛?心里那个怨气满满的,但是嘴上还说:对,你是特使,是来助我成佛的,我感谢你。然后我就给他写了四句话,给他高兴得够呛,他说你所有写的诗也好、偈子也好,就这个我是最喜欢的。有时候说拿出来,你再念念我再听听。我说你都背下来了。我就这样写的,我怎么说的忘了,太不心诚,「我家大菩萨,名叫刘明华,今生来助我,我要感谢他」。就这四句话让我老伴特别开心,实际后来我到现在应该说这四句话,是我发自内心的了。当时写这四句话的时候,是我哄他玩,那就像马三立说相声,逗你玩,你高兴就行。现在我是真心的了,我愈琢磨这四句话真是这样的,现在我老伴虽然情况不是那么太好,但是我想余下的时间,我一定对我老伴要不离不弃,好好守护著他。

  他说了他跟我约,他说老伴,你不能先走,我得先走。我说你为什么要先走?他说因为送往生我不知道,我不会,我要先走了你能把我送极乐世界去。我说你这个话对一半,你要去极乐世界你得自己发愿;你自己不想去,我送不去你,我也拽不动你。我说咱俩得配合,你发大心大愿,一定要今生往生极乐世界,我真心诚意的送你去极乐世界,这样肯定能成功。所以我老伴现在虽然身体状况不是太好,但是对於念佛求往生,上极乐世界,是念念不忘。他告诉我,你别看我老看电视。因为他特喜欢看电视,我说你老看电视不行,你受污染严重。他说你别看我看电视,你看我手里不拿著佛珠的吗?看电视两小时,我念两小时阿弥陀佛。我骑自行车出去转,我一直一边蹬一边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,你放心西方极乐世界有我的位置。这是说他要先去,让我送他,保险系数大,这是他的一个想法。前些日子突然又跟我说,说老伴,我看咱俩还是你先去极乐世界。我说怎么又变了,又换方了?他说你先去,我觉得更保险,你成佛了,你看见明明白白的,那你肯定你不能把我丢下不管,你一定会来度我成佛的,他说这样我觉得可能比那样更好。

  我说你这个心眼还长得挺快,怎么这么两天又长出个新心眼,又学了一个新招数?他自己也觉得挺好笑,他说我是留个后手,我说你留个什么后手?他说你老说现在我把握不大,我自己心里有时候也打鼓。我说你怎么个打鼓法?他说你先去了先成佛,万一我要没去我到哪道去了,假如是万一不幸我走错道了,我上三恶道去,你不是说有网吗?你一定拿那个网把我捞出来,然后把我捞到极乐世界去。我说反正你这个想法是怎么的也不离你自己,你先去是让我送你,保险;你后去怕你万一成不了佛,让我拿网去捞你,你这招也算挺高明。我说那咱们俩就随缘,反正我是不能把你落下,我不能不管你,但是有一条要求你必须老实念阿弥陀佛。他说我这个方法比你那个还灵,我说你啥方法?我们同修上我那去,他都传授说,我告诉你们念佛怎么念,他说阿弥陀佛、观音菩萨,阿弥陀佛、观音菩萨。完了我说大家都在念阿弥陀佛,你怎么这么教别人这么念?他说这个加大保险系数,阿弥陀佛没来接,还有观音菩萨兜著,后面还有一个兜著的,兜底的。我说你别说你这不能算聪明,应该算智慧了,我说你这个念佛也没白念,念出点小智慧,还找个兜底的。现在他念也是这个念法,也是阿弥陀佛、观音菩萨,他不出声我不知道,他出声念我就知道。

  我有时候跟我家那个优秘说,优秘,这一生托生个小狗。为什么我老跟优秘对话?有一次我家去了一个出家师父,出家师父就跟我说,说你知不知道你家小狗为什么和我这么亲?是他第一次见它,他一叫它,它就上他跟前,然后一拍他的腿,那小狗就跳到他腿上,趴在他怀里,然后还舔他胳膊,一叫它名,它就仰脸瞅他。师父问我,他说刘居士,你知不知道,它为啥和我这么亲?我说不知道,我家刘优秘见著谁都热烈欢迎,挺友好的。他说它的前生是一位出家人,可能犯了点小毛病没修成,二十来岁就死掉了,死掉了以后就托生的这个小狗。他说这小狗这一生必须得在你家,它要不来到你家,它早都死了。来到你家跟你听经念佛,它这一生它就往生了,就修成了。因为这个我也不懂,我也不会看,我不知道师父说的是不是这么回事。但是有两件事可以证明,这个小狗比较特殊,为什么?它来了以后时间不长,不到三个月得了一场重病,就是狗病里的第二重病,有一线希望,要是第一种病就一点希望没有。结果我老伴带它去打点滴,半道因为搁小布兜装的,搁他那个自行车后面有个小竹筐,把那布兜放在竹筐里,因为它已经不能站了,就这么带它去宠物医院打点滴。走到半道,我老伴骑著车走了,把这小狗它自己怎么咕噜就咕噜地下去了,他不知道,等到了宠物医院一看车后面空的,筐在,狗没了,他又顺原道回来找也没找到,结果这小狗就丢了。当时我们就想一定得死掉,因为它点滴没打完。后来这是第十天它自己回来了,病也没了活蹦乱跳的,自己找回家门了,这已经过了十天。我就觉得奇怪,这小狗它怎么自己能回来?谁给它救活的?这是一次你看没死掉。

  第二次是年三十,我每天出去绕佛我带著它,年三十早晨,东北三点钟天还很黑,我带它出去的时候走的是千山路,道上一个人没有,就是我俩。从对面就开来一台汽车,是个吉普车,我就感觉到这车怎么开这么快,像飞起来一样。就这么想著,这个车就开到跟前了,就从我家小狗身上横著压过去,我就听著一声惨叫就没动静了,我想那一定压死了。因为我那小狗黑乎乎的,那天又是黑的,所以也看不清楚,我赶快到跟前一看,一团团搁地下团团著。我就把它抱起来,我看眼睛还眨巴,那就没死,我就抱著跑回家,一边跑一边念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。回家我说老伴,优秘叫人家压了,可能不行了。他说放地下。放地下它不能站,就在地下趴著,我老伴说,快点念佛。这个时候你看他真有智慧了,他看我非常难过,他告诉我,快点念佛。结果我俩一个念阿弥陀佛,一个念观音菩萨,念了一个多小时。我说让它站起来试试,优秘,咱们勇敢坚强,站起来看看。我就把它扶站起来,不行,又一下子就躺在地上了。我俩又接著念,大约念了有三个小时左右的时候,我把它立起来的时候,它就能立一会儿,就不马上就倒了,我就想救过来了,最起码它死不了。那个眼神瞅著你,是一种可怜巴巴的,是哀怨还是怎么的,反正叫你一看你都心疼。后来你看压到这种程度,第二天它就能走路,走路的时候就后肘一扭一扭的,我估计可能压到后肘子上了,但是腿没压折,这是第二天。第三天完全恢复正常,又像原来一样活泼,我又可以领它出去绕佛。

  所以我说这个小狗,它两次死亡都没死了,所以后来我就想,这个出家师父可能说得挺有道理,你看如果他说它要不在你家,这个小狗早就死了,因为在你家听经念佛,它不但死不了,它这一生还能成就,我想这也是个缘分。所以说我们消业,你看看这小狗它也有它的业障,这两次没死,消了好多业。现在我家刘优秘特别活泼,谁去都喜欢,要去客人不管熟悉、不熟悉的,统统热烈欢迎,那个欢迎程度咱们人都做不到,都不知道怎么欢迎好了。可能有的同修听了以后挺奇怪,这怎么叫这么个怪名,叫刘优秘,我简单跟大家说两句,因为我家姓刘,我姓刘,我老伴也姓刘,我家刘优秘到我家就是我们家庭的一员,平等,所以它也姓刘。这个优是优优,它原来叫刘优优,这个名还是比较好听。这个秘是怎么回事?是因为我老伴喜欢当官,这一辈子还没当上这个官挺遗憾。有时候我俩开玩笑,我老伴说,你看你不愿意当官,你还把官当了;我愿意当官,怎么扒扯也没扒扯上,就这么说。他说这一辈子算不行了,七十了,再也没有机会当官。

  我说你别遗憾,我给你封个官。他说你给我封个啥官?我说董事长,现在不董事长多吗?我就知道这个官大。他说董事长。我说不但官大,还有权、还有钱,我给你封董事长。他说那你?我说我得比你低一点,我要比你高了或者和你平级,你又心态不平衡,我说我是总经理。大概是不是董事长比总经理大,我现在我还没完全闹清楚,在我印象中是这个。他说我是董事长,你是总经理,咱们刘优优?我说秘书,给它也得有个职务,所以连起来就叫刘优秘,这名字就是这么来的。这个秘书还有一层意思,我们刘优秘还有个领导,领导叫秘书长,秘书长只有这么一个兵,一个秘书长领导一个兵,我告诉你们秘书长是谁,就是我身边的刁居士,她是刘优秘的主管领导。所以到广州的时候,这不也把刘优秘也带到广州去了吗?都归秘书长领导,人家在广州领导得挺好。到回家又叫我们惯得不像样,因为回家就和我们睡一个被窝,你只要你往床上一躺,它马上上床,跟你枕一个枕头,背靠背,晚上还打呼,打呼比人打得还响,就是这样,所以我给你们讲是不挺有意思的。你看我和我老伴,平时家里没有别人,又加个刘优秘,晚上上我这来睡一觉,再上他那睡一觉,还弄得挺混和、挺好的。

  所以你看小狗它也消业,它把它的业消了,现在它就那么活泼,我相信刘优秘今生一定能修成。因为什么?我们人拜佛可能都达不到它那么标准,它会三种拜佛方法,第一种是前腿跪,后面两个腿支著,我给它起个名叫前拜。第二种方式方法,前腿支著,后腿跪著,脚心朝天,我给它起名叫后拜。第三种像密宗那个大头,前后都拜,趴得可扁的,后面两个小脚丫脚心朝天,拜错方向的时候很少很少。因为每天早晨,我起来拜佛,我拜佛是磕三百个头,我有一个很简单的拜垫,我一拜佛它就过来了,就开始它得上这个垫上去。所以到这个时候,它来了我让位,我上地板上去拜去,它在这个垫上拜,人家一会这么拜,一会那么拜,有时候拜拜调过来了。我说刘优秘这不行,方向搞错了还得过来。一般来说,我要拜一个小时、一个半小时佛,它能在那一半的时间,假如我拜一个小时,它能在那待半个小时。所以我就想这个小动物上咱们家,咱们也度它成佛,让它把过去的善缘也了、恶缘也了,今生也让它成佛。所以有时候我就跟刘优秘说,我说现在咱们一起听经、念佛。我每天听经,它都在我跟前趴著,那个小眼睛,有时候还那个眼神特别可爱。你说人今生好好修行成佛,这个小动物也好好修行今生也都成佛,那有多好!在这里加了这么一段,加了一段怎么样消业。所以我们人一定要内求不外求,好好老老实实消自己的业。要认,认了,我不说吗?认了、认了你认才能了!

  下面我想说世尊在这里给我们做榜样,第一个他觉悟了,觉悟到了这个世间是无常的,这个世间不是真实的,所以他才弃位出家,不做国王,也不享人间的富贵,这些他统统都舍掉、放下。十九岁入山学道,舍去了那个珍妙衣而著法服,那原来他做王子的时候,穿的那都是珍妙衣服,现在他穿的是法服。六年之中结跏趺坐修习艰难勤苦之行,苦行,为什么这样做?「作斯示现,顺世间故」,给世人表演。我记得看那个图肋条骨都一根一根非常明显,这就给世人做表演、做榜样。佛来到这个世间就是来度众生的,用什么度?身教和言教,这是世尊用身教来度化众生。所以我们学佛学什么?一定要搞明白,我们学佛不是求人天福报,如果求人天福报就错了。求人天福报是凡夫,出不了六道轮回,也出不了十法界。如果六道轮回我们出不去,肯定在这个世间苦多乐少。另外六道轮回一定是在三恶道的时间长,在三善道的时间短,特别是人道寿命短,你说有多少人能超过一百岁的,就是一百年是不是一弹指也就过去?所以说人生苦短。不要忘了后面两个字,一个是苦,一个是短,我们年轻的也好,年岁长一些的也好,回忆回忆你们所走过的路是苦多,还是乐多?

  现在我们先别说这个长短,先说苦和乐。我这一生过来,我确实是尝到了人生的苦,我觉得乐的时候太少了,而且这个乐,真乐就更少更少了。我回忆我这六十七年怎么过来的,应该说上学的那一段时间是最快乐的,那就是十九岁以前。那一段应该说是无忧无虑的,父母疼爱,我姐姐也特别爱我,我在家那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,姐姐心中亲爱的小妹妹,我在家那就是香饽饽,什么东西都依著我。十九岁以后参加了工作做了老师,到结婚前那一段也应该说不错,和孩子们在一起我非常快乐。大概我的性格特点最适合的工作,就是当老师,因为我和大人在一起的时候,大人所说的事我看不明白,他们所说的话我听不懂。所以我刚才说我特别笨,一点不假,是真的。只有我在学生当中,特别是我教小孩的时候,那个时候我觉得,真是让我今生不能忘怀的那种快乐。我和孩子们在一起,我觉得我比他们还小,我教中学生,他们和我,我大不了多少,也就大六、七岁,七、八岁这样。我们站在一起,有的学生男孩子比我个头都高得多,有的都高我一头。你说就是我那个学生,我过去说过都是淘气包子,因为别的老师把淘气包子、带符号的人,都挑出来搁我那。

  我过去举个例子,比如说十个班分的时候平均分,装十个封袋,然后十个班主任老师去抓阄,你抓到几号条,你就拿几号的学生档案袋,这是比较公平的。但是抓到老师手里以后,有的老师人家就把学生往外挑,挑完了以后,都上我那口袋里去换,反正我那口袋是敞开的,谁的学生挑出来,往我那口袋里装,再从我那口袋里挑等额数量拿到他那口袋里去,得折腾好几天,大家都折腾够了,没人再换了,这个口袋里这些学生就是我的,我就教这样的班。那个时候有个名叫猴子班,猴子不就是淘气、不老实吗?所以我那班就是猴子班,后来我学生也说猴子班就猴子班,所以也很欣赏这个名字了。那确实猴子,真淘,淘到你都无法想像的程度,你看我过去举那个例子,上地理课老师个长得比较矮女老师,可能批评过他们,那么淘能不批评吗?你批评我,我得琢磨个招逗逗你、吓吓你。怎么吓的?粉笔盒不是一个方粉笔盒,里面一盒粉笔吗?把粉笔拿出去放到一边,整一窝刚出生的小老鼠还没长毛肉乎乎的,就给你装在这粉笔盒里,把粉笔盒盖好,上课的时候都坐的直溜溜等老师来上课,老师往讲台前一站喊立、礼、坐。

  后来那老师跟我说,她说我还奇怪,这八班今天咋这么规矩?这一坐下,老师开始讲课,必定要去拿粉笔,这是一定的程序。老师一拿粉笔,她也不注意,开开盒盖一拿粉笔,抓的一手软乎乎的,吓得妈!就跑回教研室去找我:刘老师,快去看看你们班学生怎么回事?那粉笔盒里装的什么玩意?肉乎乎的可吓人了。我说啥,那不是粉笔吗?她说不是粉笔,你快去看。这我就得去压阵,我就去了,等我往我们教室门口一站,全班那小眼睛瞪溜圆,小腰板溜直,笑呵呵的瞅著你,进屋了我说刚才你们干啥了?可齐了:没干啥。没干啥,我说那粉笔盒里是啥?是粉笔。是粉笔,我说真的吗?真的,不信老师你看看。那我就去看去,我到那打开粉笔盒一看,整整齐齐一盒粉笔,啥也没有,我没看著那小老鼠。完了这学生他也憋不住笑,我说你们一定淘气,你们刚才搞什么鬼名堂?完了后来坐第一座那个小女孩扬著脸说,老师我告诉你,是小老鼠。小老鼠,你说把一个女老师就吓到这种程度。

  连教我们物理的一个男老师,课讲得非常好,就是长相有点不那么太漂亮,你说男老师一个小子,他能漂亮到哪?和我们班的关系就没搞好,因为我们班太淘了,那老师的脾气非常倔,有时候和学生喊,可能有时候还骂两句,有时候踢两脚,这个可能都有,但那老师人确实不错。我们班学生想个什么法来治他?每当他上课黑板上画一只狼狗,因为啥?他们给这老师起个外号叫狼狗,所以一旦他上课之前,保证黑板上给你画一只狼狗。你说这个老师走进教室往黑板一看,他心里明明白白的,能不生气吗?但是因为这个老师他跟我关系挺好的。他说刘老师,拿你们班这些宝贝们真没办法,他们就这么埋汰我,磕碜我,他说我心里知道怎么回事。我说以后你能不能对他们好一点,别老嘿呼喊叫的,跟他们讲道理。他说这帮宝贝们也不听道理。可能有时候上上课生气,拿粉笔头就撇过去,撇过去打到学生脸上了什么的,这学生都记著。就这样的事你都说不尽,就这个班我教了四年,从他们一上中学我就带著,一直送到他们毕业。

  后来我给大家举那个例子,有同修可能看原来的光碟记住,我不教了两个宝贝学生吗?就是家庭放弃的,就有那个爱好的、有这个爱好的,家里不管,交给我,那我当老师能不管吗?送到我这班我就得负责任,所以我就天天领著,上班,到他家里把两个学生接著,领著上学校,放学再把他们送回去。有一天中午吃饭,他们俩在我两边,我在中间,我们三个都在我办公室吃饭,吃饭的时候,这面这个就说,老师我上厕所。我说去吧!这是个什么?就是小儿麻痹偏瘫,一条腿不好使,一只胳膊手不好使,就是右手、右胳膊不好使,左腿不好使,就这么一个孩子,就这样的用左手写字。就这样的上厕所,一会儿回来了,给我拿这么一个方方的五花三层的肉,熟肉。我一看我说你这干啥?他说老师,我看你今天没带菜。你说这学生对老师好,还是不好?他最起码他看到我的饭盒没有菜,他去给我拿了一块肉。但是来历不行,我说你花钱了吗?我说好孩子,绝对不可以说谎话,做错了不要紧,改了就好。老师,没花钱。我说你搁哪拿的?楼下三门。我们有个小商店叫三门,我一想三门它那是玻璃柜,那个东西是在这底下放著,他一个小儿麻痹一只手,他怎么把肉从玻璃柜里面拿出来?我就奇怪,我说你能不能跟老师说说,你这肉是怎么拿出来的?他说老师我找个帮手。我说这帮手负责什么工作?他说帮手负责打眼。

  我说什么叫打眼?他说这个柜台卖副食,那面那个柜台卖文具,我就让打眼的搁那面缠著卖东西这个人看文具,看了这个、看那个,反正我没拿出来之前,他这文具就看不完,啥时候他看我拿出来了,他文具就看完了,他根本就不买。我说那你这一只手也不方便?他说我这手不好使,我用这胳膊肘,我用这手给它撬个缝,我把这胳膊肘伸进去,我用这胳膊肘的力,把玻璃砖给它撅起来,然后我这好使的手,我就能进去把这肉拿出来,整个过程给我学一遍。我说那你现在老师对你表示感谢,是你关心老师看老师没菜,我说这个老师应该表扬你。我说再你说说,这个事对、错?他说老师,这个事错了。我说错在哪?没花钱。我说没花钱,这叫怎么来的?叫捡来的好像这个名词,还不合适,小不点声说,偷来的。我说偷来的怎么办?送回去。我说那好你承认做错了,你也承认是偷来的,你也愿意送回去,老师陪你一起送回去。我就陪著这个学生拿著这块肉,我就上三门去还这块肉,人家那营业员根本不知咋回事,还没发现。她说干什么?我说刚才我学生来买东西,拿错了,把这肉拿回去了。那营业员用那种眼神看我,寻思这老师说的啥意思?她可能都听不懂,我说对不起,我们没有动,我说原样给你送回来了。她就瞅瞅这柜,意思是哪漏了,还是怎么的?哪也没漏,就这么个宝贝,这不是我这面这个。

  这一面这个不会写字,我说这是老师的责任,我教语文的老师,我教了他四年没教会他写信。正好那一届毕业以后是下乡,他就到一个农场去,好像是在我们省最北方比较大的一个农场。去了以后,头一个月给我寄回来十块钱,那十块钱就当时来说就好大的一个数,十块钱对一个学生。但是没有信,我就想这是谁寄来的?因为那个地方我去了十个学生。谁寄来的?我就想等等信,过几天这信到了,你们猜这信怎么写的?天书。因为走的时候问我,老师,我不会写信怎么办?先说不会洗衣服,我说不会洗衣服怎么办?笨学生遇著个笨老师,我说你给我几天时间,我想想招,用什么招来对付你这不会洗衣服。后来我就给他买了十二个套袖,十二个不是一打吗?我就告诉他,两只套胳膊,两只套腿上,套袖脏了洗套袖,不用洗衣服,把不会洗衣服的问题解决了。第二个问题,老师,我不会写信怎么办?我要想你我想给你写信。我说那样你会写的字你就写字,不会写的字写错别字,实在是错别字我也不会写你画图,我说老师能看懂。

  这封信来了,真是这样来的,我自己坐那一看我就笑了,我心里想,我这亲爱的宝贝,你真按咱俩的约定给我办了。别的学年组老师一个屋,一看我说这刘老师干啥?看什么嘿嘿傻笑。他说刘老师,你干啥?我说我看信。说看信咋笑这样?我说我们宝贝来的信挺可笑,他们就都凑过来,想看看为什么我发笑,过来这么一看,说哎呀这是啥?这不是天书吗?他们看不懂。说你知道啥意思吗?我说我知道,后来我就给他们翻译过来了,我说你看他画了一个茅草房,他说你怎么知道是个茅草房?我说这个房盖顶上不是画这个叽里拐弯这个吗?这个象徵著是茅草山的房,就是他住的是一个茅草房。前面有一条小河流,我说人家不给你画上了吗?一条小河里面在流水。就告诉我,他住那个房子门前有一条小河流,就用这么个表达。后来一段,有一个就像压压葫芦这个型,他们问说这个啥意思?我说这个他管我要鞋垫,肯定是他鞋里缺鞋垫。他说你翻译得对不对?我说我先翻译到这,等我宝贝回来咱们对照对照。后来一年以后我这宝贝回来探亲,到我那我说你坐著,你给老师来那个信,我还保留著,你看看老师翻译的对不对?我说别的老师不知道说你这是天书,他自己也笑。我就给他翻译过来了,他说老师,只有你能看懂我这个信,别人看不懂我这信,所以人家别的老师说是天书那就天书!

  我教的学生就这么宝贝,就这样的学生,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他们,我都觉得学生各个都可爱,学习好的也好、不好的也好,家庭不管什么状况,困难的我更关照。所以就这俩个孩子我没白带,带了四年以后把那个恶习改掉了,就这个我一比划你们都明白,就干这个的。两个手指头是一般长的,一般长就是掏兜的时候,那个东西不容易往下脱落,他告诉我的。他说老师,你看你这手指头,这两个一个长、一个短,你夹东西的时候它容易脱落。我说你这个为什么一般长?他说从小就往外拽,伸,完了这两个就一般长,这都早有准备的,你说是不是宝贝?所以说咱们不管你做哪一行工作,只要你一片爱心,认真的去履行你的职责,再难的工作你也能把它做好。刚才我说人生苦短,这一段是我最快乐的时候。然后就二十二岁我结婚了,因为我老伴精神状况不得不早结婚,得有人看他,因为他到处跑,从那以后我就基本上掉入了痛苦的深渊。不会干的我也得干,那个难题一直到现在整整四十五年,一九六六年到现在,如果我没算错的话应该是四十五年了。所以我老伴助我成佛,已经助了我四十五年,我看现在离成佛不太远了是不是?五十年不是金婚吗?我琢磨著能不能到金婚很难说,可能在金婚之前我就成就了,这个业也就了完,咱也成就了,你看这多好!所以对於消业不要把它当作一种负担,这是我说的第四相。

  再接著往下说,第五相「以定慧力,降服魔怨」。简单说降魔,第五相是降魔相。你说世尊真有魔怨吗?没有,佛菩萨哪还有什么魔怨!咱们就说谁是佛、谁是魔?魔和佛就是一念之差,你心里想他是佛他就是佛,你心里想他是魔就是魔,所以是无佛又无魔,这是正确的认识。你说世尊他为什么要给我们示现一个降魔相,这来表什么?佛没有魔,菩萨也没有魔。只有咱们凡夫有,所以菩萨才给我们示现这个,告诉我们,做这个示现是为了教化众生。要走成佛的道路不是那么容易的,就是不是平坦的、一帆风顺的,你要禁得起考验。魔怨是考验,要禁得起许许多多的折磨,把你心里的烦恼习气都给磨掉了,你才能成就,纯净纯善这就成功!魔从哪里来的?对我们凡夫来说一个是烦恼,一个是天魔,可以概括为四种魔,第一种魔是烦恼魔。烦恼魔,一个是恼、一个是烦,这可能人人都有,这也叫内魔。烦闷、苦闷、想不开,心里觉得憋屈、委屈,这都属於烦恼魔。我们有的同修说,老师我这两天我又想不开了,又一个什么事,就搁我心这儿堵得慌,怎么想也想不开。我就跟他说没什么想不开的,因为没有事。

  今天上午我不讲了三个不装吗?漏了一个,第一个心里不装人,装人憎爱多,就是有憎、有爱,要么你喜欢这个,要么你讨厌那个,所以不装人。和人接触也是来了这个缘,多生多劫这个缘,时间长也好,时间短也好,擦肩而过也好,就是来了这个缘来,你不要把这人装在心里,包括你最亲的亲人也不要把他装在心里,这是第一个不要装人,装人憎爱多。第二个心里不要装事,装事是非多,一装事就这事对不对、那事对不对,是非多。所以事过去就过去,没来的不要想它,过去了就让它过去,不要在心里装著。第三个心里不装物,心里装物什么多?贪恋多。这个东西好我喜欢,我就舍不得给别人,我舍不得放手,心里要装物你心里就贪恋多、贪爱多。咱们不管你有什么,往外舍,结缘广结法缘,什么东西你都搂在你身边,这不行。所以今天上午讲三个不装的时候,漏了一个,刚才我又给它补充上了。这个恼就是我刚才说这几点。那个烦比如说急躁、厌烦,这就比如说心里火烧火燎的,坐不稳、立不安的,这个都是烦。上面的恼和下面的烦结合起来就是烦恼魔,我们每个人人人都有,就看你怎么样能够降服它。所以释迦牟尼佛给我们示现了一个降魔的相。

  这个烦恼魔里包括几种?就是贪瞋痴慢疑、恶见,这六种就属於烦恼魔里的。在这里我们重点说一说这个恶见,什么叫恶见?恶见就是错误的见解。这六种贪瞋痴慢疑、恶见就是烦恼魔,就是我们的内魔,这个烦恼不能放下,道业不能成就。古今中外修行人多,成功的少,为什么不能成就,问题出在哪里?有的修到中途退道、退心,就是烦恼习气太重,坚持不到底,所以才中途退心、退道。如果不把这些烦恼彻底放下,到最后它会起作用的,会使修行者前功尽弃。我们要把贪心要连根拔掉,你看贪瞋痴慢疑、恶见,把贪放在第一个,你想想咱们现在的世人是不是贪?这个真是很普遍的现象。所以这个贪不是让我们换对象,说我不贪这个,我贪那个行不行?上午举了一个例子,连佛法都不能贪,这个都不能贪也要放下,其他的你还有什么不能放,法尚应舍,那其他的还有能不舍的吗?所以咱们要统统的把它放下、舍掉,什么都不贪恋。佛叫我们断贪瞋痴,不叫我们换对象,不说我贪这个不对,我换我贪那个,贪什么都是错的。

  瞋恚也要断,瞋恚要不断,冤亲债主这个结解不开,我们老埋怨,老生瞋恨心,这个也是我们普遍存在的。所以我们现在应该是冤家宜解不宜结,我们要解开原来的冤结,不能再重新搞对立。老法师的三句话,我每次都说那就是化解冤结的妙药,哪三句话?有的同修都背下来了,就是「天底下没有我恨的人,天底下没有我不爱的人,天底下没有我不能原谅的人」。如果这三句话我们记住了,我们能做到,所有的冤结没有化解不掉的。老法师在这方面,给我们一味妙药的药方,让我们用这个来对治瞋恚,我们会用这个方,我们的瞋恚心就会断掉的。瞋恚心从哪断?从你认为最严重的地方断。比如说你最恨哪一个人,你就从这个开始断,一定要把它化解从恨转换为爱。这是第一种魔。

  第二种阴魔,这个也属於内魔里的,这个五阴是什么?色受想行识。人的肉体是由物质和精神和合而成的,受想行识是精神,色是物质。这个我们每个人都有切身感受,什么叫受?受就是你的感受。比如说常见的,人家赞叹你你欢喜,那欢喜就是你受了;人家骂你的时候你生气,心里不痛快,这个生气、不痛快就是你受了,这就是感受。这个我们人人都能遇得到,都喜欢听表扬,不喜欢听批评。如果你有这个,你就想这是我的一个毛病,我要从这里下手去改。应该做到大度能容,容天下难容之事,做到这一点,人家赞叹你阿弥陀佛,人家批评你也阿弥陀佛,你心态一平衡,这个你就不受了。想,想是受之后一定生妄想,受在先是想在后,这妄想不断,连睡觉都不断,好作梦,你说梦是哪来的?梦是从妄想中来的。这也怪,我上午说了几句也不知道能起什么作用,昨天因为师父有点感冒,我就想得代师父做点什么,这么一想,昨天晚上我真的就作梦,我平时梦很少。我今天讲这个,我就想,你看梦从妄想中来,我就是想师父流鼻涕,实际严格的说这也是一种妄想,想了你不就来梦了吗?如果我没想可能我就没有梦,所以说你的感受能引起你的喜怒哀乐。在这里我说两句,有人喜欢圆梦,非得做个梦还得掂量掂量,请人看看我这个梦啥意思?没必要,全是妄念,全是烦恼。

  下一个是行,行就表示不住,停不住的意思。最明显的就是人从生到死,整个过程没有一分一秒是停下来的。我上午说了,人从生到死,你想停下来我休息休息,我再接著往下走,不可以的,你想停你也停不下来。所以我们要珍惜每一天,你就把握住当下,昨天的过去了,不要想它,明天的没来也不要计画。我就把握住今天,我做的、我想的就是什么?今天一睁眼睛,阿弥陀佛又给我一天念阿弥陀佛的时间,我今天就好好的把今天的阿弥陀佛念好,所以我今天就是快乐的。我读的书是佛经,我看的光碟是师父讲法,我念的是阿弥陀佛,佛菩萨在我身边是我的老师,是我的好朋友,所以你不是不停吗?我就把握住当下。

  识,这个识是阿赖耶识,我们说它就是仓库,管收藏的。每个人的起心动念、言语造作,所造的业都在这个资料库里,我们把它叫做资料库可能更贴切一些。这个阿赖耶我们装什么,如果我们能把阿赖耶转为大圆镜智,那就是无所不知,生生世世所有的资料,你想调哪段就来哪段,包括释迦牟尼佛的资料你都可以调过来。所以咱们一定要转阿赖耶为大圆镜智,把它作一个宝库,因为什么?因为是通的。就像现在这个网络它是连线的,一丝毫障碍都没有,释迦牟尼佛的资料,我们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调过来,就像我们自己的一样。比如说单位有资料室,我就是资料室的资料员,管档案的,那资料室的所有材料,我都可以随便看,就这么方便。色是物质,如果不接受圣贤的教诲就会造业,身会造业,受想行识也会造业,为什么?因为乐受他贪爱,苦受他怨恨。想,本身不造业,但肯定一定会造业的。这个行是四大烦恼常相随,因为它是活动的,这是第二种魔。 

  第三种魔是死魔,这个不说大家都知道,人人都要经历,谁想不死也不行,想长命百岁、万寿无疆是不可能的。怎么样能够应对这个问题有没有方式、方法?你要想长命百岁不可能,但是延寿应该是做得到的。怎么做?断恶修善、积功累德能延长寿命。举两个例子,一个是袁了凡先生,本来应该五十三岁到寿,结果延长到七十四岁。比如我们身边的净空老法师,按原来的寿命应该是四十五岁走,现在老人家已经八十五岁了,这不就是我们眼前的实例吗?这是第三种死魔。

  第四种是天魔,这天魔就是外魔,财色名食睡是外魔,这些个天天都在诱惑你。如果你有智慧把烦恼控制住,烦恼不起作用你就降了魔,时时刻刻提高警惕,不受它的干扰,它干扰不了你就变成护法,真是这样。有的同修老说他身边有鬼,比如说我老伴因为他神经不是那么太正常的,他时不常的他就说有鬼,我说那鬼在哪?比如说前些日子我们上青岛,他住山上,我们女众住山下,住了两宿他就夹著包下山,我说你干嘛下山?他说我不在山上住,山上有鬼。就告诉我,山上有鬼,搬下来了。搬下来了,我说怎么办,你说下面女众都住满了,唯一我那屋是我一个人住,我说那你就上我这来住。他们把床安在外屋,就是我在内屋,他在外屋,后来我说干脆把他床也安在里屋,我俩一个靠窗户,一个靠门,我说万一你安排在外屋,他睡到半夜又去叫我说外屋也有鬼,这个床我还搬不动,干脆直接安排在里屋。这样他就搁山下跟我住了两天,又搬上去了,我说你怎么又往山上搬?他说山上鬼没了。所以我就想他是属於非正常状态,现在我们有些周围的同修很正常也老闹鬼,动不动就说这个来了、那个来了。我说反正我是啥也看不见,谁来了我也不知道。

  后来我这两天也跟大家说,我说这个问题怎么解决?那天答问有问这个问题的,我就拿我自己说,我觉得我火力旺,我满身都是能量,从气功来说叫气场,从佛家来说叫磁场。我告诉他们,我说你要是人行得正,说得正,你这个人品正你就有能量、有热量,什么都沾不了你的边。我说光环、光柱那个气给你包起来的,外面那个妖魔鬼怪,如果是有的话他根本它沾不了你边,我说你看我这么多年,你们听我招啥了吗?没有过。你说按道理我瘦瘦的,你说有什么本事?我就给总结出一条,心正、人正,邪不压正。那些妖魔鬼怪找谁?人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肯定你这个鸡蛋有个缝苍蝇才去叮,你要没有缝、没有味它不会叮的。对於我们修行人也是这样,你成天一会想妖、一会想鬼,不就念啥来啥吗?我告诉大家,我说因为每天我念得是阿弥陀佛,所以我每天是佛菩萨和我在一起。你每天念鬼,那你周围就是鬼,鬼跟你交朋友,跟你作伴;你念妖,那妖就跟你作伴;你念神,那个神就跟你作伴。念啥来啥,一切法由心想生,你为什么不明白这个道理?你们听了这个后你服不服?是不是这么回事?

  你老自己神乎乎的,今天好像又来个众生,你看有个同修都到这种程度,上趟厕所回来就说我上趟厕所,我这脚跟又来一个众生。抬脚让我看,我看我说你那众生搁哪?你这不是脚后跟吗?哪来的什么众生?一会我这胯巴肘这又有个众生来了,一会我后背又怎么嗖嗖嗖的。我说你成天整这个,那你就是有鬼、就是有神,你要是念佛你这些现象一点没有。你看我应该从正儿八经学佛,是从二00三年开始,如果把我从一九九一年请观音菩萨到现在,一共是二十年整的时间,把它分为两段的话,就是前十年、后十年。那后十年我正儿八经的念阿弥陀佛、读《无量寿经》,是从二00三年开始,从那开始到现在,我从来没有招过这些东西,什么鬼、神,我一直非常好。我给大家介绍这个,你们相不相信?相信了以后千万别这样。

  比如说有个同修她丈夫死了,去世了,后来我给她怎么解答的?她说她丈夫去世十二年就跟了她十二年,说天天晚上回来折磨她。我说这是你的心病,因为原来这个同修我不认识她。我说你丈夫生前你对你丈夫好不好?你有没有对不起他的地方?她自己想了想,她说我对他不好,我有对不起他的地方。我说这是你心里的鬼,因为你对人家不好,人家走了以后,你心里老琢磨过去我对他不好,他能不能回来找我算帐?我说就打这个上来,你有这个想法,你丈夫就天天晚上回来找你,就是这样是你把他念叨回来的。你如果不念这个,你念佛给他回向,你向他忏悔承认错误,他肯定就不会再来了。我说你照我这办法做做行不行?你试一试,如果不成,那你就不按我这说的做,你试试。后来她按我这办法试,真诚的向她丈夫忏悔,说我对不起你,你生前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。做了一段时间,不太长的时间,现象没有了,她特别高兴,跟我说刘大姐,你告诉我这个方法挺灵,我丈夫跟了我十二年,从你告诉我这方法以后,我做了,他再也不来了。你看念佛好不好使?好使。所以说什么是佛、什么是魔?佛是心,心是佛;魔是心,心是魔。像绕口令听明白没有?前面可能大家听懂,佛是心,心是佛没意见。那后面那一句怎么还说魔是心,心是魔?后面给你解释了,无佛亦无魔,一切法心想生,你心里想佛就是佛,心里想魔就是魔。从今天我讲了这个以后,我希望天天大家都念佛,不念魔好不好?

  第六相是「得微妙法,成最正觉」,这个微妙就是明心见性,也就是《还源观》上讲的「自性清净圆明体」。你证得了这个,你把宇宙人生的根源找到了,这在佛法里叫圆成佛道。只要找到这个,遍法界虚空界你都得到了,你无所不知、无所不晓,你的智慧、你的神通、你的道力,跟诸佛如来没有两样。这是世尊给我们示现的第六相,「得微妙法,成最正觉」,我们人人学佛念佛,这个微妙法人人都可以得到,就看你是不是真心念,诚心的念。世尊给我们示现的成道,和一切诸佛菩萨所证得的,是一不是二,佛证得的是究竟圆满,统统都是讲自性。说简单一点,就是惠能大师开悟说的那二十个字,「何期自性本自清净,本不生灭,本自具足,本不动摇,能生万法」,就是这二十个字。成最正觉即究竟成佛,这是讲释迦牟尼佛成道,修行圆满了。

  第七相是「天人归仰,请转法@轮」,就是简单概括第七相是转法@轮。圆满之后干什么?自己圆满之后,要帮助众生圆满,要去教化众生这是度众生。只有自己的德行智慧成就了,你才能感得天人归仰;如果自己的德行智慧不够,感不得天人归仰。换句话说,就是你如果德行够了、智慧够了,就是来拜你做老师,依靠你的教诲去修行,这叫归仰。请转法@轮,转法@轮就是传法,这是第七相。为什么用转不用传?这就是辗转传法,佛传给你,你还得传给别人,一个接一个传下去愈传愈久,这叫正法久住。释迦牟尼佛成道以后,在大树底下坐了五十七天一句话也没说,但是佛自言自语的说,「我法甚深,难解难知,一切众生缚著世法,无能解者」。这佛讲是什么意思?说佛所说的你听不懂,你听了没有兴趣。「不如默然入涅盘乐」,就是说如果没有人请法,佛就入般涅盘。凡夫因为不认识佛,也不知道怎么请法,天人知道,四禅五不还天的天人看到了,看到释迦牟尼佛在树下示现成佛,他们就赶紧下来,从天上下来变成世间人的模样,跪在释迦牟尼佛面前请佛住世,请转法@轮。有人来启请,释迦佛就答应,就住世了,所以才有后来的鹿野苑度五比丘。

  我们快点说最后一相,第八相就是「入大般涅盘」,释迦牟尼佛八相成道,示现给我们看。世尊成佛已经很久远了,到地球上来表演是第八千次。我们可以体会到世尊的慈悲,大慈大悲,不舍世间的苦难众生,常常来表演,每一次表演都带走一批人,有一批人觉悟,真的成就就成佛了。我们很幸运,虽然我们生在末法时期,没有亲自看到他老人家示现。但是他给后世人留下了这么多宝贵的经典,末法九千年的众生依这些经典而得度,有机缘遇到都能成就。释迦牟尼佛作八相成道这些种种示现,只为随顺世间众生的根机,行权方便,普皆度脱而已。

  今天我们讲的这一课,都是基本上从理论来说的。因为开头,我说了几句,我这一课,我就想学师父讲经怎么讲,我看了以后,我觉得这一课对我来说比较难,可能我说有的地方都不是那么太流利,就当我做一次演习。因为师父不是让我给大家做个好样子吗?我想今后,我出来给大家讲课的机会可能还有,我一定要在经教上下手,自己首先要学好,把它学明白然后再给大家讲。我这个人不是一个自私的人,不管我的水平高低,反正我的心是真的,心是诚的,我想大家是可以理解的。就是我讲的有些地方,有缺点、有错误,欢迎各位同修、各位法师们给我指正,以便我今后进一步的提高。今天的时间基本上到了,谢谢各位。

作者:miaoyin居士整理 录入:纯净纯善 来源:刘素云老师法语
  • 净空法师文集(www.jkfswj.org) © 2020 欢迎转载,功德无量!

  •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