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空法师文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莲池海会 >> 刘素云演讲 >> 内容

觉海之舟(第三集):勤修戒定慧 息滅貪瞋痴

时间:2012/7/17 21:56:48 点击:2534

觉海之舟(第三集):勤修戒定慧 息滅貪瞋痴  劉素雲老師主講  (第三集)  2012/6/26 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 檔名:56-124-0003
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中午好,請坐。今天仍然是利用兩個小時的時間,講這樣一個專題,「勤修戒定慧,息滅貪瞋痴」,在這個總的題目下面,分兩個大題來講,第一個題講「勤修戒定慧」,第二個大題講「息滅貪瞋痴」。首先我們講第一個題,勤修戒定慧,在這裡我想講這麼幾個小題目。第一個什麼叫戒定慧,從字面上解釋一下,咱們先來說說這個戒,戒有三個層次的意思,第一個層次從字面上解釋,就是不要做,或者不要犯,這是第一層意思。第二層意思,從佛法上講,就是佛教約束教徒的條規,這個叫戒。第三個層次,通俗點解釋,就是規矩、規章制度,戒就是有這麼三個層次的解釋。再看看定,什麼是定?從字面上講就是指情緒鎮靜、安穩;第二個從佛法上講,就是外不著相,內不動心;第三個層次,通俗的講,就是六根接觸六塵如如不動,這三個層次總起來說就是定。最後我們再說說慧,從字面上講,是指聰明有才智;第二個層面從佛法上講,就是明瞭宇宙人生的真相,就是自性現前,這叫做慧。前面我就從字面上和通俗上講,什麼叫戒定慧。
第二個小題目,是戒定慧三者之間的關係,因戒得定,因定開慧,這個大家都很熟悉,戒是手段,定是樞紐,慧是目的。簡單的概括,戒定慧三者的關係就是這樣,戒是手段,定是樞紐,慧是目的。佛法的修學,是以定為樞紐,戒是幫助得定的手段,而非目的,就是戒不是目的,它是修行的關鍵。我們學佛的目的是開慧,只要得到定,慧就起作用,定慧是同一件事情,是一不是二。再進一步說,定是體,慧是用,有體當然就有用,所以我們只要得定,就不怕不開慧,戒定慧是一而三,三而一。我們淨宗講的定,就是一心不亂,也叫做念佛三昧,三昧就是定。實際上釋迦牟尼佛講的,八萬四千個法門門門都是修禪定,我們修淨土念佛法門,就是用念佛的方法來修定的。所以古大德提倡「持戒念佛」,戒律非常重要。《無量壽經》從三十二品到三十七品,都是講的戒律,我們依照《無量壽經》來修學,對我們求一心不亂、求念佛三昧,是非常有幫助的。這是第二個小問題,就是戒定慧三者之間的關係。
第三個小題,我想說一說戒定慧與信願行的關係。大家都知道信願行,是我們往生淨土的三資糧,戒定慧和我們這個三資糧又是什麼關係?為什麼上面我們說依照《無量壽經》來修學,對我們求一心不亂、求念佛三昧,決定有幫助?因為《無量壽經》的一個特別殊勝地方,就是把戒定慧融合在信願行三資糧當中,信心清淨了,信心裡就具足戒定慧。因為清淨信心不會有過失,戒就在信心裡,信心清淨絕不動搖,就是定在其中。信心清淨不生疑惑,就是《無量壽經》講的「住真實慧」,可見清淨信包含著三資糧,一個信把戒定慧全都包含在裡面。我們再接著看願行也是如此,願行堅定,戒在其中,不會三心二意,不會犯一切過失。因為只有一個願望,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見阿彌陀佛,沒有閒功夫去想壞事、做壞事,所以願行裡也是戒定慧三學都包含在其中。信願行中,行是持名,二六時中就這一句阿彌陀佛,念念相繼沒有間斷,大家想想,戒定慧三學在不在其中?肯定在!都在這句阿彌陀佛名號之中。戒定慧就是信願行,信願行就是戒定慧,這兩者是一不是二。
剛才講信心清淨,不生疑惑,就是從《無量壽經》中講的「住真實慧」。今天上午師父他老人家在講法的過程當中,也重點說了三個真實,我們看這個住真實慧,我們凡夫聽經,知道文殊、普賢、觀音、勢至這些等覺菩薩,他們是住真實慧的。但是就不知道我們凡夫也能住真實慧,甚至連什麼叫真實慧都不明白。有同修問了,等覺菩薩能住真實慧,我們凡夫怎麼能住真實慧?師父講經的過程當中給我們一個準確的答案,不知道大家注意沒有?這個答案,就是只要你讀《無量壽經》、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,你就是住真實慧。你一個小時讀經、念佛,你就住一個小時的真實慧;你念兩個小時的《無量壽經》,念阿彌陀佛佛號,你就是兩個小時住在真實慧。如果你二六時中都在讀《無量壽經》,都在念阿彌陀佛佛號,那你就都住在真實慧當中,就是這麼簡單。這回我們大家知道了!凡夫也像等覺菩薩一樣,可以住在真實慧中,就是你能願、能信、能念,就住在真實慧中,這個我們不要懷疑。你看我們凡夫讀《無量壽經》,完全可以做到,我們念佛也完全可以做到。你說我們做為一個凡夫,就時時刻刻都住在真實慧中,我們是不是這個世間最幸福、最快樂的人,因為真實慧的利益你得到了,剛才的第一個層次說的是真實慧。
現在說真實慧的利益,究竟是什麼?利益就是「開化顯示真實之際」,這就第二個真實。真實之際就是真如本性,開是開顯,化是變化,開顯、變化。顯是什麼?顯是真如本性。禪宗用參究的方法達到這個目的,我們淨土宗用信願持名的方法,同樣也能達到這個目的。而且淨宗的方法比禪宗更穩當、更方便、更快捷,我們會得到真實的利益。上午師父在講法過程當中舉了一個例子,說他剛進佛門的時候,三個老師互相彼此沒有見過面,但是告訴師父的同一件事,就是不讓師父修密,也不讓師父修禪。你想想,那我們現在選擇了淨土念佛法門,是不是我們是最幸運的人!一點彎路也不走。第三個真實,是「惠以真實之利」,這就是利他,惠是給予的意思。你修這個法門,你得到了真實慧,得到了真實之際,你自己得到了好處怎麼辦?你要把這個好處介紹給一切有緣眾生,讓他們也得到這三個真實,這就是我們要做到兼善天下。這是我講的第一個大問題,第三個小問題。
第四個小問題,是怎樣修戒定慧?那先說說戒定慧從哪裡下手?你得有個抓手,東北人的話,方言土語叫抓手,就是抓手。從哪裡下手?從《弟子規》下手。我們每件事似乎都離不開《弟子規》,因為《弟子規》是根,《弟子規》是屬於戒律,而且是最根本的戒律要百分之百的落實。我記得師父在前兩年講經的時候,曾經說過,說蔡禮旭老師講的《弟子規》,為什麼能感動人,這個我記得特別清楚,因為這是蔡老師他自己修學的心得體會報告。老法師講經時說過,說蔡老師是很用心的學了一年的《弟子規》,然後又用一年的時間把《弟子規》完全落實。所以他講《弟子規》是言之有理、言之有物,就是道理講得很清楚,因為他既有理論,又有實踐,就是他自己的體會。所以是言之有理,他說出來你一聽就在理;然後言之有物,他有具體的事例來說明。不是空洞的理論,就是上面帶一個大帽,下面就什麼也沒有了,不是這樣;有理有據,所以他講的能感動人。這是他內心世界的自然流露,也就是自性的一種流露。所以自己學好之後,再把《弟子規》介紹給別人;如果你自己沒有做到,縱然你講得再好,也不能感動人。因為它不是從你內心發出來的,它不真,它肯定就假,人家聽了會不服氣的。所以一定要自己真正做到,然後自然感動人,這是自自然然的事情。
《弟子規》的落實,和我們每個人都息息相關,總是有一個誤區,總覺得《弟子規》、《弟子規》,就是小孩的事情,和大人沒關係。恰恰就是這個誤區,是很多大人自己不學《弟子規》,讓自己的孩子學《弟子規》。所以這樣他沒有用自己的身體力行,去影響孩子,給孩子做出樣子,你想孩子學得能深入到哪?缺少我們大人的榜樣作用。我們必須走出這個誤區,老法師說學《弟子規》,一定是大人給孩子們做出好樣子,讓他們看,孩子看明白了,自然他也就理解《弟子規》是什麼意思。因此我們要正確的認識這個問題。
明確了修戒定慧的下手處,下面我再談談我個人的幾點體會,就是具體的怎樣修戒定慧。第一個我自己是這樣做的,一門精進,長時薰修,是修戒定慧的好方法。我今年學佛,如果從一九九一年請觀音菩薩,就算我開始學佛,二十年的時間了。二十年的時間,前十年基本上是荒廢,那時候是東跑西顛,東也求、西也求。我過去講過多次了,我犯過好多好多錯誤,就是哪塊有能人、哪塊有神通我就往哪裡跑。一聽說人家能知道你前生後世,把我羨慕得不得了,他咋那麼能?就是這種心態,所以一說哪個活佛、哪個喇嘛會灌頂,那時候都不知道什麼叫灌頂,那也得去灌去,到那兒自己也看明白了,也學會了,拿個小樹枝、小柳條沾點水,往腦袋上撣一撣,然後師父給你摸一摸腦瓜門,再給你發幾個紅豆豆,這大概就是加持、就是灌頂。
還有一種,我不知道那叫什麼名,我說就像我們農村贏骰子似的,完了就這麼一掄的一掄的,往腦瓜子上這麼掄的幾下。大家都很信這個,所以這個事我參加過好幾次。人家那些人還很嫉妒我,說為什麼哪個師父都對妳那麼好?一說用哪個骰子給我甩的次數多,摸我腦瓜頂摸的時間長,然後給我灑水也灑得多,給我發豆豆也比別人的豆豆多,問我為什麼?我說我不知道為什麼,因為我跟這個師父我不認識。比如說有一次,我師兄領了一個西藏來的喇嘛到我家去,我怎麼接待我都不知道,反正我師兄他怎麼安排就怎麼是,當時有幾個同修在我家,就說師父能灌頂,我們就都跪在師父身邊,第一個程序就是拿這個骰子甩。可能因為我跪的位置大概是中間,離師父比較近,可能就多掄了幾下,我自己都不注意。第二個程序就是灑那個水,第三個程序就是摸腦頂,第四個程序發紅豆豆。那個紅豆豆可能叫甘露丸吧,我不知道叫什麼名,反正就是粉紅色的小豆豆,師父就讓我伸出手,我就這麼伸著手,然後師父就擱懷裡掏,掏出一個小瓶瓶,那小瓶瓶看來挺寶貴的。
打開那小瓶蓋就往我手心裡這麼倒,一共倒出了八個紅豆豆。而其他每個人也都伸手,師父也都給每個人都倒,我不知道我倒得最多,別人倒得少,因為我沒去看別人的。這個程序剛結束,我大師兄站在我身後,他就跟師父說,就跟這喇嘛說,師父,你偏心。那個師父就說了,我怎麼偏心?因為他是西藏人說話就那個聲。我師兄就說,你看你在我家住,都我照顧你、招待你,你就給我發一個紅豆豆,你怎麼給素雲發了八個紅豆豆?我這麼舉著,因為我師兄都過來查了、數了,數我這八個紅豆豆了。師父說嗯嗯嗯,就這樣三個嗯嗯嗯,我這八個紅豆豆也沒被收回去,嗯就這樣我就得了八個紅豆豆。所以那些年真是這樣的事我沒少經歷,無論是出家的、在家的,好像我和這些人還都非常有緣,他們都還特別喜歡我。我記得有一個在家的師父,就是個兒很矮的一個小老頭,他告訴我們,他的名字叫公平王佛。我們一聽這佛那是最大最大的,那是大官,所以那個頭也沒有少磕,錢也沒少繳,就是這樣的。
做佛事活動的時候,我記得都弄了那樣一個笑話,當時因為做佛事,我第一次參加我不懂,連吹帶唱帶敲帶打的,唱的也都挺好聽,這我知道,那是我第一次聽著法會唱的,我說怎麼唱得這麼好聽?就是我不會。後來有一個女的三十多歲,一個女居士就說,劉老師,那些菩薩咋那麼喜歡你?我說哪些菩薩擱哪?她說你不看著嗎?我說看不著。就給我指著,她說妳看那、那、那都是佛菩薩,他們都瞅妳笑特喜歡妳,有一個菩薩還給妳發了一條褲子。我就前後找,我說擱哪?我就找,不說給我發褲子嗎?我怎麼沒看著?她笑了,她說劉老師,妳真不懂?我說那妳說什麼叫真懂,什麼叫真不懂?她說我告訴妳,發那個褲子是菩薩給妳發的,妳是看不見的,無形的褲子。我說那有啥用?你說我還說人沒啥用,那我以為這褲子,就像咱們穿著的真實褲子,沒找著。人家告訴我,是無形的褲子,但是那個褲子的作用,比你自己真褲子作用要大得多。
我記著還有一個好朋友,我倆特別要好的一個好朋友,她跟我倆一起去,一聽說給我發了個褲子,辦完這個法會,就撅大嘴。因為我倆特別好,她比我還大兩歲,我說你咋的?你今天怎麼老撅嘴?她說素雲,妳來了,妳看妳又得褲子,佛菩薩又都喜歡妳,我來了啥也沒有得著。我說得了得了,好說、好說,我那褲子給妳,反正就看不著,我給妳了,我給妳要接著那就是妳的。這個才把她說好不生氣了,我也不知道這怎麼回事。那就是前十年,就這方面的事我真是跑了好多好多。
比如說我們到師父家裡去,坐的位置都要分別,讓我坐哪我就得坐哪,讓我吃飯我就得吃飯,不吃還不行,讓你吃幾碗你就得吃幾碗,你撐得慌你也得吃。我也不知道都啥規矩,我尋思就是這樣的,那要是佛菩薩給的,必須得吃。我記著烙那個帶糊鍋巴那個大餅子,他家是大鐵鍋,整那個手這麼搗搗搗就搗出來一個,啪一貼,底下一燒火出來就是那個橢圓形的大餅子,一面帶糊鍋巴的,非常好吃,可香了。你不是說香嗎?那就讓妳吃一個、再吃一個,再吃第三個就撐得慌了,吃不進去了。師父說再吃一個、再吃一個,怎麼噎我也得把這大餅噎進去。所以那想起頭十年我都覺得太可笑,不知道自己都幹了些啥、學了些啥,啥也沒學著。
我是後十年開始到現在,是一部《無量壽經》、一句佛號。說實在後十年我純粹的讀《無量壽經》、念阿彌陀佛佛號,到現在也就將將巴巴十年,就是這樣。這個十年我是不換題目,不懷疑、不夾雜、不間斷,收效比前十年要明顯得多、要大得多。比如說戒吧,戒,我這個人比較守規矩,我不是不想守戒,我是弄不明白。所以那天開林法師在那面主持會,主持會在我上台講課之前,我自己在下面想的什麼?我心裡在默念,我上台的程序,因為定弘法師已經上了一把,我就特別注意看定弘法師上台的程序什麼,先跟哪磕頭磕幾個,我就在那學著。我覺得我看得差不多了,結果輪到我的時候又出笑話了。人家開林法師在上面一說剛開始,人本來就想有一段話,我也沒等他這段話說完,一聽到他說我的名字,我直接就奔台上去了。我到台上了,我臉沖著開林法師,開林法師那段話還沒說完,那咋整?我心話靈機一動,我給師父行個禮吧,就算我上台早了。結果下面兩千多名同修都笑了,這個傻老太太又弄笑話了,這第一天、第一堂課我就弄這個笑話了。
第二天大家沒發現,我弄了個笑話,什麼笑話?襪子穿反了一隻,我尋思我穿那個襪子,它是裡面帶一個白的,它是防腳裂的襪子,腳跟那有個單獨的東西是白的,我正著穿,那白的是在裡面看不著。我怎麼琢磨的,我早晨我顛來倒去穿,怎麼到底還是穿反了?我都不知道我穿反了,我是講完了課,下台回到住的地方,坐在床上準備把襪子脫下來才發現,我說今天我襪子穿反一隻,我就問她們,因為大雲她們都坐在前面一、二排,我磕頭的時候妳們看沒看到我白襪跟露在後面?她們說沒注意,我說那就好。每天平均我都得搞點小笑話,真是逗死人了。
所以開林法師說,他那要辦個什麼培訓班要招生,我就問了,我說開林師,你招男眾、還招女眾?開林師父說不分男眾、女眾都可以招。當時我就說,那我報名我去學學!開林法師就說可擔不起、擔不起,那我馬上得給妳磕頭。跪在地下就給我磕頭,趕快我又把他給他扶起來,我說不是,不是,我真心誠意的,我去學什麼?我去學這個規矩,我真是不懂規矩。實際開林師我們是第二次接觸,他都能感受到我真是不懂規矩,不知道怎麼辦。我說我不是不守規矩,我就是不懂規矩怎麼整?我想你是不是先教教我們這個戒律,讓我學學。他說那哪能擔得起?妳是老師。我說我什麼老師?我上台講課你們管我叫老師,下了台我不就學生嗎?實際在台上也是學生,就是這樣的。所以戒律這個東西,我好在我怎麼解決我這個問題老出錯,自己有時候也說,這可怎麼辦也著急,到處請教,見著師父我就請教。但是好在我這人就是心裡沒事,我淡然,我什麼事都看得很淡,我錯了,錯了就錯了,我下把不錯了。那下把我可能這個沒錯,那個又錯了,那錯就錯了,下把我不錯了,我不貳過,就這樣似的。
這些天就在那面參加活動的時候,我又想起了定弘法師教我那三個字,不為禮。我好像那幾天我都沒說,我是忘了,還是我又不知道該說的我沒說,我就不知道,反正那天我一次沒說。但是我心裡想,不知道啥時候說得對,那就別說了,擱心裡說!所以每當我最後講完,我下台之前一定要面對大家鞠個躬,我那時候我心裡說,不為禮,我不管他們說啥想啥,我這面是不為禮了。就這樣我覺得挺好。反正我現在我自己衡量我自己,似乎有點進步,好像遇到事比較穩重。我記著師父講說讓學大象,說大象那一步一步慢慢悠悠、慢慢悠悠,這個對我很好。因為我是個急性子,以前遇到事,我是火燒火燎的,譬如說今天我一看快到點了,因為今天下面師父我倆間隔的時間挺短,我就想別耽誤一點時間,趕快上來,大雲和小刁稍微慢點,自己大步流星我自己就過來了,她倆在後面,我估計是跑著攆的。就是這麼急性子,就又忘了學大象,又學那猴子猴急猴急的。我以前那個火爆脾氣特別大,現在這幾年我覺得磨得柔和多了,發脾氣的時候少了,最近這一年多,大概就發了一次脾氣,還叫小刁和大雲看見,這兩天大雲還說這件事!
以前遇到什麼事,我特別較真,因為我不撒謊,別人誰撒謊都能騙我,後來人家誰告訴我說他在騙妳,我說他怎麼能說謊話那麼大人?總想把這個事弄個一是一,二是二,一就得站著,就得是這樣的。我給大家舉那個例子,打撲克都不能耍鬼。所以後來我們處,因為我們處每天中午休息的時候,我們和食品處是對屋,食品處那倆小傢伙願意打撲克,中午一邊吃著飯,一邊得玩幾把撲克。他們確實後來我感覺也都搞名堂,也都耍鬼兒,但是我不耍鬼兒,我有大王我就告訴有大王。比如說我和劉長對家,我要抓大王,我不擱腳底下捅咕,那不是祕密的嗎?咱們都公開,我直接就說劉長,大王擱我這,你別掉住我,就這樣告訴。那人家我的對手兩個就不滿意,說妳這不玩賴?我說沒玩賴,我把大王伸出來,看大王真在我這裡,就這麼公開。所以我是全委二百多號人,最較真的一個,他們說你要跟那老太太辦事,你可別騙她,你要騙她,她收拾死你。那我就得問,你為什麼要撒謊?你為什麼要騙人?人家耍錢鬼、耍錢鬼,我說不行,在我這一是不耍錢,二是不玩鬼。這幾十年,這個傻老太太就是這麼過來的。
所以說現在你說你要弄個真、要弄個假,本來一切都是假相,你在這假相裡,你還非得要提溜出個真來,你不自欺欺人嗎?你不自己折磨自己嗎?所以現在你真也阿彌陀佛,假也阿彌陀佛,我明明知道你說假話,也阿彌陀佛。你明明騙我,像我那個弟弟來騙我錢,管我要一千五百塊錢,我說你給我說說你都幹啥用?他就說了三條。我一聽三條是都需要錢,我當時沒有錢,我還出不了屋,因為那時候我病是最重的時候,我坐在我們家裡打電話給他借這一千五百塊錢。後來給他拿到手了,我還不放心,我又派個人給他送到車上。我說你給他送到車上,車門關上你再回來,這樣就保准他把這錢拿回家去了,我怕他半道他再把錢花掉。
放下這個電話了又不放心,他是真的嗎?馬上我就給我那大弟弟打電話,這是我小弟的親哥哥。一問我那大弟弟就說了,嫂子,你又上當受騙了,人家都開會了,說哈爾濱咱嫂子最好騙,你說啥她都信。我說騙去騙去吧,完了我那個大弟弟氣得說,不行,嫂子,妳都病成這樣了,他還這麼忍心來騙妳,我馬上去給妳要回來。我說得得得,別要了,他願意怎麼弄怎麼弄!所以從那以後,我那大弟弟給我這老弟弟、老弟妹一頓臭罵,到現在我這老弟不敢找我家門。這次我三嬸婆,就是我這老弟媽媽去世,我去了看見我都咧咧,就覺得不好意思見這個嫂子。我說沒關係,以後你有困難,正兒八經過日子遇到困難,嫂子還管你。所以這次我又給我弟弟發點錢,給妹妹發點錢,好好把老媽發送好,別因為這個你倆再打仗,就是這樣的。
所以說一個人你自己真,你要求別人也都那麼真,好像你會很累的,我過去就是這樣。現在就想自己管好自己,別人怎麼的那是別人的事,我自己受五戒、受菩薩戒了,我就一定要把它弄明白,我要守好這戒。但是我還有一條不要把戒守死,你要把戒守死你就寸步難行。所以我這個守戒,可能有些守戒比較嚴的,是不是覺得你這是啥守戒的?我那天晚上我和小刁和大雲我還說,我說大家都這麼忙,要是不忙,我想和聖妙法師請教請教,菩薩戒那些戒條,有幾條我沒弄明白,我就是倒不出來時間。所以比如說我給大家舉個例子,我和我老伴一起吃飯,他吃葷,我吃素。他不是說一開始我要吃啥,那我就按他要求給他做了。有時候你這飯都做一半了,尤其做疙瘩湯,做熱湯的麵條,你這個已經都做得快熟了,他告訴我,給我打兩個荷包蛋。你說這兩個荷包蛋給不給他打?你不給他打他生氣了;給他打吧,要是嚴持戒律,那我都很長時間我不吃雞蛋。那我就得依著他打兩個荷包蛋,那一打雞蛋自然有廢邊,它不會整個一團,一點廢邊沒有的。
那怎麼辦?熟了以後,我把兩個完整的荷包蛋擱在我老伴碗裡,再給他挑上麵條,加上麵條湯,然後剩下的我就舀著吃了。那我那碗不可能一點廢邊不有,那有就有了,當時我就心想,白菜片,我吃就是白菜片,就是這樣。我老伴是那種特殊的人,我要和他較真,我這個不吃,那個不吃。比如說他做菜,他都喜歡擱蔥、擱蒜,他現在好在他都問我,老伴,擱點蔥行不行?擱點蒜行不行?我說你隨便,你擱什麼都行。有時候我做,我說老伴,給你擱點蒜?好,那我就給他擱點蒜,我吃的時候我不忌諱這個。我們小刁是絕對嚴守戒律,一點蔥也不沾,一點蒜也不沾。所以戒要守,但是不要把它守死,這是我不成熟的理念,我也不知道對不對。我就想你在家裡,你一個人你想怎麼就怎麼的;你要是出去了,那人家做這個你不吃,做那個不吃,你給人添麻煩。人家該討厭,說這學佛的,戒守的,整的這個麻煩,這不吃,那不吃的,叫人煩。所以我就是比較恆順!我在這裡說是讀經、念佛是戒定慧三學一起修,聽經好、念佛好,聽經念佛能開竅,竅一打開現自性,要啥寶來有啥寶。
我總覺得這個人的智慧,就好像一個寶庫似的,你這個門關著的時候,你看不著這個庫裡有啥。你這個智慧打開以後,這個門它自然就開了,你自己一看:我什麼都有,我一樣都不缺,我這個寶庫裡的寶我要啥拿啥。所以現在我為什麼老告訴大家,內求、內求,千萬別外求。但是人不理解,說我內求也求不來,你有寶庫我咋沒有?我告訴你,人人有寶庫,就是你那門現在關著,沒打開!你拿到那鑰匙,什麼是鑰匙?昨天我講了一個鑰匙,孝,孝是打開智慧之門的一個鑰匙。再有聽經是鑰匙,念佛是鑰匙,這四個字阿彌陀佛金鑰匙。你不掌握它,你非得跑外面去求。
我昨天給大家,跟義工同修們見面的時候,慧蓉師兄非得讓我跟大家說兩句,我就閒嘮嗑,嘮了大約四十分鐘左右時間,我就給他們舉了一個例子,我說就是我送那個同修往生,兩隻鞋一隻鞋底,那隻沒底。你說送往生的還就我自己,你們經歷過嗎?送往生就老哥一個去送的,沒一個幫手。這個一隻底的鞋穿不上,一隻有底的鞋我給穿上,這咋辦?人必須得兩隻鞋。智慧來了,心裡馬上喊:阿彌陀佛快派人來送鞋!這心裡怎麼喊的自己也不知道,反正滿腦袋就是阿彌陀佛,趕快派人來給我送鞋,沒送鞋,你說我上哪整鞋給他穿?十分鐘左右,一個男的就站我身邊,我也不認識,我這麼一瞅,我說你是誰?幹啥的?他說我來幫妳忙。當時心裡的一閃念,真派人來幫忙了,就這麼想的。我說你幫我忙,你就趕快給我弄雙鞋,他一隻鞋有底,一隻鞋沒底。他說別著急,我妹妹是賣鞋的,一個電話打過去,十五分鐘之內他妹妹來了,拿了兩雙鞋。他妹妹就是賣壽衣的,裝老衣服的,這不有現成的鞋嗎?拿兩雙哪雙合適穿哪雙,鞋的問題解決了。
當時顧不得想,阿彌陀佛真是派特使來給我送鞋,那時候就是腦瓜門就是怎麼把衣服給他穿好。你看一個人給一個去世的人穿衣服,人不說那個人死沉死沉的,你整不動他。他姑娘就一個勁的哭,我怕眼淚掉他身上,我說妳一邊站著,就我自己。你想那好幾個人穿衣服都累得呼呼喘,你說我一個人,我頭一次幹這活,以前我沒接觸過。那給他穿褲子的時候,到屁股這說啥也提溜不上去,我這時就有點急了似的:董平,抬。這一聲怒吼馬上就提上去了,好使。就是你那個念頭高度集中了,我就集中在這了。所以給他弄得挺好,衣服也穿上了。就是受菩薩戒那個搭衣,我沒穿過,那時候我就受五戒了,在我印象中受五戒不搭衣,在我們那邊,就說受五戒可以搭衣,但是我始終沒搭衣。這個董平她是受的五戒,但是她就有搭衣。這個搭衣我也不會搭怎麼辦?這個送鞋的妹妹來她會,把搭衣也給搭上了。所以我們倆在她臨給他往殯儀館送之前,衣服也穿好了,搭衣也搭好了,鞋也兩隻都穿上了。
所以我就從那件事,我後來倒出功夫來我反思,我就想不管你遇到什麼難事,什麼過不去的坎,過不去的關,你就找阿彌陀佛保證好使。後來我自己經歷的一件事、一件事、一件事,都壓得我喘不過來氣,我都要趴下了的那個時候,我真是沒有動搖,我沒有找別人,我仍然是找阿彌陀佛、找觀音菩薩。昨天我跟那些義工同修們說,我說我可是親身經歷的,我不是聽別人說的,我是求阿彌陀佛、求觀音菩薩,一求一個靈,沒有一把失約的。沒有一把阿彌陀佛說我不管妳,觀音菩薩說妳自己辦!我說沒有一次。只要我求阿彌陀佛,只要我求觀音菩薩,反正有一條我沒為我自己求過,都是為別人求,什麼事都是為別人求,沒為自己求。小刁昨天給我補充一句,她說劉大姐,凡是求阿彌陀佛、求觀音菩薩,都不是為她自己求的,也可能就這一條它就靈。我要事事為自己打算、為自己求,也可能它就不靈。阿彌陀佛說,你這是啥學佛的太自私,成天為著我我我、我我我,跳不出我這個小圈,阿彌陀佛說你擱圈裡待著!就是這樣,所以咱是為大家服務。這是我說的怎麼樣修戒定慧,第一個一門精進,長時薰修,這是我自己的親身感受。
第二個,我想說說我愛國、愛教,遵紀守法。為什麼我要說這個題?因為有很多同修都說我膽大,說妳堂堂的共產黨員,妳怎麼能公開的宣傳妳信佛?還敢公開的出去講課,還能發光盤。說妳不怕挨處分嗎?我說我為什麼要挨處分?從我一九九一年請觀音菩薩那天起,到現在我就沒隱瞞過。我自己出去宣傳的:我請觀音菩薩,可好了,你們到我家來看。我說我的領導去給我拜年,我得帶著我們領導到我佛堂去看看,問我們領導,啥感受?我們領導哈哈一笑:佛光普照。我說那就對了,你家照不照,我們領導不吱聲,他說我老伴信佛。我說你不就是官大點嗎?怕掉那烏紗帽嗎?我說沒關係,你還不知道他好。我說因為他好,我相見恨晚,為什麼我現在才知道還有個佛教,還有個佛法,還有佛經。我現在知道太晚了,所以我恨不得把我知道的所有好的,我都告訴大家。所以這可以說我信佛二十年,我宣傳了二十年,我跟任何人都不保密。
有人問我說,妳不怕開除黨籍嗎?我說我也不犯錯誤,我也不違法亂紀,為什麼要開除我黨籍?有人專程的到哈爾濱勸我退黨,說不退黨如何如何、如何如何。因為跟我關係特別好,出於對我的關愛,說二姊你必須得退黨。我說我從入黨的那天起,我就沒想過我退黨,你不在於你是不是黨員,而在於你怎麼樣做的,你這個人怎麼做的。我說我是堂堂的共產黨員,我不用退,沒人能治我,我不違反黨的紀律。我說我自認為我是一個比較標準的、優秀的共產黨員,真事,我可以自誇,入黨三十四、五年了,我沒給黨抹黑。所以像我現在住那個小區,非常好的涼亭,就給你那個大柱子上,白白的大柱子上,都給你寫上那麼大個的紅字,什麼什麼什麼、什麼什麼,我別說別人,我一看我心裡都挺生氣的。
你說你往人那大柱子上寫什麼,你好還是不好,你寫在柱子上就好了,你不寫柱子就不好,你還用得這樣嗎?把那個錢後面都給你,咱也不知道是卡的戳,還是怎麼的整整齊齊的,我就有一個一塊錢的那個錢,就是這麼大一個小塊,四方塊的,那面有四句話,那就罵街!這算什麼本事?我們無論是什麼宗教信仰,我覺得這不叫信仰,這不叫潑婦罵街嗎?你這樣你既不愛國,你也不愛教。你如果你信佛教你給佛教抹黑,你信其他的教你給其他的教抹黑,哪一個教的教義告訴你罵大街,到處亂寫亂畫?所以我說咱別人咱管不了,說咱們佛弟子,應該是做愛國愛教的模範,應該是做遵紀守法的模範。你說你愛國愛教,你遵紀守法誰能不讓,誰能批評你、教育你甚至抓你?不會這樣的吧!是我們自己做得不好,你違法亂紀,人家給你逮進去了,那我說活該,就應該逮你進去,否則的話,你擾亂社會治安。
這個《梵網經》上有兩條重戒,一條重戒是不作國賊,一條重戒是不謗國主。不作國賊是什麼意思?就是不做傷害國家的事情,不做傷害社會的事情,不做傷害大眾利益的事情,這叫不作國賊。不謗國主就是說,那國主大的說國家的領導人,再往下各級政府,省政府的領導人、市政府領導人、縣政府領導人,再往下區,什麼鎮,這些都是領導人。你再說,比如說宗教局的局長是不是領導人?也是。寺院的主持是不是領導人?也是領導人。不謗國主,就是我們對各個階層的領導人都要尊重,不能隨便亂罵。這兩天吃飯的時候,師父不說了兩次了嗎?說某某地方就是兩個互相對罵,你罵我,我罵你,師父說這不好。你看為什麼有地震?所以這個咱們要注意。現在好像不知從何年何月起,我回過頭來我想想,可能是從當年文化大革命開始,那造反有理,誰都說了算,誰都可以打,誰都可以罵,是不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延續到現在,就是罵大街,你誰在領導的位置上,都不滿他的意,他都得罵。
所以後來我接觸到一些人,信佛的也好,不信佛的人也好,我真是跟他們實實在在的說,我說這樣做是錯誤的。就比如說國家的領導人,那你說這一屆的領導班子,他真是勤政愛民的,十三億人口的一個大國,能治理到現在這種程度多麼不容易。你要說事事都人人滿意,那不可能,我們是不是應該體諒領導人他有他的苦衷。反正我是非常讚歎,比如說咱們汶川地震、玉樹地震,是不是國家領導人第一時間趕到現場?這樣的領導人上哪去找?為什麼我們還這麼不滿意,那麼不滿意。所以凡真是謾罵國家領導人、省市領導人的人,他自己造的是地獄的罪業。他現在覺得我罵一罵,我痛快、痛快,豈不知你將來就是地獄的去處,那就是你的歸宿,到那個時候你後悔就晚了。這是一個方面,我們應該尊重各級領導人,不要謗國主。
從另一個層面說,就是我們各級領導人也要體恤、關愛你的人民,這方面就是相輔相成的,現在是不是我們的各級領導人,都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?未必是這樣。所以這就給我們這些個人民的公務員,各級的領導提出了一個課題,你在這個位置上你就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。那過去我記得演京劇不是說:「當官不為民做主,不如回家種紅薯」,這句話到現在也不過分吧。比如說,為什麼我當檢副辦主任的那一段我特別累?就是因為所有告到我那的狀子,領導批到我那,我沒有一個就一帶而過就過去了,我都一個、一個、一個落實。後來我們省紀委的某領導同志都非常驚訝,有一天他檢查工作,給我打電話,他比我小,他說劉大姐,上半年的案子妳一共辦了多少?我當時就說六十五件。電話裡他這一問,我當時就說六十五件。他那面就打了一個「噴」,我不知道啥意思,我說你要是要文字材料,下午我讓打字員給你送去,我說現在這個都在我本上,工作本上記著。他說那下午能送上來嗎?我說完全可以。他說那送來吧。中午我打字員就把這明細都打出來,下午給他送過去。因為我是在省政府工作,他是在省委那邊工作。
送過去以後,隔了幾天我倆見面,他說劉大姐,我特別驚訝。我說你驚訝啥?他說妳當時電話裡說,你上半年辦了六十五個案子,我當時想妳是隨便說的,妳是不是為了應付我?妳接著妳又說妳可以報文字材料。我想能報嗎?我真是懷疑,下午妳就給我報了,我一看我沒啥說的。因為我那個案子辦到什麼程度?比如說這個案子是哪個市、某某人、電話是多少,這個案子的內容是什麼,需要我解決什麼問題,我現在解決到什麼程度,完結了那就是結案了。基本上沒有不結案的。就這個比如說,省紀委的領導他拿到我這個東西,我說你可以隨便抽,就在這六十五個裡,你隨便拿出來一個,你就給這個聯繫人打電話,你看看他怎麼說。他真試了,試完了以後,他說劉大姐,我服妳了,全省幹工作也沒有妳幹到這麼細緻的程度。妳這半年這活咋幹的?我心裡話誰幹累誰。那你得下去調查,有時候真是吃不上飯,有時候這個地方辦完了,你看半年的時間六十五個案子,你想我這案子咋辦的?
所以我說咱們如果你做一個人民政府的公務員,你切實的去為老百姓服務,為他們去辦事,他們真是高興,冷不丁遇到你這樣的一個官,人家都覺得挺奇怪。所以當時好像告訴我這四句話,我也不知道我該不該說,說了可能也有人會不滿意的,說妳現在坐那小嘴一說叭叭叭的,可苦了我們,以後我們咋辦?那我說你咋辦?你好好為人民服務就對了。就這幾句話不是我編出來的,真就是老百姓的一種心聲,說什麼?說「百姓心中苦,向誰去傾訴,身為父母官,當為民做主」,我感覺到這就是老百姓最心底的呼聲。還有這幾句,說「百姓盼清官,懷念包青天,清官今何在,就在人心間」。是不是老百姓的心就是一桿秤?真是,老百姓的心就是一桿秤,我們能時時刻刻把老百姓的疾苦,放在自己的心間,然後我們身體力行,去為他們解決問題,我們才不愧為是人民的公務員。
《瓔珞經》裡還有兩條戒,一條是不漏國稅,一條是不犯國制。這個不漏國稅,現在做買賣的有幾個不漏國稅?千方百計走那個政策的邊緣,少繳點是少繳點,能都逃了更好。這個你不知道那就是帳,這帳你早晚得還的。所以我們做買賣的,咱們學佛同修,千萬不要漏稅,該繳多少繳多少。再一個就是不犯國制,就是遵紀守法,國家的法規制度,各省市、地市縣的各種各樣的規章制度,我們做為一個修行人,一個學佛人都要帶頭去遵守。這是第二個就是愛國、愛教,遵紀守法,我就說到這。
第三個不受外界環境的干擾、誘惑。為什麼我們的煩惱很多?我們受外界環境的干擾和影響比較重。哪些個?人事環境的影響,還有外界環境的影響,特別嚴重的是人事環境的影響。我覺得現在好像幹工作、幹點活,都不一定那麼累吧,就是這個人事關係太微妙、太複雜了。反正我好在就是我從小到大,我就傻呵呵的,我啥也不看,我也不會看臉色,尤其不會看領導的臉色,所以我就不累。我到現在我一直比較輕鬆,因為什麼?比如人家說你要稍微會來點事,你又提職了,那提職不就提薪嗎?我說現在這官已經夠大,現在這錢也夠花了,不用再提。完了我就堅決的利用四個月的時間,把那個小官辭掉。人家都說我大腦進水了,說人家現在是要官、買官,你這是堅決的辭官,還得走後門,不走後門人家還不給你辭掉。我說對,人家叫我大腦進水,逆社會潮流而動的人,說現在這個社會還有你這麼個傻瓜蛋嗎?我說就一個傻瓜蛋,那就是我了,接著傻吧。所以這個環境的影響,好像這麼多年按道理說,我在省政府工作這二十年挺不容易,我沒覺得怎麼的,我挺輕鬆的。現在回過頭來看我問心無愧,我自己可以說一身清白,別人怎麼的,那咱管不了,咱先管好自己。
比如說現在你們周圍比不比?比丈夫,怎麼比丈夫?說你看人家老公那可有本事,做什麼大買賣賺多少多少錢;你看自己的老公,老實巴交的,窩囊包蠢的,啥也不會,也掙不來錢,就靠那點死工資。就是這樣,這比丈夫愈比愈苦,羨慕人家那個丈夫,不滿意自己的丈夫。比婆婆,這我都經常接觸到的,人家誰誰誰婆婆給兒媳婦買的什麼貂皮,什麼什麼什麼,一說那確實都是很貴重的,要買個什麼項鍊都是萬把千塊錢,我也不知道這個錢是高價、還是中價、還低價,我對這沒研究。婆婆又買個什麼大房子,又買個車等等等等。因為現在生活條件愈來愈高了,你這麼比,自己愈比愈窩囊,你看見人家什麼都有,我什麼都沒有,既嫁錯了丈夫,又找錯了婆婆苦,苦自己苦!上班一看人家對面桌坐的同事,新買了個貂皮大衣,自己愈看愈窩火,愈看愈窩火,弄不好就離婚,再尋找一個有錢的。所以這個社會上的這種大環境,這個影響確實是很難抵抗得住,一般的人沒有點定力,假如說沒有點什麼信仰,恐怕是抵禦不了。
我倒建議大家比什麼,咱們也不比地位,也不比財富,也不比享受;比比清淨心、比比平等心、比比自在、比比快樂。你說要讓我選擇,我就那樣想富貴的安於富貴,要惜福,不要把福享盡了。那個清貧的你就安於清貧,清貧也很自在,我清貧了一輩子,反正我挺喜歡清貧的。這樣吧,自己心裡沒有什麼障礙,外面的境界它就障礙不了你。你說是不是?最高的享受,不是什麼地位,不是什麼財富,最高的享受是快樂人生,幸福的人生。所以我覺得我現在是讀我自己想讀的書,做我自己想做的事,沒有牽掛、沒有憂愁,我覺得我現在生活快樂賽神仙,我跟誰我也不攀、我也不比。這是第三個,不受外界環境干擾。
第四個,把得失利害忘掉。你總患得患失,得到了你怕丟掉,沒有得到的你想得到,你這樣總是處於生活在患得患失當中,那你的憂愁、牽掛它總伴隨著你,這樣的人你就是再富有,你生活不是快樂,也不是幸福的。我聽老法師說過這麼一句話,我就記下來了,老法師說把得失利害忘掉,把得失利害的念頭丟得乾乾淨淨,然後你就無喜亦無憂,既沒有喜也沒有憂,天下太平,你的天下太平。你聽明白了要真做,一生受用不盡。我從聽了這個以後,我到現在衡量衡量,我覺得真是受用不盡。我希望我們後面的時間,能不能夠從這個方面入手做一做,不要整天那麼憂愁、牽掛,什麼都不缺,還一點不高興。這是第四方面。
第五方面親近善友,遠離惡友。那有的同修說什麼叫惡友?不是誰都是阿彌陀佛嗎?是這樣的,從另一個角度誰都阿彌陀佛,沒有善、沒有惡。但是從修學的角度,你也可以分別、分別,我舉個例子,你說這是算善友,還是算惡友?同參道友特別喜歡你,就是喜歡和你用電話嘮嗑,一次就能嘮個兩個小時、三個小時。嘮一個小時阿彌陀佛:今天怎麼說這麼一會兒就不嘮了?你說一個電話能跟你嘮三個小時,天天想跟你嘮;再不就東家長李家短,媳婦長婆婆短。我給它起個名,我說這是馬拉松式的電話,沒完沒了。所以後來我為什麼非常堅決的,一點不猶豫的取消電話。我說大家要想清靜下來,從電話開始入手,現在我沒電話。刁居士電話我也給她下令座機拔線,手機關機。
所以現在很多佛友跟她聯繫不上,聯繫不上就胡猜亂想,劉老師往生了,找不著我了。給她打電話又找不著她,現在還沒說她往生,反找不到她、找不著我,最後就猜劉老師往生,外國都傳了消息,打聽劉老師是不是往生?我說不用解釋,到時候我一出去一坐哪,看真的,那往沒往生還用解釋嗎?就是這樣。你說這些同參道友他是善友,還是惡友?真是干擾你修行,他自己不好好修行,他還干擾別人。所以我建議大家,一定要把電話這一關把住。你說有的工作聯繫,一點沒有還不行,你想個辦法定時開機,或者跟對方一通話,限時通話,我們五分鐘時間,你長話短說,把重點說出來。你別說了十分鐘啥事還沒說,前面都是廢話,那不行。這樣你時間長了,你就會節約好多時間。所以我在這裡說,親近善友,遠離惡友,這是第五個。關於第一個大題目,就是「勤修戒定慧」,我就說這麼多。
第二個大題,咱們就說說「息滅貪瞋痴」。貪瞋痴是三毒,是一切疾病的病根,這個大家都知道,也是墮三惡道的根。如果我們把這三個根要是徹底拔掉,那三惡道肯定沒你分,肯定上西方極樂世界。老法師告訴我們說,連貪瞋痴念頭都不要有,一定要把世出世間一切法都要看淡,包括佛法也要看淡。佛家常說「萬般將不去,唯有業隨身」,那你想你帶什麼,你什麼都帶不去。你想你貪你就墮餓鬼道,你瞋你就墮地獄道,你痴你就墮畜生道,那就這三條道都給你擺得明明白白的。你說地獄你想去嗎?一天是我們人間的二千七百年,你想想萬歲萬歲萬萬歲,我現在才知道,過去喊萬歲萬歲萬萬歲,是哪來的。你看地獄的一天是二千七百年,那我們有五千年燦爛文化的中華民族,還不到兩天,五千年,人家二千七百年,那要兩天還五千四百年,兩天還不到,你說可憐不可憐?這個地方我們去嗎?嚇不嚇人?上午師父講的時候說,唐太宗墮地獄,皇太極墮地獄,多可怖!所以我們現在千萬千萬要把握住,這個地方可萬萬去不得。
三惡道,老法師不說嗎?頭出頭沒,這也是佛經上說的,你出來鑽出頭,露了頭是換一口新鮮空氣,立刻就下去了,又沉底了,啥時候再能出來,那個頭再能露一露那難說了。所以我們一定要注意這個問題,不能當耳旁風,讀經是讀經,聽老師講是聽老師講,輪不到我。輪不到你?可能到最後還恰恰就輪到你。這個貪瞋痴一樣都不可以有,你有一樣你去其中的一道,你再想出來都很難。我在那邊參加活動的時候,我說我給大家編個故事聽,我說我提醒他們,我沒說我講個故事給大家聽,等我編完了我說給你們,你們看看這個故事,編得怎麼樣?你可以自己對對號。
就是說兩年多前,我有一個好朋友,她的老父親去世了,因為這老爺子,他這兒女按世間法來說,都非常有本事,在政府當官,經商賺大錢,在部隊也當官,所以兒孫滿堂。這老爺子生前有兩大愛好,一愛場面就是面子,第二愛錢。所以這兒女們看老爸去世了,那最後得滿老爸這個願,就好好給他排場排場!你說這些個兒女都是有權有勢的,這場面肯定非常大了,在我們當時那個小地方,那轟動,那車都百八十輛,可能都不止,就是這樣還不算。這老人不願意火葬,不願意火葬就土葬,土葬就裝棺材,我們北方裝那木頭棺材,把老人裝到棺材裡,手攥的是人民幣,枕頭底下枕著人民幣,腳底下踩著人民幣,褥子底下鋪著人民幣,反正全是人民幣。這老人不是生前兩大愛好嗎?一排場,這排場有了;二愛錢,這錢有了,這人民幣,這就全是人民幣鋪路。
咱不說他這麼做是不是違法,就說他們這麼做下面結局是什麼?老人這兩個願望都滿了,這把老人也發送了。這老人是怎麼走的?兩個小鬼來了以後,拿著大鐵鍊子先是套的這脖子,然後他就這樣就把身上拿鐵鍊子給拴上,最後兩手這樣綁上了,鐵鍊子拉走的。拉到閻王爺那,這個老人家這不有很多錢嗎?人世間行賄,跑到陰間也行賄去了,跪在閻王爺面前就開始遞錢。閻王爺不認識,這啥東西?他說這是人民幣,我們人世間現在別的東西都不認識了,就認識這個。閻王爺生氣了,說你貪心墮餓鬼,你還來賄賂我,也讓我墮餓鬼去?讓鬼王打入十八層地獄。這老爺子排場也有了,人民幣也那麼多,最後的下場去十八層地獄了。
完了再說陽間人又什麼樣,這不那麼多兒女嗎?從老爺子走了以後,這些個兄弟姐妹家裡沒一家消停的,老爺子不是給這個托夢,就給那個托夢,告他們訴苦,說你們可把我害慘了,我這個行賄沒行成,閻王爺還把我送十八層地獄去了,你們趕快想辦法救我;你要不救我,我就天天捉你們,讓你們不得安寧。你看有的人連衛生間都不敢去,連自己的父親去世了,你怕啥?他因為這個,所以老爸一來鬧著,弄得真是雞犬不寧。你說咱們這個貪,陽間人就這麼貪,你老爸去世了,你怎麼還能讓他也這麼貪?最後把老人家送到那個十八層地獄了,他能不找你算帳嗎?你這是孝兒孝女嗎?坑人!所以說這個貪心害人不害人?我剛才說我這是編個故事,實際是我給你們講個故事,這是真實的故事。
咱們再說說現在這幾年,這個貪官落馬、高官落馬,報紙上經常報,電視裡也經常演。那你說這些個高官為什麼紛紛落馬?不就是一個貪嗎?咱們這個國家就好比是一座大廈,這些貪官就是蛀蟲,就對這個大廈不停的咬,不停的嗑,最後都要把這個大廈嗑癱了。正是這些個蛀蟲,把本來堅實的大廈一步一步的蛀空。所以你說這些貪官在老百姓的心目中,他就是敗類,他就是魔鬼,他為老百姓所不恥,為老百姓所唾棄。你看前些天報的原鐵道部部長叫劉志軍,大概是雙開判刑吧。他是從一個普通的鐵路修路工升到鐵道部部長,真可以說是飛躍,然後現在又到囚犯,就這麼一個線。修理工、修路工、部長、囚犯,這個曲線是誰畫的?他自己畫的。
再舉兩個例子,比如說政府某機關一個幹部,手握實權,什麼實權?就是那成品油。當時那搞成品油絕對是實權部門,手握實權謀取私利,自食惡果,被雙開,開除公職、開除黨籍,判了十一年徒刑。第二個例子,一個年輕有為的中層幹部,手裡有了權力,就把它據為己有,成為謀私的工具,被判了十八年徒刑。第三個例子,某省的原省長,原來是我的同事,那個時候是我們的一個科長,特有才華,不是一般的有才華,可以用才華橫溢這個詞來形容他,都不過分。那個腦袋就是活電腦,到省長那去匯報,不用文字材料,那都在腦子裡裝著,真是一個當幹部的材料。就是這樣一個才華橫溢年輕的幹部,到了某省去任省長以後,一下子就栽進去了。他被判無期徒刑,就是我們這個領導幹部本人被判無期徒刑,他的兒子入了監獄,他的妻子上吊自殺,一家家破人亡了。你說我不知道這些貪官究竟為了什麼?你說做為一個省的省長,他缺什麼?少什麼?什麼都不缺,什麼都不少,多少人前呼後擁,還犯這樣的錯誤。
我下面我想分析、分析,這個貪官他有個共同特點,貪財、貪色佔第一位的,而且貪財和貪色它是互相關聯的,貪財很大一部分是為了養色。所以這個第一條過不了財的關、色的關,他不栽的可能性幾乎沒有,這第一個。第二個是欲望無止境,愈多愈想多、愈多愈想多,那兜都揣不下了,還想往裡塞,這是欲望,就叫欲壑難平。第三個,這是我給歸納的,我說沒有賢妻把關,這是我的理念。如果說我們這些領導幹部,他要有一個賢慧的妻子,不至於他栽得這麼狠。比如說拿回家的錢,工資以外的妻子要能過問過問,能夠攔擋攔擋,可能能起一定作用。有的恰恰有個貪婪的妻子,愈多愈好、愈多愈好,就是這樣把自己的丈夫送進去。這是第三個。
第四個共通點,僥倖心理作怪。比如說快到退休,我們政府機關幹部是六十歲退休,五十七、八、九了,那就開始表演,那就意思說不拿白不拿,過期權力就作廢了。什麼僥倖心理?你逮著我算我倒楣,你逮不著我,我就掙了、賺了,就這種僥倖心理作怪。因為你看我在機關工作,我們都是一般一般的,人就都說有幾個像妳這麼傻的,後來他們還送給我一首詩,我不知給我寫哪去了,送我一首詩,那是我的一些老同事,埋汰我的詩。我說行行,跟我挺對號。
第五個攀比心理,這關很難過。你比如說咱們三個,你是這個處處長,我是這個處處長,你是那個處處長,我這面腰包癟癟的,一無所有,你那邊腰包鼓鼓的。你看職務一樣,年齡也差不多,一看就那樣,有些時候甚至家裡人都不滿意。因為我們住的都比較集中,機關宿舍住在一個樓,一看人家怎麼怎麼的,一看自己家窮嗖嗖的,就這個攀比心理也是非常難過的一個關。兩個機關幹部的對白,其中一個就是我,另外一個機關幹部,老同事和我對白,這話是他說的,就是剛才我不是說給我寫了首詩嗎?就這麼說的,「今朝官位佔」,就是你現在不是佔著當官這個位置嗎?「不貪白不貪,你要當清官,純屬傻瓜蛋」。因為我那老同事跟我關係也不錯,所以說話也不外。就尋思,你看我有病的時候,那不是五十五歲左右,五十四、五歲,還有五年退休,那意思都到最後關頭,你還在按兵不動,就是這個意思。我說我就這樣了,就傻到最後。也可能就為了照顧我,一九九九年我就病了,我就不用上班了,那就回家去當傻瓜蛋吧。所以一直就當那比較清白那種傻瓜蛋,挺好的。
我再舉一個,還有一個共通點,就是勒大脖子,我們北方人叫勒大脖子,揩油、索賄。比如說我有一個學佛的同修,她給我舉個例子,她上我那去給我講故事,她是一個單位的出納員,她告訴我,她說劉姐,我把工作辭了。我說妳為什麼辭工作,因為她不到年齡。實在幹不下去了,太受氣了。我說妳怎麼受氣,妳跟我說說?因為她是出納員,就得到某些個實權部門去辦事。她說有一次她排隊,排了一個多小時快兩小時,因為辦事人比較多。就是你把事先把單子都填好,到那遞的窗口人家給你審,就這個工作。她說在她前面有一個女的,四十歲左右,然後到了這個窗口,這個女的就把她的材料,就從窗口這麼遞進去,遞進去的時候(這個她給我學),她說裡面工作人員一抬頭:張姐,你來了,特熱情。然後不到五分鐘,她這一分就辦完了,從窗口遞出來了,還說了一句,張姐有事再來。這個人就走了。我這同修想:今天辦事挺痛快,你看她遞進去沒五分鐘就辦出來了。接著她把她那個也就遞進去了,沒有一分鐘甩出來了,她不知道啥意思,甩出來了,她就得問,說哪有毛病?回去自己看。一句硬邦邦的話,讓你回去自己看。這她就把這個東西拿著回去自己看吧。
就這個時候她一回頭,就是前面這個人還沒出門,她說大姐,妳不知道我當時那狼狽勁。我就趕快跑去攆她,雖然不認識,我也去請教請教她,咋辦那麼快?我這為啥就不行?她就去了,就問說妳怎麼辦那麼快,我這個為什麼不行?她給我甩出來了。那個人就給她這個,意思問她你有這個了嗎?完了之後我一看這個我明白了。她說沒辦法,回去這個東西都是填現成的,也不需要妳再重填,再說她也沒說我哪不合格,第二天再報吧。第二天就把錢放在這個單據裡,上面、下面這麼壓著,然後又去排隊,最後把它遞進去,抬頭瞅瞅不認識,但是這麼一看材料這個,就是底下抽屜一開進抽屜了,然後就給幹完了,審完了。審完了遞出去就說:以後有事再來找我。我說那是潛台詞妳沒聽懂嗎?大姐,那她說啥意思?以後有事再來找我,別忘了這裡再夾著,再給我來送錢。她說大姐,你可不知道,每當一要上這些部門去辦事的時候,腿肚子朝前都直抽筋,真是,人家都不拿好眼睛瞅你,黑呼喊叫的,她說到那時候就不是人了,這是她辭職的一個原因,說啥都不幹了,太害怕上這些單位辦事了。
第二個,她在她自己的單位裡,去檢查工作的更難了,這不合格,那不合格,什麼三包又幾包的,她說全找毛病,你就跟著人家後屁股顛吧。她說不管年齡大小,全都是大哥、大姐、大叔都這樣的,她說那就算孫子一個,擱後面恨不得都給人家磕頭,你叫大哥也不行,叫大姐也不行,叫大叔也不行,都不好使,唯獨這個好使,這個一遞上立馬全合格。她說你這夥你答對了,檢查完了,那夥明天又來了,那夥完了,那夥又來了。尤其是臨近過年,臨近年關是檢查最多的時候,來的人也多,部門也多。過去請吃一頓飯好像就答對了,現在請吃飯不好使了,人家不需要了。另外頓頓吃、天天吃,那麼大胃裝不下了,你吃得還挺難受的,所以就得這個了。她跟我說就因為這個,我是說啥也不幹了,這個活實在是幹不了。現在還在家待著,沒工作了。
有人對這樣一句話很感興趣,把它做為貪的依據,說什麼?說「人不為己,天誅地滅」。我就想為這句話給它證證明它不對,因為什麼?老法師說,他這一生他沒為自己,天也沒誅他,地也沒滅他。我又聯想我自己,我這一輩子我也沒為我自己,天也沒誅我,地也沒滅我,你看得了要死的病,還活過來,你說這不是奇蹟嗎?所以說我吧,我怎麼說,我說這個人不為己,天誅地滅,我給它改了,我說「人不為己,天地助之,鬼神敬之,護法護之,諸佛佑之」。我給它變成這幾句話,這就是我的親身實踐,我說我拿自己的實踐來給它證明,你看看,我沒有為我自己著想,你說天地助不助我?我覺得我現在天地助我,鬼神敬我。沒有鬼神說收拾我、治我,讓我如何如何沒有;護法護我,諸佛保佑我,都有,我得到的是這個。所以不是說人不為己,天誅地滅,你要是信那個你自私自利,天地不助你,鬼神不敬你,護法不護你,諸佛不佑你,就把它顛倒過來。
下面我再想說說這個瞋,不是貪瞋痴嗎?剛才我說那一部分是貪。這個瞋咱們說白一點,就是你愛不愛生氣?你是不是看這個不順眼,看那個不順眼,你老自己生氣。有一句口頭語東北人愛說,媽呀,可氣死我了,東北人就有這句口頭語,可氣死我了。我聽了以後,我怎麼給它解讀的?我心裡想他離氣死不遠了。因為她老想著:可氣死我了,可氣死我了,你說他最後咋死的?不就是氣死的嗎?他自己的心念起作用,念力的祕密不講得很清楚嗎?我也跟一個同修開玩笑,我說假如說,你要說可把我氣成佛了,可把我氣成佛了。我說我給你鼓掌,我告訴你,繼續氣,繼續氣,你看都把你氣成佛了你就氣!我說可別把你氣死,你轉變心念,你生氣能把你氣成佛,我積極支持你繼續氣,多氣一點。你說別人做的事、說的話你不滿意,你把你自己氣得那個樣,你是不是傻?你拿著別人所謂的錯誤,折磨你自己。
我說我自己親身經歷吧,我不是一九九七年前後,那個時候是我人生的低谷嗎?就那個時候,我不又要出家、又要自殺,你說不到一定程度,我能有那種想法嗎?那個時候就是心理那個氣不平、委屈,就覺得怎麼能這樣?怎麼能這樣?不問了十萬個為什麼嗎?也沒得出答案,天天問自己為什麼、為什麼、為什麼,就覺得誰都對不起我,就那種感覺。所以才能產生要自殺念頭,還不如一了百了,死了得了,當時就那麼想的。結果氣出了這場大病,一九九九年爆發的這紅斑狼瘡,這種病和這個氣,和心態的不平和,是有直接關係的,一切病都從氣上來,你啥都把它看破、看淡,你不會得病的,你身上的細胞是健康的。
我那時候我自己知道,我生氣暴怒的時候,我不能當著我家人怒,你說老伴是這種狀況,姑娘、兒子你說我當媽的,我在兒女面前我暴跳如雷,不行。他們都不在家的時候,就我自己在家的時候,那我自己跟我自己暴跳如雷,當時是什麼情況?就是全身發麻、哆嗦、大腦空白,滿身像無數條小蟲子在爬,我發怒生氣就能氣到那種程度。當時我自己心裡明明白白的,這個人廢了,那麼氣還有個好,那肯定報廢了,反正當時也想死了,早點死算了就那麼的。所以我說我一九九九年那個紅斑狼瘡病,只是爆發,前面那個導火索已經有兩年了,逐漸逐漸逐漸到這頭引爆了,就得了這場要死的病。所以這個你想你有病了誰遭罪?你自己遭罪,你為什麼要做這個傻事?
我為什麼特別感恩老法師,真是老法師救我身命,給我慧命。所以說誰在我面前說老法師如何,他根本就沒有用,那是確定無疑的,根深蒂固的。因為那個時候,我得到了老法師的《無量壽經》光碟,一開始不是說想自己來得到啟發,我要修行,不是這個,就找個營生,能佔據我的思惟,不讓我想那些不痛快的事。所以黑天看、白天看,睏了我就睡一會,醒了我接著看,沒黑天、沒白天,我那時候看老法師的光碟就是這麼看的。真是看了好多好多,你看二十四小時,我除了吃點飯,睡一點覺,那時候兩小時我都睡不上,根本睡不著失眠。所以就那個時候,我看了那麼多的光碟,一開始是那種心態看的,後來逐漸逐漸看進去,悟進去了,就把自己逐漸逐漸就從那個泥坑裡,好像一點點往外拔拔拔,我從那泥坑裡我拔出來了。那個時候我的感受是什麼?就是「心浮氣躁真痛苦,心平氣和真幸福,一心稱念阿彌陀,遠離痛苦得幸福」。是老法師的光碟把我解放,我能不感恩師父嗎?這是我最真實的體會。
後來平和到啥程度?你不管什麼事,那就輪到你頭上,可能你都承受不了,我都像沒看著一樣,阿彌陀佛,你願意咋的咋的,我該幹啥幹啥,你該幹啥幹啥,我也不管你。你就真是拿著刀上我家去翻錢去,你隨便翻,翻著是你的,我都能平和到這種分上。真是拿著兩把匕首上我家去翻錢去,我老伴欠人錢,就能夠達到這種程度。要擱我沒看光碟之前,那不這事就把我氣死,半夜三更的嚇也把你給嚇死了,我當時不在意,願翻翻吧,反正我家窮嗖嗖的也沒有多少錢,你翻著你就拿走。真是真翻,翻了可能就拿了二百塊錢,就是這樣的。你說這關我都過,要我說有啥關過不去的,我現在過了回頭再想,你們沒有一個人有我那些難關。現在小刁都說大姐,我不在妳身邊,我真不知道妳這麼難。現在我在妳身邊,我才知道妳這難關太多,一般人可真是過不去。
下面咱們接著說這個瞋,上面不說貪瞋痴,接著說這個瞋,這個瞋往往是跟恨、跟怒互相關聯的,比如說瞋恨、瞋怒,瞋恨、瞋怒最主要的是氣、是生氣。這個問題我可以這樣跟你說,就那個時候我生氣的時候,全身都不自在,特別痛苦,那個時候我覺得我臉都是黑色的,就黑乎乎的,你說徹底黑還不是,就是又灰又黑,我自己看都覺得挺嚇人的。尤其那時候本身我就病了,再長那麼多斑,簡直就沒個人樣。所以他們說,你要是人的心態非常好,你就是這樣看,就看你的手指尖,它那個氣柱是白色的,更高一點的可能是無色的,你要看你這個手指尖這個氣柱是黑乎乎的、灰色的,說明你身體不好,有毛病,你心態有毛病。就是現在這樣看,我看我自己手尖這光柱,大約是這麼遠,你們可能看著近一點,人人都有,不是說有的人有,有的人沒有,人人都有。後來我調整過來以後,我心態也好了,我身體狀況也好了,那個感覺和原來那感覺就不一樣,就覺得好像妖魔鬼怪都遠離我,他們都不在我身邊圍著。原來的感覺就好像無數個妖魔鬼怪圍著我,今天他讓我生氣,明天他讓我生氣,後來轉變了,這些個全都沒有了。你心態轉變了以後,真是護法神,護法善神他就來了,反正你身邊總有護法的,不是妖魔鬼怪護你的邪法,就是龍天護法護你的正法。
如果一個人要是瞋恨心重,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肯定沒分,你就這一條你就沒有分,所以這麼重要的事情,我得跟同修們說清楚。為什麼有的人學佛二、三十年,甚至學了四、五十年到現在沒任何消息,你從這方面找找,脾氣,用兩字脾氣說得簡單,你改沒改脾氣?你是不是脾氣還像原來那麼大?發起脾氣來打人、罵人、傷人,你有沒有這方面?如果你有,西方極樂世界的門肯定不朝你開,你這一生你就沒有分了,肯定是三惡道發脾氣的人。所以為什麼我一再告訴身邊的同修,一定要改脾氣,不能由著自己的性子來,三句話不來呼號喊叫,隨手這東西也撇過去了,我管打你哪,等過後還後悔。咱們不幹這後悔的事,你這不就是火燒功德林嗎?你好不容易攢點功德,那功德不是太好修的,你修這功德長這麼高,你這一把火把這點功德林燒光了,恢復到零,然後你再從頭來,來又修點,一把火又燒了,到最後你要往生之前你還是這個零,你怎麼能上極樂世界?所以一定不要犯這個傻。我這可真是苦口婆心在勸,因為我自己經歷,你們一定要注意這個事情,不要當成耳旁風。
下面我再分析、分析,什麼樣的人容易有瞋恨心。你們自己想想,我歸納這麼幾條,第一個,愛計較的人容易有瞋恨心,什麼事愛斤斤計較,你對了,我錯了;你輸了,我贏了;你佔便宜,我吃虧,就愛計較的這個人容易有瞋恨心。第二個類型,好自以為是的人容易有瞋恨心,總覺得自己行,自己對,自己比別人高一等,這是第二種。第三種妄自尊大的人有瞋恨心,這個比第二種就更嚴重一些,妄自尊大,誰都沒有自己高,真是天老大,他老二,就這樣的人肯定有瞋恨心。
第四種嫉妒心重的人,那是肯定有瞋恨心,你咋就比我強?你怎麼就如何如何,為什麼我就不如你。這樣的人就希望所有的人都在他後面,他不希望一個人在他前面,這種嫉妒心是咱們學佛的人最大的障礙。所以千萬不要有嫉妒心,一定要隨喜。有些個年輕人是人才有培養價值,我們一定要積極支持、愛護、幫助,千萬不能拉後腿。總覺得他跑到前面,那我往哪擺?咱們站在他身後挺好的,幫助他、愛護他這樣才好。我就覺得咱們修佛的人,在我心目中,好像是應該沒有一個人有嫉妒心。但是我遇到的事實,又不是這樣,我真發現有些人真有嫉妒心。所以我這次在那面參加活動,和在這面講課,我都把這個嫉妒心,拿到一個很重要的位置來跟大家說,因為這個心太害人了。反正我那十顆心裡,我可沒有嫉妒心,我要有嫉妒心,我沒有現在這點小小的進步。這是第四種有瞋恨心的人。第五種,好攀比的人有瞋恨心;第六種,好高騖遠的人有瞋恨心;第七種,沒有真誠心、平等心、清淨心、正覺心、慈悲心的人,自然他剩下的就是瞋恨心。我就歸納了這麼七種類型,可能不太全面,就有這些個毛病的人,就容易有瞋恨心。
說完了貪和瞋,最後咱們再說說這個痴,這個痴原來我理解得比較片面,我以為就是傻,不聰明,這就叫痴。通過學習《淨土大經解演義》,我對什麼是痴有了一點進一步的認識,實際這痴說重一點,就是迷惑顛倒,迷惑顛倒就是痴,沒有智慧,這個迷惑顛倒也挺害人。第一個因為迷惑顛倒,你不認識正法和邪法,現在邪師說法如恆河沙,誰當著你面,他都不會我是邪師,我現在來給你說法,有一個這樣說的嗎?他都說他說的是正法。你因為迷惑顛倒,你辨別不了什麼是正法、什麼是邪法,你這就是很嚴重的痴,這是第一個。第二個,因為迷惑顛倒,你不認識善知識和惡知識,比如說有的人可能批評你兩句,指出你有什麼什麼毛病,你要是心量小肯定你不高興,我哪有這個?你憑啥說我?你也不咋的,這個你就是不會識別善知識和惡知識。實際當面說你的,我認為是善知識,否則的話,人家完全可以不說。什麼叫惡知識?當面奉承你,背後說你壞話那人叫惡知識。這樣的人現在為數可能還不算少,有的人很會說奉承話,當面一套,背後一套,這個人是非常值得我們注意的。我們就是咱也不跟人辯論,咱也不跟人爭論,就是敬而遠之,你心裡知道就完了。第二個就是不認識善知識和惡知識。
第三個迷惑顛倒,你遇不到好老師,因為就是好老師在你跟前,你也不認識,你也不承認。我昨天還是哪天講課,我說了一句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我說人生遇一明師足矣。我一再的說,我這一生兩件幸運事,一件幸運事我聞到了佛法,第二件幸運事,我遇到了淨空老法師,我遇到了明師,這是我人生的兩件最幸運的事,我非常珍惜這個機緣。我總跟大家說,實際不是開玩笑,我說過去多生多劫,師父就是我的老師,我就是師父的學生。我是一個比較調皮搗蛋的,不遵守紀律的學生,貪玩東跑西顛,所以這麼多生、這麼多世,還沒出了這個六道輪迴,還擱著溜達著、晃著。我說這一回叫老法師把我發現,這下我可逮住你了,你還在外面晃蕩,回家吧!所以我這一生,這師父提溜我,也得把我提溜回家。所以我為什麼這麼堅定信念,我今生一定成就,我一定回西方極樂世界,有師父看著,我不回我也得回了。這是我歸納的這幾條。
最後我想說,就是如果今天這課你聽明白,能夠幫助你認清回家的路,幫助你找到回家的門,阿彌陀佛,我這一堂課沒白講,有一個聽明白的我也沒白說。最後給大家四句話,「天地之間有正道,離開正道受苦報,當今世界災難多,不尋正道走邪道」。簡單做一下解釋,天地之間有正道,就天地之間它是有規律的,那個正道是確確實實就擺在那。但是我們如果是離開正道,那怎麼樣?自然受苦報,你道走錯了,你自然受的是苦報。第三句當今世界災難多,這大家都很清楚的,為什麼苦難多?不尋正道走邪道,是我們的心念壞了不正。所以你不走正道,你自然就走那歪歪道,走那歪歪道你就來受苦報。最後這四句話就是告訴大家這麼一個道理。時間也快到了,今天就說到這裡,有錯誤之處,請各位批評指正。感恩大家,阿彌陀佛。


 

作者:miaoyin居士整理 录入:纯净纯善 来源:劉素雲老師法语
  • 净空法师文集(www.jkfswj.org) © 2020 欢迎转载,功德无量!

  •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