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空法师文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莲池海会 >> 刘素云演讲 >> 内容

觉海之舟(第二集):萬惡淫為首 百善孝當先

时间:2012/7/17 21:57:55 点击:4642

觉海之舟(第二集):萬惡淫為首 百善孝當先  劉素雲老師主講  (第二集)  2012/6/25 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 檔名:56-124-0002
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上午好,阿彌陀佛!大家請坐。今天上午利用兩個小時的時間,講這麼一個題目,「萬惡淫為首,百善孝當先」。這是我這次來到佛陀教育協會第二節課,在這裡可能要講五節課,昨天剛講完第一講,今天的是第二講。今天這個題目裡面講兩個大題,第一個大題是「萬惡淫為首」,第二個大題是「百善孝當先」。咱們現在先講第一個題目,「萬惡淫為首」。我講這個題目比較難,好像我對這個事理解不是那麼太透徹,說不太具體,因此就理解多少,跟大家說多少,供大家參考。
首先這個萬惡淫為首,咱們就說說這個淫。這個淫,原來我沒講課之前,我真是不知道它分哪幾種意思。為了講這課,我就查一查,我查到了,這個淫它是有三種意思,第一種意思,是過多、過剩;第二種意思,主要是說在男女關係上,態度或行為上的不正當,這是第二個意思;第三個意思是迷惑。這第三個意思,原來我不知道,一查,它有第三層意思,迷惑本身也是一種淫的行為。淫,它分三種類型,這個我們主要是說男女關係方面的淫,就是剛才不是三種意思嗎?我們主要說第二種。這三種類型,第一種類型是正淫,就是正確那個正,正當的正,正淫。這個是指什麼?是指正當的夫妻性生活,是受法律保護的,是正當的行為,無可非議,這是正淫。
現在在正淫方面存在這麼幾個問題,第一個問題,我舉個例子,有年輕的夫妻兩個,因為這個夫妻生活問題,就打到我那兒去了,兩個人都去找我告狀,女方說女方的理,男方說男方的理。我說:那你們兩個就分頭說說,你們各自的理在哪兒?女方就說,而且是理直氣壯的說,老師,我現在信佛了,我皈依了,我受戒了,我必須和他斷淫,不能有夫妻生活,所以我們兩個就從這兒開始產生了矛盾。我說:那妳是怎麼想的?她說:我為了將來成佛,我現在必須把這個事斷了。這小夫妻倆也大約就是三十歲出點頭,這是女方申訴的。她說完了,我就那男孩子,我說你再說說,你什麼意見?男方說:如果說信佛就得這樣,那我堅決反對她信佛,這是一。二、我娶了是媳婦,那媳婦這樣對待我,那我娶這個媳婦幹什麼?莫不如我就上廟裡去當和尚得了。所以兩人各說各的理。
對這個問題,我們很多同修當中存在,他不是一個、兩個,不是少數。包括一些老夫妻,五、六十歲的老夫妻,也因為這個事在吵架,這不和氣。這個事我在這裡我跟大家這麼講,第一,如果是夫妻雙方都信佛、都受戒,同樣把這個問題搞明白了,都同意斷了這個事,這個是無可厚非的,完全可以,兩人都心甘情願。現在我知道有一些夫妻,就正在這樣做。這樣做的,我絕對不會再去動員他,說你們還是恢復原來的生活,不能這麼做工作。夫妻雙方都滿意、都同意,都為了在修行的路上更一步精進,他這種做法,我們應該是積極支持的。這是一種。
第二種夫妻生活,就是女方受戒了,就不想再和男方住在一起了,各住各的屋,這是一個情況。這種情況我覺得不可取,為什麼?因為你沒有選擇出家,你選擇的是組成了家庭;組成了這個家庭,你就要對這個家庭負責任,對對方負責任,不要只考慮自己。所以我建議一些比較年輕的同修們,如果妳的丈夫不同意斷絕這種夫妻生活,妳不能單方面的立馬就斷,應該給對方一個緩衝的時間,他想通了,或者隨著年齡的增長,逐漸就淡化了,這是最好的,避免夫妻之間因為這個產生矛盾。
第三種類型,我們那邊的同修傳有一張表,這個表我也看過,我也按那個做過,年輕的時候,就是四十歲以後。那段時間我知道有一張表,這張表是什麼意思?有日期,這個月哪一天可以過夫妻生活,哪一天不可以過夫妻生活,那上有標號。我記得大約平均每個月是十八天左右,十八天左右不能過夫妻生活,以我的親身經歷,會引起對方的反感。因為人家對方可能提出了,那個東西不是在人的興趣嗎?人家那個感情來了、興趣來了,妳說妳就這樣一看表,你看,這個日子不行;人家說,到妳行那天,我沒有興趣!這又是個矛盾。所以我建議,不要絕對的按照這張表。如果真是在那不可以的日子裡,妳丈夫不提這個要求,那太阿彌陀佛了。如果人提起來,你也別老給人看這張表,一到這個時候就是把那表拿出來,就好像妳的一個令箭似的,這樣人家會對這個表就非常反感了。所以這個,我建議大家,初一、十五能保證,其他的比如說二十四個節氣,這個要注意。其他的日子如果對方不同意,人家就是這個時候來激情了,那咱們就恆順,為人妻,就要盡盡妻子的義務。
我這個理念,我今天講不講,我自己真琢磨了,是不是又會遭到一些人家反對,說妳這個理念怎麼分了這麼好幾個層次?我想咱們得面對這個現實,是不是這樣的?不要因為我們自己的好惡,而去讓對方不高興。菩薩所在之處,不讓眾生生煩惱。因為我們的言行,不說眾生,讓妳的丈夫生煩惱,因此而產生矛盾,人家根本不敢跟我們學佛,也不會贊成學佛,這樣就把人家拒之佛門之外了,我覺得這是一個罪過。所以我們應該把握一定的分寸,該怎麼做,不該怎麼做,不要把事情搞得過分。這是一個表現。
還有一個表現,就是因為這個矛盾引起來了,夫妻之間可能愈來愈不和諧。有的人就拿這個事當作一個把柄,妳不是反對這樣嗎?本來他一週可能就這一次就解決問題了,妳不是愈是這樣要求嗎?我愈沒完沒了。我就遇到這樣的情況。有個老菩薩就跟我訴苦,說怎麼辦?我都六、七十歲了,我老伴別的事不感興趣,就這個事感興趣,沒完沒了。她說原來可能還不完全這樣,現在是更加速了,就是幾乎是不分時間、不分地點,甚至孩子們在跟前,都有點不避諱。她說為什麼這樣?我說因為妳討厭,妳反對他這個事,人家就跟妳較上了,妳不是愈反對嗎?那咱們就愈來吧。就是這樣,這是一個結果。
再一個結果,妳不是不答應我嗎?妳伺候不了我,我就找外面的伺候去。這種情況,目前也是存在的。我認識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,也是咱們的同修,她的丈夫已經八十一、二歲了,就這個丈夫,因為這個我認識,很早我就認識,特別熟悉。她這個丈夫有個理念,就是他來到這個世間,人生就一件事,就是這個事,除了這個事,沒有別的事,所以他家孩子也比較多。因為當時他就要求對方,他說我娶妳當媳婦,沒有別的事,就是這個事,妳必須給我家傳宗接代。所以這孩子是一個接一個的生,一個接一個的生。後來家裡的老人挺生氣,就想怎麼能這樣?比如說老人是女方的媽媽,媽媽就心疼這姑娘,所以就跟這姑爺就開聲,矛盾。這個事人人都不可避免,人之常情,為什麼到你這兒來,你就像那個豬下仔似的,一窩接一窩的下。所以弄得老丈母娘和這個姑爺也矛盾重重,妳丈母娘要管這個事,那我就折磨妳姑娘。所以這一折磨,折磨了幾十年,五十多年了,現在還照樣折騰著。
所以弄得我們這位老同修非常苦惱,怎麼辦?什麼時候這個事能斷?我說熬著吧,妳這也是欠人家的情債,哪生哪世,或者是上一世,妳欠人的情債,現在這一次湊到一起來了,妳做了人家妻子,妳幹什麼來了?還帳,妳就把妳這個情債還了,妳才能去極樂世界。妳這個帳妳不還,妳也去不了極樂世界。叫我這麼一勸,我們這個同修氣就消了,就想得通了,她說我要還不清,肯定我去不了嗎?我說肯定去不了。所以現在兩個人的矛盾逐漸逐漸淡化了。人家那個老頭,人家公開說,妳不伺候我,我有人伺候我。所以掙那點工資,基本都用在這個事上了。你找別人,能白找嗎?一次你還不得繳個百八十的嗎?所以就這樣,弄得家庭矛盾,總是有。現在逐漸在淡化,矛盾愈來愈輕了。我也勸咱們這個老同修,我說妳就認了,一是自己要還債,現在妳不太想這個事,有別人替妳還,是妳的代替者,妳也高興,感恩人家!有人伺候他,這不更好嗎?有別人伺候他二十天,最起碼他這二十天不找妳麻煩,妳就清淨念佛!問題就是這樣。
所以正淫這個問題,我建議夫妻之間應該是淡化,不是杜絕這個事情,是要淡化。不要把這個事情當作生活中唯一的一個主題,其他的什麼事都沒有,就這一個事,那也錯了,應該逐漸淡化。特別是有些老同修,六、七十歲了,七、八十歲了,這個問題,我為什麼剛才說我有的說不懂?因為我不太理解。反正我也是為人妻、為人母,已經是過來人了,也就不避諱這件事。反正我這一生,和我老伴結婚四十六年了,我從開始到現在,對這件事一直是比較淡。我老伴叫我冷血動物,可能就指這方面來說,大概別的方面我也對不上號,我估計叫我冷血動物是不是因為這個。
我記得有一次他跟我閒嘮嗑,他說老伴,我這一輩子就有一個要求,我不知道我離死之前妳能不能滿足我的要求?我說你說吧,只要你的要求合理,我肯定滿足。他說就是,這個都是大約是十年前,他說我就想,就在咱們倆做一輩子夫妻這個過程當中,妳能不能有一次是主動的?我說這個做不到,我立馬就給回絕了,這個做不到。有些時候,後來我也想,做為妻子,確實沒有盡到自己應該盡的義務。有時候我做得特別過分,在這裡我也向我老伴懺悔,也告訴同修們,這樣做太過分了。有些時候,說實在的,沒有那種想法,真是我到現在為止,我和我老伴之間沒有一次是我主動的。有些時候他提出這個要求,我能夠婉言謝絕的就婉言謝絕了,能找個什麼理由搪塞過去,我就搪塞過去了。有的時候自己也覺得太過了,實在搪塞不過去了,怎麼辦?我告訴你,我拿我的那個枕巾,我把我自己臉蓋上,就這樣。你說,你想想,我拿枕巾把我的臉蓋上,我不瞅你,你說人家對方什麼感覺?那能高興嗎?能不生氣嗎?結果就開始跟我嘔氣,你這也不對,那也不對,我都知道原因是從哪來的,我就裝不知道,裝傻唄。你願意咋說咋說,你說我飯碗擱這兒不對了,你說擱那兒?你就給我畫個圈,我就給飯碗放在你那個圈裡。就好好伺候人家唄。
所以我說夫妻之間這個問題,你要處理不好,直接影響兩個人的感情。因為這個事,它也是維繫夫妻之間感情的一個紐帶,它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。如果你一方真是就是整天那麼倔巴巴的紅紅著臉,也不給人家好臉色看,實在是影響夫妻雙方關係。後來這個問題我就想,既然咱結婚了,組成家庭了,那該盡的義務咱就盡。但是幸好好在像我們現在年齡比較大了,都往七十歲上奔了,這個事逐漸就淡化、就沒有了,老伴他也不提這個事了,各住各的屋了,一切都心安理得,到這個時候就好了。
但是在年輕的時候,如果說三十歲左右的、四十歲左右的年輕的同修們,不管是男同修也好,女同修也好,我建議你們不要強行按自己的意見辦。如果太強行按自己的意見辦,對於對方是一種不尊重、不理解,那肯定這個裂痕就會愈來愈深,最後導致的結果很可能就是離婚。有的夫妻因為這個事離婚了,如果有孩子,你想想最遭罪的是不是孩子?你說,要嘛就是沒有媽了,要嘛就是沒有爸了,單親家庭的孩子是很難帶、很難教育的,他有一種扭曲的心理。所以為了這個家庭,為了這個孩子,我建議你們,在允許的情況下,盡可能的能把這個事情處理好。這是我說的第一個類型,叫正淫。你不能說這個就堅決不行,因為合法的夫妻,這個事還是受法律保護的,所以就是咱們怎麼樣把它處理好。這是一種類型,正淫。
第二種類型,是邪淫。這個邪淫,顧名思義,就是夫妻之外不正常的性關係,這叫邪淫。這個印光大師有一句話,他說「邪淫之事,無廉無恥,極穢極惡,乃以人身,行畜生事」。印光大師對這件事情,我可以那樣告訴大家,說到極處了。所以這樣的事,無論如何不能辦。如果過去我們沒有學佛,不懂得這個淫欲是怎麼回事,犯了這樣的錯誤,不要緊,改了就好。你犯了這個錯誤,你現在認識到了,真心誠意的懺悔,不貳過,不再犯類似這樣的錯誤,你那個就過去了,不要把它當作一個負擔。
那天在那面的法會上,李承臻老師給大家上了一節課,他就是現身說法。可以說原來他在這方面,那都是什麼節日都沒有的,胡來。他給大家舉了好多例子,說出好多我都沒聽說過的那個名詞。後來有人對李承臻老師講課有些不同的看法,覺得別的老師講課都那方面的內容,怎麼輪到他就說這個?後來我第二天講課的時候,我就給他做了證明,我說李老師這堂課非常了不起,他是揭自己的瘡疤、拿自己的短處來警示大家。誰願意把自己短處提溜出來?兩千人的大會,就在那會上抖露?因為他確實是對這件問題認識清楚了,他不想讓別人再犯他自己犯過的錯誤,所以他才說出來。我說李老師了不起,他是菩薩再來,他來給大家表法。後來大家報以熱烈的掌聲。就是這個問題你怎麼看,它錯沒錯?我記得那個時候他在傳統文化也講了一次,我聽過他的一片光碟,那個時候我真是就那樣想,這個人了不起,換成第二個人,不大願意把這樣的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可是李老師他做到了。那天我建議大家,給李老師熱烈鼓掌,我們應該讚歎他,他是我們的老師。他用他自己的過失,來告誡我們,不要犯他的過失,這不是菩薩嗎?這是關於邪淫。
第三個類型,叫亂淫。這個亂就是沒有秩序了,隨便胡來了,任意來了。像我昨天說的什麼一夜情,等等等等,這些個都屬於亂淫。現在正淫、邪淫和亂淫,好像範圍比較廣的,犯得比較多的,現在是這個亂淫。也不認識,見了面了,雙方一有好感,好,這感情就來了。過去我對這一夜情,我也不太知道,後來我就問人家什麼叫一夜情?這個情是指什麼?後來人家給我解釋的,說一夜情就指這方面的事,我才知道是怎麼回事。
現在社會亂了,可以說已經亂到了極處,風氣壞了,已經壞到了極處。因素很多,但是這個邪淫、亂淫是社會動亂、社會風氣敗壞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之一。大家考慮考慮,是不是這麼回事?現在大人是這樣,都逐漸影響到孩子們了,所以這種社會的動亂,怎麼能夠帶來和諧?不可能帶來和諧。為什麼現在每年墮胎五千萬,兩年就墮胎一個億,你們想沒想?為什麼我們的天空沒有那麼透明的藍天,沒有那麼潔白的白雲,烏黑黑一片一片的?就是那種被墮胎的嬰靈他們的怨氣,那種冤死的亡靈他們的怨氣。我們人類怎麼能夠安寧?做了這麼多壞事、醜事、惡事。
下面我想說說,這個包括邪淫也好、亂淫也好,甚至是包括這些無節制的正淫也好,它帶來的社會危害是什麼。第一個危害,離婚率飆升。我為什麼用個飆?那是直線上升。過去要聽說誰離婚了,是稀奇事;現在聽誰家沒離婚,倒成了稀奇事,顛倒過來了。我昨天舉個例子,說現在老同學、老同事要隔一段時間沒見,再一次見面,第一句會問,你離了嗎?這個成了見面語,是不是黑白顛倒了?你不離,沒能力,沒本事;離了,倒成了有本事的人。你說這樣下去,這個社會怎麼得了?
過去好像是離婚很費勁的一件事,那得經過什麼什麼部門,去多少趟,可能都離不下來。後來就進步了,有一個協議離婚,這個名詞我大約是十年前聽說的。協議離婚,有那麼一張紙,就叫「協議離婚書」,兩個人到民政部門,都在協議離婚書上簽上字,就可以了。因為結婚的時候發的結婚證書是紅本,這個協議離婚發的是綠本。這個就進化了,你拿這個紅本,就把那個綠本換回來,兩人一簽字,就結束了這婚姻。現在可能更進化了。過去是如果雙方有一個人不同意離婚、一個人同意離婚,不給判。最起碼給你半年的時間,讓你繼續謀和,如果這半年又謀和好了,婚就不離了。現在去了,只要雙方一點頭,兩人都同意。你們想,是不是這樣?
夫妻兩個擱家裡打仗了、鬧矛盾了,女方一提出,離婚,不過了;男方說,離就離,走!就這麼簡單,就去了。到了那個部門,部門的同志一問,說:妳同不同意?女方說,同意;問男方,男方也同意,幾分鐘之內,婚就離完了,沒有一個緩衝的時間。這樣的夫妻,因為他當時是情緒很激動,他跑這兒離婚了。如果你給他一個月的時間重新再相處相處,可能這個婚百分之八十,我估計離不了。現在講話到這種程度,那去就離唄。在氣頭上,女方說離婚,男方男子漢大丈夫說我不離,很少很少。只要妳提離,那就離唄,誰怕誰!是不是這樣?你周圍你所遇到的情況,有的甚至是我們同修自己遇到的情況,是不是這樣?
有些同修離了以後跟我說,離婚後悔了,覺得那個時候太衝動了,為什麼不頭腦冷靜一些?後悔了。後悔了,你再去復婚,你說麻煩不麻煩?可能是復婚也好復。為什麼現在離婚率這麼高,說離就離?就是太草率了,是不是這樣?說離,一簽字,離了。說復合,一簽字,又復了。又隔幾天,又不行了,再去離。反反覆覆這樣,我們這個婚姻太不嚴肅了。所以我們主管這項工作的有關政府部門,是不是能夠改變一下方法,怎麼樣能讓更多的家庭不要破裂。我們能做說服工作的,就多做一點勸解說服工作,讓本來瀕臨破裂的家庭,讓它圓滿下去,這是我們應該做的。不要圖省事,你離就離唄,和我有啥關係?你就簽個字,我就蓋個戳唄。那個戳不是那麼好蓋的,我們要負起責任來。這是第一個,對社會的危害。
第二個,名目繁多關於婚姻的名詞,弄得人是眼花撩亂。反正我是聽不懂,昨天我講的時候,我給大家叨咕了幾個,它起負面的引導作用。比如過去就是結婚、離婚,現在又多出來一個閃婚。這個閃,就是打閃的那個意思?那我理解,我腦袋笨,我理解就是速度快唄。今天認識了,兩人一看,一見鍾情,明天結婚了,是不是這就叫閃婚?
完了還出了一個裸婚,我一開始弄笑話了,我跟誰問過,這看老太太分上。我說啥叫裸婚?那個裸就赤裸裸的唄,我就以為這裸婚就不穿衣服唄,我說這是一個什麼婚?後來人家說不是,裸婚就是指雙方沒啥財產。不像現在,比如說樓、車,還有什麼?好像過去,我記得我小時候,結婚是三大件,收音機、自行車,還有一個什麼?反正三個東西,那是我們那個年代結婚的三大件。你要這三大件都具備了,那富戶,一般的這三個能弄到一個就不錯了。所以現在這個樓、車,還有什麼?可能也是幾大件,人家那幾大件就值錢了。說沒有這些個,我就看中你這個人了,我就嫁給你了,說這個就叫裸婚。但是那天,我看了一小段電視劇,那個電視劇的名字就叫「裸婚」,我就看了一小段。就那一小段,就這裸婚完了以後又出矛盾了,什麼矛盾?因為這女方就說,我嫁給你的時候你是窮光蛋,到現在你還是窮光蛋,我不想再跟你裸婚了,又想拜拜了。看來這個裸婚也不保險。
還有一種婚,叫隱婚,隱密的,隱藏著,這個我到現在我還沒有完全理解。結婚就大大方方的結唄,這還保什麼密?有人說,有些名人特別重視這個隱婚,你不知道他結婚了,甚至四、五十歲了,老婆孩子的,那都全了,誰都還以為他是單身。這個究竟要達到一個什麼目的?裝嫩,顯年輕,還是為了我再找別人方便?我不知道。反正就我能聽說的這個婚,就我叨咕了,這大概是五、六個,愈來愈麻煩,愈來愈複雜。這是第二個。
第三個危害,就是破壞別人的家庭,受害的是子女。實際你破壞別人的家庭,也是破壞自己的家庭,你看看你周圍,是不是這個規律?比如說第三者插足。一、他的婚姻生活絕不會幸福。你怎麼破壞別人的家庭,往往人家再來一個你們的第三者,來破壞你們的家庭。這我都遇到好幾個。有的第三者插足之後,生活不幸福了,又有人來插她的足了,去找我,劉姨,怎麼辦?我說這就叫現世現報,妳破壞了別人的家庭,現在別人來破壞妳的家庭,理所當然,這就是妳應該受的果報。妳當時破壞別人的家庭,妳想想,人家的妻子、人家的孩子多麼痛苦,妳倒是滿高興的。我說現在輪到妳了,讓妳也嘗嘗滋味,丈夫被人家奪走的滋味。我說妳放心,她搶了妳的丈夫,將來還有人搶她的丈夫,就是這麼個連鎖反應。妳凡是破壞別人家庭的,絕對沒有什麼好下場,一定要深刻懺悔,不可以再做這樣的事情。
妳破壞了別人的家庭,第一,對方如果有孩子,他那孩子要稍微大一點,妳絕對是他的第一個敵人,那孩子殺妳的心都有。妳把我的爸爸奪走了,讓我媽媽自己孤苦伶仃的,讓我們沒有父親,他肯定恨妳的心,一般那個疙瘩是解不開的。有的孩子就說,等我長大了,我非把她殺了不可。妳想,妳造的什麼業,妳給自己留了多大的麻煩。而且單親家庭的孩子,他有一種自卑心理,最後可能由一個非常優秀的孩子,變成一個社會小混混,妳說他能不恨妳嗎?他最後找來找去,就因為誰誰誰,她破壞了我們的家庭,讓我有爹沒媽、有媽沒爹,弄成我在社會流浪。最後你看是不是社會動亂家庭是一個重要的因素?你家庭不和諧、破裂了,孩子沒人管了,到社會上去混,給社會帶來的就是那些個亂七八糟的事情。這是第三個危害。
第四個危害,亂淫嚴重的危害身體健康。這個可能有些人他不信,他不懂這個。這個危害健康到一定程度,甚至是危及生命。有多少人信?有多少人懂?我給你舉個例子,就是說假如咱們十個人,這十個人裡有四個是間接的死於色欲,十分之四唄。十分之四是間接的死於色欲,十分之四的人是直接死於色欲,就這個誰能信?我在這裡說,可能有人說老太太又在胡說八道。十個人裡,四個直接死於色欲,四個間接死於色欲,這就十分之八了,還剩十分之一、二,這十分之一、二是命終而盡的。你看,你聽了以後,你害不害怕?你因為這個事,你可能就是直接死的那四個人裡的其中之一,也可能是間接死於色欲那四個人裡的一個,你能是那十分之二裡的,那太了不得了。說到這兒,你還敢再邪淫、亂淫嗎?
舉一個我自己親屬的例子。我有一個小姪兒,這個姪兒就是他的爺爺是我的伯父,就這麼吧,他就管我叫姑姑。三十歲,他就受了外傷。受了外傷,因為我伯父、我哥哥是老中醫,有外科的、有內科的,自己家就是中醫世家,對藥就很明白。所以他受外傷就屬於紅傷唄,紅傷就得用紅傷藥,就給他用上這紅傷藥了。告訴他,一百天之內不許行房事,就是不可以過夫妻的性生活。這年輕人,沒把這當作事,媳婦也年輕,丈夫也年輕,可能是就忍耐不住唄,沒多少天就開始有房事了,沒過一百天,死了。本來告訴他一百天之內不要行房事,他沒聽,結果沒過一百天,這人死了。三十歲,我自己的姪兒。就是這樣。據說他臨死之前非常懊悔,自己就哇哇的哭、嚎,就恨自己,我為什麼要犯這個錯?他自己也懂醫,為什麼我明明知道是這樣,我還要犯這個錯?差點沒把他媳婦殺了,就恨他自己也恨他媳婦。他的意思就是說,如果妳不這樣,那我也不至於就把命都喪了。沒救了,一百天之內就走掉了。
我記得彭鑫教授講課的時候曾經舉一個例子。一個年輕的企業家,因為縱欲過度,就得了病。到彭鑫教授那兒去看,彭鑫教授就告訴他,一定要節欲,最好是斷欲,哪怕是在一段時間內斷欲,否則你的命難保。他不信,他當時跟彭鑫教授可能說那哪能這樣?我這麼年輕,這事還能斷嗎?那我做不到。結果沒過幾個月,人也完了。所以我說,色是一把刀!你看色欲的色,上面那個,那不是刀嗎?「色是一把刀,專把命來削;你若不聽勸,小命玩完了」,就是這樣。這四句話我就奉獻給那些個過多的重視這件事的男士們、女士們,你要是想要你的小命,這個事一定要節制,千萬不能犯錯。這是第四個危害。
第五個危害,修道之人,淫心不除,塵不可出,這是《楞嚴經》裡說的。我記得我是十年前讀過《楞嚴經》,我也抄寫過《楞嚴經》,在後面半部有其中的一段,就說的這個事。那個時候我不太理解,不明白這話究竟什麼意思,反正我就想是不是這個事,你要有這個事,就不能成佛?我那個時候是這麼理解。你看,現在說的是修道之人,淫心不除,塵不可出,我們為了要出這個塵世,堅決的要把這個事斷掉。如果說你還有別的想法,那你自己琢磨琢磨,你是以道為主,還是以欲為主?你自己來選擇。世人往往是以行欲為樂,不知這個樂只是一彈指間的。就是這麼一彈指間的樂,也不是真樂。我們過來人,你體會體會,是不是這樣?有樂嗎?反正我這四十多年,我是沒覺得什麼樂。真是,貪圖這一瞬間的所謂的樂,加個引號,「假樂」,苦便一生相隨了。
我記得因為這個事,我和我老伴我倆沒少打仗。一打仗的時候,我就跟他說,我說我這一輩子唯一做錯的一件事,就是結婚了,就是嫁給你了。我說為什麼我原來年輕的時候,我沒有聞到佛法?如果我年輕的時候聞到佛法,我肯定是出家那一夥的,我絕對不會結婚成家的。但是現在晚了,我已經嫁給你了,我說那咱們倆商量商量,你也將就將就我,我也將就將就你,咱們倆將就,行不行?我老伴說,娶了妳當媳婦,我算倒了楣。我說你一點楣不倒,你娶了我,你合老適了,你佔老便宜了。我那時候不服氣,我跟人這麼說。他說,妳這個人真是人類的另類。說我是人類的另類。妳怎麼就是這個事上,妳和誰的認識都不一樣?我說別人怎麼認識我不知道,我就這麼認識的。我說咱們倆就像好朋友似的,我做飯給你吃,你也關心我。
尤其現在通了,這個事也不涉及了,我說咱們倆純粹就是老伴老伴,老了你給我作伴、我給你作伴。前些日子他不是老說他屋裡有鬼嗎?讓我去給他作伴。我說你看,這回用得著我了吧,這個時候我來了是不是給你作伴?所以老伴這個詞,是最準確的。我說什麼愛人,那假的。說我愛你,愛你有多深,月亮代表我的心,我那次講課給大家逗得哈哈笑。我說要有人說,說我愛妳,要問我愛妳有多深,月亮代表我的心,我說妳千萬不要信,假的。過兩天他就不愛妳了,愛另外一個去了,他跟那個說的是,要問我愛妳有多深,太陽代表我的心,超過妳月亮,我說妳千萬不要信。不要把那個愛看得那麼重,哪有真愛?都是假愛、假相,還是老老實實當伴比較好。這是第五個危害,就是修道之人一定要注意這個問題,如果不這樣的話,咱們修不成道。
下面我想說一說,怎麼樣做到清心寡欲。有的人可能不用學,都不用聽,他自己本身就清心寡欲,我這阿彌陀佛加持,這多好!你要做不到這一點,那我教你幾個方法,怎麼樣做到清心寡欲?第一個方法,常念觀世音菩薩。這是《法華經》上教的,不是我編出來的。《法華經》上是這麼說的,「若有眾生多於婬欲,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,便得離欲」。我認為佛經它不會騙人的,凡是我們有這方面強烈要求的同修們,你們試一試,天天念觀世音菩薩,大概你這個事就會逐漸逐漸的淡化,這是第一個方法。第二個方法,常作不淨想。你想想,真是,不用想,不用常作不淨想,都不用想,它都不淨,你還用想嗎?反正這是我最大的一個障礙,我就覺得太髒了,這個不淨還不夠格。你比如說,美色當前,欲火中燒,你如果能夠想一想,她這個美色的外表的裡邊是什麼樣,你絕對不會把她當作美色了,你一定跑得遠遠的。
人不這樣說嗎?說有兄弟三個人,一起走夜路,路過了一片墳地,就碰見了一個少婦,姿色那可能是絕倫。這哥兒三個一見,這個淫心頓起,都想去摟這個少婦。一瞬間這個少婦的臉就變了,七竅流血,舌頭伸出一尺多長。這哥兒三個一看,全都嚇死了。第二天家裡人就來找,看見三個人都嚇死了,救活了一個。這哥兒三個不都嚇死了嗎?救活了其中的一個。如果不救活,怎麼知道怎麼回事?他就一五一十的說,昨天我們見了一個漂亮的少婦,我們想去摟她、抱她,她一下子變得七竅流血,舌頭伸出一尺多長,我們一看都嚇死了。你說這就是一張薄薄的皮,皮裡面是什麼?血、肉、骨頭,不就這些東西嗎?你說那些個東西它能美到哪兒去?
我曾經跟大家說,台灣的海濤法師,他講那個例子,我想人人都看一看那張光碟。他修不淨觀,在一個山洞裡,師兄弟幾個,修不淨觀。一個新死的,原來活著的時候非常漂亮一個女人,這個人死了以後,他們把屍體就弄到山洞去了,哥兒幾個圍著這個屍體修不淨觀。你看,那屍體肯定是一點點兒爛。他後來講的光碟不是說嗎?爛、爛,生的那個蛆,淌的那個膿、那個血,那個時候你再想她生前如何漂亮,你想都想不出來了,你就看你眼前這個死屍一點點變,最後變成一堆白骨。他說從那以後,再見什麼樣的美女,他連眼皮都不撩了,他知道在那個漂亮的表皮的裡面全是髒東西,沒有一點值得愛的、值得一點留戀的。你看海濤他那個妻子和他的孩子特別漂亮、特別可愛,因為那張光碟有他妻子、有他兒子。就是這樣。後來可能有同修問,說你那幾個師兄弟都修成了嗎?他說沒有,就在這個爛的過程當中,師兄弟一個一個的逃掉,最後就剩他自己了,就他自己堅持到最後。所以他說,如果有人喜歡美色,你就來修這個不淨觀,肯定你能過了這一關。
我十年前送過一個往生的同修,將近四十歲。她生前我沒看見過,是她走了以後,有同修約我去送她。我去送,一看她家裡掛著一張大照片,那張照片真是比明星照還漂亮,那絕對是個美人。但是我面對的就是她的屍體,那個屍體是什麼樣?就滿臉全都是那黑呼呼的屍斑,特別嚇人。眼睛都腫成一條縫了,好像那個縫裡都有膿還是什麼東西往外擠,就那個。我看看她,我再看看那照片,你根本就想像不到這張漂亮照片就是躺著的這個人,你想像不出來。所以說什麼是美?什麼是醜?你自己好好鑑別鑑別。這是一個,就是常作不淨想。
還有一個,常作親想。你就想,我見著年齡大一點的女人,那是我的母親;見著和我年齡相彷的,那是我的姐妹,是不是?見到小的,那是我的女兒。你說你面對你的母親、面對你的姐妹、面對你的女兒,你還能有這種邪念嗎?它自然而然就沒有了。那反過來,女人見到男人,咱也不說都是男的有這種想法,女人有的也不少,那妳要見到漂亮男人,妳就想,這是我的父親,這是我的兄弟,這是我的兒子。妳這樣想,這種邪念自然而然的,它就由淡化到消除了。
第四個,常作敬畏想。這是我教你們這幾個招,就是怎麼樣能夠解決這個問題。第四個辦法,常作敬畏想。你若心裡起了邪念,你就想,舉頭三尺有神靈,你自己的一言一行、一舉一動,天地鬼神、諸佛菩薩無不悉知悉見,你就不敢輕舉妄動了。那天李承臻老師講課的時候他說出去找情人,後來他就讀佛經、看光碟,他就看到一段,說頭上有幾個神、兩肩有神、身上幾個神。他算了,他說一共有十八個神在你身邊。當你和別人在邪淫的時候,他自己就說了,兩個人肯定是不穿衣服,在你行邪淫的時候,十八個神就在這兒這麼瞅著你。他說我知道這個事以後,可把我嚇死了,我那時候怎麼那麼不知道羞恥?十八個神站在我邊上瞅著我們兩個人。他說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敢了。這是他自己的親身經歷。我倒不知道有十八個神,他那天就是一個一個的數的,數出來十八個神。你想想,十八個神在瞪眼瞅著你,你還敢做這個事嗎?
還有個我想,你一定要恪守做人的道德。我們來到這個人世間,做了一回人,孝悌忠信禮義廉恥這八個字,這是做人最基本的準繩。如果這個準繩我們都把它突破了,那我們就是衣冠禽獸,就不能叫人了,是不是這樣?所以這幾個方法,如果你能夠聽懂,你試一試,從第一個開始,常念觀世音菩薩,後面一共我說了五個方法,怎麼樣做到自己清心寡欲。
我們現在就是父母長輩要給孩子們、晚輩做個樣子,在孩子面前,不要太放肆了。現在我發現有的年輕的小夫妻,在孩子面前是打情罵俏、摟摟抱抱、污言穢語,夫妻生活有的甚至都不避諱孩子,這樣不行。你說你的孩子在身邊,你們做這樣的事情,是不是還應該迴避迴避?再一個就是正面的教育要跟上。我倒主張,比如說中學,是否可以開生理衛生課?就明明白白的跟孩子們講,什麼事是對的,什麼事是錯的。不要現在遮遮掩掩的,這些孩子們好奇心來自己去琢磨、去試驗怎麼回事,更糟糕。莫不如我們媒體各方面宣傳,公開宣傳宣傳,這個男和女是怎麼回事,你也別好奇了,你也別自己去做試驗,這樣是不是更好一點?如果我們做一些掩耳盜鈴的事,遮遮蓋蓋的,實際起的作用可能更壞。
比如說有的小男孩或者小女孩,因為有個學生家長,她那兒子可能是九歲還是十歲,她特別痛苦,她跟我說,她說,劉姨怎麼辦?我那孩子那麼小,現在就有一個特別不好的習慣。我說什麼習慣?她說************。************的意思就是用手來達到自己那種性滿足唄。她說她兒子九歲不到十歲,現在就這樣怎麼辦?她說身體愈來愈糟糕。因為他這種做法肯定是危害他的身體,那麼小的孩子,他沒長成。因為我聽老人說,精液是從骨髓裡生出來的,這個我對生理衛生學得也不好。老人說,大人總是這樣,身體都不行,何況一個孩子?
現在早戀非常普遍,可能現在孩子們都早熟,吃得營養過剩,小學高年級的孩子,大概就已經有早戀的現象了。我那天看電視,看了一個小女孩十歲,做媽媽了,生了一個女兒。你想,本來是十歲的孩子,她又做了母親,又有孩子管她叫媽媽了,你說怎麼辦?現在中學生、大學生,大概已經很普遍,尤其是大學生,同居,據說現在幾乎學校都不怎麼太限制。這樣,孩子們學業不成是ㄧ方面,另外早早的都把身體搞垮了。同居,必定懷孕,懷孕就是做人工流產,這還了得嗎?殺自己親生的兒女,造多大的罪業。因為那次我講,我聽說有同修墮胎四十個,我不知道,我都算不出來,這四十個胎,她多大歲數?她一年墮幾個?這真是莫名其妙,這個人肯定她會短命的。四十個小夥兒成天坐在她後帶襟向她討命,她還想好?另外她墮胎四十個,她的體能的消耗,她身體會早早的垮掉的,肯定是短命,誰也救不了她。
所以說人是教出來的,你可以教好,也可以把他教壞。那我們現在為什麼不往好來教?我們為什麼要把人往壞來教?我現在我為什麼特別留戀我小時候那種生活?我覺得那種生活特單純、特純樸,不像現在這麼複雜。人和人之間的關係,就左鄰右舍。反正那個時候我們住的是一堂一堂那個房,就是ㄧ家挨著一家,那左鄰右舍的鄰居就是門挨著門,就這樣的鄰居,彼此非常和諧,像一家人一樣。那個時候生活水平比較低,偶爾的吃點什麼好東西,不說這一堂房都送,那送不了,就左面鄰居、右面鄰居,肯定要送一點兒,大家嘗嘗,非常和諧!甚至那個時候出門不用鎖門,你不用拿鎖頭把它鎖上,左鄰右舍就給你照看著了。就是這樣。
再說,為什麼現在我不願意看電視,我也不想看電視?我看不了那些內容,除了打打殺殺、鮮血淋漓以外,就是你爭我鬥,現在人鬥,古人也鬥,宮廷戲是ㄧ個一個接著鬥,全是這些東西,我不知道想讓人們學些什麼,從中得到什麼啟迪?我小時候看的電影,或者是我上中學以後,或者是我一九六四年參加工作以後,我看的那些個電影、那些個書,到現在我覺得都是好東西。那時候兩毛錢一張電影票,家裡生活困難,沒有錢買,媽媽能給兩毛錢買一張電影票,那得高興好多天。就是那樣。跟我同齡的同修們,當你們面對鏡頭聽我這一段的時候,我相信你們會有同感的。
我給你們叨叨過,那個時候,比如說,我看的什麼?董存瑞,炸碉堡那個董存瑞,到現在那個形象,永遠印在我的腦海中,英雄!比如說戰火中的青春,上甘嶺、永不消失的電波、苦菜花、戰上海、英雄兒女、地道戰、地雷戰、塗靈、平原游擊隊、冰山上的來客、野火春風鬥古城、南征北戰、海鷹、英雄虎膽、林海雪原、鐵道游擊隊、青春之歌、柳堡的故事、花好月圓、五朵金花、紅孩子、小兵張嘎、閃閃的紅星等等等等。就我列舉的這些個電影,就現在你再讓我看十遍,我都不會厭煩的,我都願意看,因為它們確實給人一種啟迪和教育,讓你從中學到一些好東西,正面東西。我那時候看這些電影,我找不著那反面的教育,說我看這個電影我學壞了,真是沒有。那為什麼我們現在的電影、電視搞的這些東西,反正我們這一撥人,我估計肯定是不願意看,也看不明白。幾十年過去了,還這麼親切、這個熟悉。現在的東西,可能你看一次立馬就忘掉了,不會留什麼印象的。
那時候我記得有一部歌劇,就是舞台演的歌劇,叫「江姐」。江姐這個歌劇在我們那上映了好多場,那個時候我真是哭著喊著管我媽要錢,給我買票,我要去看。就這個歌劇,我看了好多遍。我是看了多少遍,我是哭了多少遍,太感人了。那個江姐,用現在的話說,我就是江姐的粉絲,她是我的偶像,到現在也是我心目中的偶像。那個天藍色的大長褂,紅色的毛衣外套,一個白色的圍脖兒,那個時候就是家裡困難買不起,我要買得起,我肯定去模仿。太羨慕了,絕對的英雄,有這麼了不起的人,真值得我學習。所以你看幾十年過去了,我現在講起來還這麼興奮,你想我當時我看了多少遍、哭了多少遍。
你再說這些藝術家們,那些老藝術家,你現在你能忘了他們嗎?你說孫道臨、王心剛、張勇手、梁音、于洋、秦怡、謝芳、田華、陶玉玲、白楊等等等等。你說這些人到現在,咱們喜不喜歡他們?照樣喜歡他們。雖然有的人已經不在世了,我們能忘了他們嗎?忘不了,永遠記在心中。你像演反面人物的,應該是大家都恨他們吧?劉江、陳強、方化、葛存壯,這是我印象中四個總是扮演反面人物的,尤其那個方化,全是日本鬼子,別著大跨刀,就那樣的。那個時候看甚至想能不能上台上把他弄死,恨他!反面人物。現在你想想,這幾位老人,有的不在世了,有的已經七八十歲、八九十歲高齡了,那在我們心目中,這都是英雄。這些老藝術家為什麼能夠有這麼大的感召力、感染力?因為他們的作品,他們所扮演的人物,對我們,乃至後世,都是有教育意義的。
再說唱歌,你就想,那些老藝術家們唱歌什麼樣?那個台風,人就是端莊台上站著,有的拿著麥克風。現在怎麼唱歌都變成這樣?連搖帶晃是帶跳,甚至於還有的趴著,閉著眼睛,我不知道這是ㄧ種什麼藝術享受。我老伴喜歡看這樣的,他一看這,我趕快進屋裡把我的門關上。聽不懂詞兒,也不明白啥意思,一看他這麼一搖晃,我先睏了,所以乾脆咱還是離遠遠的。所以我在這裡真是感恩這些可親可敬的老藝術家們,你們給人們帶來了真正的藝術、真正的美,我們永遠不會忘掉你們。這裡我就給大家四句話,說有這些老藝術家們,我們才能「欲海茫茫不迷惑,苦海浮沉不墮落;老老實實念彌陀,今生今世有寄託」。這是我今天講的第一個大題,「萬惡淫為首」。
第二個大題,講「百善孝當先」。什麼是最大的善?排號排第一位的,就是這個孝。為什麼?第一個,孝道是性德。這個大家一聽就明白,這孝是我們的自性,它不在外面,它在我們的自性裡。這個孝就是ㄧ個符號,上面一個老,下面一個子,這就代表兩代人唄。這是ㄧ個會意字,這個老法師講法的時候,多次講過這個字,就是上一代和下一代它是一體。現在不是講代溝嗎?一有代溝,這個老和子肯定就分開了,那就沒有孝了。大家想想,現在有孝道嗎?很少,很難找!這是ㄧ個,孝道是性德。用在五倫裡邊,比如說父子,這叫親;用在君臣,這叫義;用在夫婦,這叫別;用在兄弟,叫做序;用在朋友,叫做信。這個五倫裡,離不開這個孝的,這個孝是個圓滿的。這是第一個,孝道是性德。
第二,孝道是美德。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,最突出的就是這個孝,這是其他別的民族所不具有的。中華民族是ㄧ個講究孝道的民族,那個例子就不用舉了,大家都知道。舜,那是最典型的代表了。再有,二十四孝,這都是給我們做榜樣的。這個大家都知道,我就不多說了,是美德。
第三個,孝道是核心,孝道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精神核心。中國古大德都是有德行、有學問,心量大,包容天下,真正把愛自己的心,推廣愛一切眾生,並用這種文化、理念、方法教育人。比如說《弟子規》是典型的代表,「凡是人,皆須愛」,沒有分別,沒有厚薄,平等的愛心,這叫仁人。《三字經》裡講,「人之初,性本善」。所以這些和佛陀的教誨完全是ㄧ致的。這是第三個,孝道是核心。
第四個,孝道是基礎。誰的基礎?孝道是大乘佛法的基礎。我們想一想,是不是這樣?在佛法裡對孝講得就更清楚了。佛法講,過去無始,未來無終,橫遍十方,豎窮三際,是ㄧ個生命體。這個就是大乘佛法裡面講的法身。法身有多大?遍滿虛空法界。這個法身沒有時間的限制,也沒有空間的限制,時間和空間完全融合為一體。時空裡面所包含的一切,佛講,原來都是自己。為什麼說我們和眾生是一體,我們和宇宙是一體?這個理念很深,隨著時間推移,大家學習愈來愈深入,可能對這個理解得會深刻一些。
下面,在孝道這個問題裡,我想重點說一說,如何把孝道落到實處,就是具體我們怎麼做,才能夠在生活中體現出我們的孝道。首先說一說孝從哪裡做起。第一,從孝養父母做起,這是最直接、最基本的東西,這也是佛教給我們的。孝養父母,這是孝的起點。如果你連父母都不孝,你說讓你孝別人、孝眾生,那根本就是空話,是不可能的,所以要從孝順父母開始做起。我準備為了提起大家的注意,我先舉幾個不孝的例子,你跟自己也對對號,要這個你對上了,那你就是個不孝之子,你就得改進。
第一個例子,不養父母,不認父母,一位七十多歲的老母親死於街頭。這都是電視裡報導的。七十多歲了,我記得這個例子以前我曾經舉過,兩個兒子,這個兒子住一個月,那個兒子住一個月,輪班。不是說這兩個兒子都喜歡媽媽、都願意讓媽媽到自己家住,這麼輪班,不是的,是討厭,誰都不想讓老人在自己家裡住,沒辦法,這可能都是談判的結果,輪班住吧。但是每個月,它有短的,三十號,有的它就長出了一天,三十一號。那這個三十一號,這個老人就得流浪在街頭,因為這個兒子說三十天滿了,妳該上那家去了;這家說還沒到下個月一號,妳還來不了。所以這一天這個老人在街上流浪,誰也不管,誰也不問。下著那個秋雨非常冷,老人就哆哆嗦嗦的在一個屋簷下蜷縮著。第二天早晨,有人路過的時候,發現老人已經死掉了。就在這個雨夜,在外面,又凍又餓,死掉了。你說這樣的兒女,這叫兒女嗎?這是ㄧ個例子。
第二個例子,不孝順父母,沒老沒少,張口就罵,舉手就打。電視頻道裡,就是演這方面的不孝,舉了很多例子。我昨天給大家舉了,就是管父親要錢,那個錢本來是給媽媽治病的,他非得要,父親不給,他就把老父親一頓暴打,打蝕了三根肋條,最後他被公安局給拘留了。老父親還心疼兒子,就面對著電視機的鏡頭說道:求求公安機關,把我兒子放出來,有狠心的兒女,沒有狠心的父母。你看,被兒子打斷了三根肋骨,還在哀求公安部門把兒子放出來,可憐天下父母心!
第三個例子,吃父母,喝父母,靠父母養活著,還這也不滿意,那也不滿意,挑你的毛病。我們那邊有個名詞兒,這叫啃老族。啃,就口字旁加個肯那個,吃的意思。就是自己不幹什麼,生活沒著落,怎麼辦?就得吃父母的。你看有的父母是企業退休下來的,企業退休下來的每個月也就一千多塊錢工資。你說父母兩個人加起來不足三千塊錢的養老金,女兒也揩吃,是兒子也去揩吃。就這樣,老人還得受著氣,姑娘說給兒子多了,兒子說給姑娘多了,爹也偏心了,媽也偏向了,反正你這兩個老人你就別得好,在哪兒你也討不著好。
再有,我說,昨天我講,空巢老人需要關愛,兒女們能不能常回家看看?如果說這個常你做不到,能不能降一格,抽點時間回家看看?說我抽時間我也抽不著,能不能打個電話問候兩聲?就這個都做不到,你說老人寒心不寒心?老人不是挑子女的毛病、說挑你們的理,這是最起碼的!老人把你們養大,你們現在翅膀都硬了,組成了自己的家庭,你想想,你也有兒,你也有女,你們現在這樣對待老人,將來你的兒女必然是這樣的對待你們。我不想讓你們走現在空巢老人這條道,到那個時候你們就知道,寂寞是什麼滋味,孤獨是什麼滋味,想念兒女是什麼滋味了。
還有,不願意和老人住在一起,嫌累贅,覺得和老人住在一起非常累贅。人家現在都願意過二人世界,剛結婚就過二人世界。咱們有個某個省的電視台,有一檔節目,全都說就是談戀愛、相親,我就這麼給你解釋的。有男嘉賓、女嘉賓,請出了一位男嘉賓,十二位女嘉賓排成一排,眼前有一盞燈。這個男嘉賓介紹完自己以後,第一檔,妳要認為他還可以,妳就不滅燈,妳把妳那個燈亮著,然後看看十二個還有幾個亮的、有幾個滅的,這是第一。第二個層次,男嘉賓再介紹介紹自己,底下女嘉賓又有滅燈的。最後如果十二個都滅燈了,那就沒戲了,你這個親就沒相成,就是這些女的沒有一個相中你的,你就回去吧。就這個。如果最後還有亮燈的,比如說一個,那沒說的,這個男的也選擇可以,就剩下這可以,這個就成了,每個人拿一份禮物,就可以相處了。就這麼一檔節目。如果要是剩兩個女的,這兩個女的都上前面來,這個男的站在中間,我們看電視看到的鏡頭就是介紹第一個女的她的簡歷大約什麼樣,第二個女的簡歷。這不是兩個嗎?我是男的,我站中間,牽起兩個人的手,這個牽一個,這個牽一個。你選擇,你要選擇這邊這一個,你就把這個手放在你的胸前,這個手你就撒開了;你要選擇這一個,把這一個手放在你胸前,這個就撒開了。就這麼一檔節目。
它主要,我要說什麼問題?就是它中間這個對話,我聽了我就生氣。真是魯相,這還能拿到場面上來演?問什麼?往往女方有對男方提問的這個,每個人都有機會問,妳都可以問。很多女嘉賓問什麼問題?我如果和你結婚了,你和不和你父母在一起住?大多數提這個問題。這個男孩子回答的很多都是不在一起住,這個就成。我估計這個女孩就滿意了,她要問就是這個。有的男孩子很孝順,說我結婚以後要和我的父母一起住。你看,那個燈刷刷刷,全滅。那就這一條,就不行了,因為你結婚要和你父母一起住,我就給你淘汰了。有的提個什麼條件?結果我還看中這個男嘉賓了,我還不願意讓他和父母一起住,所以反覆的就得說這個話題。最後往下降降,說能不能那樣,短時間的住還可以,長時間不行。如果這個男孩子要讓步了,說這個可以考慮,那兩個人還有牽手的可能。如果這男孩子堅決的說不行,我必須和父母一起住,就拜拜了。就這樣的。所以最後我就看著那麼一對,那個男孩子說,我要和我父母一起住;這個女孩子,我同意和你父母一起住。就這個牽手是我看了最開心的一個,你看,男孩子這麼孝道,女孩子這麼通情達理。你說都把和父母在不在一起住做為一個擇偶的條件,這樣的女孩子說實在的,白給我我都不要。這是不孝敬父母的另外一個。
再一個就是稱呼。現在這稱呼怎麼能變化到這種程度?對父母稱呼什麼?老東西。確實是父母年齡大了,但是他是人,他怎麼變成東西了?稱呼老東西,這是比較好聽的。更不好聽的,老不死的。那就盼著老人快點死唄。你說就這麼稱呼,聽了以後你想做為父母的那個心是什麼滋味?你們將來老的時候,兒女也叫你們老東西、老不死的,你們是非常開心嗎?你體會體會到,將來你會嘗到這個滋味的。這是我舉了這麼多反面的例子,你們對對號。
我再舉舉正面的例子。咱們還得從正面來宣傳,讓大家有好榜樣。第一個例子,我就想舉定弘法師的例子。定弘法師在我心目中,養父母之身、養父母之心、養父母之志,他是楷模,這三條他都做到了。而且他對身邊的長者那種尊敬、那種關心、那種照顧,是非常真誠的。所以我說,如果說孝道,我們身邊就有好榜樣!我們為什麼不學?這是第一個例子。
第二個例子,大雲總不讓我舉她的例子,我說妳在我身邊我了解,那我就還得舉。你看大雲,她的丈夫海林,他們兩個把公公婆婆都送往生了,然後又把奶奶接到家裡來奉養,一直送到西方極樂世界。這樣的孫子、孫子媳婦,就在當今的世界,為數大概不多。你這個老人家有姑娘、有兒子,那能輪到我們孫子、孫媳婦這輩嗎?我們家就有這種情況,我的一個親屬,人就說了,奶奶我不能養,她還有兒子,她還有姑娘,她兒子姑娘都死絕了,才能輪到我。你看,我這有對比!你看人家大雲跟海林是這樣處理問題,我們那個是這麼說的話,你說哪個是正面的典型?哪個是反面典型?我不是說大雲在我身邊,我就總捧她、奉承她、誇獎她,不是這樣的。她,我都覺得大雲是我的好榜樣。我現在對照大雲,我就覺得我的公公婆婆、我的爸爸媽媽,我都沒有做到好好的孝順、孝養,沒做到。現在回過頭想,老人不在了,非常後悔。
這個第三個例子,咱們刁居士的兒子、兒媳婦,兩個孩子真是好孩子。我給你們舉刁居士的兒媳婦好到什麼程度?結婚,當時籌備結婚的時候,那個刁居士,我們正好是住在廣州那半年,刁居士都沒回去。刁居士兒子、兒媳婦結婚,都是大雲跟海林給籌辦的,房子是他倆收拾的,東西是他倆負責給買的,刁居士回家就是清著去做婆婆去,就是這樣。人家那個兒媳婦,你說年輕的孩子,什麼都沒有新的,什麼床,什麼冰箱、彩電,這些個東西就現在來講,這點是不是都是必備的?誰家少了這個人家能嫁給妳兒子當媳婦?人家這個孩子就嫁過來了。我特別感動的是,刁居士的丈夫老齊往生,那不是我送的嗎?睡的這張床,就是她兒媳婦結婚用了。人家兒媳婦說不用買新床,這個床就可以了。那個床都掉漆了,刁居士有招,回家看這掉漆了怎辦?拿那個墨汁給塗一塗、抹一抹。就這麼一張床,人家兒媳婦結婚用,現在的孩子能找得到嗎?你說我能不表揚這樣的孩子嗎?你別說是舊床,還是老公公往生睡的床,你說兒媳婦接著用,太難得了。所以你說這是不是我們的榜樣?所以我說,真是有好兒子不如有個好媳婦。我說小刁,妳太有福報了,丈夫給妳打個樣板往生極樂世界,兒子媳婦又這麼好,我說妳是啥負擔沒有。在我接觸的人中,她是最有福報的。
再一個,我還有一個同修,一個佛友,悉心的照顧植物人的老公公,已經六年了。你想想,一個植物人,每天都要靠吸管往裡輸營養、輸東西。一個兒媳婦照顧老公公,給伺候得那麼乾淨、那麼利索,滿面紅光,把老公公伺候的。再說說她丈夫,你都不知道她丈夫這些年對她是怎麼折磨的。她丈夫曾經是ㄧ個軍人,回來以後就對這個媳婦是怎麼的都不滿意。那個折磨的手段就多了,都令人髮指,你聽了都噁心,就這樣的一個丈夫。因為以前我認識她,她曾經跟我說過,那個時候就說,大姐,我太苦了,我怎熬?她說我家我丈夫對我如何如何。你說都把我這話逼出來了,不能跟他過,憑啥?這麼折磨人。她對他那是百依百順。百依也不行,百順也不行,我就是折磨妳,把外面女人領到家裡,還得睡一個床,我在中間,這個情人睡這邊,妳得在這面,我倆要辦啥事,妳得瞅著。你說這多把人折磨到什麼程度了?就是這樣一個丈夫,把妻子折磨到這種程度,他妻子能夠悉心照料她植物人的老公公六年,可不可人尊敬!現在丈夫被感動了,知道媳婦好,所以現在夫妻倆的關係也融合了。公公現在還在世,兒媳婦還在繼續照顧他。你說這樣孝順的孩子,別說是兒媳婦,姑娘都很難找。
再一個,我說我那個外甥女婿,把我姐姐接到他家,那伺候我姐真是勝過自己的兒子。所以他這次往生,那天我說了他兩點,我說他兩個圓滿,一個圓滿是孝,圓滿了。他從小母親、父親就不在了,他把我姐姐就當作自己的母親。那伺候到什麼程度?我姐的行動不便,就大小便不方便,都他來照顧。他出去上班,下班回來,能買兩個烤得熱呼的地瓜,揣在他的棉襖裡,摀著怕涼,進屋趕緊掏出,媽,我給妳買兩個地瓜,妳趁熱吃。這是姑爺,就能做到這一點,我看到我都非常感動。所以這次他往生,誰都沒想到他能去極樂世界,他去了。孝道圓滿了,再一個,悌圓滿了。他和他的一個弟弟,哥倆兒特別合,他從來都讓著他弟弟,沒有跟弟弟爭這個、爭那個。所以這個孝、悌圓滿了,使他這次往生極樂世界。
還有一個例子,一個二十四歲的女孩,是ㄧ個汽車上的售票員,她現在還沒有出嫁。她家裡有一個老父親不能自理,她已經伺候老父親將近十年了。她媽媽就是因為父親這樣,媽媽就離他們而去了。她今年二十四歲,那就是她十三、四歲的時候,就她和爸爸相依為命。現在她二十四歲,她找對象唯一的條件,就是帶爸爸一起出嫁;你能接受我,也要接受我的爸爸,這樣我才能嫁給你。那電視一演,我想誰要是有智慧、有聰明,這麼好的女孩你不要?趕快把父女倆接過來,那是有福氣的人。
還有我們哈爾濱,有一個七十三歲的退休老人,坐自己自製的一輛小車,帶著他九十多歲的老母親,周遊全國。你想想,難不難?七十多歲的老人帶著一個九十多歲的老人,騎著那個車,全國周遊,就是讓母親看看祖國的山河。老人家就有這麼個願望,所以她這個兒子就辦到了。老人家要去的地方都去到了、都看了,回到哈爾濱不久,九十多歲的老母親就往生了。你說兒子多麼欣慰,在媽媽臨走之前,她的願望滿了。這麼孝順的兒子,真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。
再有,比如說,我們怎麼樣來提倡這些個正面的典型?那就是我們的媒體,要樹立正面的典型,宣傳正面的典型,因為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。我們各種評先(就是評先進)、評優,是不是要把孝養父母做為重要的條件?如果你這個先進、你這個優秀,你是ㄧ個不孝的人,你怎麼能當這個先進、當這個優秀?可是現在我們有多少評選的時候,把孝養父母做為條件了?好像還很少。比如說,選人才,舉孝廉。一個是選人才要重視孝,不孝的他不是人才,不要選他;另外一個就是廉,一定要廉潔。如果這個人很貪,又受賄、又貪污,這樣的人你怎麼能把他選到重要的工作崗位上?
比如說現在公務員的選拔,我因為退休以後,我對這些事應該說不是太關心的,真是就在家老老實實念阿彌陀佛了。所以公務員怎麼辦?現在公務員、老百姓之間,好像有一道溝。這是因為我曾經是公務員,我的切身感受。也可能我這麼說會得罪ㄧ些人,那也沒辦法。為什麼公務員和老百姓之間有一道溝?平時你要鄭重其事的說,可能人家沒誰說,就是很平常的、比較熟的,在一起嘮嘮閒嗑,這個才能說出真心話。他們就說,不是說我們妒嫉公務員,因為公務員最起碼有這麼幾條,一是鐵飯碗,第二是工資比較高。你看,現在就我和我老伴比,我是在政府機關退下來的公務員,我現在的工資是,我估計大概是四千多,具體多少我說不準;我老伴在企業退休的,他現在就是ㄧ千二百多塊錢,這差就能這麼大。本來我剛參加工作的時候工資是二十九塊錢,我老伴參加工作的時候是四十一塊九毛錢。現在我倆一下子拉大這麼多,大約拉大了三千多塊錢的距離,這個差距確實是比較大。
所以人家老百姓說,公務員如果他的工作效率佔在那,他真是為人民辦事的,他工資就是高薪我們也服氣;現在我們不服氣的就是說,他有沒有工作效率?他的工作能不能對得起他這個高工資?過去曾經說,高薪養廉;現在是薪高了,廉養沒養出來?這是我們要面對的問題。反正在機關工作這麼多年,自己也感受,我有時候跟他們說,非常抱歉、非常慚愧,我在機關工作了將近二十年,做得很不好、很不夠。往往我覺得在機關工作時間長了,自己的那種貢高我慢的心,它就不由自主的長起來了,就覺得我比你高。
比如說,有很多地市縣的同志來我們政府機關辦事,走進我們的辦公室,我們能不能站起來跟人家打一聲招呼,您來了,讓個座,倒杯水。是不是這個是很簡單的事,也是應該我們做的事。現在我們,那個時候我,應該說十年前我還在崗,我就發現這樣的問題。地市縣基層的同志,他能來到省政府來找你辦事,那都很不容易,得經過多少個琢磨,我去還是不去,我找誰不找誰,那不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。進屋以後,我們辦公的同志,眼皮都不抬,真是。我該幹啥幹啥,你進來一個人,我都沒看著,不理不睬。換成我們,我們去辦事,如果我們上國家機關去辦事,走進人家的辦公室,人家都不抬眼皮、不瞅我們,你什麼心情?你是往裡進,還是往外出?人心比人心!第一個,你對來辦事的同志稍微給一點熱情,行不行?別那麼冷冰冰的,別覺得你多高、人家多低。你說我們做那麼一點事情都會讓人家很感動,那為什麼我們就不願意做那些很小的事情?
後來我就非常有感觸,你為人家做一點事,他那種真誠心來感動你,叫你都不忍心。比如說,我那個時候做減輕企業負擔辦公室主任,我的工作職責就是企業負擔重了,我負責給減輕。上他那去亂收費、亂攤派、亂罰款,我去給他解決。但是能到我這個層次解決問題,那已經不是太多了,一般的他告不到這個層次,這是省級政府。所以凡是能把狀子告到我這,我真是都認真去辦。我給他們辦了以後,表示感謝,那種真誠我能體會到,他不是虛情假意的。劉主任,妳給我們解決問題了,我們謝謝妳!好像走走過程、走走形式,不是,真是真誠的,真想感謝妳。
我們也說,那用什麼感謝?他們的表達就是用錢來表示感謝,我說不行。那就給妳圈在車上,不讓妳下車,妳必須得拿著,這是我們領導班集體開會、集體決定的,不是哪個人的。那個錢,可能是從銀行剛提出來,嘎嘎新,可能那號都挨著,我估計。就是那種真誠心,妳不收那些錢,能把他急得都沒辦法,甚至求妳,妳收下、收下,要不然我回去沒法交差。我說我給你交差,你們的心意我領了。我說我是減輕企業負擔辦公室的主任,我給你們解決問題,你們再拿錢來感謝我,我說那我就改名了,我是增加企業負擔辦公室的主任了。我說你讓我改名!不想讓妳改名,妳還得為大家服務。我切身的感受,當時妳為基層,妳做了一件實事的時候,他們對妳那個感謝,當然我不是需要讓大家來感謝,而是那種心情。
所以我想,為什麼我們政府是掛著這樣的牌子?比如說我在省政府,一個是國徽,一個是國旗,你老遠就看得見。再一個,大門上掛的大白牌子黑色的字,寫的是「黑龍江省人民政府」,哈爾濱市寫的是「哈爾濱市人民政府」。它為什麼要寫「人民」兩個字?那就是說這個政府是為人民辦事的。如果不是這樣,那就黑龍江省政府、哈爾濱市政府就完了唄。我們要把重點落在「人民」那兩個字上,不要忘了人民。我們是人民的公務員,公務員是為大家辦事的,不是牟私利的。我們如果做好了,老百姓會服氣的,你工資高點,人家也不嫉妒。我覺得老百姓還滿通情達理的。所以說老百姓能夠載舟也能覆舟,我們不要小看老百姓的力量。就是做為我們各級政府的公務員,應該把握住自己,不要玷污了自己公務員那個稱號,更不要玷污了你每天從政府出出進進,不要覺得趾高氣昂,我比你高,而是要反省自己,我為人民做了什麼?
在這裡再跟大家說這麼幾句話,「孝是一把金鑰匙,打開福慧兩扇門;修福修慧從孝起,丟掉孝字難入門」。那就告訴你,這是鑰匙。你那個門用什麼來開?福慧的門用什麼開?用這把孝的金鑰匙來開。如果你沒有這個金鑰匙,那個福慧的門你都打不開,你怎麼能進去?過去老人曾經說,忠臣一定是孝子。反過來咱們說,孝子我覺得他也一定是忠臣。所以我們選人才,舉孝廉,一定要選那些有孝心的人。因為他們是孝子,你讓他在一定的工作崗位上,他一定能夠是國家的忠臣。
最後一個問題,我想說一說學佛人應如何盡孝。那得和我們自己掛上鉤,別老教育別人。自己,我們做為學佛的人,怎麼樣盡孝道?對父母盡孝,咱們重點還得落在這上,你這個做不到,你其他的那是空話、廢話。父母如果在,怎麼辦?你要以淨土法門利益父母,我建議大家把《無量壽經》和淨土念佛法門介紹給父母,勸父母念佛求生淨土,這是最大的孝,沒有其他的孝能超過這個孝。大家都知道,釋迦牟尼佛勸父親,就是勸父親念佛求生淨土。這是我們對父母盡孝第一條要做的。
第二條,說父母不在了,怎麼辦?要代親修淨土,為父母迴向。父母不在了,這個任務誰來完成?你來完成。你要是父母的孝子孝女,你就來完成這件事。你今生要不成就,你說你對父母盡孝,那也是空話、假話、騙人的話。你今生修行成了,為父母盡孝,人不說一人得道,九祖生天嗎?真是這樣的。你成就了,你父母、多生多劫的家親眷屬,你都會把他們帶到西方極樂世界去的。所以父母不在,咱們要代親修淨土,為父母迴向。
下一個,就是我們要自己發大菩提心,一門精進,長時薰修,今生成就,不但救度今生父母,生生世世父母都得度。這個我想,有人說我修成和我父母將來往不往生有什麼關係?有關係。你看,前幾天我介紹那個小羅往生的,那就體現出來了。他一個人往生極樂世界了,他歷劫歷代的家親眷屬全都超度出去了,就包括他家供的那個仙家都上極樂世界了,你說這個作用有多大。所以我們一定要發大菩提心,一門精進,長時薰修,今生一定要成就。
我們對父母以外的世人,我其他的人盡孝,怎麼盡?還是這個,把《無量壽經》和淨土念佛法門介紹給一切有緣眾生。有這麼幾句話供養給同修們,說「萬惡淫為首,百善孝當先;淫是惡道源」,就是源泉的那個源,根的意思,源,「孝是極樂根」。「淫欲不可長,孝道不可失;為人孝圓滿,極樂有歸期」。這幾句話就是告訴大家,如果你孝不圓滿,你回極樂世界沒有歸期,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去;什麼時候你孝道圓滿了,什麼時候你回極樂世界就有日期了、就有歸期了。你說這麼重要的問題,我們能不重視嗎?所以今天做為一個專題,「萬惡淫為首,百善孝當先」,我就講這麼多內容。
現在還剩一點時間,我想跟大家還得再叨咕叨咕。下面我想叨咕點什麼?就是第一,我鄭重重申,我過去不化緣,現在不化緣,將來我也不化緣。凡是以我的名義化緣的,都不是真的,都是假的。我在這裡講了,你聽到了,如果人家再以我的名義化緣,你又上當受騙了,你可別怪我沒告訴你。這個事情一定要提起注意。現在有同修傳,老法師派我到東北去建兩個道場,還有一個什麼基地。有人打著牌子在某某處化緣,說劉老師受師父的委託,要建道場,要建基地,請大家捐款。千萬不要上當!哪個事都不存在,建道場的事不存在,建基地的事也不存在。我在這裡說這個事的時候,真是我心裡有點氣憤,這些個造謠言的人,怎麼能夠編得這麼圓?都把道場的兩個名,兩個道場的名,和那個基地的名,和位置,都能說得一清二楚。我就奇了怪,誰這麼,他這不是智慧,誰這麼聰明,腦袋瓜轉得這麼快,能編出了這麼圓的謊話來騙人?所以這個事一定要記清楚,我不搞這個事,我不化緣。這是第一。
第二,我不接受錢物的供養。沒有那個德行,我是一個在家居士,我也不需要錢,我現在衣食住行都有人管我,居士們都給我管得很周全。所以希望大家放心,不要用錢和物來供養我。你想我沒有什麼德行,就一個在家居士,你們這麼供養我,我真是心不安,真是求大家了。現在無論是吃的、穿的、用的,有的時候我都說,妳們再這麼給我做衣服,那我就得開個小自助市場了,我得擺個小攤,我出去賣去吧。那個鞋,這個號、那個號,有同修怕我穿不了,不知道我穿多少號鞋,這個號給妳一雙、那個號一雙,四、五個號,妳總有一雙能穿吧?太讓妳們費心了,能不能以後咱們把這個事就免了?不要給我錢和物供養。如果我實在推脫不掉,那個錢,我在哪講課,那個錢就留在那個道場,我就代你們來修福報、來修功德,你們不老想要功德嗎?說實在的,你想要功德,你沒功德;妳想要福報,那福報也沒有了。你隨緣去做,你不掛在心上,你既有功德又有福報。有的人好像一通過劉老師,好像這個丸就靈了,這個福報就到了,這功德也有了,不是這樣的。這是第二個,我要申明的。
第三個事,不要迷信我好不好?我這麼接近你們,對面對和你們在說話,你們還迷信我,覺得我就神乎其神了,我什麼都能、什麼都會,那我就無所不能了,我這要一揮手,你們都上西方極樂世界了。如果是這樣,那我就什麼事也不用幹了,成天揮手,我願大家都上西方極樂世界。不是!你這不是外求嗎?你得內求,念佛成佛。我怎麼強調,你們也不信,什麼事都劉老師靈,說句話也靈,動動手也靈,甚至我家種那個柿子,吃了那都能上西方極樂世界。我家就不大,一個小園子,種了九棵柿子,都去吃,還不夠,是不是?如果是我種的柿子,你吃了你都能往生極樂世界,那我就去種地去,到農村買塊地,我全種柿子、全種黃瓜。反正也怪,在我那小園子裡種,也不上肥也不啥,去年就是那麼硬土,挖出來就種了,茄子、黃瓜就長二尺多長。鄰居好奇,說你們家的怎麼長這麼大?不知道,我老伴說我們家念阿彌陀佛,它們聽阿彌陀佛長大的。
所以我在這裡,真是,我多次的說,你們不要迷信我,你們好好念佛。你們要向我學學什麼?就是那六個字,老實、聽話、真幹。那你說,這六個字你還不願意學,你覺得你學不去。你們要把我想得那麼神乎其神,那你沒啥可學的,因為啥?我神,你不神,那你還學啥?我是一個凡夫,你是ㄧ個凡夫,我們都是平平常常的人,我們都是ㄧ個老老實實念佛人,是劃等號的。不要把我整得那麼高,你對我老是仰視,那不行!你看我還不隨和嗎?我還不平等嗎?我把你們都看成佛,你們也把我看成佛,這就對了。你們老把我看得高不可攀,把自己看成一錢不值,那就錯了。你也是未來佛,就是現在你在迷惑顛倒,一不迷惑顛倒,你不就成佛了嗎?就這麼簡單。我怎麼說,你們大家才能聽明白?這是ㄧ個。
再一個,不要強烈的要求必須得見我,你見和不見有什麼區別?你看那天在會場上,我跟大家那麼說,五天,天天和大家見面。那個大屏幕把我放得那麼大、那麼大,也看清楚了,還是要求單獨見,沒有那麼多時間!你說我就是一個乾巴老太太,咱們就那個會場,兩千多人,你就讓我每個人都單獨見一見,那我見得過來嗎?我啥也不幹,我課也不講,天天就見你,一個一個見,我五天我能見多少?另外有些人說,讓我摸摸妳的手,摸摸妳。一摸我的手,那可能也就成佛了,你這不迷信嗎?那沒辦法,你說大家熱情那麼高,我進來出去那都有人擱旁邊擋著,有的人跑到走廊去,一定要摸摸我的手,那行,摸吧。所以這些,我是滿大家的願,不讓大家掃興。好不容易把劉老師盼來了,我們見著真劉老師了,不是屏幕上那個假劉老師了,我也理解你們的心情。不要這樣。你看我不也是很隨便的一個老太太嗎?
另外,全國各地千萬不要往哈爾濱奔,到哈爾濱去找我。你到哈爾濱去找,找不著我,也見不著我,護法就給你攔住了。真是,看得見的護法,小刁,那肯定攔著不讓見。看不見的護法多著!這兩天不有眾生跟我報告,說我們到哈爾濱去找妳那麼多次了,妳那護法太厲害了,根本我們連門就進不去,見不著,所以這回就得在香港盼啊盼啊,好不容易把劉老師盼來了。盼來就親熱親熱,就這樣。所以大家一定要正確對待這些問題,不要到哈爾濱去找我。你去,人力、物力、財力都浪費,也見不著,完了你還挺失望的、挺灰心的。
再一個就是不要邀請我上你那個地方去講法,講經說法。我今年的目標,就是老實在家潛心念佛,給眾生迴向,這就是我今年要做的事情。我這次來香港是實在推脫不掉了,我不得不來。不信你們可以問定弘法師是不是這樣?定弘法師,我倆通電話的時候,我都一口給他回絕了,我說不去,今年我哪兒也不去,不出門,就擱家念佛了。定弘法師左商量又商量,最後我一看實在是推脫不掉了,我就這麼出來了。所以我這次回到哈爾濱,還是閉門謝客,潛心念佛,聽經拜佛,給眾生祈福。這個我已經請示師父老人家了,我說老人家,這次回去我還這樣,可不可以?老人家說好,可以。你看,這你們還有啥說?師父都批准我了。所以希望大家不要給我,說我人求妳妳不來,我發個邀請函。邀請函你也請不去,我真是不出去,你就是發幾個函,我也是不去的。以後我再出來講,就是到香港佛陀教育協會。在大陸,各地請我,肯定我不出去。
所以在這,我就算一個聲明,以後我每年到香港佛陀教育協會來個一次、二次,把我的心得體會,如實的向大家報告。光碟一發,你們不都看到老太太了嗎?這不就解決問題了嗎?其他地方請我去,我肯定我是不去的。一個在家的居士,一個老太婆,東跑西顛講啥?再說,我既不會講經,也不會說法,我就會跟大家嘮家常磕,就是這樣。今天就說到這兒,謝謝大家,阿彌陀佛。


 

作者:miaoyin居士整理 录入:纯净纯善 来源:劉素雲老師法语
  • 净空法师文集(www.jkfswj.org) © 2020 欢迎转载,功德无量!

  •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