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空法师文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莲池海会 >> 刘素云演讲 >> 内容

慧海拾贝    (第七集)

时间:2012/5/31 17:20:33 点击:1382

慧海拾贝  刘素云老师主讲  (第七集)  2011/11/21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 档名:56-113-0007

  尊敬的师父上人,尊敬的各位法师,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上午好!大家请坐。今天上午利用两个小时的时间,讲这么样一个题目,「克念作圣,回归自性」。师父上人在讲经的过程当中,曾经多次提到世尊和弥勒菩萨的一段对话,释迦牟尼佛问弥勒菩萨心有所念,这个心有所念是指六道凡夫,就是说六道凡夫心有所念,这个念是几念?就是有几念、有几相、有几识?问了弥勒菩萨这么一个问题。弥勒菩萨回答说:这个念一弹指之间有三十二亿百千念。这里的念是指自然现象,这个相是物质现象,这个识就是精神现象。大家想一想,一弹指有这么多个念,可见凡夫的念头是多么繁杂,从出生一直到最后,一时一刻都没有歇著。

  弥勒菩萨告诉我们,说这个念是「念念成形,形皆有识」。念念成形是说什么?就是答覆世尊问的相,这个形就是相、形状,是物质现象,是你能看得见的。说有几识?这个形皆有识,是答覆世尊所问的识是什么。受想行识,受想行识是指精神现象,就是《般若心经》里讲的五蕴,色受想行识,色就是形,受想行识就是识。色受想行识是怎么样产生的?换句话说,物质现象和精神现象是怎么样产生的?就是一念之间。这个念不是心有所念,心有所念是无数个念积累起来的。波动产生了物质现象和精神现象,这个产生过程我们是看不见的,因为它的速度太快。我记得师父讲经的时候经常给我们看一个小胶卷,用这个来说明它的速度之快。比闪电还快,念头这个意念比电光还快,就如经上所讲的念念不住。因为这是事实的真相,佛菩萨才告诉我们,「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」。我们看到的似乎有形有相,但是就是这些,它确确实实皆是虚妄,「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」。

  师父上人给我们总结了十二个字,「一切法无所有,毕竟空,不可得」。特别是最后那三个字,特别重要,不可得。一切相都是假相,都是不可得的,现在我们凡夫所追求的,恰恰就是这个不可得虚妄的相。追求这些东西,把我们凡夫累得够呛,真是划不来。因为这是事实的真相,不可得,你还有什么可追求的,还有什么可争的,还有什么可放不下的!所以释迦牟尼佛讲经说法四十九年,前几天我跟大家说,四十九年讲经说法说的是什么?就是两个字,「放下」。师父他老人家讲经说法五十三年,讲的什么?还是这两个字,「放下」。放下之后干什么?成佛,就这么简单。所以说古大德、释迦牟尼佛,包括我们的师父,他们所讲的都是告诉我们这个事实真相,劝六道凡夫放下万缘,老实念佛,今生成佛。讲了这么多年就是这么一个中心意思。听起来,那么多年讲了那么多,很复杂,实际概括起来就是这么简单,就是让我们放下成佛。

  圣贤与凡夫有什么区别?实际上就是一念之差,有念的是凡夫,无念的是佛菩萨,就这么简单。我们凡夫要把这些个念头能够控制住,能够减少,能够放下,凡夫就成佛了。所以我们学佛学什么?学佛菩萨的智慧,学放下,然后达到我们的目的,今生成佛。成佛就是回归自性。六祖惠能大师曾经对自性概括上二十个字,在这里我就不重复了。师父这两天讲经的时候也多次提到这二十个字,就是「本自清净」那二十个字,后面可能我还要提到。

  中国古圣先贤说得好,「克念作圣」。这个「克」就是克服、克制;「念」就是念头,也就是说妄想。你把这个妄想能够克制住,能够把它减少,你就达到一个什么目的?就能够作圣。作就是成为,当的意思;圣就是圣贤。圣就是佛,贤就是菩萨,就让我们把念头尽可能的克制住,然后我们回归自性,我们能够成为佛、成为菩萨。这个念头为什么要克服?因为这个念头它统统都是妄念,妄念就是不真实的、不切实际的、不合理的,或者是荒诞不真的,这个概括在一起就叫妄念。大家仔细想一想,我们每天从早到晚有多少个念头?这些个念头是不是都是在这个范畴之内?凡是在这个范畴之内,那就是妄念。

  一个能够克服妄念的人,就是可以成为圣贤之人,不能够克服妄念,想成为圣贤很难很难,今生想作佛基本上没有什么希望。所以我们要想成为圣贤,一定要克服、克制妄念,妄念没有了,正念就现前,因为正念现前才能成为圣人。妄念是烦恼,正念是智慧,佛家讲的名词叫菩提,要转妄成真,就是回归自性。为什么说转凡成圣就在一念间?就是这么简单的事,为什么我们凡夫费这么大的劲就是转不过来?还是在六道里翻转、打滚、受罪?为什么是这样?为什么我们苦不堪言还不回头?就在於凡夫的妄念太多了,从一出生一直到走进坟墓,妄念一时一刻一分一秒都没有停止过。我们仔细想一想,你要是走路,你说我想停一段休息休息,然后我再走,这个能做到。你说在我们生命的过程当中,我走一段,我休息一段,然后我再接著走可不可能?不可能,就这个是一点不会停止的。人从一落地,一直到你走进坟墓,你是一分一秒都不在停止的。这可能也叫一种精进,甚至可以说叫「勇猛精进」(加上引号),往哪精进?往六道里精进,往三恶道里精进,这个精进是非常非常危险的。我们每个人仔细想一想是不是这么回事?你想你这一生到现在你停止过脚步吗?没有,你想停都停不下来。

  既然是要克服妄念转换念头就可以觉悟、就可以成佛,我们现在不觉悟、不成就,究竟有哪些妄念在障碍著我们?凡夫的妄念实在是太多太多了,不能一一举例子,说也说不完,就举一个我们生活中比较普遍的例子,供各位参考、感悟。佛法里经常讲五欲六尘,大家想一想,师父在讲经的过程当中,经常劝我们要放下十六个字,这十六个字就是「自私自利,名闻利养,五欲六尘,贪瞋痴慢」。我们仔细想一想,这十六个字是不是统统都包括在这个妄念当中?这十六个字如果我们放不下,其他的妄念我们照样放不下,这十六个字是主要的。我们要是对照自己,把这十六个字放下了,真正落实在行动当中了,你这个克念基本上就做好了一大半,甚至更多一些。可是我们凡夫往往贪恋的就是这十六个字,哪个也舍不得放。

  我记得昨天我在讲课过程当中举了一些具体例子,某某人如何如何,某某人如何如何,举的都是我所经历、我所遇到的真人真事。他们为什么后来连命都搭上了?就是这十六个字把他们害苦了、害惨了、害死了。很多人这些个东西不但自己贪恋,还非常喜欢和这些个东西交朋友,而且成为挚交,这个也舍不得,那个也舍不得,这样的人,他的人生就很悲哀、很可怜,没有幸福快乐可言。有时候同学们在一起闲说话,说起谁快乐?我就觉得现在在周围找出一个真正过得很潇洒、很快乐、很自在的人,不太容易找,富人也烦恼多多,穷人也烦恼多多。可能我这个想法不一定正确,我倒觉得好像富人比穷人的烦恼更多。今天早上我们说话,我说师父讲法曾经说过,要是你干活赚了钱,够三年生活用的,师父说剩下那两年你就不用干活了。不是生活够用了吗?我就潜下心来老实念佛,等钱花没了,没有生活费了,我再出去干活。再挣钱,又够活一段时间了,我再念佛。我觉得师父这个建议倒是满好的。

  今天早上我跟我一起来的大云还说,我说告诉你家海林,别忙忙活活赚钱。我说这样,我给他定个指标,海林回去干活干到什么程度就可以了?干到我出门他能给我拿路费就行了,就这个标准。我说别整天,那叫竞标,煞费苦心,还得走后门,累不累的慌?我说这次标咱没中上,好事,轻松。没中上标,没活干,咱们闲著。现在不有吃、有喝、有住的吗?咱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可以了。说是这么说,实际真正做起来可能是很难,是不是赚了钱以后,要赚了一万想我要赚两万多好,要赚两万我要是赚十万多好。我现在就是这么多年,因为经济上一直是比较清苦,所以我倒没有这个负担。我就那样想,有钱我能干点啥我就干点啥,够干啥我就干啥,没钱我就不干。猫著念佛,搁家里念阿弥陀佛不用钱,反正一天我吃两顿饭,这两顿饭吃饱了就行。晚上睡觉我有一个小单人床就够了,我还有一个简易的小佛堂,我能念佛、能拜佛,这就足够了!所以现在我倒觉得我是世界上最潇洒、最快乐的人,啥心也不用操。不操心这个滋味,是太快乐了!所以前两天我劝有的同修放下,该交班交班,该休息休息,潜心念佛,提升自己的境界,好准备去作佛。否则把时间错过了,机缘错过了,你今生成不了佛,那是最大的损失。

  为什么人能活得很苦、很累?你看看你周围现在左邻右舍、亲朋好友、同学同事,谁快乐、谁幸福?非常难找。反正我那些同学,我们高中同学现在经常聚会的不是太多,十几个人。因为我们是六四年高中毕业,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,有的同学已经去世了。所以我们这些同学在聚会的时候都非常珍惜。他们都非常羡慕我,因为一九九九年我得病的时候,我这些同学都为我送行,觉得我活不过来了;后来我活过来了,而且活得挺好。因为我其中有一个同学是医学教授,内科的。他就说我,他说素云,我是搞医的,你是创造了医学奇迹。我说为什么?他说你二00五年那场病,半个月不吃饭、不喝水、不上厕所,发高烧三十九度左右,连续半个月一天都没停,你怎么活过来的?他说从医学的角度讲,你能挺七、八天,那就很不错了,你看你半个月都挺过来了,你怎么过来的?我告诉他,我说念阿弥陀佛念过来的。他说你病到那种程度,你怎么还知道念阿弥陀佛?我说我病了,我只是起不来,但是我一点不糊涂,我心里明明白白,头脑特别清楚,念佛机二十四小时在我枕头边放著,一时一刻都没停过。他说,我听说你还休克来著。我说那有,那是短暂的。他说你怎么休克的?他让我给他学。

  我说有一天孩子们没在跟前,我跟我老伴说,趁孩子没有在跟前,你把我扶坐起来,扶我去卫生间那边走一走。结果他把我扶起来,我是先让他把我扶起来,那时候脑袋抬不起来,就是这么耷拉著。待会儿,我说你扶我下壳,你把我脑袋给我立起来。他就扶扶扶,还不敢大扶,扶扶给我脑袋这样了。我耷拉著床坐著,这腿先待一会。我说往起拽,我扶著他的两个肩头,我俩面对面站著,哆嗦的把我扶起来了。扶起来以后,我这脑袋、这个脖子就像弹簧似的,挺不住,立不住。他给我扶起来,你不扶著它,它又耷拉下来了。所以我就用我的额头顶著他的额头,两个手扶著他的肩,这不是我俩面对面,我说你往后退,我往前走,就这样他往后退,我往前走,可能走了没有十步,我就觉得一瞬间忽悠一下我就过去了。那我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了,等过去了以后我又明白了。因为什么?我就觉得好远好远那个大山连绵,特别美丽那个风景,就在大山的后面有无数人在念阿弥陀佛,我看不著人,但是我能听见那声音特别洪亮,在山的那边念阿弥陀佛。

  待一会,我也不知道多长时间,我就过来了。过来,我老伴说你休克了。我说是。他说你干啥去了?我说念佛去了。他说上哪念佛?我说我好像没上哪,就大山那边好多人在念佛,我听著了。我老伴说,你是不是听我在念佛?我说你念了吗?他说你以前告诉过我,当你要是过去了,不让我喊你的名,让我喊阿弥陀佛。他说别的没记住,这句我记住了,我一看你肯定是忽悠过去了,我真没喊你名,我就喊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。我说那是你念的!但是我听的是好多好多人在念,不是你一个人在念。我说你念的,我还真没听著。完了他说,没良心,你看我给你念过来了,你还不领我的情。我说领情领情。就那次给我扶著站起来走那几步,我一共休克两次,这两次都是大山那面在念阿弥陀佛,就把我念回来了,就是这样。所以我说人的念头特别主要,因为在我的心里,我的念头就是阿弥陀佛,我没有别的。

  所以我同学就说,在那种情况下,你能活过来。他说我现在是信主,我这个同学,就是这个教授,他信主,他妻子也信主。我一开始也不知道,我给人家送了好多佛的光碟,老法师讲法的光碟。有时候我还问问,我说你看了没有,我给你送的光碟?要是看完了,我继续给你送。他说现在正在看,正在看。后来我知道他在信主,我想他可能是没看。但是我不知道他信主,我不是有意思去想让人家信佛,我没有这个想法。所以以后我就不再给他送我这面的光碟了。我就告诉他,你好好信主,你把《圣经》研究透彻,我说将来你上天。他也说,他说素云,我将来上天堂。我说那也是一个好地方,福报大,但是不究竟、不圆满。他问我,为什么不究竟、不圆满?我说将来你就知道了,你到天道以后,你还遇到殊胜的法缘,你就念阿弥陀佛,念阿弥陀佛你就去西方极乐世界了,这是最究竟、最圆满的。他听没听懂我也不知道,反正我就想先给他种个金刚种子,说不定啥时候这种子就发芽了、就开花就结果了。我愿每一个人都能去见阿弥陀佛。

  所以我这些同学聚会的时候就说素云,当时我们想,太可惜了,这么好个人,这么早就走了。因为我们同学有的已经离开人世了,他们想素云这么好个人,怎么这么早就走了?但是我们又无能为力。没想到你活过来了,还愈活愈精神,愈活愈潇洒,愈活愈健康。我们同学在一起,譬如说我们吃饭,没有我吃的东西,他们都吃荤,我从来不讨厌人家吃。他们说那素云你吃啥?我说我作陪,你们想吃啥就吃啥。后来我有一个同学实在觉得不好意思了,你看我们大吃二喝的,素云搁那坐著,陪著我们。我说我陪著,我给你们讲故事,你们边吃、边喝、边听我的故事,我的故事能助你们下酒,喝多少不带醉的。他说为什么?我说你们知道我心里想什么?我心里是这么想的,不每个人都喝酒吗?我就想酒变水、酒变水、酒变水,我把你们的酒都给它变成水,所以你们就喝不醉。实际这也是开玩笑。

  但是他们说神奇了,你说我们凑在一起就这么喝,他咋就喝不醉?换个地方喝,可能喝这一半都喝醉了。我说下次你们再聚会别落了我,我还来给你们变。我说有的魔术师,他那个魔术技术都不一定有我变得快、变得高。你看他还得手比划,或怎么怎么的。我说我都不用动,我就面对你们坐著,我心里一想,那酒就变成水了。所以同学们都说,素云,聚会可缺不了你,一缺你就没啥意思了。后来有一个同学说,我们得掂对掂对给你弄点啥。因为它那个饭馆,你就是做素菜,它也是荤菜味。完了他说,你嫌不嫌?我说我不嫌,我没那些说法。他说搁点蒜行不行?我说可以;说搁点葱行不行?我说可以。他们说,你真好答对,怎么说都行、都可以。

  后来他们说这个我们觉得对你有点不尊重,你看明明知道你吃净口素,我们给你整这个不太尊重。后来想个办法,聚会的时候给我拿个大西瓜,说素云,我们吃饭喝酒吃菜,你吃西瓜行不行?我说:好好好、好好好。实际我平时真不吃水果。你们看我来这儿,每天饭后上水果,我每次我都没要,我吃完饭就完了,我不吃水果。结果给我拿个大西瓜,说你这顿饭最少你得吃一半。那我就吃,也切好了,也放在盘子里。所以我歇一会讲一会我吃一块西瓜,再讲一会我再吃一块西瓜。他们把饭吃完了、酒喝完了,我半个西瓜吃进去了。所以后来他们说,这个就想出一个好办法,每逢同学聚会我们就给你带西瓜。我说可以,有的就带,没有就算了。我说我给你们讲故事,我就讲饱了,我一点不饿。他说你为什么不饿?我说你们不知道这里的秘密。后来我老伴说,人家有本事,人家有三宝,三宝加持,我老伴跟他们说。我那些同学就问,什么叫三宝?我老伴说,这个我可说不明白了,反正我听我老伴有时候就说三宝加持。他说可能三宝一加持,她就不饿了,要不你看人家半个月没吃饭、没喝水、没上厕所,一直发烧三十九度,人家能活过来,咱们谁行?咱们不服不行,得服。

  所以你说这个,你是不是也在度人?就用你的行动,就把他们度了。他们说这换个人是早死了,我们那时候去看你,实际心里就想,素云没多长时间了,就准备后事吧。我说你看后事准没准备?准备了,我的同修们给我把终老的衣服做好了,褥子也做了,鞋也买了,衣服也做了,给我拿去了,小包包这藏那藏。我说不用藏,放在我枕头边,我走那天,我明明白白、清清楚楚,我先把它穿得利利索索的,然后告诉你们,阿弥陀佛要来接我了,你们念阿弥陀佛送我回家。他们说你怎么什么都不忌讳?我们不想让你看见,怕你心里犯疙瘩,就是心里有想法。我说没有,这有什么想法,生死它就是个圆,你干嘛要怕死!

  所以人这个念头特别主要,如果我当初得这个病,我要心里琢磨琢磨,我没有多长时间活头了,顶多也就是半年。那我可能天天念头在这,天天算计我还有多少天活头,天天想这个事,大概我早想死了。因为我没想这个,我那个时候想的就是阿弥陀佛,而且我那个时候真是一部《华严》救了我。在医院五十七天看了十二本《华严》,你想想这是需要功夫的,那有时候晚上它不关灯,只要它不关灯我就读经。虽然是绊绊磕磕的没完全读懂,但是我觉得读《华严经》确实起作用了,真是佛力在加持我,只是那时我不知道,这是一种冥冥中的加持。所以你说这个念头有多么重要!

  和我一起住院同样病的,就我知道是四个,我是年龄最大,病得最重。医生说我是随时面临死亡,说我是排第一号。第二号是大庆一个年轻的同修二十四岁,处对象刚处成准备结婚,就在这个时候她就得了这个病,和我住在隔壁病房。她每天上我哪去就是哭,她说刘姨,怎么办?我这个对象还能不能处成?我说孩子这就看缘分,如果因为你得了病,他就离你而去,我说他不黄,你也跟他黄。这没有什么真情实意,是不是?如果你得了这个病,他能够好好照顾你,能陪伴在你的身边,我心里想就是你走那一天,你心里也会很安慰的,但是你是不是能够遇到这样的缘?所以她说,她一打完针就喜欢上我那屋。她说刘姨,我喜欢坐在你身边,坐在你身边,我就觉得踏实。她说医生说了,你随时面临死亡,我看你这么乐观,确实我很受感染。她说我就想,我就看我刘姨,我刘姨要是死不了,我肯定死不了。我说刘姨保证不死,我一定给你做榜样。我说你就坚定信念,你说我刘姨死不了,我也死不了。她说那大夫说你没有多长时间了,那咋办?我说他说的不算数。她说谁说的算数?我说我自己说的算数,我说死不了就死不了。完了一直到我出院,这个年轻的同修还没有出院,但是我出院之前,我再三的鼓励她,一定要坚定信念,好好的活著,我说你毕竟还很年轻。我告诉她,我说我不知道你信不信佛?我告诉你念阿弥陀佛、念观世音菩萨。她说刘姨,我记住了。这是第二个。

  第三个就是和我同屋的,三病床的小黄蓉,十五岁一个小女孩,她是没有坚持到一年,十一个多月这个孩子就去世了,这是第三。第四号的是一个小患者四个月,大家想想,这你不承认佛讲的因果能行吗?你说他们分析我,分析这个大人,什么生活负担重、工作负担重、著急上火、心情不好、压力大,得的这个病。那你说四个月的孩子,刚出娘胎,他上什么火、著什么急、有什么压力,他怎么也得这个病?所以现在这个疾病已经没有年龄段了,我们一定要注意,要把自己的心念清清净净的,每天都活得那么快乐、那么潇洒。

  你想有什么事!我现在我怎么跟你们说,你们才能相信?就是你心里不要装人。那天我说了三不装,你装人你就憎爱多,就是说我喜欢这个,我讨厌那个。你不要装人,都是匆匆过客,你就包括在大街上擦肩而过的,就是这一面之缘,有的缘长一点,有的缘短一点,包括自己的老伴、儿女、亲人也都是来了缘的,你不要把他们装在心里。不装人,你就没有憎爱,清净了。第二不装事,你装事就是非多,这件事谁对了,那件事谁错了,这些事就搅得你心神不安。所以咱不要装事,不装事你就没有那么多是非,谁说你个长,阿弥陀佛,说你个短,也念阿弥陀佛。这两天我说了几次,我说三十多年前我被人家诬陷、中伤、毁谤,换个人可能早跳楼自杀了,可我没自杀。我一不讨论、二不争论、三不辩论、四不解释,我就想天知地知,我自己了解我自己,随著时间的推移,你是个什么人自有见证就完了。你干嘛被别人所左右?人家说你,你受不了,你就委屈自己,憋屈自己。人家折磨你,你还折磨你自己,你就是帮凶,你帮著人家折磨你自己,那是干傻事。所以一定要拓开心量,把自己的心态放平和。

  你就那样想,每个人脑袋上都长一个嘴,你能给人贴上封条吗?人家喜欢说啥就说啥,是不是?你就是说好,阿弥陀佛;说坏,阿弥陀佛;打我,阿弥陀佛;真是你一脚给我踹倒了,我搁地上躺一会休息休息,是不是?你吐我几口唾沫,我不用擦,费事,太阳一晒它就干了。你就这个心态谁能把你怎么样!反正我现在我就是,我给我自己画个画,谁都不知道。我照著镜子我就画我自己,我没画这个圆脸,我画两个眼睛画上了,画一个嘴,我这个为什么没有这个轮廓?我告诉大家,我就是告诉我自己,你是大脸分子,你这个脸没有边、没有样,谁愿意咋说咋说,你说去,我脸大。另外我画这个嘴,我是嘴角向上的,嘴角向上啥意思?笑呵呵的。画那眼睛是小月牙眼睛,那也是笑脸。然后我还挺美的,我还画两个小酒窝,我就看我自己给我自己的这个自画像,我真觉得挺美的。每天我对著镜子看我自己,和这个我画的能不能对上号。

  有时候跟我老伴一生气了,我马上就跑去照镜子,一看嘴角向下了,这个眼眉竖起来了。完了有时候自己安慰自己,这个脸也挺好,这是金刚像,我给自己辩护,我说那个嘴、那个眼睛是金刚像,实际那是错的,你心态不平和了,你才现这个相。你每天应该给大家看的都是佛脸、菩萨脸。你看那佛菩萨多庄严,为什么我们都喜欢菩萨、喜欢佛?就是说相好庄严!我们每个人的相也能庄严,就是我们好好修,怎么修?心态,心态要平和,一定要平和。你说这两字多简单!你看先是平,然后才能是和,你要不平,你肯定你和不了。所以这是很简单一个方。我那天我还开玩笑,我讲课最后给大家留了一个美容的方。我说你们都愿意去美容,老太太这一生也没有美过容,化妆品啥也没擦过,就知道有个雪花膏(小时候),还没擦过。我说那个方你们别忘了,天天微笑,你的容貌自然好,比吃药都灵,比你们去美容院做美容要强的多得多。

  再一个就是欲望。欲望,现在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贪,什么都想归为自己所有。你想想,你仔细想想,你贪得再多,你走的时候你能带的去吗?所以我劝大家,把你们最喜欢的,最舍不得的东西,舍,结缘出去,别搁自己那里藏著掖著。别人有需要,我也不给你,我宁可烂它,我也不给别人,这个可糟了,那你真是造罪业了,最后倒霉的是你自己,这些个东西都是你的牵挂。所以咱们什么东西都不能贪。像我现在,我真是不说一无所有也差不多,同修们给我的衣服,我的态度就是谁穿合适谁就穿,我还不太喜欢穿新衣服。你说人家给你的衣服,说刘老师给你衣服,有的时候实在拒绝不了,没办法,收下,收下结缘给佛友,谁穿合适谁就穿,就是这样就完了。你要把这些东西都归为己有,这些都是同修给我的,别人谁都不能动,我不穿,我给它搁在箱子里,也不给别人,这个就太自私了。衣服不就是人穿的吗?佛经不就是同修们读的吗?法宝就应该流通,包括法宝都不能贪,何况其他的了。

  我们看看我们周围往生的这些人,他们走带什么了?你们都看得清清楚楚,是不是两手空空!小孩生下来的时候是攥著两个小拳头,你们观察过没有?新生的小孩,他一下生他是攥著两个拳头,第一句是苦!是哭的声音,苦!人走的时候是搭撒著两只手,这叫撒手人寰,啥也没拿著,两手空空。你说这个简单的道理,我们经常都遇得到,看别人能看得很明白,轮到自己看不明白了。像我们北方原来有个习俗,人走了,去世的时候两只手拿什么?一个手拿打狗干粮,窝窝头、馒头什么的,打狗干粮,一个手拿打狗鞭子。你说拿这两个家伙是上哪去?那不可能上西方极乐世界!上西方极乐世界也不需要这个打狗干粮,也不需要这打狗鞭子。你说最后临走就拿这两个东西,苦苦追求了一辈子,这就是他走带去的,有啥意思?那现在就连这个都没有了,也没有打狗干粮了,也没有打狗鞭子了,真是实实在在两手空空走掉的。我们看到别人就想到自己,我们有一天也会走的,也会往生的。

  前些日子不是传我往生了吗?当时有人就不太高兴,怎么这么说话?我说没什么了不得的。那说我往生了也对,我早晚有一天会往生的,只不过是时间没有说准确,往生是没错的。我说到时候我真正往生的时候那不就对上了吗?这个都不要生烦恼。有的人说我抓起来蹲监狱了。我说蹲监狱也不错,坐那监狱里没有干扰,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,换个地方,搁家我也念阿弥陀佛,上那地儿我也念阿弥陀佛,还管我吃饭。你这念头一转,你就没有烦恼了,否则的话我会生烦恼的,怎么能这么传我?我好好在家念佛,人说我蹲监狱了;我活得好好的,说我往生了,那你就烦恼了。你看我这么一想,我一点烦恼没生。所以我都把它当成一个笑谈了。

  刚才我说到这个欲望,欲望是愈少愈好。欲望愈高,想得愈多,人活的就愈累。现在人很爱攀比,过去我一再跟大家说,这个攀比的心,我是从来就没有过,我看著别人攀比,我就觉得挺累、挺可怜的。譬如说我曾经说过,我家住那个院子,应该说有钱的人多,满院都是车,好多可能都是名牌车。完了有一天我老伴,我俩站在阳台上,我老伴说咱们家什么时候能有个车?我说你出门不有车吗?他说哪?我说公共车、出租车,我说我自己还有个11号车。他说你那11号车是啥车?两条腿!我说你不是说我长著两只仙鹤腿吗?我这两只仙鹤腿就是车,11路车。我到哪的特点是,要没有忙事,我不坐车,我走。如果要稍微忙一点,有公共车,我不打出租。实在没办法了,我才能偶尔的打一次出租,我就是这个顺序。所以说我看我老伴就有点羡慕人家,你看人家几乎家家有车,完了还告诉我,那个车你认识吗?我说认识。他说那是什么车?我说车。他又指那个,这个是什么车?我说车。他说我问你是啥牌子?我说啥牌子我这没挂号,在我这都是车,每个车都是四个毂辘,都是拉著人跑,等同的,我不知道哪个牌和哪个牌。

  我没跟大家讲笑话吗?我上苏州去人家拿宝马车去接我,我哪认识是宝马?完了坐上以后,非得让我坐在司机旁边的位置,我从来都是坐在后面,我不习惯坐前面。第一次去也不熟悉、不认识,人家说刘老师,你客人必须得坐在这个位置上。没办法,我就坐那了。坐那以后,一开车那车就吱吱吱吱叫唤,我还寻思它这啥车,它咋叫唤?但是不好意思说,再一开还吱吱吱吱的。我就问那司机,我说师傅,你这车咋叫唤?完了这司机说,老师对不起,你没戴安全带。我说安全带搁哪?他说搁那。这东西怎么戴?我尽说大实话,我不会我就是不会,我不能像我们刁居士把安全带挂脖子上。我曾经给你们讲过这笑话吗?你们看我那个光碟没听著吗?有一次我们去吉林,我看见心城法师在这儿,我就想起吉林这个事了。那次婷燕去了,我们去接婷燕,把婷燕接著以后就坐在这小于开车,小刁那天不知道怎么了,她就坐在小于旁边那个副驾驶的位置上。完了这时候车开了以后,婷燕就说,她说得带上安全带。这小刁坐在那个位置,她也不知道安全带。后来她给我学,她说大姐我当时想,我不能说我不知道什么是安全带,叫人家香港客人笑话。她说我琢磨,一看,那门上挂一个,但是它是一个圈,这么大一个圈搁那车门上挂著。她就想这个东西一定是安全带,这安全带终於找到了。往哪挂?琢磨琢磨一比量这个圈只能套脖子,不能套别的地方,完了她就把安全带套脖子上。套脖子上这车一开她一晃,她不就勒得慌,她难受,她就把俩手抠在这里抠著,完了这一开还一顿,一开一顿。她说这手搁著,她也不得劲,完了她就自言自语了,她说这安全带也不安全,我都上不来气了。说到这时候,这小于才注意到这个事,小于这么一侧身,刁姨你怎么把安全带套脖子上?完了小刁说,它就能套脖子上,套别的地方套不上去。所以我说,你看我们俩是不是她是我的开心果,我是她的开心果。我就想我在苏州弄那个笑话,到吉林她比我那笑话还大,也好,闹笑话大家哈哈一笑。出来这个笑话,你都不知道把我们笑到什么程度,那车都不能开了,迤逦歪斜了。后来我告诉小于,我说把车靠道边停一下,大家卯劲的笑,笑够了咱们再开车。后来把车停道边,这大家笑的,真是的笑得肚子都疼。

  后来小刁这个故事就成了我们的经典,我们三百来人绕佛,绕完佛我们有个最后收场节目,就是大家笑,围个圈笑,就像齐老菩萨教我们的笑。完了小刁说,今天大姐讲什么题目让大家笑?我说讲你那个笑话,没有不笑的,他们就是听一百遍了,大家再听都笑。你看多开心!你看我们这念头多好,快乐、轻松!别整得那个弦蹦得紧紧的,人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,长期这样下去,他身体的细胞由健康就变成不健康了,他就有病了。天天哈哈哈、哈哈哈,完了你看每天磕头出一通汗,通身大汗;完了出去绕佛再出一通汗,然后再哈哈一笑,你说这个病气、毒气它能排不出去吗?为啥我现在这么健康,我告诉你这也是秘诀,我都不保密,如实的告诉大家,开心,每天多笑,想高兴的事。这回你们谁有不痛快的事,赶快想刁居士这个安全带的故事,你一想,你就开心了,就笑了。你再就想刘老师上苏州,坐人家宝马车还不认识,还不会戴安全带。完了后来人家问说刘老师,你知不知道接你的是啥车?我说车。他说那是好车。我说好车。他说你知道啥好车吗?我说不知道。他说那个车叫宝马。我说这个名我听说过,管它是什么马,反正它最后那个字还得是车,宝马车。我说我记得这一个字就行了,别的那宝马我就不用记了。给大家说开心的故事,就是让大家放松下来,别紧张,每天都乐乐呵呵的。我为什么绝症病都好了,就是我乐呵,我把那病气都乐呵出去了、都排出去了,所以我才健康的。我看你们紧张兮兮的,我真是,我都挺心疼你们的。所以我就想有功夫我就得逗你们笑。

  刚才说欲望,我就插了这么一个小故事。譬如说人要是时时满足,这个欲望很淡,或者是很少,没有欲望就更好了,他就很快乐。我记得小时候,我们家是住在农村,我是九岁那年从农村搬到哈尔滨的。住在农村它就是一个乡村生活,住三间草房,我外公、外婆带著我住西屋,我爸爸、妈妈带著我姐住东屋。那就是田园生活,田园风光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觉得那个时候的生活太美了。就是那鸡鸭鹅狗的叫声,我说比那交响乐都好听,真快乐。那个炊烟袅袅,后来我记得写作文的时候,把这个词都用上了,因为就是小时候的印象。虽然生活很清苦,不是那么富裕,但是基本上能吃得饱、能穿得暖。因为我妈妈非常爱干净利索,就是我们穿的衣服打补丁也都整整齐齐的,那补丁都四棱四角的,都给你弄得板板整整的,不会让你破栏破户的出去,这个是。但是你要说有新衣服穿,很少很少,基本都是我姐姐穿完的衣服我来接著穿,小了妈妈给袖头给接两个,各接一个袖头,底下再接上一圈又变成能穿了,就是这样。

  睡的那个是火炕,大家都知道农村那个时候是炕席,那炕席一个花一个花的,可能现在咱城里人根本就住不了,它硌得慌,那炕是硬的。我那时候就睡那样的炕,觉得热乎乎的、暖融融的,挺好挺好的。过年杀一口猪,吃几顿猪肉,蒸点粘豆包,那都是过年的日子,平常日子吃不上这个。弄点酸菜粉,现在咱们吃酸菜粉那太普通了,我记得那时候吃点酸菜粉都得要过年。所以小孩为什么盼过年?实际盼吃好吃的。就是这样的生活,现在回忆起来,我觉得是一种幸福。我非常留恋那个时候的幸福。你说过年,什么是零食?现在咱们这零食多得是,想吃啥有啥。我们那时候家里的园子种几棵向日葵,打出来那个向日葵籽,不说纸包纸裹的掖著藏著也差不多,因为怕小孩提前吃了。所以我妈妈就给它包好藏起来,不让我们看见。过年拿出来,给它炒熟了,炒瓜子,这就是过年。那时候都不知道什么叫小食品?那就是我们的小食品。还有一种就是我外婆做的一种酸茶,那个酸茶现在我回忆起来我都特别想喝,它是用苞米面,还是怎么做的有一个流程,得发酵,然后多少天以后才能给你喝,而且那个酸茶是愈凉著喝愈好喝。那都是给你分一小点,一小碗给你尝尝,不是说让你喝个够。做一次,做那么一小盆,就是这样的。那就是我们当年最好的饮料,除了那以外我们什么都没有。但是现在回想起来,我觉得童年生活真是太快乐了,太幸福了!

  我童年最让我难忘的事是什么?读书,我特别喜欢读书。那个时候因为家里困难,就我爸爸一个人工资,大约当时是四十多块钱。四十多块钱,我妈妈是家庭妇女,我姐姐我俩上学。就是这样,就总想去书店看书,当时那书店你不买人家是不借给你看的,你必须得买出来你才能看。看著那新出的一本一本书,心里真是特别想,我能有这一本书,我就是最幸福的孩子。那时候好像刚出那个字儿钱,一分的、两分的,最大的好像是五分。我妈妈给我零花钱,一次给你两分、三分的,那就不错了。我就用个小花手绢包著,把这字儿钱攒著,天天数啊数啊,恨不得这个字儿钱能长,就像那个种地似的,我种在地里它多长出几个,就那么渴望的心情,盼著能把这个钱攒够了去买这个书。我记得当时我买的第一本书是《志愿军英雄传》,它是三本,你看它一出就出三本,我一本我都买不起。攒啊攒啊,好不容易把字儿钱攒够了,那个高兴!只能买一本,一块四毛钱。那不知道攒多长时间,才能把这一本书的钱攒出来。攒够了就去买,攒够了就去买,就这样。我那一段时间可以说我的小学和我的中学,我基本上是书伴随我度过来的。那一阶段出了那些书,确实都比较好,我觉得比现在出那书好。反正现在出的书我也不看,我孙女买回去那个书,我看不明白,人家那话是文诌诌的,还不是文言文。你说不是文言文,还文诌诌的我还看不懂,有些个新名词,就包括咱们现在电视里经常说的,给力,是不是有这个词?给力。到现在我还没弄明白,啥叫给力?那是啥意思?就是现在你让我说,我还说不出来。所以我对新鲜事物接受非常慢。

  我跟大家叨咕叨咕我那个时候都读了什么书?就是《志愿军英雄传》,后来这三本我终於都买齐了。我跟我妈商量,妈妈能不能再多给我点钱?那两本书我想买。我回去就为了能够让妈妈同情我,给我钱,我就在那个书里,第一本我不是买到手了吗?我就给我妈妈读,因为我妈不识字。我说妈妈,你看看这个英雄,你觉得他是不是好人?我妈妈说好人,这样的好人难找。我说后面那两本全都是讲这个英雄的,你给我钱我去买回来。我妈妈得算一算这个月的生活费够不够,就在那种情况下,我妈妈给我拿钱,我把另外两本《志愿军英雄传》的书也买回来了。这就是我买书的开始。然后我还买了《烈火金刚》、《铁道游击队》、《林海雪原》、《野火春风斗古城》、《欧阳海》、《红岩》,我记得那时候还有一本叫《真正的战士董存瑞的故事》,反正我所读的书基本上都和英雄沾边,都是这方面的书。那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书,好像都对人很有教育意义。你看我就知道空军英雄有个张积慧,我怎么认识的?我就是从书里认识的。所以当年的那些书,就是现在你拿出来读,我觉得都不过时。真是那个时期是书籍伴随我度过了一个快乐的童年、少年乃至青年。

  我的生活非常简朴,这你们接触我几次都看出来了,我很少说换衣服,现在有时出来没办法多拿几件衣服。因为小刁跟我说,大姐你得勤换衣服,你一不换衣服,老穿一件衣服,同修们就以为刘老师又缺衣服了,又得去给你买。所以现在我就紧著换,今天穿这个,明天穿那个,就是要让大家看,我有衣服穿,你们千万别给我买衣服,就起到这个目的。另外,就是来讲课,穿哪个合适,对著镜头能够更协调一些,这个考虑考虑。我在家你没看,如果说外面街上那个乞丐穿的不如我,大概是不划等号也划约等号。有时候小刁一去都说我,你啥呀,你穿这个衣服,你咋穿这衣服?我说这衣服挺好的,搁家里穿著挺好的。有件衣服十年、二十年我都穿不破,是衣服就穿著。所以人如果这些个念头没有,你就很轻松,你成天想,我今天穿什么名牌?明天穿什么名牌?那累得慌。

  我来的时候,可能是谁给我买了两双拖鞋,给小刁一双,我一双,搁在床底下了,我看著了,但是到现在,这几天了,我来一礼拜了,我一次也没穿。那天大云来问说,刘姨你知不知道这鞋是什么牌?我说不知道。她说出来一个牌,叫一个什么瑞,说完了之后,我说这个名我曾经听说过,因为我姑娘有什么衣服好像是这个牌,所以我有印象。我说那你一说我知道了,是名牌。你咋不穿?我说这两天我一直穿楼下的拖鞋,我没穿这个鞋。所以昨天我说小刁你知道吗?你前生是富人家的一个小姐,你会享受,所以我说这个高床你来住,我来住这个低床。她说那能行吗?大姐。我说没关系,晚上睡觉一关门谁也看不著。她说我睡高广大床,你睡那小折叠床?我说行,我就睡这个得劲。所以这些天我一直睡那折叠床,小刁睡那大床。我给她讲故事,我说你是富家小姐,所以这个你都会享受。她告诉我,大姐,睡这个挺舒服的。我说,正好,你舒服你住。她说大姐你?我说我是侍候那富家小姐的丫环。她说是吗?我说这开玩笑!实际上我觉得这样挺自在的,她住那个她觉得挺舒服,我住我还不得劲。你看我俩一对调,她也舒服了,我也得劲了,多好!楼下那个小拖鞋,我一穿还挺习惯的。所以现在这两双拖鞋,我说小刁你穿一双,大云来了,我说大云你一双,你俩穿这个瑞吧,反正叫什么瑞的,好像四个字还是五个字,没记住。所以有些同修听了我这样讲,刘老师,可惜我们的一片心意了,给你买那么好的东西,你也不识货也不认识。真是对不起,但是你们的真诚心我是领了。

  刚才说那个十六个字,譬如说五欲六尘,贪瞋痴慢,是不是也都是妄念?都是妄念。我们在电视上、在报纸上、在广播里听到的一些官员,甚至一些高官落马,什么原因?不都是被这十六个字搞得神魂颠倒吗?落马就落在这个上了。这个有很多公开的报导,话来话去,就两个:一个财、一个色。这不就是两只狼吗?师父概括的,财色两只狼,吃掉了多少官员。但是有些官员还不引以为戒,觉得我不一定被发现,有一种侥幸的心理。一有这种心理,我想我劝你,还是谨慎一些,做官还是要做清官,不要做贪官,做贪官早晚都是回事,这个帐早晚都是要算的。

  现在我们,就是我们的家庭,我们的亲属之间,现在也有很多这样的情况,对立,夫妻对立,兄弟姊妹对立,父子对立,家庭内部成员谁和谁都不和气。不和就引起了地震,引起了火山爆发,我们都有一分责任。别觉得,我们生气,我们打仗,和那没关系,不对。你生一次气,地球的温度就长一点,火山的爆发和你有直接责任。再有,前些日子我记得听师父讲,就是那个疑。过去这个疑我没太重视,因为我平时好像不太怀疑什么事,我对别人都没有戒备,我看谁都挺好,至於人家背后怎么弄,我不知道;我知道了,我也不生烦恼。所以我这个性格真是佛菩萨给我的,什么事不往心里去。师父上次讲,我听到那么一段,说这个疑是咱们佛门的大忌,最大的忌讳就是这个疑心。疑心就是怀疑,不相信,半信半疑,对什么事、什么人都心存戒备。这个做为我们学佛人要认识到它的严重性。我们一定要把它改过来,不要怀疑。你用真诚心去对待别人,别人用虚伪心来对待你,没关系,我们继续用真诚心来对待他,永远用真诚心来对待他。如果到最后他还是不用真诚的心来对待你,我们认了,就这个缘。如果他也用真诚心对待你了,这问题不就解决了吗?从我们自己做起,不要要求别人对我不疑,而要要求自己对任何人都不怀疑,你都把他看成他就是你身边你最可亲近的人、最可信赖的人。

  所以说回想有的同修问我,说刘老师,我们接触你以后,一是感到你活得很快乐、很潇洒,二是你的快乐和潇洒也能感染我们,当我们有什么不愉快的事,心里很苦闷的时候,非常想跟你唠唠,在你身边坐坐。她说哪怕是坐在你身边,我们就是不说什么,好像那种怒气、那种怨气它自然而然就消了很多,心就净下来了。后来小刁跟他们说,她说为什么是这样?譬如说有的同修,有一大堆问题要问我,心里想了那么多那么多,见著我就说,怪了,我那么多问题要问,怎么我见著老师就一个问题也问不出来?完了小刁给他们是这样解释的,因为刘老师她心清净,她心里没事,你们坐在她身边,就是有这个磁场,就让你也净下来了,所以你想问的问题就没有了。我想可能也有这个方面的原因,但是你说我心清净到那种程度,可能我还没有做到。这个我是听师父讲经的时候,举过章嘉大师的例子。老法师说,那个时候他去章嘉大师那里,去见师父,就是坐在师父的身边,一句话不说,你就感到章嘉大师那个磁场特别祥和,让你感到身心愉悦,这是师父讲法的时候说的。后来我就体会到真是这样,因为我来几次香港,我单独跟师父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太多,但是就像这次吃饭,每次我都坐在师父身边,你就感到那种磁场就不一样,就让你心里非常静。

 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上马来西亚坐飞机,那天我是和师父挨著坐,我们一路上没说几句话,就刚开始没起飞之前我和师父说了几句话,起飞以后就再没有说话,师父在那闭目养神。就在那一段时间,可能也就一个多小时,不到两小时的时间。我那个时候我就觉得,好像我那个灵感它自己就出来了,是不是这个磁场太好了,我就赶紧拿出几张纸,拿个笔,我就把我灵感的东西记下来。就是那次我把眼镜丢了,丢在飞机上,写完了以后,眼镜装在盒里,可能放在座位上,走的时候提著包就走,把眼镜给丢了。脑子里就是那些灵感,那灵感出来的时候就像山泉水似的,源源不绝的流下来。我就是记录员,不是我动脑去思考的,那种幸福,那种快乐,不亲身经历你体会不到。所以我才知道,学佛真是一种享受,我现在还没有得到最高享受,我得继续努力。

  所以有同修问我,说为什么你看你的,意思是你的生活水准很一般,家里也有这样那样难心的事,你为什么能够这么快乐!我为了回答这些同修们,我自己理了一理,理出个头绪,我理了这么几条。第一是我的欲望少,我的这一生不能说我没有欲望,我只能说我的欲望相对我周围的人来说,我的欲望少。我从来没有追求过什么,就是我想一件事,或者想一个东西,我一定要把它得到,我回想我这六十多年过来,好像我找不出来,我没有追求过什么。就说理想,人家有人说,人都有远大理想,我记得我们高中时候写作文,有一篇作文的题目就是「我的理想」。在写这篇作文的时候,我就说我有两个理想,我第一个理想是当一名人民教师,人民教师在我的心目中,地位是至高无上的。我可羡慕老师了,我觉得为人师表真是一个好职业,也可能我这个念头从那时候就生起来了,最后我终於实现了,我真当了一名老师,这是我的第一个理想。第二个理想,我想当人民医生,我觉得医生,医务工作者是白衣天使,这个职业我也羡慕。我就想,当别人有病苦的时候,他能够妙手回春,能够解除病人的病苦。所以当时我高中写作文,我就写了这两个理想。这两个理想不是我为了写作文而编出来的,而是我真实想法。

  一九六四年高中毕业了,因为得了一场奇奇怪怪的病,过去我曾经说过,就是随时随地的休克,哪也不疼,哪也不痒,事先一点预兆没有,就是休克。这是在我高中毕业的前两个月,后来我爸爸就带我去农村,找我的叔伯哥哥给我治病,治了两个月。两个月我治完病回来,考大学已经结束了,可我就啥事没有了。这个时候我的班主任老师就问我想干什么?我说有什么工作我都可以干。老师说一个是去当老师,一个是去工厂,你看看你上哪儿?后来我姐也跟我说,她说工厂我给你联系好了,你去工厂吧。我说如果这两个让我自己选,我选择去学校当老师。当时人们都说去工厂工资要高一些,去当小学的代课老师工资最低、地位最低,什么时候能转成正式老师还不一定。代课老师和正式老师是两种待遇,这个我都知道,我也没考虑,我说那我也选择当老师。

  就是这样我一九六四年八月份到小学去当一名代课老师,工资二十九块钱,那时候工资确实比较低。这个就是因为我没有那么高的欲望,所以我选择了这个职业。我干得挺高兴,我和那些孩子们在一起,我就是孩子王。所以后来我把学生带回家,因为我有四个小宝贝,四个小男孩,长得可招人喜欢了,就是十个数数不过来。你刚给他教会了,再让他从头数,他又忘了,你说怎么办?后来我就想出了个办法,领回家去教,下班。四个男孩,正好我家四口人,爸爸教一个、妈妈教一个、姐姐教一个、我教一个,数筷子、数饭碗、数木头块,反正烟火棍,逮啥数啥,数手指头,就这样。所以邻居都说你看老刘家,老刘家这老姑娘怎么成了孩子王了?天天领这几个小小子回来,这个家教的,教完了还领著他们玩藏猫猫。我家那饭锅可大了,上面带个大锅盖,农村那个饭锅底下带灶坑,烧柴火那种。完了我那个小宝贝其中有一个,他说老师老师,你说我藏哪你找不著,我说我不知道。他说那饭锅,那大锅我要藏那把锅盖盖上,你保证找不著我。我说那肯定找得著你。他说为什么?我说因为你告诉我了,你说你藏到锅里我找不著。

  回想起那个时候的小学教师的生活非常欣慰。我还曾经破过一个案子,我给你讲讲我巧断疑案的故事。有一天有一个女孩子,她是什么?气管炎,现在说也就像肺气肿似的,就那么小,就喉喽喉喽喉喽的。那一天哭了,跟我说老师,我要交学费的三块钱搁铅笔盒里丢了。因为那时候孩子上学是每学期三块钱的学费。丢了,丢了你看她就哭。我说你别哭,老师会给你找到的。这一个班五十四个学生,你又不能翻学生的包,你咋找?我说可能我应该是一个神探的命。然后我就想,我就想起我看一本书讲一个故事巧断疑案,我就学会了,我就把那个方法搬到我这个事上来了。我就对全班的同学说,我说咱班有一个同学丢了三块钱,这三块钱是她这学期的学费,你看她都哭了,谁要拿了谁就给她偷偷的送回去,老师也不问是谁拿的,同学也不知道谁拿的,你就把它送回去。我想尽管是小孩,他也有自尊心。完了没有反应,第一堂课下课以后没有反应,我就想下课时间他要偷偷放进去这个事就结了,没有。第二堂课我想不行,不能让这个孩子再哭,再哭把她气管炎给哭犯了。我用什么办法?我拿了一个印台盒,就是红的印台盒,卡戳用的。我就跟同学们讲,我说这三块钱老师能找得到,为什么老师能找得到?就是每个人用你的食指按这个印台盒一下,然后我准备一张大白纸,我说你们每个人印完印台盒,再往这张白纸把你的手印印上,没拿钱的这个印是红的,拿钱的你印上以后它变成蓝的。实际这不是这回事,要我咋说我巧断疑案。这些小孩都小孩,那小眼睛都盯著瞅著我,那没拿的他自然就很坦然,那拿的他就心里有点忐忑不安。我不想伤害孩子们,就他拿了,错了改了就完了,我是这个理念。我估计著是谁,所以他正好是坐在靠墙这一排,我让大家按的时候,我就从靠窗户这一排开始按。他没拿的他就胆大,你让我按我就按,蘸一个按一个、蘸一个按一个,这一排一排的这么按。完了剩下的,这不一共四排吗?一桌俩人,一桌俩人,这一共四排,剩下最后一排,我就放慢速度,我寻思下课再留一个工夫。我说现在咱们还没有按完,下节课咱们接著按,下课大家出去玩去,我说谁也别在教室里,老师也出去,这样我就带领学生们就出去玩去了,实际我就给这个孩子留个空档。这个孩子就在这个时候,他就把这三块钱偷偷的又送回那个女孩的铅笔盒里了。但是毕竟是小孩,他出来以后,他偷偷的告诉我,老师谁谁谁的钱在她铅笔盒里。我说老师知道了,挺好的。

  如果要是再没有这个结果,我再上课那肯定这一行也得按,你说就这个孩子他按它照样是红的,它根本不可能变成蓝的。后来我都想,如果我要真让全班都按了,全是红的,你老师咋下台?但是我那一次,我就有台阶了,因为那一行没用按,这个案子就破了。所以上课我就说,我就跟那个同学说,我说你看看你的铅笔盒,你的钱在铅笔盒里,你是不是刚才放错地方了没看到。她一看,老师钱在这。这个事就解决了。所以说就这件事,当年我做的时候觉得有一种孩子气,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太可爱了,这些孩子们。我觉得我那时小老师也挺可爱的,你看我参加工作那年是不到十九岁,学生是八岁,上小学一年级,我是十九岁不到,好像是这个年龄。你看小老师教小学生是不是挺有意思的!你要是现在老师会不会这么处理问题,那得呼号一顿喊叫,我不知道能怎么处理。所以我觉得那个时候的老师和学生那种感情真是非常真挚的,老师确实是从内心爱自己的每一个学生。我有时候我都心疼他们到什么程度,要我心软。我这四个小家伙其中有一个是什么特点?单眼皮,小眼睛特别小,他一著急,你要批评他时候,他就脑袋上的血管全都凸出来,青筋暴露的,完了那小眼睛小眼皮耷拉著,小脑袋低著。有时候我批评他的时候,我一看他这样我心就软了,他再两行眼泪劈里啪啦、劈里啪啦掉下来,我就不忍心批评他了。我说好好好,认识到错误没有?认识了。认识回去。就这样。

  所以后来有的人就说我护学生,人家说得比较不文明,说我护犊子,我自己给它转一转说我护学生。说你看那个刘老师,她们班的学生淘到那种程度,你看她批评,轻描淡写,说那么两句,有时候看人家学生哭了,你说她还给人擦擦眼泪,那你莫不如别领办公室来批评,就这样。所以我现在说,如果现在说你再重新选择职业,你再去工作,我肯定选择当老师。我是小学一年老师我当了,中学的老师我也当了,小孩大孩我都教了,反正不管大孩小孩在我这里都是孩子。我教的大学生,最大的比我小七、八岁,七0届毕业的,现在就是六十岁左右了;第二茬学生是七四届毕业的,现在是五十五岁左右;第三茬学生现在是五十岁左右,就这么一个阶梯似的。所以现在学生见著我,都爱回忆我们过去那一段师生相处的生活,我也非常留恋。

  生活简单,人没有压力。就说住这个房子,我现在可满意了。我开始结婚的时候和我公公婆婆住一个炕,中间一个木头板隔著,那个炕可能有四五尺长,中间隔开,一半也就二尺多,不到三尺,就这么大个地方。后来我升级了,我住了一个套间屋,婆婆公公带孩子住外屋,我和我老伴住里屋,六米,我就住一个屋了,六米。再升级我又长了两米,我又住了一个八米的屋,这回就不是套屋了,是我和婆婆的屋对门,中间有个小走廊。你说这不是在进步吗?一铺炕变成了六米,六米变成了八米。然后后来到省政府分我一个房,这回大,四十六米,我第一次去看,一进屋,哇!这么大的房子,我从来没看见过这么大房子。所以我那些同事都说,啥见识没有,四十六米的一个房子都没人要的,给她看给她高兴得够呛。到现在这房子我儿子住著,挺好,俩屋一厨一厅,规规矩矩的。所以后来我生病了以后,我的好朋友说我住那房子不对劲,让我姑娘给我换房子。我姑娘就是风风火火的,用贷款给我买了一个八十三平米的房子,更大了,三屋一厨一厅,这就是我这一生当中住的最大的房子。我说整这么大房子干啥,收拾还怪费劲的,小房子我拿抹布一转我擦完了,收拾完了。你说这大房子,这个屋得擦,那个屋也得擦的,我都还不太习惯。所以我非常知足,知足我就快乐。

  不是一九七八年就是一九七九年我们工厂盖了两次楼房,第一批楼房盖完了以后,职工们给起了个名,叫红眼楼。听这个名就明白了,大家都想住这个楼都争红眼了,所以叫红眼楼。这是第一批。第二批又盖了一批,这回这名更怪,叫瞪眼楼。就是你瞪眼你也整不下来,你也住不上,所以干瞪眼,就这个意思。那时候我在当校长,有一天一个老师就跟我说,说那个刘校长,你家分那个瞪眼楼了。我说我家分什么瞪眼楼?她说真的,工厂那个大榜都张出来了,你家老公公那名就在那大榜上。我说不可能,我家也没申请,也没要房,另外那都瞪眼了,我也没瞪眼,它怎么还来了?她说真是,你看看大榜。我说在哪挂著,她就领我去看这个大榜,大榜真是有我公公的名字。我回家就问我家老爷子,我说你申请要过房子吗?我公公说没有。因为他老人家已经退休了,他也不太出门。我说那你怎么上榜了?咱家分著那瞪眼楼了。后来我听人家说,说人家按照某某某的条件画的这个圈,我正好符合这个圈,就这个线就把我画到圈里了。所以我们学校老师说,你真是有福,别人瞪眼都瞪不来,红眼也没红来,你说你就搁这儿老老实实的,啥也不知道,完了这个房子就让你得了。这就是我第一次住楼房,原来我住的全都是小房,平房。这个楼房是两屋,大屋十四米,小屋是八米。我不是刚才说,我升级住了一个八米屋吗?我就住的这个屋。所以他们后来都说,你也不争,你就得到了,我们这么争都没挣到。我说那你就瞪眼,你看这名都起叫瞪眼楼。所以我告诉大家,你命里有的不用争,命里没有的,你争也争不来。我这就是实例,我长这么大,六十多岁,我从来没争过,不管是官,还是东西,我从来没有争过。这是我第二个比较轻松的原因,就是我的欲望比较少。

  第二,就是我生活简单。第三是我心地比较善良,我心软,用东北的话说心软。我软到什么程度?我看不得别人有难处,我自己怎么难、怎么苦,我都能承担,我都能扛著。别人有难有苦,我看不下去,我能够尽力去帮他。我的理念是什么?别人对我有一点一点的恩,我都要记著报恩。我对别人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应该应分的,我会尽力而为去做的。所以这样我做什么事情,从来没有要求过回报,心想我照顾过谁?我帮助过谁?将来他怎么能对待我,怎么报答我,我这个念头没有。你看就包括我一九九一年供那五个学生,从一九九一年供到二00四年,就到现在为止,这五个孩子我一个都没见过,都是湖南的,一个我都没见过。现在我们之间也没有通信联系,我从得病,病重以后,我就不再和他们通信了。为什么掐到二00四年,二00四年是最后一个小不点毕业。我想到此就可以了,我又病得那么重,你看我二00五年不是差点没过去吗?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到现在我们没有联系。有的人说,你应该给他们写个信?这么多年他们都这么大了,可能有好几个都成家立业了。最早的是八岁那年是一九九一年,而且这个孩子的两个姐姐那肯定比他都大,应该最起码是四个成家立业了,我估计。到现在没有任何联系。他们说最起码让他们知道知道。我说知道什么?只要他们学业有成,能组建家庭,能生活得幸福,让他们的爸爸、妈妈能够轻松一些,我这面就非常满足了,我没有任何的要求。

  咱们佛门不是讲发菩提心吗?真正的菩提心一定要是从爱开始,没有爱,你发不出来菩提心。而且这个爱一定要是真诚的,而不是装模作样,做一种表演,表演给别人看,应该发自内心的真诚。这种真诚心对自己叫自受用,就是经上讲的清净平等觉。清净心对自己是自受用,是清净平等觉。真诚心对别人来说是他受用,就是经上讲的大慈大悲。我家供的是三圣像,中间阿弥陀佛,两边观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。我那天看著佛像我就想,想了这么几句话,好像这么写的,「大愿大力阿弥陀,大慈大悲观世音,大智大慧大势至,是我学习好楷模」。我们学佛不要就是我天天冲著佛像磕多少头,我供多少供,我上多少香,我一直不是这个理念。就是佛像是给你表法的,每尊佛你应该重点学他什么。我学阿弥陀佛,我学阿弥陀佛的大愿大力,四十八愿度众生;我学观音菩萨,我就学他的大慈大悲;我学大势至菩萨,就学他的大智大慧,因为大势至菩萨是智慧菩萨。这三位菩萨就是我学习的楷模,每天我要面对他。我家佛堂特别简单,就是三尊佛像,一对莲花灯,一杯水,一个香炉,其他什么都没有,就这么简单。所以我们学佛一定要学到正地方,要把佛所表的法,看明白,学过来。

  佛门弟子、做佛的学生,常常是用真诚心来对待自己,对待别人,你是快乐的。如果是这样做,一定是法喜充满,一定是常生欢喜心。记不记得六祖惠能大师见五祖的时候说的一句话?弟子常生智慧。这个智慧是从哪来的?从真诚来,从欢喜来,从菩提心来。以一般的,咱们老说,天天这么多烦恼,要不我们怎么是凡夫?凡夫常生烦恼,你看惠能大师是常生智慧。我们一定要转变这个念头,把我们常生烦恼的念头,转变成常生智慧的念头。那个智慧生也是一种快乐,智慧不是想出来的,不是琢磨出来的。有的同修说,刘老师,有些事你怎么就知道,那个答案从哪来?我昨天说了,我那个答案从哪来?从念阿弥陀佛来,念阿弥陀佛定!为什么师父一再讲戒定慧?你有定力,你在定中得到的东西那是真实的,那是智慧,不是你动脑思考琢磨出来的。譬如现在也可以跟大家简单说说,我现在晚上经常工作,就用工作这俩词。

  昨天晚上我又表演了。刁居士今天早上起来就问我,大姐,你昨天晚上那是干啥?我说我干什么了?我睡觉。她说你用两只脚踹,非常用劲,那个劲使得很大,你的身体都要飘起来那么踹,就使那么大劲。一边踹一边说,踹踹踹,就是踹踹踹,完了搁手还剁剁剁。我也不知道剁谁?后来她告诉我,你说了一句,小兔崽子,原来是你。我一听我自己都笑了,我也不会说这样的话,骂人的话我不会说,我怎么说的?她说我寻思你醒了,我看看一边踹著,一边剁著,一边说著,还照样睡著。我心想是你睡著?还有一天在广州,她听我又开讲。她想站门口听听,还没敢进我那屋,站在她和我之间那个门口,站在她这一侧,探著头想听听我说啥。她说,我就说她,你站那干什么?我可横了。她说我一听,我遛遛我就回我床上赶快躺著睡觉。第二天问我,大姐你昨天晚上吆喝我了。我说我哪吆喝你?我睡觉。她说你吆喝我了,我刚往门口一站一句没听著,你就说你站这干什么。还有一次说,吆喝她,不该你听的,不该你知道的,你就不要听。我想这是谁?我没有说。我告诉大家我睡眠可好了,我八点多钟睡觉,躺到枕头上我就睡著,两点来钟我就醒了,我就起床了。我生活特有规律。我说我要是半夜我老这么的,我不累得慌?今天还问我,大姐你累不累得慌?你那个腿难不难受、疼不疼?我说没有,没疼、没难受。所以说人的念头你一心念在为众生上,那我想白天我想的是众生,晚上我也想的众生,那可能晚上有众生需要我帮忙,我就去帮他了。所以我是白天照常工作,晚上加班,完了白天还一点不累,多潇洒。所以你们看我这么快乐,这么高兴。师父让你们向我学,学这个,最后把快乐学出来,把智慧学出来。

  无念有念,《智度论》里告诉我们一个什么?说「有念堕魔网,无念则得出」。但是后来又说了几句什么?就是听容易听迷糊。就是说是不是无念就不堕魔网了?不是。如果要是这样说,有念堕魔网,无念不堕魔网,还不是这样,说无念也堕魔网。这个大家一听说,你说有念堕魔网,无念还堕魔网,那让我们怎么办?咱们别糊涂,是我们没弄清楚这个概念。什么是无念,指真正的无念,真正的无念你就不堕魔网,堕什么网?堕佛网。什么叫真正的无念?心里只有阿弥陀佛,没有别的念头,这叫真正的无念。真正的无念就堕佛那个网,佛也有个网,就阿弥陀佛的网。我们堕在这个网里,被谁捞去了?那魔捞不去,我们堕阿弥陀佛这个网里,阿弥陀佛就把我们捞去了,我们就往生西方世界了。所以如果你们读书要读到这一段,看到这不要糊涂,它不矛盾。这样我们就远离魔网,堕入佛网,到阿弥陀佛那去报到。

  我们修行净土有什么妙招解决这个问题?就是说不堕魔网,我们一定要堕阿弥陀佛这个网。刚才我说了,你就二六时中不离阿弥陀佛佛号,其他的事和我都没有关系。我现在是努力往这个方向做,但是是不是百分之百做到了?还没有完全做到,所以还得继续努力。有时候这个妄念也时不时就钻出来,好在现在就是妄念一钻出来知道错了,能够知道往回收,用阿弥陀佛佛号来代替它。告诉我们不要执著,有的同修说,那为什么说执持名号?没错,大势至菩萨是告诉我们要执持名号。这个执也是执著的意思,就是不放松、不放手,坚决要念这个名号,让我们不执著别的,但是这句佛号一定要执著。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证这一生当中超越六道,超越十法界,回归自性,回归自性清净圆明体。

  总结这么一句话,对这个念头,就是说「可见起心动念皆堕魔网,惟有净念相继,无念而念,方得出离也」。把这几句话反反覆覆的多读几遍,你就明白了上面我所说的,尤其第一句话可见起心动念皆堕魔网。所以我们就是一定要克念,克念才能不堕魔网。为什么我们现在念佛不能成功?就是夹杂著妄念太多,而且是夹杂得太杂太多,还没念几声佛号,念头就一个一个起来了。举一个例子,譬如说打电话、接电话,我告诉你们,我现在特轻松,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,我没有电话,我没有手机,有急事,就咱们香港佛陀教育协会这面有急事,都通过刁居士和大云,她们去给我传达。所以这样我也不用接别人电话,我也不用给别人打电话,特别静。我现在这半年多将近七个月,我闭门谢客,潜心念佛,效果真的很大,只有我自己能够体会到。心完全静下来了,外界基本动不了我,你外面有什么天大的事和我没关系,我还是阿弥陀佛。我听经、念佛、拜佛、绕佛、读书,我每天面对的都是佛、是菩萨,他们是我的老师,是我的好朋友,你说我能不快乐吗?如果每天我对的都是魔,那我叫魔都给我搅得乱七八糟。我每天和佛菩萨打交道,和佛菩萨交往,我整个场是平和的,特别好。所以现在可能上我那去的同修很少很少了,偶尔像小刁她们过去,她们都会感觉到我住那个地方挺祥和的,很清净。

  我们今天的题目是「克念作圣,回归自性」,这个自性就是惠能大师所说的,「本自清净,本自具足,本不生灭,本不动摇,能生万法」。我们的自性里什么都有,什么都不缺,而且是清净无染的,你不用到外面去找、到外面去求。自性里的东西是谁也夺不去的,它是不生不灭的,是清净的,是具足的,是不动的、不变的,而且所有的法都来自於自性。所以我们明白这个道理,你就心踏实下来,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。有的同修总是半信半疑,说阿弥陀佛就四个字,它就管用吗?我真实的告诉你们确实是管用,就这四个字它就管用,你不要贪多。但是有的同修问我,说刘老师,我读这个经好不好?好。有人说,我读这个经好不好?好。我持这个咒好不好?好。你叫我怎么说?我不能说不好,确实也不是不好,都是我们的世尊留下来的经教,没有一没有二,它都是平等的,不能说哪个高哪个低。你就是选定了法门之后,一定要一门精进,长时薰修,这是最最重要的。如果你能相信一句阿弥陀佛佛号是无上甚深微妙禅,你说念佛法门是不是禅?是;你说禅是不是念佛?是,它一点不矛盾。你总给它对立起来,那禅就是禅,念佛就是念佛,你要是这个理念,你进步速度肯定是慢,你老给它分家,这就是分别。念佛就是在修禅,八万四千法门都是修禅也都是念佛,你认识到这一点,肯定你就会提升自己的境界,有一个较大幅度的提高。

  最后供养大家四句话,「末法时期苦难多,颠倒妄想多迷惑,诸佛弟子快救苦,救度众生离娑婆」。今天的时间到了,感恩各位。

作者:miaoyin居士整理 录入:纯净纯善 来源:刘素云老师法语
  • 净空法师文集(www.jkfswj.org) © 2020 欢迎转载,功德无量!

  •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