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空法师文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莲池海会 >> 刘素云演讲 >> 内容

慧海拾贝  (第五集)

时间:2012/5/31 17:41:09 点击:1569

慧海拾贝  刘素云老师主讲  (第五集)  2011/11/19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 档名:56-113-0005

  尊敬的师父上人,尊敬的各位法师,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上午好!今天上午利用两个小时的时间,我谈下面这个题目,「再谈我所认识的净空老法师」。为什么用再谈两个字?大家可能还记得,今年的一月份,我也是在香港佛陀教育协会,曾经讲过这个专题,题目就是「我所认识的净空老法师」,今天谈是第二次谈这个专题了,所以今天的题目就定为「再谈我所认识的净空老法师」。为什么这次我又想再一次的谈谈这个题目?因缘是这样的,今年的一月份,我讲了这个专题以后,反响不一,有褒有贬,这都没关系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我记得当时我对老法师有这么几方面的概括,这个认识、这个概括是比较肤浅的,因为接触时间不是太长。

  那次我对老法师是这样概括的。第一、我说老法师是一位爱国爱教的老人。我记得在这个题目下面,我列举了一些实际例子,来说明我这个观点。这是第一,老法师是一位爱国爱教的老人。第二、老法师是一位慈悲的长者。我也是用具体实例来说明这个问题的。第三、老法师是当代一位高僧大德。这是我对老法师三点高度的概括。我跟大家说,老法师是人,不是神,也不是仙。释迦牟尼佛是人,不是神,也不是仙。所以我这个概括,我先说他老人家是一位爱国爱教的老人,然后说他是一位慈悲的长者,第三我说老人家是当代的一位高僧大德,我是按著这个顺序排列下来的。之后我对老法师,在讲解的过程当中又有一句,也叫概括,我说老法师是学习释迦牟尼佛堪称中国第一人。如果合起来,我对老法师那一次的认识,我就讲了这四个重点。讲完这个题目以后,我觉得我心里很踏实,为什么?因为我说的是我的真实感受,是大实话,是真话。我没有打妄语,我也没有瞎编,尽管褒贬不一,我没有任何思想负担,我心里非常踏实。不管有什么样的不同反响,我刚才说了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我怎么认识的,我就如实的说。

  随著时间的推移,现在又过去了将近十一个月。我这次来香港见老法师是第四次,听完了师父讲的《大经解演义》,现在师父又在讲《科注》,又一次见到了老法师,对师父的认识更加深刻一些了。所以这次我想再讲讲这个题目,从不同的角度、不同的侧面来说这个问题。第一方面我想从哪个角度谈?就是从老法师的几个理念。师父的理念很多,我只选取其中的几个对我教育最深刻的理念,我理解得比较深的理念来说说。师父最重要的一个理念,在我印象中是非常深刻的。这个理念是什么?就是「佛教是佛陀的教育,不是宗教」。这是我听老法师讲法十多年,最深刻的一个体会。我觉得师父的这个理念是首倡,也就是师父第一个提出了这个理念。师父提出这个理念,实际上是师父在为佛教正名,佛教是教育,不是宗教。老法师在讲经的过程当中,多次提到这个理念,也是告诉我们,要正确的认识佛教,正确的认识释迦牟尼佛。

  首先师父他老人家告诉我们,释迦牟尼佛是多元文化社会教育的义务工作者,他是学者、是教育家,不是宗教家。这个理念至关重要。因为释迦牟尼佛从三十岁开始教学,到七十九岁圆寂,讲经三百余会,说法四十九年,可以说他老人家一生从事的是教育,不是宗教。所以说佛教和宗教一点关系都没有,佛教是佛陀非常完善的、完美的教育。近三百年来我们后人、后世弟子,把佛教从教育逐渐演变成为宗教,这是佛教的一种悲哀,是佛教的不幸。所以师父他老人家首倡为佛教正名,后世弟子要把宗教的佛教回归到教育的佛教,这是我们后世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,否则我们对不起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。

  其次师父他老人家告诉我们,我们和释迦牟尼佛是什么关系?非常清楚,师生关系,因为我们称释迦牟尼佛是本师释迦牟尼佛,这就一目了然,是师生关系。释迦牟尼佛是我们的老师,我们是释迦牟尼佛的学生,是这个关系。不是像西方宗教那样,是父子关系、主仆关系、创造者与被创造者的关系,不是这几种关系,是师生关系,这一点让我们的学佛过程当中明确了。这是师父上人告诉我们和释迦牟尼佛的关系。老法师说,我们做为佛陀的后世弟子,肩负重任!这个重任就是我们要把现在宗教的佛教回归到教育的佛教,需要我们一代人一代人去努力、去奋斗完成这个使命。老法师为佛教正名,我们后世弟子要按照老法师的这个理念,去履行我们的义务和责任。老法师的这个理念,它的深远意义和影响不可言说,你怎么说都不过分。你想这是一个基本的理念,如果佛教不由宗教的佛教回归到教育的佛教,这个佛教是一个变质的佛教。

  师父在讲法过程当中,把现在的佛教概括为六种佛教,在这里我就不一一说了。第一是释迦牟尼佛的佛教,教育的佛教,然后后面又列了五种,这个我们比较一下就知道,哪一种理念是正确的。譬如说第二种就是宗教的佛教,第三种旅游的佛教,第四种是企业的佛教,还有,一共加起来是六种佛教。那只有第一种释迦牟尼佛教育的佛教,是释迦牟尼佛创造佛教的根本,我们不能丢了这个根,而把佛教从教育演变到宗教。老法师的这个理念,无论是对现代佛教的影响,还是对未来佛教的影响,它意义的深远,我刚才说不可言说,真是这样的。我今天在这里这么讲了,可能讲完之后还会是褒贬不一,也没关系。我还是这样想、这样说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让后世、让历史来评说。

  在这里我想到几句话,这是在我准备讲这个题目的时候,有这么几句话对我启发很大,我在这里也说给大家听。这几句话是什么?说「末法末劫苦难多,一代高僧来娑婆,半个世纪功与过,留给后人去评说。」我们现在怎么评说,后人怎么评说,那就让历史来见证。还有几句话是这样说的,「谁言能够救娑婆,众生离苦且得乐,彻法底源大智慧,究竟圆满是佛陀。」谁是大智慧?佛陀,除佛陀之外,那个智慧都不是圆满的,唯有佛陀的智慧是圆满的,唯有佛陀能够救苦难的众生离苦得乐。这是在这里我讲师父的第一个理念,就是佛教是教育,不是宗教。

  师父他老人家的第二个理念,「人性本善,人是可以教得好的」。这是我在听师父讲法过程当中,第二个印象比较深刻的师父理念。在这个理念,我们看他仍然是不失教育,还是和教育有关系。师父多次说,「建国君民,教学为先」。师父不但这样讲,这样告诉我们、教导我们,而且师父他老人家是身体力行给我们做样子。不但让我们从理论上懂得这个理念,而且从实际上给我们用例子来说明,这个理念的正确。人性本善,人是可以教得好的,再加上一句,人是可以教得好的,也是可以教得坏的。我们联系现在的社会现状,你看看你的周围是不是?有的教得好,有的教得坏。现在电影、电视、网路,教的是什么?杀盗淫妄、自私自利、贪瞋痴慢、五欲六尘、色情暴力。过去我一再说,我说我对这个网,我是一点也没有研究,我现在都不知道这网是什么回事。但是给我的感觉,这个网是太厉害了,大人、小孩、年老、年少,都被这个网网进去了,想出来都出不来,谁来管管这个网?救救这些人,这真是一个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。

  普及仁慈博爱的全民教育,讲经说法不间断,全球直播,这就是老法师挽救世道人心的一个具体做法。可见老人的慈悲,不舍众生,几十年如一日在做这个工作。我们的老法师秉持「但开风气不为师」的处事原则,在家乡安徽庐江汤池镇建立了文化教育中心,培养师资。在小镇开展全民性的伦常教育,三、四个月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,使这个小镇四万八千名居民,道德水准不断上升,风气纯朴,好礼知义。地方领导和百姓都深刻的体会到,和谐社会、和谐世界不是口号,是可以做得到的,使人们的信心大增。

  有这样一个例子,有一个小男孩二十五岁,他身患重病,他曾经去过庐江。他病重的时候,他的妈妈通过同修找到我,说孩子可能不行了,他非常想见见刘老师,因为当时他正住在一个医院里。当时因为我的情况不是太好,我把脚脖子崴了,脚肿得挺高不能走路。后来他们告诉我这个事以后,我说那我得去看看,因为万一这个孩子没有几天活头了,他要这么走了,给他留个遗憾,想见见这个刘姨就没见上。所以那天我是打了出租车,去医院看的。我当时去的时候,我没有想那天晚上我就住在那,我就想看看他,跟他唠唠嗑,鼓励鼓励他,我就回来。但是我去了以后,他就跟我说刘姨,我一见著你,我怎么觉得这么亲?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原因、什么缘分。

  我去了以后,他让我坐在他的床边,然后让他爸爸妈妈都到一边去立正站著。当时我就挺惊讶!我就想这孩子,爸爸妈妈一直在你身边陪著你,你怎么让爸爸妈妈站著立正?我说孩子,让爸爸妈妈坐下可不可以?这个孩子就说他们罪业深重,得让他们站著消业。这么说我就不好再说什么了,我就坐在他身边。然后这孩子跟我说刘姨,世界上怎么还有那么好的地方,我过去不知道。我说什么个地方这么好,让你这么羡慕?他说庐江那个汤池。我说你去过吗?他说我去了,我在那住了三个月。我感到那个就是过去说的共产主义社会,人和人之间怎么那么友好,没有你争我斗,他说我太喜欢那个地方了。孩子说刘姨,如果我能活下来,我带著你一起去汤池小镇住它一百天。我说好,孩子,你快点恢复健康,因为汤池我从来没去过。我说你去过了,就是我的向导,等你病好了,你带刘姨去汤池住一百天,让我也感受感受到那种和谐的气氛。

  当我看到孩子说到汤池的时候,真是眉飞色舞,就把他那个病痛都忘了。这是他跟我说的第一件事。第二件事,他说刘姨,你今天晚上能不能在这陪我?我不想让你离开我。他说我可能没有多长时间了,我要再有机会见到您,可能已经很不容易了,我想让你在这陪著我。我说那好,今天晚上我不回去了,我就在这陪著你。我说你要困了,你就睡觉,你要不困,咱俩就唠嗑。所以那天晚上,我是陪到他将近下半夜一点,完了爸爸妈妈跟他商量,说刘姨,你看看她的腿,她的脚肿得那么粗,她走道上楼都是一瘸一拐的上来的,能不能让刘姨回去休息休息?这孩子非常通情达理,他说对不起刘姨,我不知道你身体状况是这样的,现在已经一点多钟了,你赶快打个车回去休息。就是这样,我那天没有陪他到亮天,我回家了。

  我想过些日子,我再去看看这个孩子。但是时间不长,这个二十五岁的小男孩就去世了。我当时想,这个孩子这么年轻就走了,对於父母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,我也想能把他的生命留下来,那真是一件好事,但是我没有这个能力。从另一个角度说,在他离开这个人世间之前,他去了汤池,看到了美好,看到了真诚,他走也没有什么遗憾了。这就是一个二十五岁病危的小男孩给我介绍的汤池。如果能够到现在,这个教育中心一直在办,那可能现在比那个时候要更加美好了。这说明每个人的心都是向往这种和谐和美好的。

  现在我们说印赠一些经典善书,为教育提供一些足够的资粮,这是一个好方法。老法师这几年给我们做的样子,从这方面也是显而易见的。老法师不化缘,但是人们主动供养老法师的钱,师父都用在这个上,印赠经书、善书。老法师说为什么印这些个书?譬如说像《群书治要》、《大藏经》,世界各地去结缘,就是为了把这些宝贵的东西能够保存下来,就是将来有灾难也不至於失传,可见老法师的一片良苦用心。这可以说是师父他老人家的高瞻远瞩,不是只看眼前,而是看得很远很远,要给后世、后人留下这些宝贵的东西。「人之初,性本善,善与恶,教为先,先正己,后教人,守伦常,自性现。」老法师这个理念教给我们的就是这个。我刚才说,人性本善,是可以教得好的,但是如果你教不好、教错了,会把他教坏的,怎么教,这是要用智慧的。这是第二个理念。

  第三个理念,「世界宗教是一家」。前一次我和师父一起去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印尼,这一路之行就对师父的这个理念,使我有了进一步深刻的认识。因为老法师在一九九五年团结新加坡九大宗教,我当时是看的资料,我就很感动。我觉得当今社会宗教界,做这项工作的微乎其微,我还没有看到,因为我见识也比较少。所以老法师的这个理念,我觉得太好了!因为现在各大宗教信众加起来可能已经有五、六十亿人口,你看基督教、天主教加起来信众大约有二十五亿人,伊斯兰教有十五亿人,咱们佛教的信众,大约将近七亿人,还有其他的一些宗教,合起来可能占世界总人口的百分之七、八十。如果我们各大宗教都团结起来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!对社会的安定和平会起重要贡献的。所以老法师倡导的世界宗教是一家,是对宗教的一大贡献,对宗教团结的一大贡献。

  可能对这个话题,有些同修不太理解。譬如说我在哈尔滨,我对各个宗教我不排斥,因为我从老法师这里学到的,我想师父这个理念是正确的,我就按师父这个理念来说、来做。譬如说,我原来住的地方,就是我生活了三十年的地方,就是哈尔滨市的一个郊区,它叫平房,不是住的都是平房,它名叫平房,实际现在都是楼房了。就这个地方,虽然不大,它是一个工业区,几大工厂都集中在这个地方。但是它的宗教,有伊斯兰教,有天主教,有基督教,有佛教等等,大家在一起有时候相处得很和睦,有时候这个信众之间就有些个矛盾和冲突。譬如说我前两天讲课,我说我的那位小学老师,他就是信基督教的,这些年他一直在读《圣经》,就是这个《圣经》,让我的老师多活了三十多年。你说这有什么不好?他把经读进去了,他读懂了,他按照这个经典去做,所以我老师虽然有病,但是我去看他,我感觉到他生活得很快乐、很潇洒,真是这样的。

  你看我的另一个老师,他是我高三教语文的老师,他是信伊斯兰教的。我记得我和我的老师在教导处工作的时候,我的老师是教导处主任,后来我的老师就把我也调到教导处去了。那个时候我当班主任,我跟老师说,我说老师,我就会当班主任,我不会干你这摊活。老师说,我这需要人手,你过来。这样我就上教导处了。我的老师他信仰伊斯兰教,那真是特别清净,我有一个什么任务?看我老师的水杯。因为我俩办公桌是对桌,我老师曾经说,素云,来客人你就把我的水杯看好,不要让客人用我的水杯。我非常理解老师,所以来客人我赶快把老师的水杯保护起来,客人走了我再拿出来。因为我知道我老师特别讲究,但是他对人特别好。今年也八十出头了,前些日子有人捎信给我,说老师想你,可想见见你了。我说老师要见我得去见,就这一点我们刁居士也开绿灯,说你老师要见你,我不能拦著,你赶快去见,这得尊师重道。她说我要拦了,我担责任。

  我就给我老师打了个电话,我老师说,素云,这两天你先别来,来了也没时间跟你说话,他说我现在忙著。我说老师你忙什么?我老师说,我们这教堂现在缺人手,谁谁谁他有事情离开了,他这一摊就没人管了,我现在白天黑夜我就在这盯著。我说老师不忙,什么时候有机会你告诉我,我再来看您老人家。你看我的高三语文老师,已经八十多岁了,我这回我可想,我可不能失去这个机会。像我的小学鞠老师临终之前就想见我一面,结果我不知道,就没见上,给我留下了遗憾,也给我老师留下了遗憾。所以我的老师现在年龄都不小了,最小的也比我大七八岁、十来岁这样。所以我想,只要我老师有想见我的想法,我赶快去见。还有就是我的师父,五大莲池的觉悟师父,托人捎信,想我了,我们立马买票到五大莲池去看师父。师父到海南路过哈尔滨,住在宾馆,打电话我知道了,我们也去看师父。

  所以在这方面就是,我跟大家说的是什么意思?就是不要分别、不要执著,你是信这个的,我是信那个的,按师父这个理念,世界宗教是一家。好像是二00三年有这么一首诗,还是偈子,是这么说的,说「宗教领袖皆观音,化身世间来度人,无量法门皆殊胜,归宿都是极乐人。」咱们给它解释解释,这四句话什么意思?殊途同归,万法归一。你看说宗教领袖皆观音,就是都是观音示现的。这个时候我就想起来《观世音菩萨普门品》有这么一段话,不太长,也不算短,咱们利用几分钟时间,就算咱们再学习一遍。我把它抄下来了,给大家读一读,大家体会体会。

  《观世音菩萨普门品》里讲了这么一段,说「若有国土众生。应以佛身得度者。观世音菩萨。即现佛身而为说法。应以辟支佛身得度者。即现辟支佛身而为说法。应以声闻身得度者。即现声闻身而为说法。应以梵王身得度者。即现梵王身而为说法。应以帝释身得度者。即现帝释身而为说法。应以自在天身得度者。即现自在天身而为说法。应以大自在天身得度者。即现大自在天身而为说法。应以天大将军身得度者。即现天大将军身而为说法。应以毗沙门身得度者。即现毗沙门身而为说法。应以小王身得度者。即现小王身而为说法。应以长者身得度者。即现长者身而为说法。应以居士身得度者。即现居士身而为说法。应以宰官身得度者。即现宰官身而为说法。应以婆罗门身得度者。即现婆罗门身而为说法。应以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身得度者。即现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身而为说法。应以长者、居士、宰官、婆罗门、妇女身得度者。即现妇女身而为说法。应以童男、童女身得度者。即现童男、童女身而说法。应以天、龙、夜叉、干达婆、阿修罗、迦楼罗、紧那罗、摩睺罗伽、人、非人等身得度者。即皆现之而为说法。应以执金刚神得度者。即现执金刚神而为说法。无尽意。是观世音菩萨。成就如是功德。以种种形游诸国土。度脱众生」。

  这一段大家咱们再学习一遍,复习复习、温习温习,你再体会体会是不是这样。为什么这么长我都给大家念了?你看众生应以什么身得度者,佛菩萨他就示现什么身来度众生。你看不同的宗教,你说应以基督身得度者,佛菩萨他就现基督身;应以真主身得度者,佛菩萨就现真主身。你说宗教领袖是不是都是佛菩萨示现的?我们干嘛还要去斤斤计较,给他分别谁高谁低,谁一谁二?都是一没有二,是不是这个道理!咱们再扩展一点说,应以乞丐身得度者,观世音菩萨就现乞丐身。所以咱们这么一看,你周围的众生,你一个都别小瞧,你不知道他是哪位佛菩萨示现来度化众生的。所以说「世界宗教是一家,没有高来没有下,若问有何不同处,形象各异你我他」。刚才我说的这八句话,和刚才咱们读的《普门品》里的这一段,大家听明白了,对老法师这个理念,世界宗教是一家,你会有一个新的认识。这是在世界宗教是一家里,老法师给我们的第一个理念。

  在这里老法师也告诉我们说,不但佛教是教育不是宗教,世界所有宗教都是教育,都应该回归教育。这个理念至关重要。现在我们各个宗教的信众们,就是经教,对本信仰的宗教经教不认识、不知道。因为现在我们佛教变成宗教了,是搞经忏佛事,其他的宗教都搞祈祷,所以把教育忽略了,放在一边,这是应该纠正过来的。如果我们所有的宗教,都把重点放在教育上、放在讲经说法上,让他的信众能够明白教理,他明白了,他就照做,那个效果要远远超过搞这些个佛事、搞这些个祈祷。

  下一个就是说,各个宗教要团结。为什么这样说?因为我们的老法师这一生,可以说他致力於宣扬神圣伦理道德教育,积极倡导团结族群、宗教,恢复世界和平的理念,提倡各个宗教可以做朋友,彼此要互相包容、互相尊重、互相敬爱、互相信赖、互相关怀、互助合作,共同维护社会安定、世界和平。各个宗教团结它的意义是非常重要的。老法师倡导,说各个宗教之间是平等的,我们佛教内部,各个门派、各个宗门,它是兄弟关系,而我们和其他宗教是什么关系?老法师举了一个非常贴切的、形象的比喻,是表兄弟的关系。我们与各宗教往来,要尊重、赞叹他们的信仰、信众,绝对不拉人家的信众,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。你们看释迦牟尼佛,他在讲经说法这四十九年的过程当中,不同的族群、不同信仰的人都去听佛讲法,但是佛没有让一个信众,改变他自己的宗教,来信佛教。而是通过教育,信众理解了佛的意思,他的境界也提升,他求生净土,他也能往生极乐世界。但是他并没有改变他的宗教信仰,你看这有多好!我们现在存在的问题是什么?我所遇到的,就是彼此互相排斥,总觉得我信这个是正的、是对的,你信那个是错的、是邪的,你应该信我信这个,这个观点和老法师这个理念不合拍。合拍是怎么办?尊重每个人的信仰,不去谤人家的信仰,不去批评人家的教派。

  我前些日子曾经说,我就举了我同学的那个例子,我同学我们俩是初中同学、高中同学,关系非常好,我俩还同岁。她信基督教,曾经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,我这个同学跟我说过,她说素云,我信基督教挺好的,你也信基督教吧。我说我现在已经皈依佛门了,我不能一只脚踩著两只船。我说咱俩的信仰不矛盾,你信你的基督,我信我的佛。我说最起码一个同一点,向善,不会教你去作恶的,我说这个对不对?我说第二个同一点,都是爱,我说而且这个爱是要用心去爱。她说你说的也有道理,那我还是信我的基督,你就信你的佛。这是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说。

  后来有一次,她就给我打了个电话,她说素云,可了不得了。我说什么了不得?她说早晨我出去晨练,这些晨练的人都在说你。我说说我什么?她说你现在怎么这么出名,你怎么这么多粉丝!她说我就凑到跟前我一听,这不是说刘素云吗?我就说了一句,刘素云是我同学、是我好朋友。她说我这么一说,这些人一下子就把我围住了,拽手的,搂脖子的,说我们见不著刘素云,见著你也好,拉著你的手,就等於拉著刘素云的手了。完了我同学就这么说,然后有的人就跟我说,说你看你信什么基督?人家刘素云是你的同学,你看人信佛信得多好,你也信佛吧。当时电话里我就跟她说,我说这个说法是错误的,我说你还坚持信你的基督,我还信我的佛,他们该信什么就信什么,你不要听他们说。她说素云,你咋是这个态度?我说我一向是这个态度,我怎么能不是这个态度?她说凡是我接触到的,都不像你这种说法,他信什么,他就让我信什么。我说那不对,人各有志,人各有缘,你是信基督的缘,你就老老实实信基督。但是我劝你,你把基督教那个教义,好好学、好好读,然后你照著做,我说将来咱们是殊途同归。

  有的同修不是这样吗?跟我说,说二姐,你这么有智慧,你要不学什么什么太可惜。他说我们现在学都已经学得挺好了,你要是进这个门一学,你立马远远的超过我们。完了他问我,他说二姐你学佛,你想上哪去?我说上西方极乐世界见阿弥陀佛。他说那太低了,他就拿张纸给我画个图,底下画个圆,他就标上,这是西方极乐世界。他说二姐,你要去的是这个地方。就在这个圈的上面,他又画了一个大圈,她说二姐,这个地方就是我要去的地方,你看看它俩差多高一个层次,你上这个层次都毫不费力,你为啥不上,非得搁下面这个?我说下面这个地方是我的归宿,我就上这个地方。我说那个高的地方,就留给你上,你去吧。

  我说如果有一天,你明白过来了,你也想上我这个地方,我再接你上我这个地方。他说那如果你明白了,我接你上我这个地方,行不行?我说那个地方我可以去,干什么去?串串门,因为你在那,咱们都是好朋友,我可以上你那地方串串门,串完门我还会回来的,我不会永远在你住那个地方住的。他就觉得太可惜了,太可惜了。所以这样我们俩谁都没有冲突、没有矛盾,他也不是一定要说服我,我也不想去说服他,因为信仰这个东西,它真是有一个缘分的问题,你不能用自己的信仰去套别人,这样你就是把别人劝进来了,也不行。我知道有的和我不同信仰的信众,一说,你来信我们什么什么教,当你一说我已经入佛门了,立马转身就走,那种表情动作,真是的,让人家很失望。先生,你怎么不信我这个信你那个?就这个感觉。

  做为咱们信仰佛教的信众(佛陀的弟子),一定要拓开心量,包容所有宗教的信众,团结他们、爱护他们、尊重他们,真是和他们做朋友,你这样才有共同语言。为什么咱们师父他老人家,走到哪里都那么受欢迎,人缘好,法缘好,都说法缘殊胜!就是老人家做到那了。如果你讨厌这个,你讨厌那个,人家讨不讨厌你?那当然讨厌你。大家都讨厌你,你就是孤家寡人,你就一个人玩,没有人陪你。所以我们有信仰的同修们,一定要把自己的姿态放低,要尊重对方。你不尊重别人,别人是不会尊重你的,这是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。

  在印尼老法师是团结了印尼的六大宗教,有一个仪式,六大宗教的领袖在台上挽著手。他们说的都是外语,每个宗教领袖都有一篇发言,因为我不会外语,我也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意思。但是从他们的表情动作,你可以看得出每个人都非常高兴,那种高兴真是溢於言表!这个事情就是师父做的。你看新加坡的九大宗教,师父把他们团结在一起,印尼的六大宗教,又把他们团结在一起。当时他们那几个宗教领袖站在台上,我一想,就像我刚才说的,「若问有何不同处,形象各异你我他」,有的人大胡子那么长,那个面相,那个著装打扮,真是各不一样。当你在台下,你看到这六大宗教团结在一起的时候,你的心都非常高兴。这是师父的第三个理念,世界宗教是一家。

  第四个理念,就是对我来说,对我教育比较深的,就是「天地与我同根,万物与我一体」。这个概括起来说用一句话,就是我和众生是一体。过去有个说法是一家,现在不是一家了,而是一体!这个理念也是师父在讲法过程当中多次提到过的。在这个理念里,师父时时告诫佛弟子,要拓开心量,包容一切,时时提起慈悲心,不仅仅是对家人、对朋友,认识的或者是不认识的人,要有慈悲心,要包容,还包括我们的对手、敌人、动物、植物,可谓是「心包太虚,量周沙界」,真正做到了「学为人师,行为世范」。

  我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感受到,师父他老人家这一生,用我们凡夫的眼睛看,实在是不容易!到现在,还是应该这样说,居无定所,没有固定的道场,生活这么简单,而且有好多时候被误解、被伤害、被毁谤。师父他老人家真是在这方面,给我们做出了学习的好榜样。就是在这种境界下,师父写出了这么几句话,我把它当作名言,当作我的座右铭。这个大家可能都看到过,我再给大家读一读:「感激伤害你的人,因为他磨练了你的心智;感激欺骗你的人,因为他增进了你的见识;感激鞭打你的人,因为他消除了你的业障;感激遗弃你的人,因为他教导了你应自立;感激绊倒你的人,因为他强化了你的能力;感激斥责你的人,因为他助长了你的定慧;感激所有使你坚定成就的人。处逆境,随恶缘,无瞋恚,业障尽消;处顺境,随善缘,无贪痴,福慧全现。」就这些话,我们一辈子都把它记在心里,都把它落实在行动当中,因为师父用他一生的实践,给我们树立了榜样。

  另外我每次都要提到那三句话,就是「天底下没有我恨的人,天底下没有我不爱的人,天底下没有我不能原谅的人。」如果我们就把这三句话记在心里,落实在行动当中,你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人,你在学佛的路上,就离成就愈来愈近了。这三句话真是说起来很简洁,做起来很不容易。尤其是,譬如一条条来说,「天底下没有我恨的人」,这个我就用这条来对照我自己,我对照的结果是这一生到现在为止我没恨过谁,但是我怨过人,埋怨、怨气。尤其是对自己比较亲近的人,对自己的家人,有一些事情遇到了以后,心里就有一种委屈,就觉得我对你们这么好,你们怎么这么对待我?就有一种怨气。但是我不知道恨人,我从来没有恨过人。

  我给你们讲个笑话,就是三十多年前,有人就想害我,为什么?他们把我当作竞争对手。有的人可能是喜欢某某一个位置,但是那个位置又很少,不是人人都可以坐上那把交椅的,可能有的同志就希望自己能坐到那个椅子上。后来有人告诉我,他说你知不知道,人家把你当成竞争对手,说你在这,你会影响人家升迁的。就是这个位置,只能去一个人,你要是对手,万一你去了,人家就去不上了。所以后来他们告诉我,他说你知不知道人家都怎么制你?我说我不知道,没人跟我说。而且我们在一起工作,表面上都挺好,因为我看不出来谁对我如何如何,不就傻,单纯!要我说也好,你要看出来,可能你就心烦了,看不出来更好,傻呵呵的。

  他说人家那个人想出一个办法。我说什么办法?他说就用黄纸剪一个小人,用黄纸剪这么大一个小人,画上鼻子、眼睛、嘴,什么都给你画上,衣服什么的,就像真人一样。我说那干什么用?我说那和我有啥关系?人家说你真是傻帽,他说我们给你讲讲,你就知道这个厉害了。我说怎么个厉害法?说人家就为了达到能够把你灭掉的那个目的,这个人弄好了以后,用做活的那个针扎,先扎你脑袋(扎脑门),脑袋扎完了以后扎身子、扎手、扎胳膊。我说这是什么招,这干什么用?他说这就叫咒你,就是咒你。我说咒我干什么?咒你死!就是这么的整个人,那个人就代表你,拿这个针一扎,扎一下你快点死、你快点死。他说把你咒死了,你就不影响人家升迁了。我说以后他再整,你告诉我,我去看看,我看他怎么整的。人家说那能让你看吗?后来经过一段时间以后,可能他看我也确实不是他竞争对手,我没动静,我要想争那个位置,肯定我得活动!他一看我啥事没有,所以后来他就不搞这个了,那也可能他认为另外的人是他竞争对手,大概又去扎别人去了。所以可能这种心态还倒救了我,如果我非得跟他争,他整一个不行,整两个,说不定多整几个把我扎死了,但是我活到现在不是挺好的!

  就是说人的心态,非常非常重要,你和不和别人争?人家这样对待你,你怎么对待别人?他们告诉我这个话的人,意思是你要针对他,他不是扎你吗?你也整人,也扎他。我说我一不会整人,二他叨咕什么我也不会,另外我不想做这样的事情。所以说三十几年前,遇到的那些伤害,现在回过头来看,我都处理对了。我和老法师的教诲,和老法师的做法,我一对照,我现在非常庆幸我自己。我那个时候心态就比较好,我一直是把它看得很淡、很平。有的是我不知道,人家没人告诉我,我就傻呵呵不知道。有人告诉我了,我就一笑,是吗?有这事吗?这就过去了。这就表示我知道了,就过去了。所以就这样,使你自己的心很清净,你不受折磨。

  你想想,如果当时我心态又不好,你怎么这么坏我?那我得千方百计也得坏坏他。后来有的同志问我,说你干嘛不反击?让我反击。我说他坏我,绞尽脑汁去琢磨用什么方法能坏我,我说你说累的谁?是不是他累?肯定不累我。我说如果我知道他如何如何在坏我,我再绞尽脑汁去琢磨那些个奇奇怪怪的招,我怎么对付他,我说这就不累人家了,这就该累我了。所以我也不琢磨,我也不想。他想,累他,不累我。我不想,我更不累我,我说我这是爱护我自己,关心我自己。他们说,你知不知道,我们在旁边看著都气不公,说这刘素云也太无能了,人家别人把她踩到脚底下,她也任人踩,人家把她踩到泥底下去,那个脸都叫稀泥给糊上了,她也不吭声。我说再踩一点,把我踩坑里去,我说打雷下雨我还挺安全的。就这不同的心态,你得的结果确实不一样。

  所以现在见著老法师,或者是听老法师讲法,就关於这方面,我一对照,我年轻时候遇到的那些个挫折、陷害、中伤、毁谤,我太平无事,我就这么过来了,这不挺好吗?所以我那四条,我一直坚持,就遇到一些什么事,不争论、不讨论、不辩论、不解释,我到现在一直还是遵守这四条基本原则。你说我对,阿弥陀佛,你说我错,阿弥陀佛,什么都阿弥陀佛,多简单!不用动脑去思考,这个他说我这么的,我怎么应对,他说我那么的,我怎么应对,我对任何事、任何人不应对。只有你对我,没有我对你,这样多好,自己省心、省力,还不生气、不烦恼。

  老法师第一次,我和师父见面的时候,师父说,不和任何人事物对立,和他后面那三句话是同一个意思。所以师父的这几句话对我来说,真是真言、座右铭,我时时刻刻用师父的这些话来鞭策我自己、鼓励我自己。这是我今天讲的第一个题,就是对老法师几个理念的认识,一共是讲了四个方面的理念。第一个理念是「佛教是教育不是宗教」,这是第一个理念。第二个理念,「人性本善,人是可以教得好的」。第三个理念,「世界宗教是一家」。第四个理念,「天地与我同根,万物与我一体」。你想,众生和我是一体,众生是我,我是众生,我和众生本是一体,你说你还有啥计较?你跟别人计较,跟众生计较,不是跟你自己计较吗?因为是一体!所以这个理念,我们理解了、学习了,对自己的人生会很有帮助的。你遇到一些人和事,你不再会去跟他计较了,你想他就是你,你就是他,你跟他计较,就是跟你自己计较。这是第一个题。

  第二个题,是对老法师行持的几点认识。这个我想这么概括一下,因为通过十来年听老法师讲经的光碟,和这四次见著老法师,尤其是那一次和老法师一起出国,在一起二十几天的时间,这次可能又是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和师父在一起。他的一言一行都深深教育著我,感动著我。我对师父的行持,我是这么概括的。老法师的这一生,就是「代佛教化,挽救世道人心,悲心弘愿,弘护正法,续佛慧命」。这是不完整、不完全,我水平也有限,我对师父这一生,我就用这几句话来给他高度概括一下。譬如说,代佛教化,因为虚云大师曾经说过,「佛法弘扬本在僧」。弘扬佛法本在僧,就是出家众,出家师父,僧人,他是弘扬佛法的主力!是不是这样?师父这一生做的就是这件工作,他是代佛教化众生。因为释迦牟尼佛不在世了,那谁来教化众生?僧来教化众生。谁做到了代佛教化?净空老法师做到了。

  就从老法师入佛门,今年六十年,讲经说法五十三年,从这一点来看。今天早晨我觉得好像是一个灵感,就是说,讲经说法五十三年,就在我们中国来说,外国我也不知道,中国我接触的出家众也不太多,孤陋寡闻,就我所见的,我是这样评价的。讲经说法五十三年,而且是纯粹的讲经说法,因为师父没有搞过经忏佛事,可以说是前无古人。咱们往前看,包括古大德,就从释迦牟尼佛那开始说,释迦牟尼佛是讲经说法四十九年,现在老法师讲经说法五十三年,在中国是不是第一人?前无古人。后无来者我不敢说,后面还有没有高僧大德讲经说法超过五十三年或者更长一些,我不敢说,因为未来还没到,得用时间来说明。就现在来说,说前无古人,大概一点不夸张。如果现在谁还能列举出来,还有别的高僧讲经说法的年头超过净空老法师,那我就要更正我这个说法,但是现在我没有其他的例子。因此说师父这一生,所做的工作,就是代佛教化。

  我们学佛只有一个使命,这个使命是什么?就是希望释迦牟尼佛的正法久住,这是我们学佛唯一的使命。怎么样能够让释迦牟尼佛的正法久住?我们应该是效法释迦牟尼佛,帮助一切苦难众生,破迷开悟,回归自性,就这么一个任务。干什么来了,佛菩萨示现在世间干什么来了?就是帮助众生破迷开悟,回归自性。用什么方法帮助众生破迷开悟,回归自性?俩字,教学。那现在我们再来对照对照,师父这一生所做的事情,是不是就是这个事情?做的就是这个!所以我说净空老法师是释迦牟尼佛的真弟子、好弟子,真学生、好学生,值得我们赞叹、学习、效法。师父这一生,不辱佛使命,身为出家人,当做佛家事,在师父这是真正落实了。

  关於佛教是教育,不是宗教,这个问题现在世人不完全理解,如果哪个国家明白了,听明白了,因为现在是直播,全世界都能听得到,各国都可以听得到,只要你有这个缘。哪个国家听明白了,哪个国家的领导人觉悟了,能够利用现代的科技手段,就是现在的电台、电视台、网路,来教伦理、教道德、教因果,教这些科目,这样这些科目都能够帮助人觉悟。人觉悟了,这个社会就安定了,问题就解决了,灾难就化解了。关键是能不能够听明白,能不能够觉悟!有时候我想净空老法师就是一个智囊,他那种睿智,那种智慧,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,就是我们有没有慧眼能够认识,能够发挥他老人家的作用,这是非常关键的。

  说老法师挽救世道人心,这些年是不是一直在做挽救世道人心的工作。我现在能够接触到的光碟也好,还是一些书籍也好,因为我这十来年就是一部《无量寿经》,一句阿弥陀佛佛号,反覆的听师父讲法的光碟,所以有些在听的过程当中,有点小悟。一开始我听师父讲法的时候,听不懂。如果说我学佛二十年的时间,分成前一段十年、后一段十年,好像是弄明白,真学进去,听懂了,应该是最近这几年。前十年基本上属於糊糊涂涂的,反正也想学,但是没找到正门;后十年逐渐把路找对了,但是前进的速度不是太快的;最近这三年,速度相对来讲是快一些。现在老法师对众生的教诲,可以说是不弃不舍,这么多年反反覆覆的说,不厌其烦的说,为什么?就是挽救这个世道人心。

  现在已经说了五十三年,有的同修流露出这个意思,说师父怎么老说?有时候一件事、一个例子反反覆覆的说。这是他没听懂,师父反反覆覆说,包括那个例子,恰恰是要我们明白的,那是重点。你听一次感受是这样的,听十次感受是那样的,听一百次,你一瞬间,你就开悟了。你要是说,反反覆覆的说,现在不有这种情况吗?大家在一起说,某某哪一段,有的人就那种感觉,就不屑一顾,那段我听过了;又说某某一段,那我也听过了。听过了,听懂了没有?听懂了照做没有?做了以后有没有收效?这个都不问,就是我听了。一说,一搭话,那段我知道,我听了。这是一种不诚敬、不谦虚的表现。老老实实的听,一分诚敬你就得一分利益,十分诚敬你得十分利益,万分诚敬你得万分利益。一定要把自己的姿态低下来,如果你要比师父都高,那你就是师父了。我们现在是听师父的教诲,师父是听他老师的教诲,老师是听释迦牟尼佛的教诲。

  一月份我曾经讲过一点关於承传的问题。你看看就举《无量寿经》的例子,《无量寿经》是释迦牟尼佛多次宣讲的,所以它是净土第一经,然后夏莲居老居士会集本是最善本,再后黄念祖老居士写的注解,现在净空老法师讲解《大经解演义》。你想想,从释迦牟尼佛到咱们老法师,是不是师承,一脉师承传下来的!所以我们这个问题搞明白了,你对学习净土法门,学习《无量寿经》,学习净土经典,念阿弥陀佛,你会增强信心。如果这个道理你不懂,你可能念一段就懈怠了。

  有同修问我说,为什么我念佛、我读经不得力?昨天给大家回答问题的时候,我说了几句,我说有两个原因,就是有的同修感到念佛读经不得力,有两个原因,第一个原因就是你的善根福德不具足。什么叫不具足?不是说你没有善根福德,而是说你不具足,就是不圆满,就是这个圆,它有缺欠。这个善根就是信,这个信你是真信还是假信,你自己掂量。这个福德就是真干,你真没真干?不是那六个字,「老实、听话、真干」。这六个字不是说是成佛的秘诀吗?实际这是公开的,也不是什么秘诀。很简单的六个字,你能不能做到?所以刚才我说第一条是你善根福德不具足,所以读经念佛就不得力。这个原因我们大家可以找一找,你对照自己的修行,是不是这样?这是一个原因。

  我们在学佛的过程当中,可能会遇到一些具体的问题,怎么样来对待?就是按佛陀的教诲,四依法,按照这个四依法来做。有的同修向我提出这样的问题,说平时说四依法都明白,内容也都知道,遇到具体事情了,就不按照四依法了,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了。譬如说,有的同修提出这个问题,我现在面对镜头,我回答大家都是比较直白的。就是说,你信,你是真信、假信?我一再提醒大家,要解决这个问题,这个就像一个关似的,你这个关,你必须突破,你不突破,你就停止不前,你就倒退。什么问题?真信的问题一定要解决。譬如说,您怎说我不真信,我现在信,我挺虔诚。我给你举例子,你遇到具体事的时候,你是什么态度?你自己琢磨琢磨。遇到具体事,再说明白一点,你找谁?找谁去问?

  我遇到具体事,我找阿弥陀佛。我拜佛的时候,我心里就想,阿弥陀佛,我有一个难题,我没弄明白,请佛菩萨点化我、指点我。我在读经、念佛,甚至绕佛的时候,有时候这个问题的答案就给你了。这个东西是不是我求来的?不是,我不会求。可能现在有同修感到,刘老师你是不是有点,那叫什么?通灵。我跟你们说我对这个词,我不太理解,我既没有神也没有通。我确实知道一些你们不知道的事情,我不骗你们,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。但是那个我是怎么知道的,我是念佛念出来的,我是定力,在定中得到的。不是说我找张三问,找李四观,我没有这个。所以你们有时候问我的一些话,我听不懂,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。所以你如果想,刘老师她有这个能力,我挺羡慕。你们不要羡慕我,你们如果要是羡慕我,我告诉你,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,你把你的心念清净了,你可能知道的事情比我还多。

  你得有定力,你定在哪?定在阿弥陀佛上,你别定在歪门邪道上。甚至有的同修想跟我学学,就学学你怎么通的。我说你学不来,我咋教你?我告诉你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,你不信。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,真是这样的,你心清净了。譬如他们说,刘老师,你给谁谁回回向,你送谁往生就灵。完了他们也知道,我说为什么我就灵,你们不灵?他们说因为你心诚。对,这个有道理,心诚则灵,谁诚谁灵,谁不诚谁不灵。不是说我灵,你就不灵,而是说我比你心诚,所以我就比你灵。那你要想跟我一样灵,或者比我灵,你就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,你就把你自己交给阿弥陀佛、交给众生,没有自我,没有我字,你肯定比我还灵。那你信不信就由你了。

  所以我遇到事,我找佛,我找古圣先贤。我心里的意念是什么?佛菩萨加持我,师父加持我,我真是这么想的。那你们想的和我不一样,你们说我灵,你们不灵,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。所以不要,现在我有些时候弄得我都不敢说话,我真是怕误导你们,我如果要是一言一行不谨慎,可能你们把我当成神、当成仙,这个我是绝对不能接受的。我不是神,我也不是仙,我是人,我是一个诚心诚意念阿弥陀佛,要往生极乐世界的人。我为什么要往生极乐世界?我去了极乐世界,在阿弥陀佛佛光的注照下、加持下,我长本事。我长本事干什么用?我回娑婆世界,或者是虚空法界哪块需要我,我就到哪去。干什么?救度苦难众生离苦得乐。这是我的想法,我的做法。所以你们千万不要把我当成神,当成仙。你们如果要是那样,你想老法师把我推举出来,让我给大家做个好样子,那你们学啥?能学来吗?

  或者是有的同修这样说,说那刘居士咱们学不了,人家是谁,人家是再来人。好多同修有这种想法,后来我给他们这么解释的。我说咱们在座的都是再来人,是不是?你来到这个人世间是不是都是再来人?至於你从哪来的,要弄明白。譬如说往生,有的同修问谁谁谁往生没有?她要这样问,我的回答肯定是往生了。因为什么?往生到哪去都是往生,你到天道也是往生,到极乐世界也是往生,到三恶道也是往生,没说往生到哪?有的人听前不听后,听不懂我说话的意思。如果你要问我,往没往生西方极乐世界?以后你们不要问我这个问题,我现在就告诉你们,统一一个答案,谁问我都这样回答,我不知道,因为我没去极乐世界,我没看著。譬如说我的爸爸妈妈去没去极乐世界?我说因为我没去,所以我没看著,我不能告诉你。如果我去了,我看著你爸爸妈妈了,我一定给你报信,说你爸爸妈妈在极乐世界,我说这是第一。第二、你一定要往生极乐世界,那是最好用的,你去了一看,你看到你的爸爸妈妈,你肯定非常熟悉,一见面,西方极乐世界大团圆了。

  如果没在极乐世界,不管他们在那一道,你在佛力加持下,你都知道的一清二楚,你可以救度他们到西方极乐世界,这多好!所以以后你们再谁问我,某某某去没去西方极乐世界?哪怕我给这段录个音,到时候我一开,一按扭,我给你放一遍。你张三问,我也放一遍,李四问,我也放一遍。你不可以这样,那不是打妄念吗?一定要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念阿弥陀佛上。你们要学我,我告诉你们的都是实实在在的真话。你们要信我的话,就不要打妄念,总琢磨刘老师怎么回事?她怎么什么都知道!我不是什么都知道,而是可能相对来讲,我比你们知道的稍微多那么一点点,那一点点就是我念佛念来的,我从清净心得来的,从那个定中得来的,它不是我想出来的,我琢磨出来的,我求出来的。我遇到什么事,我绝不去找这些神、仙。过去曾经干过这样的事,那就是十五年前,我曾经干过这样的事,后来明理了以后,这个事我绝不会再干。我把我的这个想法、做法、收获,我都如实的告诉你们,信不信那就由你们了。

  在概括这几句话里,我说老法师悲心弘愿,弘护正法,续佛慧命。悲心弘愿,这四个字,用在老法师身上,真是非常贴切。悲心就是为众生拔苦,慈心是与乐,我说老法师这一生做的工作,悲心弘愿,为众生拔苦,可能更贴切一些,所以我就用这几个字来概括的。你说老法师所做的事情,你们想想,尤其在身边的同修们,你们接触老法师时间比较长,由於接触的时间长,可能有两种结果,一种是接受老法师的教诲多,亲眼看到老法师的修持,对你们是一个莫大的鼓励;另外,在老法师的加持下,你们的修学会成就更快一些、更高一些,这是一个方面。另一个方面,可能在老法师身边长了,不以为然了,觉得很平常了。这个,这个机缘就叫你失去了。你想,能够在老法师身边学习、工作、护持的有多少人?有的可能时间长了,是不是多少还有点不太耐烦?你这样我都替你们可惜,太可惜了。在师父跟前的一分一秒,你都要珍惜,一分一秒都要珍惜,不要错过。我这句话先放著,若干时间以后,你回过头来,如果我这个出光碟,你再看这张光碟,你琢磨琢磨刘老师当时在上课的时候,为什么强调一分一秒都要珍惜。我只能说到这个程度,不能再往深了说。这个机缘过去了,万劫不复,再想找这个机缘,多少劫!无量劫了,再能遇到这样的机缘。无量劫你在哪里?你能不能遇得到?那就没有任何保证了。所以说我们能不能珍惜这一段机缘,在老法师的教导之下,明理、闻法、念佛,求生净土。我觉得在老法师身边,工作、学习、护持的人,如果你们今生不能成就自己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你们就是这个世界最愚蠢的人。

  续佛慧命,老法师一言一行,所做的一切,都是在做续佛慧命的这件事情。老法师这一生,可以说把自己的一生,献给了佛陀的教育事业,不太容易找到第二个老法师了。现在修行人很多,修行好的也很多,有很多高僧大德,可能不出名,在默默的修行,成就的也很多,只是咱们不知道。我所说的就是我眼睛看到的,我亲身经历的,我再说。那么多不出名的高僧大德,他们也在续佛慧命,也在做这个工作。譬如说长春般若寺的成刚法师,老人家我到现在还没有见到过他,但是我感到老人家的慈悲。因为我没来香港之前,有哈尔滨的同修到般若寺去,老法师托哈尔滨的同修,给我带了两本书,其中有一本我从头至尾,我看了几遍,那个就叫《般若法语》,那都是成刚法师的法语,确实是深受教益。这个老法师是很难得的一位法师,我以前讲课的时候也提到过成刚法师,因为我去过般若寺几次,三次,感到那个寺院风气很正,师父们都在做弘法利生的工作。有一条我就非常赞叹,就是般若寺的出家师父,一律不许用手机,一个师父都没有手机,如果发现哪位出家师父用手机,立刻迁单,就这一条,我想全国的寺院,大概也为数不多!所以成刚老法师,是一个对寺院的管理,守戒清净,而且非常有修持的一位难得的好法师。所以以后我回到哈尔滨,如果机缘成熟,我想去拜访一下成刚老法师。虚云大师不是说,佛法弘扬本在僧,我希望在末法时期,能够出现更多这样的好法师,为弘扬佛法多做贡献。这是我今天谈的第二个问题。

  第三个问题我想谈谈,我从老法师那里学到了什么。第一个,我从老法师学到的是他老人家博大的胸怀。我记得这个话我已经讲过几次了,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博大的胸怀,什么叫雅量,什么叫海量。我从师父这里我看到了,我也学到了,但是在我落实的过程当中远不及师父,我还要继续努力。我接触师父四次,这么长时间,在师父的嘴里,我没有听到老人家说任何一个人的不字,任何一个事的不字。我在老人家那里,听到最多的就是好好好、好好,就是这个好好好,也是我的座右铭。以前我遇到一些事,往往这个不对、那个不行。我从见到师父以后,我就觉得师父的好好好,就像一个镜子似的,就专门照我这不对、那不对。所以现在我在为人处事方面,说这个不对、说那个不好愈来愈少了。我争取向师父学,能学到极处,以后遇到事,不从我嘴里说这不对、那不好,到现在这点做的是不够的。我不敢也不能说,我是师父的弟子、师父的学生,我真是不敢说,这个不是我谦虚。我觉得我现在是个什么程度?我现在如果说我是师父的学生,我现在是一个旁听生,我还没有进那个正门。就是老师在教室里教学生,我还没进到这个教室,我是在窗外扒著窗户旁听的那个学生,那就是我。我给我自己定位在旁听生这个位置上。等我听明白了,我就进这个教室了,那个时候我才能是师父的学生,我可以称师父为老师。现在远远不够,我不敢这样说。这是我从师父那学到的第一个,博大的胸怀。

  第二个,不舍众生的那种大悲之心。我过去曾经说过,我说我十年前,得了那个绝症病,谁都认为我活不过来了,我活过来了,而且现在愈活愈好,是三宝加持,是阿弥陀佛把我留下来了。那过去的那个我,已经不存在了,现在的我就是一个新我,这个我是干什么的?就是为众生服务的。那就是众生有什么事需要我做,我就尽心尽力全心全意去做,我把我自己,一、交给阿弥陀佛,二、交给众生。我余下的时间就是办这个事的。所以现在在师父面前一看,我原来觉得我那个心就比较慈悲了,现在跟师父跟前一看,我这个心,心量太小了,远远不够。我还要继续向师父学习,尤其是学习师父的那个大悲之心,就是救度众生离苦得乐的那个心,无论遇到什么困难,什么挫折,什么打击,都不回头,勇往直前。因为什么?你没有自我,你不是为我。师父曾经说过,凡是为我就是私,凡是为众生就是公,为自己就是恶,为众生就是善。按著这些个标准,师父的教诲,我们去检查自己的言行,你是善还是恶?人的习性很难改,但是你只要坚定信心,只要把自己一生、余生,你都舍出去,你什么都可以做到!因为你的心里装的不是你自己,不是你的家人,不是你的亲朋好友,而是虚空法界一切苦难众生。那样你的愿力也大,你的信心也大,你的法力也大,也可能能达到法力无边的境界!这是第二个,我从老法师那里学到的慈悲之心。

  第三个学老法师的谦卑。因为我第三次见老法师的时候,一句话是我的座右铭,「诚敬通自性」。所以现在我就时时用这句话,来检点我自己的言行。我住的地方有柳树,院里大概是二十二棵柳树,它那个柳树是垂柳,我每天绕佛的时候看著这垂柳,那也是一种灵感,我就觉得那个柳树都在给我表法,都在做我的老师。我就写了四句话,就是「窗外有垂柳,随风轻摇头,示现谦卑相,时时低俯首。」你看那个垂柳,它那个枝条是往下垂著的,它不是往上的,我就觉得花草树木,都是我学习的老师,告诉我,你做人一定要谦卑。所以我周围的同修跟我在一起,能让他们感觉到平和快乐,这真是我的本意。一个人你有什么架子,有什么可端的?你如果是把自己抬得高高的,让人家仰视你,实际人家那个脖子抬累了,人家就不仰视你了,人家就低头,连眼皮都不抬了,就不瞅你了。所以咱们还是平等一点好,大家在一起相处,就是兄弟姊妹。

  我和刁居士我俩,应该是你们学习的榜样,我俩在一起为什么这么开心?我说她是我的开心果,我是她的开心果,我俩就非常平等、平和。今天刁居士跟大惠老师早晨唠嗑说,在外面你们看到是我护持大姐,在内部是大姐护持我,给陈老师都说笑了。实际我们真是,譬如说就这个称呼,刁居士曾经说,大姐,以后我得称你老师,我不能老叫你大姐了。我说没必要,这个称呼它不就是个代号,我说我觉得叫大姐挺亲切的。我说你实在要觉得不行,你就那样,当著众人的面,你要能想起来,你就叫刘老师,回到咱们家里,还是大姐好。你看到现在她里里外外全叫我刘大姐,那不挺好吗?她感觉也好,我感觉也好。就像我俩现在住那个屋,那床是一个高一个低,第一天婷嬿给我安排,那个高床是我的,还给我铺了一个电热毯,我估计,我不知道叫不叫电热毯,远红外线的。刁居士的床就是折叠床,比我的床低一些,我睡了一宿以后,第二天早上我就跟她商量,我说小刁,今天晚上咱俩换床,你上这个床,我上那个床。她说那哪行?我说行、行。所以从第二天晚上开始到现在,我是天天睡那个矮床,小刁睡那个高床。这有什么不得了的?这不都是形式上的一些事吗?用得著那么斤斤计较吗?真正的尊重,我告诉小刁,我说是内心,不是外表,你在外表给我鞠九十度的躬,刘老师长,刘老师短,你内心你挺恨我,这个人真讨厌,我说你就没有诚敬了,是不是?你内心里,你喜欢大姐,自然你就尊重大姐了,你不用在形式上做。所以我俩现在就非常好,我觉得这样挺好,做为一条经验,希望大家学习。这可能是不太谦虚了。

  礼敬诸佛,师父给我做的第四个样子,礼敬诸佛。譬如说,就是外面,我们早晨绕佛走到下面,有个小土地庙,我第一次见著的时候,我没有行礼。后来我发现师父每当遇到这个小庙,什么神龛,师父都要行个礼。我学会了,所以现在每天早晨我们绕佛,我先绕到土地庙那,给神仙们行个礼,行三个礼,然后我其他圈,我就不过去了,这是我跟师父学来的。咱们看明白了,就要学,是不是这样?第三个问题,我从老法师那里学到什么,我就简单说这个,因为时间快到了。第四个问题,我想说学师父之行,就是师父怎么做的,我要学。走师父之路,我就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,怎么走师父之路?怎么向师父学习?我要落实,就是弘法利生,代众生苦。众生的苦就是我的苦,众生的乐就是我的乐,我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众生,不为自己求安乐。

  我最后有四句话,代表我的心愿,做为今天这堂课的结束语。这四句话就是,「我今舍命归三宝,愿我今生成佛道,成就佛道度众生,续佛慧命佛恩报。」我把这四句话再给大家读一遍,「我今舍命归三宝,愿我今生成佛道,成就佛道度众生,续佛慧命佛恩报。」今天的时间到了,谢谢各位。

作者:miaoyin居士整理 录入:纯净纯善 来源:刘素云老师法语
  • 净空法师文集(www.jkfswj.org) © 2020 欢迎转载,功德无量!

  •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