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空法师文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莲池海会 >> 刘素云演讲 >> 内容

慧海拾贝  (第三集)

时间:2012/5/31 17:44:00 点击:1544

慧海拾贝  刘素云老师主讲  (第三集)  2011/11/17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 档名:56-113-0003

  尊敬的师父上人,尊敬的各位法师,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下午好!今天下午我要和大家分享的题目是「学习《净土大经解演义》粗浅体会」。在没讲正题之前,首先我感谢大连的同修,前天给我寄来的大礼服,今天穿上以后,这里的同修一致赞叹,这个衣服太好了、太庄严了。感谢大连的同修,你们的一片真诚,谢谢,感恩!

  《净土大经解演义》,从二0一0年的四月五日,到二0一一年的九月十八日,历时十七个半月的时间,一千二百个小时,师父上人把《大经解演义》讲圆满了。按照原来的预定计划是两年完成,现在是提前圆满了。为什么提前圆满了,我不知道诸位同修想没想过这个问题?我是这样理解的,师父在赶时间,现在真是太急了,所以师父想尽快的把这部《大经解演义》讲圆满,现在又开始讲《科注》。师父的一片慈悲之心,对众生的一片爱心,挽救世道人心的这种慈悲之心,在提前这一段时间里,我们可以深深的感悟到。我有幸在师父他老人家启讲《大经解演义》的头一天,我第一次来到香港,那是二0一0年的四月四日,我是晚上到的,师父是第二天,四月五日清明节,开始启讲《大经解演义》。我在师父身边,连著听了五堂课,然后回哈尔滨的。所以我觉得,我有这个机缘,我是一个幸运的人,也是一个有福报的人,真是感恩三宝的慈悲加持,让我有这么好的机缘。

  在这里我想说,我的题目为什么说是粗浅的体会?因为《大经解演义》它的深远意义,我在后面我还要谈,就是我谈,用什么语言也没有办法把它的深远意义表达出来,所以说只能是粗浅的体会,这是一。第二,这部《大经解演义》,你怎么说它都不过分。而且我只是从头至尾听了一遍,其中有的部分章节听了有三、五遍左右,但是大部分只是听了一遍,因此说粗浅的体会。粗就是还不细,浅就是还不深,这是我的真实说法,不是我谦虚,实际就是这样的,这是二。第三,就是师父他老人家讲解这部《大经解演义》,师父他老人家的境界,我没有办法和师父比,有的时候师父那个境界我还没有理解到,有待於下一步、进一步的学习,进一步的提升我自己的境界,能够对《大经解演义》理解得更深透一些,到那个时候,我可以再和大家交流和分享。

  《净土大经解演义要选》,有居士发心编选出来了,一共是四本,我拿到这四本书的时间不长,还没有从头至尾的都读到,只是读了其中的一册多一点。这个《要选》我读了以后,我感觉到编选得不错,对於大家学习《净土大经解演义》非常重要,能起促进作用。在这里对於编选者,我随喜您的功德,您功德无量。学无止境,综合以上几点,我今天和大家说的只是粗浅的体会,让我们大家以后继续学习,共同提高,然后我们再交流。这是我说的第一个问题,为什么说是粗浅的体会。

  第二个方面,我想具体的说一说,我有哪几点体会。第一点体会,我深感幸运,因为我们现在是生在末法时期,也可以说生在乱世。生在乱世是很不幸的一件事,但有幸的是我们闻到了佛法,闻到了净土念佛法门,认识了净空老法师,又聆听了老法师给我们讲的《净土大经解演义》,所以这又是我们最大的幸运。我是这样感受的。你遇到了这部经,又听了这部经的讲解,你就得救了。我不知道诸位同修们,对这部《大经解演义》你们听了多少?很多同修可能是完整的听下来,那你们就更得救了;有的同修可能听得不完全,你们也得救了;有的同修可能没有听,但是知道有这部《大经解演义》,就是这样,你也得救了!你们是最幸运的人,是最有福报的人。为什么这样说?这部《大经解演义》,可以说是救世的法宝、救急的法宝、救人的法宝、救众生的法宝。你想想这四句话,你们琢磨琢磨,是不是这样?现在最危急的时刻已经到了,用什么来救度苦难的众生?这部《大经解演义》就是一部救世的法宝。这部法宝我们遇到了、聆听了,你再听懂了,你说你能不得救吗?遇到什么样的危急情况,我们都不会有恐惧,我们心里是踏实的。知道我们需要做什么,将来我们需要去哪里,我们的使命是什么,我们心有所依,心是定的,你说我们是不是最幸运、最幸福、最有福报的人!所以我听了《大经解演义》以后,我第一个深刻的体会就是太幸运了,这么好的宝典让我遇到了,尽管是生在乱世,乱世不幸,但是我遇到了这个宝典,我就太幸运了,乱世我也不怕,我得救了。就是这样的,这是我的第一个感受,也是体会。

  第二个就是感恩。我们能够在现在最危急的时候,遇到了这部《大经解演义》,聆听了师父上人他老人家的解说,我们应该深深的生感恩之心。因为是这些大德们、高僧们,让我们明白了这个道理,让我们心有所依。所以我首先感到,应该感恩的是我们的老师释迦牟尼佛。为什么?因为释迦牟尼佛多次宣讲了《无量寿经》,这是起因,如果没有《无量寿经》,我们现在不会遇到这么殊胜的因缘。所以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,是我们后世佛弟子们应该深深感恩的。因为在《无量寿经》里,释迦牟尼佛把西方极乐世界的庄严美好,把念佛法门的殊胜,介绍给了末法的苦难众生,使我们有了依靠,我们得救了,因此我想到第一个要感谢的就是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。是释迦牟尼佛介绍阿弥陀佛的四十八大愿,让我们了解西方极乐世界,了解我们只要信愿持名,阿弥陀佛一定会接我们去西方极乐世界。这是第一个感恩。

  第二个感恩,感恩阿弥陀佛的慈悲。释迦牟尼佛把西方极乐世界、把阿弥陀佛介绍给了众生,我们感恩阿弥陀佛开特别法门,也就是带业往生的法门。因为八万四千法门,没有一个法门是带业往生的,只有这个法门是可以带业往生的。为什么我说这是一个特别的法门?因为这个法门是在八万四千法门之外,一个崭新的法门,它也叫门余大道。就是这个法门给我们末法时期的众生带来了希望,我们尽管还有很多业障,但是不害怕,因为阿弥陀佛他的大愿说,众生可以带业往生。所以这个法门确实是无比殊胜的一个法门,阿弥陀佛用这个法门来接引末法众生去西方极乐世界。所以这个法门,我就说它两个特点,大家就可以知道它多么殊胜。一是阿弥陀佛亲自接引,就像我们到哪儿去串门、旅游,如果要有导游带路,那我们就不走冤枉路,很方便就可以到了目的地。我们去西方极乐世界,阿弥陀佛亲自来接我们,我们不会走岔道的,一帆风顺就可以到西方极乐世界了,其他任何一个法门没有这个优越条件,这是它第一殊胜。第二殊胜就是带业往生,八万四千法门没有带业往生的,只有念佛法门能够带业往生,因为这是阿弥陀佛的四十八大愿里的其中的一个,就是众生可以带业往生。这是我想到要第二个感恩的。

  第三个应该感恩的,就是夏莲居老居士。老居士掩关十载,为我们后世学佛之人会集了《无量寿经》,这个会集本是最善本,也是末法九千年救度苦难众生的法典。所以我们在这里,捧到老人家的会集本《无量寿经》,我们应该深深的生起感恩之心。十年,老人家会集了这个会集本,多么不容易,多么辛苦!如果老人家不是佛菩萨再来,这个事是做不成的,这个大家可以体会到。夏莲居老居士不是一般人,应该是佛菩萨再来,他是普贤菩萨再来。所以佛菩萨再来,为我们后世的末法众生会集出这么好的会集本,我们应该深深的感恩他老人家。这是第三个要感谢的。

  第四个要感恩的就是黄念祖老居士。师父在讲经过程当中多次提到,因为当时师父到北京去看望黄念祖老居士,老人家已经是重病缠身,就是这个时候他在写《大经解》的注解,就是《无量寿经》的注解。你想想,一个七、八十岁的老人,又身患重病,在病苦的折磨下,给我们留下了这部宝贵的经典著作,我们应该深深的感恩他老人家。

  再一个,我们应该感恩的,我不用说,大家也清楚了,就是我们尊敬的上净下空老法师。老法师这种悲愿宏深,代佛教化,挽救世道人心,启讲《净土大经解演义》和《净土大经科注》(就现在正在讲),老人家是悲悯群生,是我们的好楷模。老人家怜悯末法众生太苦了、太可怜了!尽管老人家遭到了一些非议,有一些误解,但是老人家统统不放在心里,表现出老人家高僧大德的那种博大胸怀,为我们孜孜不倦的教诲,为我们将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指明了方向,我们应该深深的感恩净空老法师。

  再应该感谢的,感恩历代祖师大德和当代的真善知识、高僧大德,为我们把佛法、经藏传承下来,就是续佛慧命。有他们在为佛法传灯,所以佛法才能一代一代的承传下来,并且不疲不倦的为我们讲解、教学,使我们这些障深慧浅的末法众生,能够从颠倒、迷惑中清醒过来,能够有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机会和希望,所以我们应该深深的感恩这些大德们。

  最后我们还要感恩我们的父母,为什么?是父母给了我们这个身体,让我们有了这个机缘接触到佛法。如果没有我们的父母,我们没有这个身体,你就没有机会闻到佛法,所以我们应该深深的感恩我们的父母。如果我们的父母已经不在了,我们应该怎么感恩?那就是你今生一定要成佛,你成佛以后,不管你的父母在哪一道,你都可以救度他们去西方极乐世界,这是最大最大的孝顺。我们要用这种形式和方法,真实的感恩我们的父母。

  我们怎么样感恩?一句话,依教奉行。依照佛的教诲,并且把佛的教诲落实到我们的生活、工作、学习当中去,依教奉行是最好的报佛恩。这里我可以从几个小方面来说,第一个方面我想说,报佛恩要真干。这个真干最主要的检验标准,就是今生成就自己,没有第二条路比这条路更好的了,更能报佛恩的了,就是要真干。我昨天为什么讲那个题目,就是「真学佛,真受用」,那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大家,假学佛不受用。你用这些标准衡量衡量自己,你是真学佛还是假学佛?你是真干还是假干?那六个字你要都落实了,你今生必定成就。这是第一个,真干,一定要成就自己。再一个,就是自己成就之后不要忘了苦难的众生,一定要在自己成就之后救度苦难众生离苦得乐。人,修行人不能自私,一定要忘掉我,把我抛开,把众生装在心里,把阿弥陀佛装在心里,这是最最主要的。

  《净土大经解演义》是救世的宝典,这个评价,现在看,可能有人会说,是不是说得太高了?一点不高,随著时间的推移,你会愈来愈感受到这部经典的伟大意义,真是用语言没有办法把它说得更确切、更贴切。应该这样说,对於《大经解演义》这部宝典,怎么评价都不高。我把话说到这里,可能又会引起一些非议,没关系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让历史和后人来评说。我为什么有这种感觉,就是说对《大经解演义》怎么评价都不高?我给大家举个例子,也可能我下面说的,有人说你是不是说得更玄了、说得又更高了?但是我还要说,不管别人怎么议论、怎么理解,我理解到这儿,我就把它说出来和大家交流,鼓励我自己,也鼓励同修们,我自勉,也让我和我的同修们共勉。大家记得,《佛说阿弥陀经》有两个解释,这是非常出名的两个解释,一个是莲池大师的《阿弥陀经疏钞》,这是其中一个对《阿弥陀经》的解释;第二个是蕅益大师的《阿弥陀经要解》。这两个是对《阿弥陀经》最高级的、最高等的,再没有超越这两个的解释了,这是对《阿弥陀经》的解释。这是我们净土的经文,五经一论其中就有《阿弥陀经》,这是对《阿弥陀经》的解释。

  对《无量寿经》的解释,这离我们就更近了,就在我们眼前,我把它理一理,是不是这样的,一个是黄念祖老居士对《无量寿经》的注解,全名就是《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解》,就是这个,这是第一个解释;第二个解释,就是净空老法师的《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讲记》,有四本,我不知道同修们看没看、读没读老法师的讲记,这个讲记我手中的那个版本是四册;第三个就是老法师刚刚讲完的《净土大经解演义》;第四个是净空老法师现在正在讲的《净土大经科注》。那对《无量寿经》的讲解,就是刚才我说这四个,黄念祖老居士的注解,净空老法师的《大经解演义》和老法师的《大经科注》,再有就是先几年我们大家读过的一个讲记,《无量寿经》的讲记。我是这样概括的,这四个是对《无量寿经》解释的宝典。如果说对我们净土经文的解释,这六个加起来,是不是可以这样概括,它可以并称为「弥陀净土解释文的六不朽」。两个是对《阿弥陀经》的解释,四个是对《无量寿经》的解释,所以我概括一句话,就是并称为「弥陀净土解释文的六不朽」。那就是《阿弥陀经》两部,《无量寿经》四部,我把它概括为「六不朽」。所以我刚才说,是不是有同修听了以后会觉得是不是太高了?我还是这样说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随著时间的推移、历史的发展,我们还是留给历史和后人去见证、去评说。

  这一部《大经解演义》,老法师给我们讲得那么详尽、那么透彻,是不是像茫茫业海中的一盏明灯指引我们前进,使我们在茫茫的业海中不至於迷失方向!这个业海,不是夜晚的夜,是业障的那个业,就是我们在业海中非常容易迷失方向,现在有了这盏明灯的指引,使那么多那么多的众生不至於迷失方向,能够清楚自己应该到哪里去。所以这个意义,我刚才说,怎么评价、怎么说都不过分,你们可以看一看是不是这样?

  现在我们可以说对於这个《大经解演义》,下面我们应该怎么办?我就从我自己来说,我是这样想的,这个《大经解演义》,我们只是刚刚听了个头,虽然我是从头至尾都听了,我身边有的居士听得比我听得好,更详细,更认真。比如说,我知道我们有的同修,他是跟著网上直播,一天一课都不缺,这一点特别值得我学习。像我们哈尔滨的金萍老师,我知道的金萍老师,听师父讲《净土大经解演义》是一堂课也不缺,而且她都听的现场直播。我是听光碟,就是前一天讲的,或者前几天讲的,给我制成光碟,我是听光碟,不是听的现场。金老师听的全是现场,所以我非常随喜她的功德,向金老师学习。我也希望我们没有听《净土大经解演义》的同修,或者没有听全的同修,我建议你们好好的听一听。你听的时候,我过去曾经说过,你刚开始听的时候可能是听不懂,不要紧,你不要去琢磨,我没听懂怎么办?很好办,没听懂我也听,一次没听懂我听两次,两次没听懂我听三次。为什么说一片光碟反覆听它效果好?我的感受就是,一开始我听不懂,后来就是有点能听懂了,大部分还是听不懂,我再接著听、再接著听,我就感觉到听懂的地方就愈来愈多了。有时候好像在那一瞬间,不知道师父讲到哪儿,哪句话,一下子你好像心就开了,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这个不是琢磨出来的,你就是一个劲的听,不要去琢磨。这段话什么意思,这个词什么意思,不琢磨这个,你琢磨这个是著相。不是要破三相吗?不要著言语相,不要著文字相,不要著心缘相,如果你著到这三个相里,那是凡夫知见,不是佛菩萨知见。

  所以我劝大家,如果你有时间,仔仔细细的、老老实实的、反反覆覆的,把《大经解演义》从头至尾,一共是六百集。如果一天听一碟,不说听十遍,这一碟我一天听五遍,已经很不错了,听五遍就是十个小时,然后六百集,两年听完。你听完了以后,如果你真是净下心来仔仔细细的听,不受外面的干扰,你两年以后,你自己就知道,你提升了,你心定了,你会有法喜充满的感觉。所以我的下一步做法,这次出来大约得一个月左右的时间,再回到哈尔滨,我仍然坚持闭门谢客,就是把《大经解演义》从第一碟开始听,每碟听一天,我就是这样安排的。如果我这种方法,同修们觉得还可以,比较好,那咱们大家一起来这么办。当你听了一段时间以后,你就觉得你的心态改变了,你的身体改变了。再说,大家不都喜欢美吗?你的容貌都可以改变,是不是这样?你们可以试一试。所以我的第一个计划,也不叫计划,我向来做什么事没有计划,我就是这样想、这样安排。我这次出门回家之后我就每天听一碟《大经解演义》,六百集就是六百天听完,六百天就是两年之内怎么也听完了。这是第一个,听。

  第二个就是要听有所悟。就是你别光听,你听没有悟处,最后你等於白听。为什么我要采用反覆听的方法?就是你听的次数多了,你就悟到了一些东西,这个不是你琢磨出来的,而是你悟出来的。如果你悟不出来什么东西,你匆匆的把它当做任务,我每天都坐在那听,最后可能你的收获是零,所以要听有所悟。我记得在上一次我来香港讲课的时候,我告诉大家一个小方法,就算是吧!就是师父讲法、讲经,我听出了一点滋味,是什么?就是到最后的二十分钟左右,那是这一堂课的精华、要点,这是我自己听出来的。你看前面师父讲讲讲,有些个可能咱们还觉得挺生,没听明白,到最后那二十几分钟的时间,基本上就是纲要,师父就把今天这节课讲的重点提出来,一下子你就听明白,这堂课师父重点讲的是什么。这个方法大家是不是也可以试一试,当你听师父讲法,你看光碟的时候,到最后剩十分、二十分钟,你千万要把精神头集中,一定要把要点逮住。这个就像我们给学生讲课的时候,每一篇课文它的重点在什么地方,一下子就提出来了。所以咱们听师父讲经的时候一定要有所悟,没有悟处你就走形式了。所以有的总喜欢琢磨文字、琢磨词语,这个方法是错的,这个不行。不有那么几句话吗?说「达摩西来一字无,全凭心上用功夫,若在纸上寻佛法,笔尖蘸干洞庭湖。」就用这几句话来解释你听经应该怎么听,你就明白了。就是别自己起心动念去研究、去琢磨,研究、琢磨出来的东西,不是佛菩萨的意思,是我们凡夫自己的知见,那就错了。这是第二个,要听有所悟。

  第三个就是要悟有所行。就是你悟到东西了,你还要把它落实在生活、学习、工作当中去,落在行动上。如果你悟到东西了,你不会用,那就等於你没有悟到一样,只有你把悟到的东西,用到你生活当中去,你把它活学活用了,那个效果才能够凸显出来。不有一句话吗?说「能说不能行,不是真智慧」,这是一位已经往生的一个法师说的,这是我们极乐寺的一个法师说的,这成了名言。因为这个师父他是一个大字不识,是干苦工的,劈柴、烧火、做饭,他是干这个的。后来他在参加一个法会的时候,他就跟二主持说,他说他要走了。这个二主持就想,法会刚刚开始,还没有结束,你怎么就要走?他一看这个主持没听明白他的意思,他就去跟大主持说,说我要走了。大主持明白他的意思,他就是要往生了。这个法师告诉主持师父,给他做好准备,他说十天以后他要往生。结果他又告诉师父,说我三天以后我就往生。师父就把一切准备工作给他做好了,然后这个法师就在预定的时间内自在往生了。临往生之前,这些个同修们都来给他念阿弥陀佛送他往生,大家就问,说师父你要走了,能不能给我们留下什么话,留个偈子什么的?法师说,我不识字,我不会什么偈子,我就一句话告诉你们(就是我刚才说的),「能说不能行,不是真智慧」。那我们是不是有真智慧?就是我们能把它听明白,我们也能把它说明白,我们再把它干明白,你就是一个有真智慧的人。

  再一个,行,就是自度,度自己。我现在一再说这个问题,我感觉到有好多同修不理解,你老说要把自度摆在第一位,那不是自私吗?不是自私,一定要把自度摆在第一位,把度他摆在第二位。为什么我还强调,要把改过放在第一位,把念佛放在第二位?就是如果念佛和改过比较起来,要把改过放在第一位,就是现在你必须得见行动,光说不做不行了,真是时间太紧,来不及了,我们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。所以如果说,你不自己把自己能有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把握,就是拿到这个通行证,你说我要度人,这个是空话,这是做不到的。我一再给大家举这样的例子,就是游泳,有人被淹了,你想救他,你不会游泳,你跳进河里,你淹死了,他也救不出来,因为啥?你没有这个本事。如果你会游泳,你跳进去了,你可以把被淹的这个救上来,你自己还不被淹死,这叫本事。所以我们一定要先自度,再度他。但是不等於说我们自私,就是管自己,你不管自己,你救不了别人,不要说空话,咱们不打妄语。所以这个,我几次讲的时候我都强调,要把自度放在第一位,把度他放在第二位。那说悟有所行,这个行就包括既自度又度他。

  我想,度他怎么度?就是把自己明白的东西,毫无保留的和大家分享和交流。我在这一点上,我觉得我做得还可以。我不自私,我不保守,我不是说我自己知道什么,我自己掖著藏著的,我不是这样的。我都想,如果我明白一点点,它是正确的,我希望所有的同修们都能够受益,大家都好!我愿大家人人成佛,你们都先成佛了,我后成佛,我等著看著你们成佛,那是我最高兴的事。我不会自己先跑了,我先去成佛了,把大家都落在后面我不管了,这个我做不到。最起码我向师父学习,我还有一点慈悲心,还有一点善心。再说师父给我这个任务,我一定要好好完成,我不会自己顾自己的。这是一个,就是前面我讲,一个是要反覆的听,第二是要听有所悟,第三个是要悟有所行,就是听明白了,要能把它说出来,跟大家分享,另外还要落实在生活、工作、学习当中,把它变成行动。

  第四个就是要提升境界。这个提升境界非常重要!你们想想,咱们学佛这么多年了,你的境界提没提高?这个怎么来鉴别?就是说你放下了没有,因为这个问题特别严峻,放不下,你往生不了。你想想,你放下了没有?如果你放下了,你再想,你放下了多少?还有多少没放下?有那么几句话是这么说的,因为我感觉到挺好,我就给大家写过来了,这四句话是怎么说的?说「诸法实相通达了,凡所有相皆虚妄,但自无心於万物,何妨万物常围绕」。我再说一遍,「诸法实相通达了,凡所有相皆虚妄,但自无心於万物,何妨万物常围绕」。是你的心挂著这些物,这个物才缠绕你,如果你的心不挂著这些物,什么物能把你缠住?所以问题的关键还在於自己,不在於外面。

  你想想,我们有的同修,见面了以后愁眉苦脸,这个事,那个事。我为什么给大家讲,像讲故事,我说我有个小同修,反正不见我面则可,见了我面就是烦恼、烦恼、烦恼,无穷无尽的烦恼,她要是早晨上我家,晚上离开,这一天全是跟我诉烦恼。所以后来,我想怎么办?我一开始是这耳听那耳冒,但是我想这个方法还不行。最后,一切法由心想生,我不受她这些烦恼的干扰,我就心里想,在我俩中间就有一个垃圾筐,那垃圾筐的盖是掀著的,我俩面对面的坐著。她就说,一会儿哭、一会儿笑的,就叨叨叨叨,我坐在这面,她坐在那面,我俩面对面,我眼睛瞅著她,我心里念著阿弥陀佛,她说的啥我都听不著,我不是这耳听那耳冒了,我也不听,我也不冒,我就不听了,我就念我的阿弥陀佛。

  有一天说说说,说到中间慷慨激昂的问我,刘姨,我刚才说这事,你说怎办?我说你说啥?她说你瞪眼瞅我,你怎么没听我说啥?我说我念阿弥陀佛,我没听你说啥。完了后来我告诉她,我说你说的那些一上午,你不还没说完吗?我说中间有一个垃圾筐,你看不著,我能看著,你说那些都呼呼呼,都跑到垃圾筐。我说啥时候你说完了,那个盖自动盖上,和我没关系了,我今天一天没有受你干扰。我说否则的话,你一来就是这些个烦恼,我也没时间听,跟你说了,能解决五分钟,五分钟以后一转身还是这些烦恼,那没办法,随便你说,就是这样。所以我们如果每个人,他不能把自己解放出来,你硬往那烦恼堆里跳,别人拉著你的领子也拉不出来,我这边往外拉,你那边往下蹲,你说这不是咱两个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吗?如果我一提溜你,你顺势就出来了,那你聪明,你就别烦恼了,那是泥坑你非得搁那里蹲著干啥?后来有时候我都开玩笑,我就说我这个小佛友,我说你这蹲泥坑没蹲够,干脆你蹲马葫芦去吧,你上那里蹲著去吧!

  我一看到咱们的同修是这样,我觉得活得这么苦、这么累,真是好可怜!佛经里不有一句话吗?「可怜悯者」,这回我对上号了。为什么三千年前,佛在经里就说「可怜悯者」!你看看我们周围,有时候你不用看别人,你看看你自己可不可怜?你不也是时时生烦恼吗?我们应该是向六祖惠能大师学习,时时生智慧,你别时时生烦恼。所以这个我就想跟大家分享,就是告诉大家,你不要老被那些万物缠绕著,不是那物要缠绕你,而是你舍不得这些个物,你把这个关系摆正了以后,你自然就脱开身了,你的心就清净,你的身也就清净了。你说家家都有难唱曲,都有难念的经,是不是这样?那咱们每个人都深有体会,有些同修说,我丈夫如何,我儿子如何,我姑娘如何,你被这些事缠绕著,没完没了。我告诉你们,各有各的因缘,丈夫和你也是缘,你和儿女也是缘,凑合在一起就是来了缘,你干嘛把它那么较真?都是虚妄的假相。最后到六道轮回去了,谁是谁的妈,谁是谁的儿,你能说得清楚吗?谁也不认识谁!只有到西方极乐世界去,永远不分离,那是最亲最亲的亲人。我们听经听明白了,就不要再犯,不要再犯傻,不要干傻事。

  现在有的老菩萨这么跟我说,刘居士,我现在我都放下了,我就寻思我老伴咋办?我要走在他前面,谁管他?我想还是让他先走,我好送他。我说他先走你送他,你走了还不知道谁送你,你自己的事还没搞明白,你又惦念你老伴。我说你老伴修得比你好,还是你先走,让他先送你,这样可能更好一些。反正我说话也比较直爽。就是我们有些个心里的牵挂,是毫无意义的事情,恰恰这些事牵绕著,你被这些事缠住了,你想往生极乐世界,那是一点消息也不会有的。广钦老和尚过去说过一句话,说你贪恋世间的一棵草,你都往生不了西方极乐世界。你说一棵草都往生不了,咱们这个包袱多得多!我给大家说,我说大包袱背著、小包袱背著。换句话说,就是阿弥陀佛慈悲,给你接到西方极乐世界,人家那是诸上善人俱会的地方,诸上善人一看,这是干啥?大包袱、小包袱背得满身都是,善人都不让你进门。我说咱还是轻装上阵,虽然让咱们带业往生,也别带得太多,能卸下来的包袱还是卸一卸,是不是这样?所以说咱们听了我刚才说那四句话,你对对号,你现在还被多少事缠绕著?

  我过去给大家举一个企业家的例子,他是有多少钱我不知道,反正在我那个,我就跟他见了一次面,我就感觉他家那个财产可能是老多老多,不能用数字来表达。见著我,我们唠嗑的时候,我就说,就是面对面的,我就说,咱们学佛人,一定要学得很快乐、很轻松,别把自己禁锢起来。我就说,我二00五年我病重了,那次我就准备往生了,人家佛友们把我的衣服、褥子、鞋,都给我准备好了。但是他们怕我看,怕我心里犯嘀咕,所以东掖西藏的。我虽然起不来,但是我能听见、我能看见。我说不用藏,放在我枕头边,我走之前我一定明明白白,我自己把它穿得利利索索的,省著我咽气了,完了你们折腾来折腾去的,还不舒服,你们还累得慌。他们都说,大姐,你心态怎这么好,说这个死,就像是说家常话似的。我说那有什么看不明白?就是这样。

  然后因为我自己感觉,我那次确实挺重,因为我十五天没有吃饭、没有喝水、没有上厕所,一直发高烧,三十九度左右。所以后来我那个同学,他是内科教授,他跟我说,他说素云,你已经创造生命奇迹。他说一个人半个月不吃饭、不喝水、不上厕所,那还能活著?你简直创造奇迹!我说这个奇迹我就创造出来了!这不就这样的吗?但是我感觉我那次确实挺重的,我也一心要回家,这是真心话。所以我就给孩子们,给我家人写了一个遗嘱,我那个遗嘱就非常简单,我说「孩子们,妈妈一生清贫,没有任何财富留给你们,如果说妈妈给你们留下了什么,就是四个字,阿弥陀佛。你们认识了,这是无价之宝,不认识,妈妈什么也没给你们留。阿弥陀佛。」签上我的名,年月日。一张稿纸都没用完,就简单,就这么一个遗嘱,我跟那个企业家唠嗑的时候,我就说了。他说大姐,我发现你怎么这么潇洒、这么自在!我说我就这么潇洒,因为我没有挂牵,在我这里没事。他说,大姐,你那个遗嘱用一张纸了吗?我说没用,没用上一张纸。后来这个企业家就进里屋去了,就拿出这么厚一本,打字的。他说大姐你看,这是我的遗嘱,一本,还没嘱完!我就笑了,我说你啥遗嘱?打字的这么一本,你说得多少!我说你都嘱些啥?他说财产分割。当时我感觉到,可能是不是大概媳妇也不止一个,那孩子也不止这一窝,可能就这个分割大概比较难。所以他告诉我,他就这一本打字的遗嘱,还没嘱完!然后他告诉我,他说大姐,我现在是癌症晚期。你看看,可不可怜、苦不苦?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还得继续写这个遗嘱,打这个遗嘱,好把它分明白了。实际我心里想,你怎么分也分不明白,你真有一天你走了的时候,肯定打乱套,给多的不嫌多,给少的嫌少,你想达到人人满意,不可能。

  因为有这样一个例子,我过去曾经说过,一个老菩萨有点钱,她病重以后,她就给这些儿孙们分钱,就是她没有往生之前,她把它先分了,有的分十万,有的分二十万。分完了以后这儿孙们就开始打仗,分多的不嫌多,分少了嫌少,为什么给他二十万,给我十万?这就开始打。老人已经病得很重很重了,这个时候就没有人照顾老人了,都把心思用在争这个钱上了。这老人手里这点钱已经分完了,再没什么可分了,这些儿女们不放心,就翻、找,最后在一个地方就找出来一些券,就是那个券,现在不值钱,但是将来可以换钱的那种券,一共是十万多块钱。这个时候这些儿孙们又开始琢磨分这十万多块钱的券,老人躺在一边,你说她什么心情?她已经不能完全表达出来,就特别伤心,老人就在这种情况下,一口气没上来就死了。死了,这些儿孙们应该有点良心吧?老人已经咽气了,是不是应该来处理处理老人的后事?还著急分这十万多块钱的券。就是说,意思就想,你不是死了吗?那痛快的,整个小纸棺材拉到那个大冰柜里去,一插电冻上了。因为她刚咽气,她的神识没有离开身体,你这样把她送到冰柜里去,她非常痛苦!所有这些儿女们回来继续分这点券。我们北方是三天出殡,三天出殡的时候,到那个大冰柜里,因为她先装在一个,我觉得那好像是纸壳式的棺材,薄薄的,然后把这个纸壳棺材搁在那冰柜里,关上以后一插电。三天出殡的时候,把这个冰柜一拉开,一看那老人什么样?就是十个手指头,都从那纸壳棺材里抠出去了。你看她是在那纸壳棺材里,因为她刚咽气,她神识没有离开,一给她插上电以后,那不就是寒冰地狱吗?她一定是非常痛苦,所以她就使劲抠、抠、抠,就把那个棺材抠出洞了,十个手指头在外面伸著。她的一个好朋友,也是咱们的同修,就是在讲法的时候举了这个例子,她说这是我亲眼所见,我一个最好的好朋友。她说这个好朋友,这个老太太原来是搞医的,可能苦巴苦掖攒了这点钱,最后就落这么一个结局。

  所以我们一定,学佛的同修们要把这些都看淡,不是说愈穷就愈好,咱们就是你富贵,咱们安於富贵,咱们一定要惜福,贫穷你要安於清贫,是不是?不要去求、去找,我觉得清贫点也没什么不好的。所以你把这些放下以后,你往生就有希望了。所以「放下」这两个字太重要了!我觉得释迦牟尼佛讲法讲了四十九年,就讲这两字,讲「放下」。师父讲这么多年,五十三年了,尤其讲《大经解演义》,实际你仔细想想,就这两个字全概括了,就是告诉你放下。放下怎么的?放下成佛,放不下不能成佛。所以在提升境界这个里头,我重点讲了这么一段。所以有贪心的人、有贪念的人,他就不容易成就,因为他放不下!

  你说现在放不下的,我经历的一个老大哥,据我知道他最后走的时候走得不好,就放不下他这个外孙子。他那外孙子当时是六岁,胖呼呼的小男孩,确实挺可爱的。这个老大哥生前就特别喜欢他这个小外孙子,可能要走了,他就一直舍不掉,就老惦念这个外孙子。所以当时我去了一看,我就想,你老人家惦念你的晚辈,惦念到这种程度,但是我看到情景,却让我伤透了心,因为这老人家往生的时候,就我一个人去送的,没有其他的佛友。他是住在一个疗养院,我去的时候就是满身插的管子,带著叫氧气罩,嘴张得好大,呼嗒呼嗒的。我去了以后我就喊他,我说大哥,你念佛念了一辈子了,最后的关头一定不要忘了念阿弥陀佛,万缘放下。我说到这的时候,因为他是平躺著的,那个眼泪从这两个眼角就流下来了,那就是他听明白我的话,只是他表达不出来而已。我去的时候是下午的三点钟,他是下午五点钟走的。我念佛念到第二天早晨的五点。要不说我傻气,也有个闯劲,我当时就跟他老伴说,我说去找医院,跟他们说最少得给我八个小时念佛时间,短了不行,我说这是最低限。他老伴说,住在这个地方,人家能给八个小时念佛吗?我说你去说,我的想法就是你去说,你说不行,我再去说。我一定要争取八个小时念佛,因为我感到他走得不好。

  后来他老伴去说,还真说通了。我说也是佛菩萨加持,你看他是头一天晚上五点,我给他念到第二天早晨五点,这不是十二个小时吗?那还多四个小时!我想这老大哥缘分还挺不错。但是就我一个人,没有任何一个佛友在我身边。他老伴、姑娘、儿子、儿媳妇都在那。他是两个屋,他在这个屋那张床上,里面还有个屋,有两张床是休息的。他老伴和他姑娘、儿子,他们累了,就到屋里休息,因为他们不经常念佛,有点受不了,所以那天念佛就我一个人。它就是那个瓷砖的地,所以我磕了一宿头,最后把我膝盖磕得都磕破了,肿得像大馒头似的,这两个胳膊肘也破了,当时不知道疼,就知道怎么不得劲。等送完了他老人家,我回家换衣服才发现腿和胳膊全磕破了。

  我为什么说我非常伤心?就是告诉大家要放下!你别惦念你这儿子、孙子、孙女,到时候谁你也指望不上。我去的时候老人家在这呼嗒,那就是最后时刻了。这面有一个小单人床,就离老爷子那个床也就是两米远,当时什么景象?儿媳妇半躺在这个单人床上在玩电脑,打电脑。老爷子脚底下的对面墙上,电视机哗哗的在开著,就这么场面。我当时就想,这个时候怎么还有心思看电视,还有心思玩电脑?但是因为我和他这些孩子们一个也不认识,不熟悉,咱不好说,人家有妈妈在跟前,我就没有吱声。后来我看见儿媳妇一直在玩电脑,我就说了一句,我说这个电视如果要没人看,咱们先把它关了,行不行?没人表态,我就去把电视关了,这就是唯一我能做的。要我说,真是很苦!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活著也很苦,你走的时候也很苦,你挂著那些有什么用?电视我关了,我就一直让这个老大哥,我说你跟著我念佛。所以就给我十二个小时,念到第二天早晨的五点,准时人家就来撵我,不让我再念了,到点了。完了我当时摸摸老大哥的手和脚,那个腿可硬了,虽然是颜色没变,但是那是硬的,那个手指头都非常僵硬、非常僵硬的。我心里面就特别难过,没有这么个好条件。因为如果是儿女,包括老伴,能多给他念点佛,多磕点头,能够感化他老人家那些冤亲债主,是不是?放过他,让他往生极乐世界。读了四千多部《无量寿经》,这个老人家,最后就走到这么个惨的程度。

  我跟大家讲这一段,这个故事我好像给大家说过几次了,为什么?因为我亲身经历了,我确实感觉到当时我的那种痛苦,我就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,为什么能是这样的?然后老人就这么走了。因为当时你看,老伴身体状况不是太好,得到里屋去休息,儿子不太喜欢磕头,我估计是,姑娘勉强的磕了几个。后来我跟老太太说,我说大嫂,我建议你,让你家孩子过来磕几个头,哪怕磕三个也可以。所以后来包括儿媳妇在内,过来磕几个头,磕完以后他们全都撤退休息去了。这屋就是我,这个老爷子床上躺著,我这面就搁地下,一边念阿弥陀佛,一边磕头。我得念出声,就我自己,没人替,如果是一拨佛友,还可以换一换岗,我没人换,我就自己一直念,傻巴呵呵的。我说我那个时候那精神头,我都不知道哪来的。你看,也不吃饭,也不喝水,也不上厕所,我就有这点本事。我送往生,这些罗嗦事全没有,就一个心眼的念阿弥陀佛。

  最后把老人好歹是送走了,但是我心里感到很难过,因为要按照我的想法,老人家应该是走得挺好的。最后人临走的时候,真是遇缘不同,这个缘太重要了!所以咱们,那些老菩萨们,千万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助念上,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儿孙的身上,你到最后你躺在那,你表达不出来了。为什么容易往下堕?因为你表达不出来了,你内心很痛苦,你肯定生瞋恨心,尤其送到医院去抢救,非常痛苦。一生瞋恨心必定往下堕,堕进去再往外救,非常难、非常难的!我告诉大家,咱们自己要把自己的事弄明白,自己做自己的主,不靠任何人。助念只是助缘,咱们自己那才是主要的,咱们学哲学不有内因和外因吗?得靠内因,不要靠外因。所以这个我现在,因为我经历了这些以后,我就觉得太重要了。如果他有孝顺的儿孙,他们能够尽心尽力去做一些事情,对亡者是非常有利的。另外有的时候送往生图热闹、人多,这一拨、那一伙的,他说这么的,他说那么的,这是对亡者最大的伤害。不要图人多,哪怕就是一个人、二个人、三个人,他发心是真诚的,他就好使。不是人愈多愈能送到极乐世界,不是这个概念,千万别瞎出主意。

  最近我姑爷的一个好朋友的父亲去世了,这个孩子就非常有智慧,他一个人送他爸爸走的。当时在家里,没有上医院。他爸爸和他在一个屋,他一直给他爸念佛,然后他妈妈和姐姐在另外一个屋休息。就是他爸爸半夜咽气了,他都没有通知他妈妈和姐姐,他仍然坐那念佛,念了半宿,第二天早晨他告诉妈妈和姐姐,说爸爸往生了。所以那老爷子走得特别好,就一个人。所以这个是不是大孝子!真正的孝子,一点也不张罗,人就把老爸安安稳稳的送到好地方去了。所以我们自己就是把这个问题应该提到日程上,如果是年轻的同修,我希望你们帮助爸爸妈妈、爷爷奶奶、老年人,放下一切牵挂,告诉他们西方极乐世界多么美好庄严,不要让这些个事牵著他们、挂著他们,最后走不成。最后都得往生,往生到哪去,方向不一样!咱们还是应该尽心尽力的把老人们安全的送到西方极乐世界。我们自己不让乱事缠绕,也不让这些乱事缠绕我们的长辈们。

  在提升境界里,我还想说一个,就是要善於原谅别人。我们现在同修们在一起,一议论起来一些事情,还是讲这些是是非非,这个一定要突破,这是一个难关。尤其是女同志居多的地方,往往这个问题更严重一些。男同胞们,不太爱说张家长、李家短的。我们女同志凑在一起,现在说得最多的就是婆婆说媳妇,媳妇说婆婆,这是最普遍的现象。我是这样看的,我也是这样处理的。你看我有姑娘,我有儿子。如果我的姑娘和我的姑爷,她俩闹矛盾,他们俩到现在没有闹过矛盾,假如说要闹矛盾,我一定不会偏袒女儿的,我就想一定要对姑爷高看一眼。如果我的儿子和儿媳妇闹矛盾,我一定向著我的儿媳妇。这个你要说我不平等,有点偏心,真是,我是这样想的。为什么这样?因为我想咱们也有姑娘,也是母亲,当你的姑娘处对象、找婆家的时候,我们最起码,从我这个角度,我希望找一个正经过日子的人家,别吵别闹,应该是有老有少,老的爱小的,小的尊重老的,咱们希望找一个这样的家庭。那我的儿媳妇,她有爸爸妈妈,人家家是一个非常正儿八经的过人家,爸爸妈妈都非常通情达理,人家也希望把女儿嫁一个好婆家,是不是?和咱们是一个心念,这都是很正常的,人之常情。所以我想人家的孩子嫁到咱们家,咱只能高看一眼。不管对方对我有什么想法、有什么看法、有什么做法,她毕竟是孩子,做为婆婆都应该谅解,原谅她。所以到现在为止,你看我儿媳妇今年结婚十四年了,我们没有任何冲突、矛盾。你说孩子们有没有小脾气?也有。现在你看家里孩子都比较少,她家也是一个姑娘、一个儿子,我家一个姑娘、一个儿子。所以你就想,你站在对方父母那个角度考虑,你会把她当做姑娘看待,是不是?实际就是这样,我又有一个儿媳妇,那就等於我又多了一个女儿。

  我跟我儿媳妇说,我说你又有了一个婆婆,你等於多了一个慈母,我说你太合适了。人家本来是一个妈妈,结婚前,我说结婚后你有俩妈,俩妈都爱你、都关心你,这不是一件好事吗?但是现在社会大环境的影响,可能孩子们的心态和我们这一代人的心态还不完全一样,有些个认识、看法、说法、做法,我们要体谅他们。现在他们在社会上工作也很难,不太容易。过去我们工作,你这一天,我把我这点活干明白了就可以,现在我觉得处理人事关系,可能要比你干活,要累的多得多,要投入的精力得十分之八九,剩下那十分之一的精力用在工作上都不错了,所以我们也应该体谅孩子们。首先提升自己的境界,我从做婆婆那个角度、做母亲那个角度,我跟我家里的人忏悔。我说我这一生就是不应该来到这个人世间,因为我的头脑太简单了,啥事在我这都没有事,所以有好多事我想不出来,这样可能有时候孩子们,包括丈夫,就有不满意的地方。人说人家的妈妈都会做什么,吃的也会做,穿的也会做,我是啥也不会做那一伙的,到现在我做饭能把它做熟就不错了,你让我整几个菜,不会。所以我现在一直是,你别说一菜一汤,连汤都免了,就是一饭一菜,就是这样,生活特别简单。

  所以咱们应该体谅孩子们的想法,因为他现在接触社会,他受到的薰陶是什么样的,他回来有些个不同的意见,有时候有点怨气,这都可以理解的。所以从做婆婆来说,努力做个好婆婆;做母亲,努力做个好母亲;做妻子,努力做个好妻子。我跟我老伴开玩笑,我说老伴实在对不起,你说你这一生娶我,你也真够倒霉的了,要啥啥不会。他说你挺好挺好,你有一条优点。我老伴给我找出一条优点,我说什么优点?他说你这干净利索一般人比不了。我比较喜欢干净利索,什么东西都比较规矩,他说你这一条一般人比不了。有时候上我同学家回来说,谁谁家如何如何乱、怎么怎么的,我说你不要这么说人家,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生活习惯。

  但是我觉得做为妻子,四十五年了,我俩结婚,我没有尽到这个义务和责任,好像我做得很不够,想不出来。我跟我老伴说,我说我是没有来生了,我今生是一定上极乐世界了,你要是还想找我,你一定要去极乐世界,你上别的地方你肯定找不著我,那些地方都不是我去的地方。我说如果你要有来生。他说你怎么这么说?我说我看你上西方极乐世界有点悬,你老长在电视跟前盯著这电视,和电视一起喜怒哀乐,上西方极乐世界好像机会不大似的,所以我说你,如果你还有来生。那我意思,我也希望你上极乐世界,是不是?万一你今生去不了,我说你来生要再能够到人道,你还是男身,我说你再找老婆的时候,一定要睁开眼睛,找一个会做饭的、会做菜的、会做衣服的。完了我老伴说,我不找这样的,我还找你这样就行。我说你要是说行,那你就再找。我说但愿你不再找了,你也不要有来生了,还是咱们一起回极乐世界!完了我的老伴说,那我跟你相约,我先走。他说,因为我不明白,我先走,你把我送到极乐世界去,你有把握,我心里踏实。我说那得你愿意去,你不愿意去,我送不去,你必须得发心,一定要往生极乐世界,我说我一定把你送极乐世界去。所以现在我俩就有这个约定,他说如果我要去不了极乐世界,我到别的道上,你千万去把我捞上来,他让我去把他捞上来。我说我要是成就了,你在哪一道我知道,我不会放你不管的,我一定会去救你。

  虽然有些时候似乎是开玩笑,但是都不是开玩笑,这都摆在我们面前。你说我老伴今年七十,我六十七,你就说蜡头还有多高?尤其是像我,我现在我真是一心盼著早点回家、早点往生,多一天我也不想留。要不是师父说,你不能独善其身,你要兼善天下,要带更多更多的众生回西方极乐世界,我闭门念三天佛,阿弥陀佛肯定来接我。但是现在师父不允许,那就住著,住到啥时候算啥时候,需要我干啥就干啥,反正我不为我自己,为众生服务了。人要是这样,就心里非常快乐、非常踏实了。什么事你老惦记自己这点事,你会很痛苦、很烦恼的。以前我有个毛病,我老惦记我啥时候往生?有时候跟我老伴又生点气,我就说阿弥陀佛快点发慈悲接我回家,我可不遭这罪了。实际这个念头就是自私自利的念头,一种躲避的念头。但是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,阿弥陀佛啥时候接我,我就啥时候回家;不接我,我就多住几年,把我该办的事办完,圆满了,阿弥陀佛肯定来接我。

  要学会容人,人家不是说「大肚能容」,说「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」,这些话咱们都太熟悉了,但是你要把它落在自己的实际生活当中,有的到时候就忘了,是不是?实际人和人之间有啥过不去的?你譬如说受些中伤、毁谤、诬陷,人人都经历过。我现在回想起三、四十年以前,那时候也年轻,那时候我受到几次非常严重的伤害,有的伤害都很有损你的人格。好在我就傻,我是不解释、不辩论、不争论、不讨论,就这四条,所以谁说我啥,我不知道。人家告诉我了,我一笑了之,是吗?就过去了,自己没有烦恼,不去究根问底,你为啥这么说我?你给我拿出理由,从来不这样。

  你看现在三、四十年过去了,我们一些老同学、老同事凑在一起,再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,哈哈一笑,啥事没有。完了他们都说,说当时我们听了以后都非常生气,说她怎么回事,她傻到这分上,人家把她糟贱到这种程度,她也不站出来说说话。我说有你们站出来说就够了,不用我自己说。我说一个人,别人不了解你,你自己最了解你自己,是不是?你是个什么样的人,你自己了解,你干嘛要站出去解释?解释,说明你自己对你自己没有信心,你才去解释。那个事实总是事实,不是事实就不是事实。尤其我这三次见著师父,我在师父身上学到最大的,我收获最大的就是师父的胸怀。完了我就想,以前这几十年,我所经历的、我做的,我现在找著答案了,那说明我做对了,你干嘛要跟人家斤斤计较!人家不是说吗?你和别人斤斤计较,是你不如别人;别人和你斤斤计较,是别人不如你。你这个道理懂了,你干嘛还要去计较!

  回过头来咱们再说一说,这个《净土大经解》它的中心意思是讲的什么?刚才我说过了,我给它概括就是四个字,头两个字「放下」,后两个字「成佛」,它是佛佛道同。你看我就想,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讲法,就是讲的放下、成佛,也是讲这四个字。为什么讲了这么多年?是因为众生的根性不一样,所以释迦牟尼佛讲了这么多年,讲了这么多法门,就是不同根性的众生,他都可以找到和自己对号的,这不是就是普度众生吗?你说师父讲法讲了五十三年,师父不是说吗?善财童子五十三参,师父已经讲了五十三年,师父讲的什么?这么多年也是讲这四个字,「放下、成佛」。那这次师父讲这个《大经解演义》,还是这四个字,你怎么琢磨,它都不越过这个范围,就是这个。你如果把放下这两个字弄明白了,你今生就成就了;你放不下,你就成就不了。看破是智慧,放下是功夫,看破很重要,看破以后才能放下,放下以后又促进你看破,所以它是相辅相成的,它一点不矛盾。

  说怎么样能够长智慧,让咱们能把世间的一切看得明明白白?有些时候我就琢磨我自己,这六十几年过来了,回过头来反思反思,就是如果说我占著点什么便宜,就是我简单,我从来没求过什么,我没争过什么。我说这回我和师父讲的,我对对号,有的我做到了,就是别人喜欢的我都给你,别人要的我给你,我不要,我不争;别人不愿意干的那活,那我来干。你譬如说有时候我爱上来那个强劲,这个强劲就是从小养成的,老姑娘娇生惯养的,什么事爱较真。现在我才知道了,哪有真,是不是?都是假相,你把它当真。那个时候同志之间、和领导之间,也闹些小摩擦、小矛盾,但是过去就过去了。我的最大优点我不记仇,过去我就忘了,可能五分钟之前我和你强强两句,五分钟之后我这面没事了。完了给人家那气还没消,人家谁告诉我,说你看你没事,你看人家还生气。我说还生啥气?都过去就完了,就这样。所以因为我这个简单,也就让我现在学佛能有一点进步,可能这也是一个优越的条件,就是思想比较单纯。所以别人能想到的事我想不到。

  世间有些个舍不得的东西,在我这儿好像没啥我舍不得的,我也没什么东西。我吃得简单、穿得简单、用得简单,衣食住行全简单。我有公共车我不打出租,就有一次打出租,小刁我俩打出租,还闹了个不愉快,我俩这个事已经解决了。因为我们早晨要出差上吉林,没有公共车,只好打出租。我说老太太抠,就舍不得花这个打出租车的钱,一块钱能到车站的,咱就别十五块打车去车站,我俩就打个车。打个车,这个司机的心态我理解,多绕点圈,他不就多跳点字,多赚点钱吗?这好像都很正常。我很少打车,我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。打上这个车以后,完了小刁她知道路,我不知道路,他绕多远我都不知道。小刁说师傅你这么走,是不是有点远,我们在哪哪下车,你就给我们停到那就行。师傅也不吱声,完了绕了一个大圈,还没给我们停到我们要去的那个地。小刁就生气了,说你看你,我都跟你说了,你非得绕个圈,完了给我们停的地方还不对。完了那个师傅就生气了,说不就是多两块钱吗?你就给我十六块钱。如果不是这样,我们应该给他十八块钱。结果他就说,因为小刁说了,你停的不对地方,他就生气了,那你就拿十六块钱吧。后来小刁就给他二十块钱,完了我就跟那个师傅说,我说不用找了,干啥都不容易,您就拿著。完了我俩下车就走了。

  这小刁就不服气,跟在我后头屁股倔搭倔搭生气!你说你,他给咱们绕个大圈,完了还多管咱们要钱,你这可倒好,还多给人家钱。你看要是十六块,他应该找给咱们四块,这不但四块没找回来,都搭进去了,倔搭倔搭搁我后面说一遍,我没吱声。等我俩到等车那个大厅了,坐在那等,寻思寻思不行,看我没吱声,又说一遍。我又没吱声。第三遍又说。我说小刁,你有没有完了,不就四块钱吗?我说你怎这么抠?我是这样给她说的,我说这个司机,这个五点钟可能是他交班的时间,可能咱们就是他的第一个客人。我说你知不知道,开车,他的心情一定要是快乐的,你不能惹他生气,咱们第一个客人就因为这几块钱把师傅惹生气了,他这一天开车他都不顺,万一出点什么事,就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了,人家家里还有老婆孩子!我说咱们就是两块钱也好、四块钱也好,干嘛要这么抠?完了小刁后来说,大姐我明白了,真是真是,真是这样的。我说你如果真是,他因为跟咱们生了气,他堵著气开这一天车,你保不准他就遇到什么麻烦事。我说你看,犯不上,划不来,咱们就拿四块钱给他买个快乐、买个平安,不就完了吗?从那以后,小刁说,大姐,再遇到这事,我就会处理了。

  所以人家说你怎么宽容、怎么包容,你不遇到事,有时候说你是空口白说;遇到事你才能体验到,你是不是真心实意的,你在包容别人、宽容别人。最难处理的是自己家庭的问题,因为你和亲朋好友、同学同事,好了多来往,不好少来往。尤其是夫妻之间,每天都要面对,夫妻之间更需要包容,一定要多看对方的长处,多检查自己的短处,这样才能愈来愈融洽、愈来愈融洽。你说人生到这种时候,六、七十岁了,整得别别扭扭的,有啥意思?所以我劝大家一定要从自己做起,多包容别人。

  再说我的一个好朋友,曾经说我没出息。我给大家讲讲,我这个好朋友,我俩当时都是搞团的工作,她是团书记,我是团委委员,我当班主任老师,我有课,她就是脱产专职的团书记。后来我调省政府以后,她调到一个学校去当教导主任。有一天我俩在公共车上碰头了,我这个好朋友,因为特别要好,但是有几年没见面了。她就问我,她说素云你现在在哪上班?你怎么坐这个车?我说我调省政府来了。她说你调多长时间?我说调快一年了,不到一年。她说你现在是个什么官?我说啥官不是,干事。干事这两字在我这理解就是,干事的人就叫干事。她说你能调到省政府,你是什么门子?意思是什么后门调的?我说啥门子没有,就这么调去的。她就不相信,但是她不相信,她又知道我是从来不会办这些事的人,她说你要说你没门子我也相信,你确实也不认识谁。她就对我调省政府非常感兴趣,一路上就跟我唠。后来她告诉我,她说素云我现在又熬到教导主任了。在这之前有一段插曲,她本来是校长、书记,那就是正科级,后来就因为犯点小错,就被免职了,就什么都不是了。后来她就调到一个学校,就到市里这个学校,她又当教导主任了。她这么跟我说的。她说素云,我现在又捞操到教导主任这个位置了,我现在正在和校长竞争。我说你们学校几个校长?她说就一个正校长,还有三个副校长。我说那你争的是副校长还是正校长?她说我争我就争正校长,我怎么能争那个副校长?如果我是副校长,我上面还有个正校长,他还管著我!我说我知道,有谁在你的前面,你都不会满意的,你必须在所有人的前面。因为好朋友就无话不谈,我就这么说。她说我不像你这么没出息,干了这么多年,连个小官也没捞操上。我说我没挠著,我没有手指甲,这是开玩笑,朋友之间。

  后来下车以后,她郑重其事跟我说,她说素云,你在省政府机关工作,你真得把这个问题提到日程上。她说政府机关就是两条,一个是升职,一个是升薪,就是你提职就提薪,你处长就挣处长的钱,你科长就挣科长的钱。我说你没到政府机关,你把这事替我研究挺明白。我说我从来没研究过,我到这个单位,我就是干活、干事。她说你都干啥活?我说负责调研,写调查报告。她说那活有啥出息?她就告诉我,应该如何如何,如何如何。我说你告诉我这些招,我都不会,行不通。

  所以我说人生你争什么?你求什么?我没有争,我没有求,我现在回过头来,我告诉大家,我什么都不缺、什么都不少,可能我比那个争的、求的都好。因为我的同事跟我说,素云,你病了以后,你回家了,有时候我们就在一起议论你。我说议论我什么?他说你看这刘素云傻乎乎的,什么眉眼高低也看不出来,啥关系也不走,啥也不争、啥也不求,啥好事没落下。这是他们对我的评价。我说我什么好事没落下?他说你职务没落下。完了还告诉我,他说如果你要不自己坚决把官辞掉,你还有升的希望。是我自己把官辞掉的,我那时候是正处,这个我说啥不干,我写了个报告给党组,四个月时间,费了好大劲我退下来了。人家是要官费劲,我这是辞官费劲。就这样,他们说你看,你职务没耽误,如果你不辞官,你还有升的可能。我说那留给别人升!那个位置挺少的,我不去争。说你工资也没有耽误,完了也告诉我,我们的人事处长说,刘大姐,你现在是咱们委正处级里工资最高的。我说不对,我来的时候我是小末渣,我工资最低,我从企业来。我记得我去的时候工资七十六块钱,调到省政府。他说现在你是正处长里,你工资是最高的。我都不知怎么回事。他说你涨了两个,是百分之二还是千分之二,我都说不明白。我说我知道一次,一次我不知道。他说一个人在工作单位,涨工资只能一次,不是每个人都涨的,很少很少的。你看我们好几年才涨了那么一次,我记得我们委涨了两个人。他说就这个很不容易,所以这么一涨,你的工资就变成全委正处最高的了。这是他们研究,我自己不知道。

  所以说起这些个例子,我就告诉大家,是你命里有的,你不用争;你命里没有的,你也争不来,这是一。再就是,你争来了,不是你的,你后面跟著的肯定是祸。不是所有的钱,啥钱都好花,你说不该是你得的,你心里也明白,你非得去跟人家争,你可能有的时候能争到手,但是你这个钱到手了,你那后面祸也跟上来了。所以这个道理要明白,明白这个因果,咱们就不会争这些个东西了。

  我就用我自己的实际例子给大家说,我想现在我周围的好多人都比较羡慕我,我不知道他们羡慕我什么。我说你们要羡慕我现在活得挺潇洒,这个我承认,我不像一般人活得那么累。但是他们说,我们有个同修,他这么跟我说的,说「刘大姐,我现在好羡慕你。」我说羡慕我什么?那个时候好像我第一次上香港,定了,要来,我还没来。完了这个同修就跟我说,她说刘大姐你记住我的话,你上香港见了老法师回来,你的福报就现前了。那时候我听这个话,我没听懂,我不知道什么意思,实际到现在我也没完全明白是什么意思。她说你见到老法师从香港回来,你就福报现前了。那可能是三宝加持,师父加持。反正我现在我觉得我生活挺好的,真是吃穿用不用我管,都有人管我,挺好的。所以我告诉大家,就是说我们学佛人要有智慧的话,你把你自己交给阿弥陀佛,然后你为众生来办事,你的事由阿弥陀佛负责安排,众生的事你能做的你努力去做,肯定好,肯定对。

  你说哪个人就是他能力再多,他那个能力能大到哪儿去?他有阿弥陀佛那个力量吗?有那个能力吗?所以我就是几年前,这个愿我是发了,我说我得了绝症病,我现在活过来了,那就是说是三宝加持我活过来了,原来那个我已经不存在了。在这里有这么几句话跟大家共勉,就是是这么说的,我刚才说了这么多事和例子也好,有这么几句话你看看能不能概括,就是说「急急忙忙苦追求,寒寒暖暖度春秋,朝朝暮暮营家计,昏昏昧昧白了头,是是非非何日了,烦烦恼恼几时休」,我们用这几句话和自己对对号。所以那天我记得讲了几个忙,一个是大海茫茫的茫,一个是两眼盲盲的盲,虽然有眼睛,什么都看不见,那不就等於瞎子一样吗?还有一个是忙忙碌碌的忙,最后是心无所依,终日惶惶。所以我觉得这是现在人们大多数人的一种真实写照,确实是一天没有方向、没有目标,忙忙碌碌的,真是心无所依、终日惶惶、没有安全感,不知道未来是个什么样,你说这是不是人生最大的苦恼、痛苦!

  还有几句话是说,「荣辱纷纷满眼前,不如安分且随缘,身贫少虑为清福,名重山丘增业冤,淡饭尽堪充一饱,锦衣哪得几千年,世间最大唯生死,白玉黄金尽枉然」。前面那几句咱们不说它,就说最后这两句,说「世间最大唯生死,白玉黄金尽枉然」,你想想人世间最大的事是什么,是不是生死?所以昨天我记得我说了,我看破了以后,我就知道,这生死就是个圆,也可以说,生是死的开头,死是生的开头,它是一个圆,所以你对生和死就没有什么畏惧的了。你看世间最大的这个事就是生死,这个事谁也不能逃避,都得要经过。你说富有的要经历这个生和死,你贫穷的也要经历这个生死,这是人生唯一的一件大事,一定要把这个事搞明白。

  对於我们学佛人来说,没有什么生和死,就是我们转换一个身体,就像我们住房子的,这个房子旧了,我们换一个新房子;这个衣服旧了,我们换个新衣服,愈换愈好,有的也是愈换愈破。修行就是这样,如果你修行好了,愈换这个身体愈好,最后我们换到极乐世界去了,是不是?如果你修得不好,你堕到三恶道去了,那就愈堕愈深。我们上那个六和园,不是听师父说吗?那只小猫可能就是那栋老房子的主人。昨天早晨我和小刁我俩过去陪师父吃饭,我们在院里转了一圈,师父说这只小猫就是这栋房子原来的主人,到师父住这个房子,是第五代了。师父告诉我们两个,说这只小猫不是第一代主人,就是第二代主人,现在转成猫了,但是他还恋他这个老窝,恋他这个家,还舍不掉。

  昨天我就跟那只小猫咪,我跟它唠嗑,我说小猫咪,舍掉这个小猫身,不要恋著这个老窝了,咱得念佛往生极乐世界,你看多长时间了,你还在这六道里轮回。完了它是听明白还是怎么了,喵喵叫,连著翻了三个滚,就搁地上。小刁说大姐你看,它听懂了,它打了三个滚。我说你听懂了就好,这一生一定要把这个小猫皮脱掉。完了还看到一窝蚂蚁,一团黑乎乎的。师父先看到,师父说这么多蚂蚁。我又跟蚂蚁菩萨们唠唠嗑,别老执著这个小蚂蚁身了,咱也得念佛求往生,得到极乐世界去作佛去。所以看见这些小动物,咱们都发点爱心和慈悲心,跟它们说几句。过去我做不到,我要在街上碰见被压死的老鼠,我特别害怕老鼠,我从小就怕老鼠。我现在我就可以做到了,我发现那被车压死的老鼠,我找个东西给它撮起来,给它弄一个地方,挖个坑给它埋起来,它也得有安身之处,完了给它念念往生咒之类的。你想,也可能它遇到你这个缘了,你给它念七遍往生咒,给它念阿弥陀佛,给它做三皈,它这老鼠身它就脱了,它可能就作佛去了,是不是?我们就抓住每一个度众生的机会,这是我们学佛人应该有的胸怀。

  咱们还说这个生死,这个生死是不是事大?所以你说家里有多少财富,你最后你想它能怎么的?我想生活,吃饱了、穿暖了就可以,就足矣,是不是?你说你再怎么的,咱们晚上睡觉就是那么大一张床;你再怎么吃好的,咱们就那么大一个胃,吃多了还难受。我就替有一些老陪客吃饭的人犯愁,我说多苦,上顿吃、下顿吃,我说太痛苦了。因为那个时候我没有病之前经常出差,上各地市县检查工作,你这一到各地市检查工作,你就是钦差大人,上地市县都好招待,吃的都是山珍海味什么的,对我来说那都没用,因为我不吃那些东西。我让他们给我上菜就是一碟酱,两根黄瓜,这就是我吃的菜。所以我看他们上顿吃、下顿吃,一天最起码三顿饭,吃得很痛苦。他吃,你看早晨吃完了没等消化,中午又接著吃,中午吃完没消化,晚上又接著吃,是一件很痛苦的事。尤其他们喝酒喝醉了,那个痛苦劲,我跟他们说,我说喝酒千万别喝醉了,我曾经喝醉过,可难受了。

  我给你们讲讲我喝醉酒的故事,那时候我刚调到省政府是一九八四年,那时候我还没请观音菩萨,没信佛,我是一九九一年请的观音菩萨。到一个市,它那个喝酒的规矩是这一个圆桌坐这一圈,每人三杯,三个杯放在你面前,一倒就是三杯白酒,都倒满。喝的时候就是第一杯喝完了第二杯,第二杯喝完了第三杯,连著干三杯,它是这个规矩。因为我们委女同志少,我们处就我一个女同志,去了哪以后都是被攻击的对象,他们有的说什么心态?说女同志肯定是不太能喝酒,所以有的人就找我坐在他边上,他说我想你就是我的保护神了,我就傧著你喝,你喝多少我喝多少,就这样。其实我告诉他,我说我不会喝酒,因为我确实没喝过酒。

  我记著我到一个工厂,他那书记说,我就得挨著你坐,我就跟你喝,你喝多少我喝多少。就这样喝,我不知道喝完酒是什么样,所以这不就三杯吗?三杯。完了那个书记说,是你先喝,是我先喝?我说那你说谁先喝?后来他们自己的同志说,你是主人,得你先喝,他就把他那三杯喝了。他喝了,我想咱们说话得算数,人家已经喝了,那我就喝,这三杯我就喝了。喝了我的感觉就是什么?就是辣,怎这么辣!没喝过酒,我寻思喝三杯行了,我看又倒三杯,他那三杯也倒了,我这三杯也倒了,心就开始打鼓了,咚咚咚,咚咚咚。心想我的妈,这啥成,这还得喝三杯。完了他又把他那三杯喝了,那他喝了,我就得我这三杯喝了,这我就喝了六杯。没有吃饭,没有吃菜,就连著干了六杯酒。我寻思还倒吗?这时候我看那书记就点点,再倒一杯,给他倒一杯。那他倒一杯,我这肯定也倒一杯,给我这也倒一杯。我寻思,这一杯喝完应该差不多了吧?完了这个书记就把他这杯喝了,喝了以后,我想那我这杯也喝了,这样算数算得好不好?我喝了七杯酒。

  后来他们告诉我,说你知不知道这七杯酒是多少?是差一两不到半斤,四两九。是差一钱还是,反正是七钱一杯,这我喝了七杯就七七四十九。喝完了以后,我看那个书记就搁椅子上坐著,突然一下就钻桌底下去了,因为是一个大圆桌,坐了一圈人。他就钻桌底下去了,因为他挨著我,我这么一瞅,我寻思这书记啥跑桌底下去了?完了他那司机马上就过来了,他就跟那司机说,我喝高了,我喝高了,你快扶我回家。我寻思他喝高了,喝高了就上桌子底下?我当时就这么想的。完了这个司机就架著这个书记,就给他搀回家了,真回家了。这回没人傧我了,反正我七杯酒我已经喝了,当时我没什么感觉。回去以后,这喝完了回到住宿的地方,那些男同胞说想玩麻将,都知道我不会。我说我不会,他们说你不会,你得坐到我们边上看著,你看著也给我们助助威,就你一个女同胞,还不陪陪我们?我们玩麻将,你搁那看著,我们赢钱给你。实际上他们不赢钱,就是那么玩。那我就没办法,我就搬个凳子坐在人家那空里看著。当时那个麻将,反正我也不知道抓多少个,我看他们都立著,那么摆著,字朝著他们,那个背面朝著那面,是不是这样?就这么立著。这个时候我开始反应了,我告诉你们什么反应?就瞅这个麻将,一会「呼」倒这面了,一会「呼」倒那面了,我寻思这怎的了?我就跟他们说,我说你们玩,我不看了,我说你们这麻将来回倒,我晕。完了他们说,你看没有,上劲儿了,这不是麻将晕,是你晕了,回去!完了我就回我屋了。

  这就是我第一次喝酒的感受,这次就是晕了,没怎么的。我回家跟我爸说,我说爸,我出差我喝了七杯酒,一杯酒是七钱的。我爸说你也不会喝酒,你怎么敢喝那么多?我说逼上了,不喝不行。我爸说,这怎么出差还逼著喝酒,说你看我老姑娘也不会喝酒。完了我就跟我爸开玩笑,我说爸,我再出差我带著你。我爸说,你带著我也不行,我也不会喝多点。我爸一次就能喝一小杯。后来我爸给我说,说你再出门把老佰带著。小刁知道老佰是谁。老佰喝酒就是喝个一斤八两的没关系,女孩子,我的同学。我爸说你再出门把老佰带著,让老佰替你喝酒。我说那哪能行!这是我第一次喝酒,感受就是晕了。

  第二次真喝醉了,第二次我上也是一个市。那是怎么喝的?那个书记是个鲜族人,鲜族人喝酒是色酒、白酒、啤酒、汽酒,所有的酒一大溜。是一样一杯、一样一杯、一样一杯,不是像那三个都是白酒,这是所有的酒各一杯,然后从第一个开始喝,一气喝完。我就这一次把我喝醉了。因为这个书记他劝酒的方式很独特,就是你不喝他端著,这是第一个动作;第二个动作,你再不喝,他给你鞠躬;第三个动作,你再不喝,跪下给你磕头。因为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书记,所以非常不好意思、非常尴尬,这怎办?我们处长就说,小刘,你看人家书记都这样,你再不喝就不给面子,喝!就这么一喝,就所有的这些,也可能各种酒掺到一起的作用,就喝了。喝完了以后,这回我才知道,喝醉酒怕见风,搁屋里没觉得怎么的,一出门,这风一吹,呼一下,就觉得好像要往外吐似的,但是你不能吐,得憋著,都很不熟悉的。后来我跟我们处长说,快点开车,回住的地方。我们处长也知道,我肯定喝多了,完了就开车,那不说开飞车,也差不多了,就把我送到住的地方,进屋我就开吐。所以我知道喝醉酒吐的那个滋味,是相当相当难受,我一看谁喝酒,我赶快劝少喝、少喝、少喝,就这样的。所以你想想人生,你说这是幸福吗?是一种痛苦,是一种折磨,别觉得出去了净好吃好喝的,那不是一件啥好事。所以我建议大家少请客,别这么喝酒。

  还有四句话跟大家也说说,也算共勉!说「世事忙忙似流水」,这第一个「世」是世界的世,第二个「事」是事情的事,说「世事忙忙似流水,休将名利挂心头,粗茶淡饭随缘过,富贵荣华莫强求」。我自己的总结就是,生命里最可贵的东西就是生活得平常。我是想,人以一颗平常心,过平常人的平常日子,是一件最幸福的事,真是这样的。所以最后再供养大家这几句话,就是爱美的女同修们,你们都想你们有一个漂亮的容颜,怎么办?四句话记住了,这就美了。「天天微笑容颜好」,你别天天拉耷著脸,一定要天天微笑,每天对你的同事,你都要笑一笑。「天天微笑容颜好,七八分饱人不老」,别见著好吃的贪心,吃起没完,你吃饱七八分就可以了,别吃十分饱,这是第二句。第三句是「相逢莫问留春术」,就是你别看人,见著人家皮肤挺好的,你问怎么保养的?不用问她,咱们自己会。最后一句,「淡泊宁静比药好」,不用去美容,美容最后你都要遭罪的,过个十年、二十年,你美容的那个肯定要有个副作用。所以咱们还是淡泊宁静,比你吃药都好。这四句我再念念,记住了,这就是美容的妙方。你们看我现在不太讨厌,我就是用这种药方,我也不美容,它自然而然就比较好了。「天天微笑容颜好,七八分饱人不老,相逢莫问留春术,淡泊宁静比药好」。

  今天这节课就讲到这,时间也到了,正好准时。谢谢各位。

作者:miaoyin居士整理 录入:纯净纯善 来源:净空老法师法语
  • 净空法师文集(www.jkfswj.org) © 2020 欢迎转载,功德无量!

  •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