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空法师文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莲池海会 >> 刘素云演讲 >> 内容

觉海之舟(第一集):建國君民 教學為先

时间:2012/7/17 21:59:14 点击:2216

觉海之舟(第一集):建國君民 教學為先  劉素雲老師主講  (第一集)  2012/6/24 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 檔名:56-124-0001
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請坐。很高興又和大家見面了,這就是緣分。
今天我在這裡,這兩個小時講的專題是關於教育方面的。為什麼要講這個專題?因為明天是六月二十五號,六月二十五號是初中畢業的孩子們考高中的日子,叫中考。我聽說這個中考比考大學還難,孩子們已經拼搏了四年的時間,明天就是檢驗的日子,所以孩子們都很疲勞、很累、很辛苦。我想今天在這裡,我就講講關於教育的專題,也是對孩子們的一種祝福。我已請文昌帝君他老人家關愛關愛這些辛苦了四年的孩子們,因為文昌帝君他老人家是專門主管考試的,管考狀元的。明天我們的孩子們就面臨著這場考試,所以今天我講這堂課,就是要給這些孩子們迴向,希望他們明天都考出好成績,這是我對他們事先的祝福。所以今天我講這個專題,「建國君民,教學為先」。
今天談這個問題,說起來我也算半個教育工作者,只能說是半個教育工作者。因為我一九六四年參加工作,是在一所小學裡當代課老師,然後在小學當班任,在中學當班任,一直到一九七五年離開教學第一線,轉到教學第二線搞教學研究。一直到一九八二年我調到工廠黨委宣傳部,一年以後我又調到省政府工作,這樣就算比較徹底的離開了教育戰線。不管怎麼說,在教育戰線上我算一算,大概是工作了十八個年頭,所以我現在說我也算半個教育工作者。對教育工作有一點切身的感受,所以今天我就想談談這個專題。
對於一個國家、一個民族、一個社會,乃至一個家庭,教育都是至關重要的問題。現在一提起這個話題,我覺得比較沉重,我心裡就有一個什麼念頭?教育怎麼了?教育工作怎麼現在到了這個程度?確實是感到心情很沉重。為什麼是這樣?我覺得現在這個教育是一種比較失敗的教育,和我們小學、中學那個時候比,幾乎都沒法比了。為什麼這樣說?因為每一個國家、每一個民族,它需要的是人才,我們教育工作培養的就是國家的棟梁,是人才,但是我們看看現在我們的教育,究竟是在培養什麼樣的人才?所以一談起這個教育的話題,做為一個曾經的老教育工作者,我確實是感到心情很沉重。
你譬如說,咱們大家這樣說吧,釋迦牟尼佛一生他教學教的是什麼?概括起來說就是這麼幾件事情。第一件事情,釋迦牟尼佛是教導我們正確處理人和人之間的關係。人和人之間的關係處理好了,自然是沒有了競爭、沒有了鬥爭,更沒有了戰爭,人禍自然就沒有了,這是釋迦牟尼佛教我們的第一件事情。第二件事情,釋迦牟尼佛教我們正確處理人與自然環境的關係,人與自然環境這個關係處理好了,天災自然就沒有了。天災、人禍都是人為造成的,所謂的天災也是人禍在前,然後再有天災。這是第二個。第三方面,釋迦牟尼佛教導我們正確處理人與天地鬼神的關係。一說天地鬼神,有些人不好接受,那我們就變個方法說,和不同維次空間的眾生,處理好和他們的關係,這個可能就比較容易理解。我們如果把三個關係處理好,天下太平,社會安定,人民幸福。
怎麼樣能把世尊的教育通過我們現在的教育給它落實下去,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。我們大家都知道,教育可以分為四個部分,第一個部分是家庭教育,第二個部分是學校教育,第三個部分是社會教育,第四個部分是宗教教育。如果這四種教育我們都做得非常好,那肯定我們的人才就培養出來,我們的社會就安定,人民就和諧、就幸福。現在我想講第一個大問題,第一個大問題就是教育現狀令人堪憂。這個題目就可以告訴大家,現在的教育狀況出問題了,讓人們都非常憂慮。在這裡我想第一個小問題,先講講家庭教育。每一個層面的教育,現在都使人們在憂慮,都在著急,但是又無可奈何。一會我講到具體問題的時候,大家可以對照一下,看看你所了解的教育現狀,是不是像我說的這樣。
整個世界的安定和平是以四個教育為基礎的,而四個教育又是以家庭教育為核心的,現在我們就是家庭教育這個核心亂了,所以四個教育的開頭就沒開好,那後面的三個教育也就很難辦了。我想從這麼幾個方面來說,第一個忽視了胎教。胎教是老法師在講法過程當中多次提到的,從哪開始進行教育?從懷孕就要進行胎教。我也想,那我們現在是不是沒有進行胎教?不是。不是進行正確的胎教,而是在進行不正確的胎教。我們每天接觸的胎教是什麼?為什麼這樣說?懷孕的母親,她每天在接受什麼教育?電視、網絡、電腦。母親懷孕的時候接受的是這樣的教育,她的胎兒同樣也接受的這個教育。那我們想想,現在的電視在演什麼?網絡在演什麼?你就可想而知。胎兒還沒有出生,他首先接受的教育就是這些,色情暴力、殺盜淫妄,是不是這樣?你們如果現在還有很多同修喜歡看電視,你們在看什麼?你們在看什麼樣的電視?你們就知道現在的胎教是怎麼樣進行的。
所以為數不多的孕婦在進行傳統文化的胎教,那是太少太少的了。譬如說給胎兒讀一讀《弟子規》、讀一讀《論語》,進行傳統文化教育。但是我們想想,現在年輕的準媽媽們,她們本身對傳統文化教育知道的多少?理解了多少?她們能用這個教育胎兒的人又有多少?那就微乎其微了。如果有的孕婦是學佛的,給胎兒讀讀《地藏經》,這樣的孩子生了以後非常好帶,他不作人、不鬧人。有的孩子為什麼生下來以後黑天白天的鬧人,非常不好帶?就是你胎教沒教好。他接受的是色情暴力,生出來以後你想能好帶嗎?可是我們很多人不注意這個問題,總覺得閒著沒事,用這個消磨時間,看看電視。現在有的看看電視連續劇,我說現在電視連續劇應該改成電視斷續劇。我不知道我們香港這面的電視怎麼樣,大陸那面的電視連續劇是播一會中間就穿插廣告,播一會就穿插廣告,所以我想乾脆就改叫電視斷續劇就好了,就不叫連續劇。而那些連續劇的內容又連續些什麼,你們自己想想。
有的人非常喜歡看宮劇,就是皇宮裡的那種劇,無非就是爭、鬥,鬥心眼。前些日子我沒來之前,我偶爾的看了幾段那個宮劇,你今天看是這個內容,明天看還是那個內容,真是我覺得沒什麼意思。我為什麼看了幾段那個電視連續劇?因為它演的是清朝的事。清朝,滿清王朝,那是我的老祖宗,因為我家是滿族,所以我就看看清朝宮廷裡的劇是怎麼個意思,我就看了幾段。反正也沒怎麼太看懂,就記著一個字,鬥,你和我鬥,我和你鬥。我就覺得,從那時候就是這樣嗎?我不知道現在編劇是編的正史還是不是正史。現在有的就為了吸引大家的眼球,什麼叫收視率,所以怎麼熱鬧就怎麼搞,怎麼能吸引人那就怎麼搞,是不是歪曲歷史我也弄不清楚。但是我覺得,如果當初就是那樣的話,可能早就該滅亡了。這是第一個,我們忽視了胎教。
現在我們胎教很多人就注重一個問題,增加營養,猛吃好東西,媽媽吃好東西就是為了給胎兒增加營養。現在有很多胎兒出生的時候需要做剖宮產,為什麼?胎兒太大,這是一個原因。太大不好生,所以就剖腹產。第二個原因,之所以現在盛行剖腹產,是因為據說剖腹產費用高,這樣醫院裡可以賺錢。如果是這樣的話,我覺得這個人性都不講了,你看她能夠正常產,你都不讓她正常產,非得把他剖出來,是不是有點太殘忍了?這是第一個,忽視了胎教。
第二個,忽視了父母的身教。胎兒生出來以後,他的眼睛就是錄像機,他的耳朵就是錄音機,他所接觸的環境更多的接觸的是父母,尤其是母親,所以父母是嬰兒,是你孩子的第一任老師。你不要小瞧了你的責任,你這個第一任老師你是怎麼當的,不是說你對孩子說什麼,你的一言一行都在教育他。譬如我舉個例子,有的媽媽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,我怎麼也看不上我這個老婆婆,看不上我這個老公公,成天是吵吵鬧鬧的,不罵你、不打你就不錯了,那些粗言穢語脫口而出。你想,孩子剛生不久,甚至沒滿月,他聽不懂。是這樣嗎?不是這樣的。你這個一言一行都被你的孩子學去了,你現在這樣對待你的公公婆婆,將來你的孩子一定步你的後塵,像你對待公公婆婆這樣去對待妳,如法炮製。所以我們年輕的媽媽一定要注意,妳每天所說的每句話,所做的每件事,都是對妳孩子的教育,妳可以把他教好,也可以把他教壞,這一段時間是身教非常重要的。所以我們在座的,或者是在網絡前收看的,這些個已經做了媽媽的人,或者是將要做媽媽的人,今天我講這個課妳要聽明白了,妳就一要重視胎教,二要重視孩子出生以後你們做父母對孩子的身教,你們要用自己的言行給孩子們做榜樣。所以孩子是可以教得好的,也是可以教得壞的。沒有哪個孩子生出來他就是天生的壞人,不是這樣的,是後天的教育,把他們教得好還是教得壞!
從我自己家庭來說,我就印證了孩子是可以教得好的。譬如說你教他什麼?我家的小孫女,在家裡也可以說就這麼一個孩子,都當成寶了,爸爸媽媽當成寶,爺爺奶奶把她當成寶,姥姥姥爺也當成寶,這孩子是很嬌貴的。但是從我們家庭對孩子的教育,就是大眾化,不給她搞特殊。譬如說我孫女開始送到幼兒園,因為咱們也沒有什麼關係,就是正常的把孩子送到了幼兒園,也沒有要求老師對我們孩子給予什麼特殊照顧。你們這麼想吧,一個班好幾十個孩子,如果都要求老師特殊照顧,老師也確實照顧不過來。但是很多家長,還是希望自己的孩子進了幼兒園以後,能得到老師的特殊關照。我記得我孫女當時進那個班,她屬於比較小的,但是不是最小的,還有幾個比她還小。所以我第一個就跟孫女說,幼兒園裡有比妳小的小朋友,他們不會穿衣服、不會穿鞋,照顧不了自己,妳是大姐姐,妳需要照顧他們,能不能做到?能做到。所以我孫女在幼兒園經常照顧比她小的小朋友,這是第一個。
第二個玩玩具、看書,小朋友們需要的妳不要去和他們搶,他們不看的妳拿過來看,能不能做到?能做到。我記得那個書,幼兒園要求家長們往幼兒園獻書給孩子們看,可能那次除了我家是到新華書店買的新書獻上去的以外,其他的我聽說拿的都是家裡看過的舊書。當然舊書也沒關係,只要乾乾淨淨的,也是可以的。因為我家拿的那些書都是新買的,所以老師也很珍惜,把它放在櫃子上面,一般的孩子還夠不到。後來有的孩子就想看那個新書,老師可能也就給它發了。當時你說做為我孫女,她畢竟是小孩,她有一種什麼心態?因為她回家能表現出來。她說奶奶,櫃子上面那個新書都是媽媽送去的,小朋友們都願意看那個新書,那我怎麼辦?我也想看那個新書。我說那些新書先給其他的小朋友看,他們看完不看了自然就輪到妳看了。我說妳能不能做到?能做到。所以我孫女就看那個舊書,不看新書。
再有,孩子們每人一張小床,他休息的時候要睡覺。那個小床就是圍著教室,那個屋的牆擺了一圈,一個挨一個、一個挨一個,這一圈都是孩子們休息用的床。總是有好一點的位置,有差一點的位置,差一點的位置在哪?就在洗手間的門旁。一個是挨著洗手間比較潮,有潮氣,再一個收拾不乾淨,有時候可能要有味。那你想,哪個孩子的家長,願意讓自己的孩子,睡在衛生間門旁邊的那個床?所以最後肯定是我孫女睡這個床。當時我兒子、兒媳婦回家也跟我叨咕這事:媽,得跟老師說說,為什麼非得讓咱家孩子睡那個床?我就說,如果咱家孩子不睡那個床,還有別的空床可睡嗎?說沒有,那是一個蘿蔔一個坑,沒有一張多餘的床。我說如果是咱家的孩子不睡這張床,勢必有另外的一個孩子要換過來睡這張床,是不是這樣?我兒媳婦說是。我說要是這樣,問題就清楚了,這張床就該是咱家的孩子睡,不能把別的孩子換過來。我說咱們不願意做的事情、不喜歡的事情,不要去換給別人,我這樣說,兒子、兒媳婦也就沒話可說了。所以我孫女在幼兒園那段時間,一定是睡著挨衛生間這個床,一直到從幼兒園畢業。這不也過來了嗎?如果孩子回家也說我不願意睡那張床,大人也支持說不行,憑啥非得咱們睡?去找老師說道說道,那你說孩子什麼心態?他肯定鬧著他要換床。結果我們做為爺爺奶奶、爸爸媽媽意見都是一致的,這張床就該妳睡,為什麼?困難的事留給自己,方便的事讓給別的小朋友。孫女她也就沒啥說的,她也就心理平衡了。所以大人的一言一行對孩子都是影響、都是教育。
有的孩子媽媽怕自己的孩子吃虧,給孩子的手指甲絞成帶尖的,為什麼?就告訴孩子,因為我兒媳婦回去跟我學,她說媽,有的家長把孩子送到門口就說,誰欺負你你撓他。絞這個尖手指甲就是為了誰欺負好撓他。那你想,這麼教育孩子,你孩子是吃虧了還是佔便宜?在幼兒園他佔一點小便宜,將來走向社會那不得吃大虧嗎?所以咱們做家長的,這個身教特別重要,一定要用正面的東西來影響孩子、教育孩子。反正我家的孩子可能盡吃虧了,現在不也挺好嗎?吃虧是好事,我爸爸媽媽那時候教我和我姐姐就是吃虧不佔便宜,所以我現在就如法炮製,也這樣教育我的姑娘、兒子吃虧不佔便宜,然後又教孫女吃虧不佔便宜。所以有些時候我姑娘和我兒子說,一個傻媽媽教出了一個傻姑娘、教出了一個傻兒子,現在一個傻奶奶又教出了一個傻孫女。傻挺好的,我覺得傻比精好。這就是我給大家舉個例子,就是這些小事情,你說是不是咱們都應該注意?你真愛你的孩子,希望他將來成材,做一個好人,一定要正確的去引導他。這是第二個忽視,就是忽視了父母的身教。
第三個是忽視了孝道的教育。我們現在有多少年輕的媽媽,對兒女(自己的孩子)進行了孝道的教育?首先我們做父母的,看一看自己,盡沒盡孝道。我給我的孩子們說,我說不是做為爸爸媽媽非得讓你們如何如何孝順我們,實際孝順父母是給你們自己積福報、積德行,也是給你們的孩子在積福報、積德行。我說你們來不來看爸爸媽媽,給不給爸爸媽媽買點什麼好東西,那都無關緊要,我們不是需要的這個。我說孝道就像一道門似的,這個孝道的門你要是關著,你想修福報、修德行是沒有門的,因為這個門是關著的。你把孝這把鑰匙拿到手,然後把孝道的這個大門打開,然後你走進去,你什麼事都會順當的;如果這個門是緊閉的,你是在門外,你做什麼事都不會順當。我不知道你們能不能信,你們要能信,就按媽媽說的去做,你們不信,我也不勉強你們,你們的人生會見證的。一個人如果缺少孝道,肯定你這一生,你想怎麼順、怎麼幸福、怎麼和諧、怎麼快樂,那是連門都沒有的。所以一定要正視這個孝道的問題。我明後天還有個專題,專門要講這個孝,希望引起大家重視。
現在孩子們在家都是小皇帝、小公主。現在做小皇帝,可能都不太滿意了。你想基本上六個人捧著,爺爺奶奶、姥姥姥爺、爸爸媽媽,六個人捧著這一個小寶貝,所以他就是家裡的太上皇。小皇帝都不夠了,得太上皇,要啥得給啥。我有時候偶然的出去走一走,經常看到有很小的小孩,也就是一歲多不到兩歲,那就跟大人耍,擱地下拖著,連哭帶鬧帶打滾的,就要某一個東西,你不給我買,我就是得鬧。沒辦法,我看那爸爸媽媽:好好好,買買買!趕快去給買,遞到手裡,眼淚一擦站起來啥事沒有。這麼慣著這孩子,我看將來可是個問題。
我給大家舉舉這個孝和不孝的例子。我在家看電視,我現在沒有做到說我一點不看電視,沒有做到。我看電視,我看什麼?看法治頻道。我們黑龍江有一個台,我是基本上看那個,再我就是看看新聞,其他的我一般不看。有一次因為我老伴,我倆看電視還爭嘴,他喜歡看的是那方面的內容,打打殺殺、鮮血淋漓的,我老伴基本上看這樣的,我就是看看新聞、看看法治頻道。所以我倆是他說了算,他看播台的時候播到那法治頻道,我跟他商量,我說老伴,暫停一會,我看看這個內容好不好?他高興了,好,就讓給我看一會。如果他說不行,我還看我那個,他又播過去了,那我就離開,我就不看了,不能因為看電視倆人打起來。所以看電視以我老伴為主,以我為輔,到那個點跟他商量通了我就看兩眼,商量不通咱就不看,就這種辦法。那天他播到法治台了,我說老伴讓我看兩眼可不可以?他說看吧,他也坐那陪我看。
我看那一段是什麼意思?一個母親,看那樣也有六十多歲,她是得了癌症,臥床已經好幾年了,家裡的那點積蓄都花光了,現在沒辦法了就得親朋好友去借。誰去借?老爺子出去借。你看老太太有病了,就老爺子出去借,兒子是不幹這個事的,不管他媽媽的死活。所以爸爸就出去管親朋好友借了一點錢拿回來,就準備那兩天去醫院給他老伴治這個病,用這個錢。這個時候兒子回來了,問他爸爸,你借錢了嗎?他爸爸說借著了。給我。他爸爸說,這個錢是給你媽媽看病的,這個我不能給你。這個兒子立刻就火冒三丈,給這個老人家,就給他爸爸打斷了三根肋骨。因為電視它都有錄像,我們一看那老爺子滿臉都是傷,眼睛都是烏黑烏黑的,顴骨都是傷痕,他說身上傷都滿了,還打斷了三根肋骨。你說就這樣的一個兒子,他將來會受什麼樣的報應?然後這個兒子就被抓進去了,就給他拘留了。你想想,媽媽是癌症臥床不起,爸爸又被他打成重傷,他又被抓進了拘留所,爸爸媽媽是什麼心情?爸爸對著電視機的鏡頭說了一句話,我不知道這個兒子聽了有什麼感受,爸爸說,求求公安機關把我兒子放出來,有狠心的兒子,沒有狠心的父母。老人說得滿臉是淚,我不知道他兒子能不能看到這個鏡頭。你把老爸爸打成這樣,老爸爸要求的是公安機關把你放出來,他不忍心讓他的兒子去蹲拘留所,我不知道老爸爸的這個行動能不能感化他這個狠心的兒子。
再一個,現在不有個名詞,叫空巢老人。就是兩個老人在家,或者就一個老人,沒有兒女在身邊,身邊沒有人照顧。電視有個鏡頭,就是一個老人做了一桌飯菜等著兒女回家來吃,大概是過年還是過節,然後一個電話進來了,告訴媽媽我今天回不去了,妳自己吃吧。一會姑娘又來電話了,我今天幹什麼幹什麼,我也回不去了。最後一個一個電話都進來了,全都是不來了,老人瞅著這一桌飯菜兩眼發呆。所以這個空巢老人,那些個兒女們,你能不能常回家看看?咱們第一個層次,常回家看看。你如果這個常我做不到,我工作忙,能不能抽空回家看看?咱們降低點標準,常不了,能不能抽空回家看看。如果說抽空我也抽不出來,我沒有這空,能不能打個電話聊幾句,對父母也是一種安慰。有的說,打電話的工夫我也沒有,那我就無話可說了。你就既不能常回家看看,也不能抽空回家看看,也不能打電話問候幾句,那就憑你了,你想怎麼辦你就怎麼辦,將來到你老的那一天,肯定你的境況和這是一樣的,跑不掉,一報還一報。你這樣對待你的老人,你的兒女必定這樣對待你,到那天你可能比你的老人還孤獨、還寂寞。這是第三個,忽視了孝道的教育。
第四個,忽視了婚姻責任的教育。這個我一說,大家都有同感,都不用舉例子。離婚、結婚也太隨便了,說結婚就結婚,說離婚就離婚,沒有一種責任感。我記得我們這一茬人,好像還沒到這種程度,就我們這一茬人,偶爾聽到誰離婚,都覺得挺新奇。現在離婚好像是這張紙隨便,說拿過來拿過來,說撕掉撕掉了。我聽了幾個名詞我都弄不懂,你看結婚咱們都知道,離婚咱們也明白,離婚就拜拜了唄,分手了,這個也明白。現在又有什麼閃婚,閃電那個閃,閃婚顧名思義就是說我想結婚我就結了,非常快,速度非常快,是不是這叫閃婚?我不知道我理解對不對。還有一個詞叫祼婚,祼婚我好長時間弄不懂,什麼叫祼婚?後來有人跟我說,她說妳太笨了,那個祼婚就是啥東西沒有,譬如說男方也沒啥東西,女方也沒啥東西,倆人搬到一起就算結婚了,這就叫祼婚。又懂得一個名詞,祼婚。還有一個名詞叫隱婚,隱蔽的那個隱。這個又弄不懂了,這隱婚是啥意思?我就給人解釋,我說結婚不舉行婚禮。我說這倒是一件好事,避免浪費,否則的話一擺好幾十桌,太浪費了!人家說老太太,妳又理解錯了,人家這個隱婚不是那個隱。我說那是怎麼個隱?說人家結婚以後,人家不聲張。譬如說我是女的,姑娘,我結婚了我不對外公開,人家還認為我沒結婚,我還是姑娘,男士那就還是單身男士。我說結婚了幹嘛還需要保密?她說老太太,這個妳就不懂了,人家隱自有人家隱的訣竅。到現在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隱。我倒挺贊成的,結婚別鋪張浪費,但是如果不是這個,其他的我就不懂了。
咱們就重點說說這個離婚,幾天不見可能這媳婦就換了一個。我有一個老同事,他兒子結婚我去參加了,肯定那女孩什麼樣,我就是印象不深刻,我見著我也知道這個是不是。等過了不長時間,我這個老同事他住院,我去看他,他兒子去了,帶個女孩,跟我說:劉姨,這是我媳婦。我當時真是就沒說出來,但是我心裡就說怎麼換了?因為時間不太長,她肯定不是他結婚時候我參加婚禮的那個,我不會認錯的。換了,沒好意思說。後來他出院回家,又過了一段時間我又去看他,又不是我在醫院看的那個,又換了一個。後來回去我老伴問我,說誰誰誰那個媳婦怎麼樣,我說到現在我沒弄明白究竟哪個是媳婦。因為我這三次看就換了三個,那下面還換不換我也不知道。是不是現在就是這種現象,媳婦隨時都可以換?
後來我又聽到一個新名詞叫一夜情,就是一個夜晚的感情,我理解是這麼理解的。今天晚上咱倆開個房,明天早晨你走你的、我走我的,拜拜了,這個情也就了了。我說這個情來得也快走得也快,不知道什麼意思。所以你說現在這個婚姻有沒有一種責任感?沒有責任感,想湊合在一起湊合在一起,不想湊合在一起,拜拜,太隨便了。我就畫了一個簡單的表,什麼表?就是社會,社會的後面我畫個括弧,裡面是身體,就是指人的這個身體,咱們就把這身體當作一個社會。然後第二個箭頭是家庭,家庭的後面括號,是細胞。第三個箭頭是夫妻,括號裡面是細胞核。現在看來我們哪壞了?細胞核壞了。細胞核壞了,細胞自然它也就壞了,心壞了,慢慢的細胞不就整個壞了嗎?細胞整個都壞了,身體不就全壞了嗎?所以夫妻導致了家庭,家庭導致了社會,一連鎖的反應,是不是這樣?所以現在社會這麼亂,亂在哪?亂在家庭。確切點說,亂在夫妻。現在人,人人都有危機感,覺得現在世界和平還有沒有希望?你問我,我問你。我說你不要問別人,問自己,你自己怎麼做的,你的夫妻關係好不好,你們夫妻和不和,你是怎麼樣把家庭管理好的?然後每一個家庭都好,整個社會它不就好了嗎?所以先問自己。
所以家庭教育是個中心課題,我們老祖宗歷來非常重視。可是現在這個問題被忽略了,家庭教育就成了問題,是不是這樣?我們看看我們自己的家庭和不和諧,我們夫妻和不和諧,然後我們再看看我們親朋好友的家庭,同學、同事的家庭,你不用看遠,你就看你周圍。上次我來香港我舉了個例子,譬如說有一段時間,同學、同事有一段時間沒見面,過去見面說什麼嗑大家都知道,都問你現在情況怎麼樣,你好嗎?是不是這個?你升職了沒有?這都是那個時候嘮的嗑。可是現在如果隔一段時間沒見面,一下子碰頭了、見面了,說什麼話?您離了嗎?這個話是客套話,您離了嗎?那就是說離了是正常的,沒離是非正常的。
說現在經濟條件比較好一點的比什麼?比誰在外面養的,那叫情人還是叫什麼多。我記得我那個時候,就十年前,那時候不叫情人,我給它起個名叫小餅,這是我起的名兒。因為什麼?她們告訴我說那個字不念餅,我說我教語文的老師能不認識那個字嗎?就是小姘,除了我叫小餅。現在人們都管她叫情人,我不知道現在這個情人究竟有多少,過去都說第三者插足,現在插足的何止是第三者。我說過去是家裡養個小三,現在小四小五、小六小七可能都排隊了,不知道養了多少,麻煩!我就說咱們這個男士,我都替他累得慌,你說你這一天忙不忙乎?又照顧小三,又不能得罪小四,還要關照小五,還要關心小六,哎呀我的媽呀,累死人了!我說一夫一妻把家庭搞好都不容易了,你外面養了那麼多,真是精力過盛。這是我第一個小題,講的家庭教育令人憂慮。
第二個,我就想說說學校教育令人堪憂,每一個都叫人憂慮。我一提學校教育,我們在座的可能很多都是孩子的家長,非常有同感。我就問你們,我們累不累?你肯定說累,太累了!你們苦不苦?太苦了!都有切身的感受。你看咱們算一算,現在這小孩小學那是五年,初中是四年,高中是三年,這樣加起來。如果一個小孩按小學五年、初中四年、高中三年、大學四年,就按著這個來計算,大約得在校學習的時間是十六年。現在孩子在校十六年,我估計家長這個心你就得提溜著,就得操心十六年,這十六年你別想消停,是不是這樣?如果再讀博士,再讀博士後,你就接著累!讀完了博士、博士後,好的,感恩父母對我的培養教育,不好的,拜拜了,跟你AA制。所以這樣,如果到博士、博士後畢業,初步計算大約得二十三、四年的時間,這二十三、四年的時間我們做父母的就是無私的奉獻、奉獻、奉獻,真是就像那個海綿裡的水,擠呀擠呀,哪怕這最後還能擠出一滴水也得接著擠,你們就是被擠的海綿。所以現在,你說培養出來的,如果我們苦、我們累,培養出來的是人才、是孝順我們的兒女、是國家的棟梁之材,我們也認了,這二十幾年的苦和累也沒白遭罪。但是現在我們大家看一看,培養出來的都是什麼樣的人才?
我記得我小時候我媽媽是用花布給我縫了一個小書包,每天就拎著這小書包上學,兩本書,語文、算術。兩個本,一個語文本,一個算術本,一個文具盒,就這些東西,輕巧的。現在你們的孩子書包多大?從小學一年級開始那大書包就背上。我記得我孫女六歲上學,還小不點,背那個大書包,趔趔歪歪的背不動,沒辦法就得媽媽給她背著,然後再帶著她擠公共車上學,你說這個罪遭了多少年。你看小學五年畢業,今年又初中四年畢業,九年罪就這麼遭過去了。那大書包一年比一年大,一年比一年沉,真是可憐。我看孩子們這樣,我就覺得,有時候我都說,你們生長在這個時候,你們真是太不幸了。
再說說課業負擔,我記得我們上學那時候作業很少,回家寫寫就寫完了,現在孩子們的作業怎麼那麼多!這科一摞卷,那科一摞卷。我現在就可憐我孫女,我一年能見我孫女一次,你們相信嗎?我離我孫女不是太遠,但是我不敢去打擾,學習太忙了,老上補習班,我也見不著。過年的時候到我這來,一進屋報告的什麼話題?奶奶,我沒工夫跟妳嘮嗑,我得寫作業,趴桌子開始寫作業。我一年就見我孫女這一面,我孫女就忙到這種程度,你說這孩子可憐不可憐!本來是應該健康成長,現在累得長得像棵小豆芽菜,細溜高挑,你看今年十四歲,比我高半頭,你後面一看挺高個,前面一看娃娃臉,孩子。長得滿漂亮,大眼睛挺可愛的,眼毛也特別長,一對小眼鏡戴著,跑眼鏡後面了。我說真可惜我孫女這雙大眼睛,叫眼鏡楞給擋上了。成天就這麼寫、算,真是太可憐了。
我就想,我在這呼籲呼籲,誰能救救這些可憐的孩子?咱們少弄點作業行不行?讓他們有一個快樂的童年。你說現在孩子,如果將來他寫個回憶錄「我的童年」,我想他保證沒有那個詞,說「我的快樂童年」,因為他沒有快樂,他得寫「我的痛苦童年」。太痛苦了!你說從六歲上學到現在,八、九年的時間過去了,整天就是書、就是課本、就是作業、就是答卷、就是補習班,成天的就是圍著這個轉,你說孩子們苦不苦?現在這個補習班就像趕場子似的,這個班下課了趕快上那個班去補習。有的都打出租,因為啥?這個班下課了,你要是坐公共車上那個班去補習,時間來不及。沒辦法,這個班結束了,出門就打車到那個班。一個禮拜天跑三個班,三個班就六個小時,你想想,別說一個孩子,就咱們大人,就讓你坐那聽六個小時的課,你累不累?所以我說現在這孩子真是太可憐了。我要是當家長,我不這樣做,我要見著我孫女,我說孫女,作業不用寫,妳就是玩。她說奶奶,不行,老師檢查,做不完要罰站的,所以就得老師留多少就得做多少。
另外現在這個補課費用也太高了,一個勁的往上漲,我說工薪階層的人想孩子們去個補習班供不起,真是供不起。反正我就拿我兒子和我兒媳婦來打比方,我算一算,我兒子、兒媳婦的工資都不高,他倆加起來,就大陸的工資,就是維持正常生活的工資,三千多一點。三千多一點,現在這個開銷我一算,沒有吃飯錢了。你看,租了一個簡易的房子,為了離學校近一點,孩子不遲到、不被挨罰站,租了一個簡單的房子。他告訴我什麼都沒有那房子裡,就是晚上有張床能進去睡覺,這個房子是每個月一千塊錢房費。然後孫女每個月,就學校收各種各樣的費用,考卷等等等等的,大約得是一千到一千五百塊錢左右,咱們就按一千算,這樣就是兩千塊錢。你說他倆人三千多塊錢工資,就這兩項,一個房子、一個孫女交的錢,兩千塊錢就出去了,那就剩一千出點頭。這一千出點頭,你再上補習班,大概又得需要一千塊錢,能下來就不錯了。三千塊錢都出去了,剩幾百塊錢就是他們三口人一個月的生活費,怎麼活?能不能夠?不行!所以從二00三年開始就到現在,我的工資基本上就是兒子他們拿去花,就補助了。如果我要不給他們補助,把我的工資拿過去,你說孩子,這書都念不起,連中學都念不起,沒辦法,你就得這樣。你說這是有個媽,還有這份工資能夠支持支持,如果沒有這麼個媽,沒有這個支持,你說就這三口之家,這個日子怎麼過?太難了!現在補一堂課,你看大雲跟我來了,她那個小侄女補一堂課三百塊錢,一個禮拜天補三節課九百塊錢。爸爸媽媽是開小食雜店的,緊張不緊張?你說要是我孫女,補一堂課三百塊錢,三堂課九百塊錢,她爸她媽這三千工資根本就不夠她補課的。所以現在愈來愈磣,我說現在這補課包括收費,簡直是無法無天,為什麼沒有人來管管這件事情?
補課是這樣,身體狀況怎麼樣?每況愈下,孩子們的身體。你想一天從早到晚擱這佝僂著寫、算,這個身體狀況能好嗎?我就看我孫女,那就是豆芽菜,細細的、高高的,老感冒,今天感冒,明天發燒,就是這樣。我說你們班同學都這樣嗎?她告訴我:奶奶,兩種狀況,一種狀況像我這樣的,以我為代表的,豆芽菜,一種是胖墩。告訴我:奶奶,我們班有同學胖到啥程度?二百多斤!那真是胖,又高又胖。豆芽菜一夥,胖墩一夥,都是非正常。你說這樣,這些孩子們將來怎麼辦?大學念完了,知識學了,身體垮了,到為社會做貢獻的時候身體不行了,你說這個學是不是白念了?
另外,學生們現在對學習產生了逆反心理,學夠了,就是破罐子破摔,願咋著咋著,我就這玩意兒。有些孩子就摔了,摔耙子,我也不學了,他的心理愈來愈扭曲。譬如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學生,非常羨慕退休了的爺爺和奶奶,這是我的親身經歷。這孩子就問他奶奶:奶奶,妳退休我太羨慕了,我啥時候能退休?十歲,現在就想我啥時候能退休,我得熬到多少年頭我才能退休。因為當時我在跟前,奶奶擱床上坐著,這孩子擱床上躺著,為啥?放學了就累得坐都不想坐了。擱床上躺著問奶奶,然後拿手指頭算,奶奶妳多少歲退休的?奶奶說我六十歲退休。他說那我還有五十年,這五十年我能不能熬到,能不能熬到這五十年讓我退休,說不定半道我就累死了,告訴他奶奶,說不定我就累死了。這是一個小學孩子,十歲。
上次講課我記得我提了那個十六歲的博士生,大家如果聽了那堂課有印象,這是咱們中國最年輕的博士生,十六歲,在北京讀博士。他讀博士給他爸爸媽媽提了一個條件,什麼條件?就是讓爸爸媽媽必須得在北京給他全額買一套房子。如果你不全額給我買一套房子,這個博士我不讀。爸爸媽媽為了供他讀博士已經家徒四壁,在北京也是租了個小不點的房子,因為電視裡演了他家裡那個鏡頭,又小又破,什麼東西都沒有。沒有他媽媽的鏡頭,演了他爸爸的鏡頭,也就是四十多歲,一臉滄桑,一看就非常疲勞不堪,面對鏡頭無可奈何。租了這麼點的小房子,哪有錢給他兒子全額買一個房子?你不買,這個博士我就不讀,這博士不是我要讀的,是你們讓我讀,你們讓我讀就得給我買房子,把父母都要逼到絕路上去了。最後父母答應,千方百計的借錢也給你買房子,哄著先把博士讀上。到現在是什麼狀況我就不知道了,讀還是沒讀,這房子能買得成嗎?父母沒有錢給他買這個。所以這孩子讀書是給父母讀的,這個博士是給你們讀的,不答應我條件我就不讀。
還有一個小學生,這是廣州報紙上登的,一個小學生,當人家問他說你長大了想幹什麼,所謂的你有什麼理想?這孩子說,我長大了做貪官。貪官,不是做清官,是做貪官。你為什麼想做貪官?做貪官有錢,有人送錢,自己可以有好多好多錢。你說這樣的孩子,從小就這種心態,就像現在咱們這個教育方法這麼培養下去,我說那個貪官是咱們培養出來的。不是孩子一生出來他就必定是貪官,是這個大環境給他薰陶的。
還有一個小學生,回家向爸爸媽媽興高采烈的報告,好消息、好消息。爸爸媽媽一聽,什麼好消息?我們班誰誰誰車禍壓死了。同學被車禍壓死了,他做為一個好消息回家向爸爸媽媽報告,為什麼?他的答案是我又少了一個競爭對手。這就是競爭的惡果,那麼點個孩子就這麼自私。可能是兩個孩子學習成績差不多,也可能那個有時候考在他前面,這回你被壓死了,我少了一個競爭對手,你說這孩子自私自利到什麼程度!我們的教育如果不改變方向,不想想辦法,這樣教下去,那不是糟糕了嗎?
下一個就是說教育方針。現在你們知道教育方針是什麼嗎?我這曾經的老教育工作者,我不知道現在的教育方針是什麼。我念書那個時候教育方針是「培養德智體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接班人」,這我到現在我都記著,德智體全面發展,而且德是放在第一位的。現在因為我不知道,我就先請教請教家長和學生,現在的教育方針是什麼?他們回答,我瞠目結舌!現在什麼是教育方針,一個字,分。分就是那個分數的分,那個分就是教育方針。分分分,學生的命根。家長就在旁邊補充了一句,我知道什麼是教育方針。我說那你告訴我,什麼是教育方針?說學生拿分,老師拿錢,這就是當前的教育方針。我問來問去,給我的答案就是這幾種。你說如果我們的教育方針是往這個方向去引導,將來我們的國家、我們的民族向何處去?太危險了!真得懸崖勒馬了。如果再繼續這樣往前發展,糟了!
我們在這分析分析幾種人的心態,看我分析得對不對。咱們先說家長的心態,家長願意這樣嗎?不願意,一百個不願意。現在最苦、最累、最操心的是學生的家長。過去別說一個孩子,就三個、五個孩子上學沒感到這麼累,我記得我大娘,就是我的大伯母十個孩子,十個孩子也沒像現在一個孩子累到這分上,非常輕鬆,一個一個乾乾淨淨、利利索索,該上學的上學。你說現在,咱們現在一般的都是一個孩子,現在你想想,你要是現在是十個孩子在上學,你能承受得了嗎?根本你就承受不了,那不得弄得一塌糊塗。那時候十個孩子上學,立立整整一個、立立整整一個,人也都成材了。你說怎麼辦?現在家長,我一看我兒子兒媳婦,我兒媳婦她們跟我說,我們現在就是這一班家長裡最輕鬆的,就是我兒子和兒媳婦,是那個班學生家長裡最輕鬆的。因為我告訴他們不要給孩子增加負擔,不要逼孩子非得拿多少分,非得考多少名,他們倆聽話。我們家孫女說:奶奶,我是我們班最幸福的學生。我說為什麼?爸爸媽媽也不給我增加負擔,老師給我留的作業我做完了,我就非常輕鬆。我說妳現在學習是一種負擔還是一種快樂?我孫女說,負擔我倒沒感覺到,反正老師給我留的作業我都能完成。我說妳會不會?她說我會。對她來說,她還沒覺得學習太苦、太累。
家長就不一樣了,家長我給你們提兩個名,兩個員,一個是學習上的輔導員,一個是生活上的管理員,這兩件事,哪個你能逃得掉?現在學生那個課程比原來要深得多,我不知道你們能不能輔導得了。我過去曾經教過學,又教過小學,又教過中學,現在我輔導我孫女小學二年級、三年級以上的課程,我輔導不了,她那個東西我都看不明白。我要是給人家輔導輔導,我孫女就說:奶奶,妳說得不對,現在不是這樣的。我說現在不是這樣的,奶奶過去是這樣的,我現在我就輔導不了了,就是這樣的。所以說我們在座的家長,就是網絡前的各位家長,你掂量掂量,你現在給孩子做功課的輔導員,你是不是不勝任了?真是力不從心!想不想幫孩子?想。後來我有個絕招,我孫女的作業,我看太多了,我心疼她,我說奶奶幫妳做,那個抄語文什麼的。譬如說你這個字錯了,老師讓你寫十篇,一個字罰你寫十篇。我孫女很少挨罰,偶爾的。我說:孫女,這個十篇奶奶給妳抄。不行,老師認識字體,一看不是我寫的,得重罰,更累。就是這樣,所以你想幫孩子你都幫不了。
再說生活上的管理員,你說現在孩子,你知道他累,你想給他增加營養,這一日三餐都苦了你,做啥?反正我是屬於不會做菜、不會做飯的,這活要交給我可難為我了,這一天三頓飯可都做啥?做了上頓,下頓做啥,又不知道了。現在有些時候我聽我兒媳婦說,你要給帶飯盒,到中午捂得就不好吃,孩子就吃不下去了,沒辦法就得中午現回家做,再給她送到學校去,讓孩子吃點新鮮菜。你說這家長苦不苦?所以我說,對家長來說,現在是苦辣酸甜只有你們自己知道,熬著吧,你們的心態可能就是熬著吧,將來孩子有個好出路也就認了。再一個就是豁出去吧,拼了老命了,只要給孩子能鋪一條路,那我這條老命搭上也在所不惜。這就是那種望子成龍、望女成鳳的心態。
第二個心態,你們是不是非常盼望、渴望、期望教育現狀能夠早一天得到改善,你們能夠早一天得到解放,孩子們也早一天能夠得到解放?這是所有家長都迫切的心態。因為什麼?你們願不願意像現在這樣?不願意,但是無可奈何。我跟我兒媳婦談過,我說咱們能不能輕鬆一點?有些時候我跟孫女教育的是不要寫作業,這個作業妳會了就可以,孫女說不行。我兒媳婦就跟我說:媽,妳別這麼教育孩子,妳別給孩子灌輸這個,這個現在吃不消,適應不了,人家都在往前跑,妳這麼告訴孩子,孩子一旦放鬆,她就攆不上。我說她現在不是挺好嗎?
按道理說我孫女,我給她的評價,她應該是個中等生。就是爺爺奶奶都挺傻挺笨的,爸爸媽媽也不精明,就從遺傳角度來說,我孫女如果是個中等生,那就好不錯了。也不知道為什麼,現在我想大概佛力加持,是不是有人在暗中幫她?她可以說我們家沒有給她增加負擔,沒有逼她說妳必須得怎麼樣、必須怎麼樣。她從小學上一年級,剛開始的時候她是中下等生,因為啥?她沒有上過學前班,學前班學那些東西我孫女都不知道。所以她剛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,人家上學前班那孩子都會了,學起來就特別順當,我孫女沒學過,所以她就在後面,但是還不是在最後,就是中下等生。那時候我兒媳婦就著急,說這孩子怎麼這麼笨!我說她不會太笨的,慢慢就攆上了。結果到一年級的下學期她就上來了,就變成上等生了。從那以後一直到現在,初中四年,這不馬上畢業了,明天就考試了,她就一直是優等生,小學也是優等生,中學也是優等生。現在她是一個什麼程度?她們這次的畢業班是十六個班,十六個班是將近九百多個學生,可能是不到一千個學生也差不多,她現在在學年排名次大約都是在前二十名之內。這個學習成績應該就是不錯了,反正我是沒想到,我想她如果是九百多個學生,我孫女能排個三、四百我就滿足了,我認為這就行了,結果她弄著弄著弄到前二十名去了。
因為她這一段時間老考試,什麼市模擬、區模擬、學校模擬,反正隔幾天就考試、隔幾天就考試,一考完試我兒子回來報告,妳孫女又考個第一。她爺爺就說,考第一發獎金,給他孫女發一百塊錢獎金。後來把把考第一回來,我老伴就有點打退堂鼓了,說這不行,這老考第一我老得發獎金,我說你說話得算數。後來那天我兒子回來說妳孫女這次考個第二,我說了一句,終於考第二了,把那個第一讓給別人。我兒子說,這奶奶,怎麼這個心態,孫女考第二高興了,要把第一讓給別人。我說別老往前站,讓別人考個第一。這一說考第二,我老伴有理由了,說那天我說突魯嘴了,說發二百塊錢獎金,這回考第二不能發那麼多,還發一百吧。我說既然你說了,你就得發二百,不能因為考第二你就給獎金往下降,只能升不能降。我老伴說沒辦法,發二百吧。所以現在由一百塊錢的獎金漲到二百塊錢了。我說不能用這個來刺激孩子,到現在為止,我沒給我孫女發一次獎金,考第幾我也不發獎金。
現在跟孩子嘮,孩子的心態是什麼?孩子也覺得累。因為現在孩子說我們班,她們班六十個學生,都什麼樣什麼樣。現在我見我孫女面也少了,過去見面多的時候,見面就跟我嘮嘮,我們班怎麼回事,老師怎麼的怎麼的,就像給妳講故事,現在沒有這個了。我說現在學生的心態,你們現在嘮不嘮,將來都幹啥?她說奶奶,像妳這麼教的大概是不多,家長一般的都說好好學習,將來出人頭地,有個好工作,多賺點錢。一般的學生現在都是這種心態,奔著以後有個好工作,多賺點錢。我對我孫女的教育,我說不用賺那麼多錢,夠花就行了。我孫女說:奶奶,什麼叫夠花?我說夠花就是妳有個房子住,遮擋風雨,妳有衣服穿,凍不著,妳有飯吃,餓不著,這就叫夠花了。我說就像奶奶現在,這不是挺好嗎?我孫女說可也是。就是說孩子你往哪上引導。如果我說妳得好好學習,將來一定要出人頭地,要賺多少多少錢怎麼的,我從來不這樣教育。這是學生的心態。
再說說老師的心態。老師是什麼心態?希望學生有個好成績,這個心態是對的,哪個老師不希望自己的學生有個好成績?這無可非議。第二個心態,希望學生有好成績,對自己有好處。因為現在學生的成績和老師的升遷是直接掛鉤的;你別說升遷了,和老師的獎金是直接掛鉤的。為什麼說學生拿分,老師拿錢?我估計就是從這點來說的。十六個班考完了以後,那時候我聽我孫女說要排榜的,這十六個班哪個班排第一,哪個班排第二,哪個班排第十五、十六,這是要排榜的。你想,老師也是人,都有自尊心,誰希望自己排榜排到第十五、第十六去打狼去,是不是?都希望往前排。所以說老師的心態,都想提高自己的成績。
第三個心態,現在這種教育方法給老師提供了一個賺錢的機會,很多人不能正確的用這個機會,就把它用來賺錢、賺錢,愈多愈好,愈多愈好。就是這個辦班,是所有的辦班老師都有那個能力、有那個水平嗎?未必。因為我是搞教育的,我送我孫女去補習班的時候我聽過幾堂課,有的老師確實是教得好,他那一堂課,那個重點問題往外一提溜,你學生要聽明白了真起作用。有的老師就是為了賺錢,譬如說有一個教語文的老師,他是怎麼做的?他是一天排了幾個班,兩個小時一個班,兩個小時一個班,到我孫女這個班的時候聽說是第三個班。那你想,他前兩個班已經上了四個小時的課,教語文的老師必須得說、必須得講,這個你不說話是不行的。到我孫女這個班的時候老師已經很疲勞了,所以來了以後就給孩子們每人發一張卷,讓大家做那個答卷,老師趴在前面講桌那就睡著了。老師也是人,他也是累,我搞教育的我也很同情他,老師也很不容易。但是孩子們這兩個小時一大半的時間是答這張卷,能起多少作用?起不到輔導提高的作用。等老師睡醒了,答完沒有?答完了,把卷收上去,簡單的又給大家說點什麼,兩個小時到點了,就放學了。所以這兩個小時學生沒得到什麼,老師他的收入他得到了。那個時候還比較便宜,那時候一節課兩個小時,他那一個班大約是一百個學生左右,每個學生是三十塊錢。你看現在,剛才我不是說嗎?上一堂課都三百塊錢了,就兩年多就漲到這個分上了。所以你說老師要抱著這種賺錢的心態去給學生們辦班補習,真是騙人。我說真正做為老師的,如果要是講究這個師道,我們不能賺這個昧良心的錢。所以我的好朋友現在就辦班給學生補課,見面我就說,我說你心裡愧不愧得慌?你拿人家學生那個錢,你花的時候你就那麼高興嗎?那麼心安理得嗎?他跟我說:素雲,真是,拿到學生這個錢覺得問心有愧,慚愧,覺得心裡不太那麼舒服。但是還得補,為了賺錢還得補,還是離不開這個錢。有的人跟我說,他說問心有愧,心裡有一種負罪感。你看他自己給自己的評價,給孩子們辦這樣的班,他覺得自己有一種負罪感。
下面我再說,可能我們各地是不是都這樣?重點校、重點班。這個東西真是害人不淺!如果是咱們追根溯源,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這個重點校、重點班大約是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興起來的,現在這股風是愈演愈烈。這個重點校、重點班真是弊大於利,弊太多了,利太少了,你說是不是這樣?現在各種各樣的重點校,各種各樣的重點班,真是像雨後的春筍層出不窮,怎麼辦?我們人心是一杆秤,我們知道這個東西太害人了,但是就現在來說,我們做為普通老百姓,知道不好還沒有什麼辦法,就是那句話,無可奈何。我現在就一一說說這個重點校、重點班它的弊端在什麼地方。
第一個弊端,把學生分成了三六九等,自然就分類了。把學生分成了三六九等,家長自然也就分成了三六九等。學生是重點校的,家長興高采烈,見人好像揚眉吐氣,說話都硬氣;你那個孩子要被分在那很普通很普通那個班去,家長都覺得抬不起頭來。有的家長說,不為了孩子們進什麼重點校、重點班,多學點知識,就為了我們當父母的這張老臉,我們也受不了。你說人家孩子上重點校、進重點班,我們孩子就擱那普通校、普通班裡,就這麼混著、郎當著,我們北方話就是擱那提溜著,就是這樣。
譬如前些天我看電視報的,可能也是咱們這面,就是大陸,譬如說廣州、深圳那邊的,我記得好像是那面的,說分成重點校、重點班。結果它舉了一個重點校裡的重點班,這孩子們還分等,說這個班譬如說是一號班,就學習成績最好的,屋裡是安空調;那個班比這個班差一點的,那個班裡是安電風扇,這就降一個檔次了;那個普通班的,既沒空調也沒電扇,孩子們就熱著吧。你說同一個學校你都這幾種待遇,你說這孩子們他的心態會是什麼樣?把孩子們就分成這個等級。譬如還有,也是電視演的,服裝上區別,學習成績優秀的穿紅色的衫,紅衫,學習成績不好的戴綠領巾。因為電視演的那個鏡頭我看得特別清楚,孩子們正是上學的時間,大家往校門裡進,你從後背一看,你看穿著紅褂子的那就是學習尖子,戴著綠領巾的那就是差等生,學習不好的,那多種多樣的形式。
我問我孫女,我說妳們班座位怎麼分?因為我孫女個高,我說妳是不是在最後一座?妳眼睛戴近視鏡,妳能看得見嗎?聽得清楚嗎?奶奶我不是最後一座。我說那妳坐哪?我第一排,我離老師講台可近了,因為我們班人多,所以離黑板也近、離老師也近。我說妳那麼高的個,為什麼要坐第一排?學習好!我說那妳們排座的規律是按學習成績排?她說是,學習最好的前排、中間,老師鼻子底下看著。就給我們任務,每次考試給我們任務,就是你這次考試,必須得不低於多少分,必須得不出多少名,這是老師給任務。差一點的擱前排兩側,再差一點就是往中間往後排,最差的擱後面。我說那擱後面老師管不管?那老師不太管了,你愛學就學,你不學拉倒;你愛來就來,不來拉倒。
你看看,六十個孩子分幾個檔次?我孫女那肯定是第一檔次的。所以妳就從她的口氣裡,你都能夠聽得出她那種貢高我慢的心態,我學習好,我擱第一排第一座,還緊挨著老師,甚至老師高興了還摟著她親一口,寶貝。你說那麼多孩子看著老師這樣,對這批孩子是這個待遇,對那批孩子是那個待遇,我想奉勸咱們的老師,你知道你這六十個孩子將來誰能出息到什麼分上?就那學習成績好的、分高的就一定是人才嗎?未必。我可告訴你們,我當過老師,我教那班都是猴子班,都是淘氣包子,雖然到現在為止,沒有太出人頭地的、大出息的,我看也沒給社會帶來什麼禍害,我覺得都不錯,現在也都五、六十歲了。那個淘氣包子他出了校門以後,說不定他一下就出息了,他比那學習好的還出息,你怎麼就按學習成績來劃分?分數高的就是寶貝,就是好學生;分數低的,就不是好學生,真不一定是這樣。
所以我們老師一定要以一種平等的心態、平和的心態,關愛我們的每一個學生。在我這裡,我的理念是更應該關愛那些在後面的學生,多給他們一點愛,等他們離開校門的時候,當他們回憶我在學校生活這些年,他能感到一種留戀、一種溫暖。否則的話將來他們走上社會,對學生時代的生活毫無留戀,他感受不到溫暖,感受不到老師的愛。我們應該平均的把我們的愛給每一個學生,這就對了。如果你就愛這幾個學習好的,錯了,我們這個老師應該說不稱職、不合格。什麼叫老師?師者,傳道、授業、解惑,你對對號,你這三條,你做到沒有。不是你把知識教給學生,學生打高分你就完成任務了,將來你教過的學生他是不是個人才,你得這樣來衡量,所以不要單純的看分。這是我說的弊端之一,就是把學生分成三六九等。
弊端之二,現在學生學習成績兩極化,因為你擱在前排,老師眼皮底下盯著,守著那個,學習成績是好的,愈來愈好,因為老師給他任務,他不敢懈鬆,讓你不超過前三名,你就得往這個方向努力。所以這撥孩子可能他的成績就愈來愈好,他能鞏固住。後面那些孩子你不理睬他,他就愈來愈差,乾脆不學了,甚至有的乾脆連學校門都不進了,就等著畢業。你這不是兩極分化嗎?這個兩極分化是我們教育的一個失敗,我們不能這樣培養人。所以說成績愈好愈上好班,成績愈差愈上差班,那不是好的愈來愈好,差的愈來愈差嗎?所以這是不可取的。這樣有的同學他提前就離開校門,流入社會,過早的流入社會這批學生變壞的可能性是非常大非常大的。上哪去?打電腦去、聊天去,上網吧。
我一再說這個網吧,誰發明的?這個東西太害人了!許多大人都給網進去了,孩子們也給網進去了,甚至那些小不點張開眼睛就也盯著這網,跟著爸爸媽媽也坐在機器前,小黑豆豆眼睛也盯著這網。太多的人被這個網網進去了,這是個什麼網!有沒有哪個部門能夠管管這個網?究竟這個網應該傳播些什麼東西,不要再讓更多的人被網進去受害了。為什麼有的中小學生都有自殺的?我看那幾個自殺的都是因為上網,都把那個東西拿到生活當中來,他就覺得生活很無聊,沒意思,所以就跳樓自殺的。那咱們電視也都演過,那麼優秀的孩子,在班上是幹部,學習成績也好,最後因為上網網的跳樓自殺了。父母都不理解,我這麼好個孩子,他怎麼能跳樓?但是孩子已經跳了,再也找不回來了。所以說這個東西一定要注意。
再一個弊端,造成多種關係的緊張與扭曲。哪種關係?譬如家長和老師。為什麼?好學生的家長老師就歡迎,差生的家長就倒楣。有的家長說,這孩子不爭氣,這張老臉沒地方擱,老師三天找一趟、五天找一趟,站在老師那辦公桌前,人家一個教研室那麼多老師,就得規規矩矩的垂手立站,老師說啥都得說對、是,沒教育好。所以說這孩子不爭氣,家長就遭這個罪,老叫人家訓斥。你說都老大不小了,你看像我兒子兒媳婦他們,孩子這麼大的,他們就是四十剛出點頭。你說在單位有的是領導,有一個家長碰見我說,真是臊得無地自容,當時就想那地板縫要能讓我鑽進去我都鑽進去。我在我們單位是領導,一手遮天我說了算,叫人家老師給請到教研室,你啥領導,你三孫子一個,你就站著吧,人家說啥你就對、是,回去好好教育,就是這樣。你說就這種狀況,我們的孩子,我們的家長,他能夠身心愉快嗎?身心健康嗎?那家長說,就怕電話響,電話一響就想是不是老師又找我,他說那心整天就提溜著。沒辦法,他說咱這孩子就不爭氣,淘氣、學習不好,天天挨提溜。你說這要讀初中讀四年,這家長讓人家老師提溜四年,這四年咋熬過來?
反正我們家那孩子還行,比較爭氣,不給你惹麻煩,一是學習成績比較好,二是聽話,比較乖,所以老師也喜歡,同學也喜歡。我孫女說,她雖然在班上不當班幹,但是她是全班威信最高的,班長管不了的只要她一說就好使。她跟我說,奶奶我威信高。我說因為妳相對來講,妳做得比較好。首先我們教育她不自私,會了的題誰問都要告訴。她說人家別人是不告訴,怕別人跑在前面。我說誰都在妳前面,那是最好的。我說一道題妳會了,妳們班六十個同學問,妳就給他講六十遍,我說妳知道嗎?誰最受益?妳最受益。妳這一道題,妳給六十個同學每人講一遍,妳講六十遍,這道題妳這一生都不會忘了,妳說對誰有利?是對妳最有利。我說別人會了是好事,所以不要教育孩子自私。因此我們無論是學校還是家庭,這個教育一定要跟上,要正面去教育。你說家長和老師這關係緊不緊張?
第二個,老師與學生。哪個孩子不希望老師喜歡,喜歡讓老師成天看不上、老訓斥?甚至隔講桌拿粉筆頭一打。老師這個準頭倒練得挺好,一個粉筆頭過去正好打到了頭。那個粉筆,那麼遠的距離打到學生的頭,他會很痛的,不是開玩笑,老師怎麼能打學生?就這種教育方法真是,反正我當老師那些年,我從來沒用過這些個方法。怎麼能忍心?你的學生你怎麼能忍心拿教鞭啪的一摔,我孫女說教鞭就斷成兩半了。她說我們擱底下小聲嘀咕,這下你夠不著了。你看學生他那種逆反心理,他在默默的反抗,那麼長教鞭你能打中學生,你這麼一摔摔斷了他們挺高興,這下摔斷了你夠不著打我們了。你看這我孫女,還是好學生,優等生,她都不希望老師這樣。我說妳說說老師這樣對不對?那哪能對!老師怎麼能這樣?我說你們服不服?不服。
我說現在妳們不服,妳們忙著學習。那孩子小,還沒想什麼高招,像我教學生那時候,因為我們班不都是猴子班嗎?猴子班都是淘氣包子集中,他們那些絕招多了,那要想鬥你哪個老師,隨時就給你整出個招來。譬如說有一個老師,我們班學生就看不上他,他跟我們學生整對立了,我們班學生就給他起個外號「狼狗」,說他長得像狼狗。然後每當他上課之前,黑板上給你畫一隻狼狗擱那黑板上畫著,老師一進教室你能不看黑板嗎?一看黑板一隻狼狗。老師心裡明白,學生人家板著臉不帶笑的,問誰畫的,沒有一個吱聲的,沒有一個說我檢舉誰畫的,男同學、女同學齊心協力,不知道、不知道。老師你就得受著。說誰上來把黑板擦擦?沒人上去給你擦黑板,你自己擦吧。你長得像狼狗,你對待我們那麼惡,我們就給你畫到黑板上,然後就讓你自己去擦,就這麼治你。現在學生可能學習太緊張了,他不想這些招。我們班同學鬥老師,甚至是折磨老師,那招多了。
為什麼?我們班科學老師都不敢去教,說劉老師告饒、告饒!你們班課我不敢教。那我們也是一個班,你必須得去教。每次上課都得我把科學老師送到教室,然後我跟我的學生,那些寶貝們說,這堂課咱們要遵守紀律,得安頓一番,然後才能讓老師把課上完。後來我告訴老師,我說你們好好對待他們,這些孩子們雖然淘,但是非常重義氣、重感情。為什麼他們不氣我?因為他們覺得老師對我們好。我要有病了,那可關心了,都知道老師病了,今天誰也不許大聲說話。妳要感冒了、發燒了,給妳拿點藥:老師,這個藥治妳的病。都這樣的事。人都是有感情的,這孩子們和老師,不是說學生們如何如何,而是我們老師做得不到位,我這真是不替老師說話。有的老師聽了說,這個老太婆,怎麼說我們這麼多不對?真是的,你仔細琢磨琢磨是不是這樣?
下面咱們再說說這個大學的教育。你看大學的教育現在,高中這幾年是拼命的學,拼命的學生,累得夠嗆。上了大學可得喘口氣了,鬆快鬆快,這一口氣喘下來,成績馬上就下降,他不把學業當作第一位了,當作第一位的是什麼?搞對象、談戀愛。對這個我也研究過,我就問為什麼咱們剛一上大學就忙於這個事情?為什麼不把學業放在第一位了?他們剛上大學的孩子跟我說,因為你要是不抓緊時間搞對象、處朋友,好的都讓別人挑去了,最後沒有好的了,所以一開始就得忙乎這個事。那你說學業他能提高成績嗎?前三年把精力用在這個上,當然認真學習的學生是有的,但是為數不是那麼太多,就把心思我就集中在學習上,現在上大學以後這樣的學生為數不是太多的。
再一個,到第四年,學生們基本上就不太正兒八經去上課了,幹什麼?忙著跑工作,給自己安排地方,基本上這一年這個時間又荒廢了。你想,大學這四年,就從知識上來說,究竟能學到多少?真是很難講很難講。如果這四年從始至尾是集中力量學習,那他學到的知識是滿豐富的。再有,現在大學畢業以後,學以致用的又有多少?就是說他所學的專業,畢業以後我就幹這個專業,立馬把我學的知識就用上了,那又微乎其微,有多少都是改行。往哪改?哪旮賺錢多往哪改。現在不有個詞他們說叫跳槽,這旮幹一個月給我三千塊錢,那塊能給我四千,那我絕對不在你三千這幹,我就跳到四千那個單位;那又有五千的,我再從四千跳到五千上,這就叫跳槽。你說咱們大學讀了四年,甚至有的再接著讀碩士、讀博士,畢業以後他所學的知識能不能夠應用到他的實際工作當中去?真是很少,就是哪賺錢多往哪跳。另外有些孩子們畢了業以後找不到工作,有多少大學生畢業以後在家閒逛。這還有一個什麼問題?大學畢業以後,有些時候那個思想有點好高騖遠,一般的活我還不願意幹,粗活我也不願意幹,賺錢少我也不願意幹,我寧可在家待著。這也是一種不正常的現象。現在咱們很多企業缺人,缺工,招工招不上。為什麼這面我們招工招不著,那面我們還在家待著?它就是中間有一個差,這面工作可能是屬於體力活,那面大學畢業了,我不想幹這個體力活,都想當什麼白領之類的。所以這也是一個問題。
再就是大家都記得,西安音樂學院那個藥家鑫,那個孩子不是壓人以後又給人家刺了六刀,把人家刺死了,後來被槍斃了,一個大學三年級的學生。可能這個例子大家都看過網絡、看電視,聽審可能都看到過。我看到了半段聽審,沒看全,就前面那段我沒看到,我看了那段聽審,我的感受是什麼?我太替這個孩子惋惜了,我說這就是我們學校教育、社會教育、家庭教育失敗的一個典範。那個孩子不是壞孩子,他不應該是一個殺人犯,因為我們教育的失誤,導致了這個孩子的一種變態的心理,那個孩子的心理狀態是不正常的,他是變態心理。你看就是他開車把一個女的撞了,那個女的沒有撞死,她不會死的,只是那女的看他的車牌,他就覺得妳看我的車牌,以後就沒完沒了,麻煩,莫不如我把妳殺死。所以他隨身帶著個水果刀,他就用這個水果刀連捅六刀,把這個二十二歲年輕的媽媽捅死了。如果他不把她捅死,他就是把她撞了一下,他絕對不會償命的。你看他把她殺死了,最後自己的命也搭上了。如果家庭教育不是那樣的教育,大家可能看了,他的家庭教育是非常嚴厲的,從小就是在棍棒、皮鞭,在這個下面長大的,關黑房子。這爸爸媽媽好不好心?好心,讓兒子成材。學鋼琴,學沒學成?學成了,你看大三,再有一年就畢業了。一個彈鋼琴的,那也是一個人才,結果在還有一年畢業的時候被槍斃了。所以我特別替這個孩子惋惜。你說現在父母後不後悔?肯定後悔。你說如果是家庭教育這樣,如果學校教育和社會教育能夠彌補這個家庭教育的不足,也不至於把這麼樣的一個,應該說比較好的孩子送到了黃泉路上去。所以我當時看我真是對這孩子特別同情,我特別可憐這孩子,我想如果我要說了算,我肯定給這孩子求個情,給他留一命,能夠讓他有個改過的機會,將來他會為社會做貢獻的。但是他犯到那了,誰這個情也求不下來,最後還是被槍斃了。
現在社會上稱這些個大學畢業生們碩士生、博士生、博士後們有個非常漂亮的名字,叫社會精英。是不是精英?是精英。是什麼樣的精英?是什麼樣的驕子?不是社會精英,天之驕子嗎?如果真是我們國家的棟梁之材,這麼稱絕對沒有錯。有人做了一個概括,這個概括只供大家參考,不一定完全準確。這個是怎麼概括的?說「精於科學,荒於人學」,學習那個學,說「精於科學,荒於人學;精於電腦,荒於人腦;精於網情,荒於人情;精於商品,荒於人品;精於權力,荒於道力」。譬如以前我們培養一個飛行員,可能我們大家都說,那時候培養飛行員是國家用金子堆起來的;現在我們培養一個大學生、培養一個博士生,我想差不多也是用金子堆起來的。基本上家庭的那點積蓄,一般的家庭,那全都堆上去了。所以說怎麼辦?我們用金子,用我們的所有財力、物力,堆出來的這麼一個精英、一個驕子,最後他能不能為社會做貢獻?我想前些日子大家可能看了一個世界大學生的,還是中國大學生的一個匯演,那個匯演我看了一段,我覺得挺受啟發。那些大學生,你看到台上表演,跳舞什麼的,非常陽光,非常有朝氣,很青春。我說那樣的節目,多拿到台上去演演,多上上電視,多上上網絡,大家會受到啟發和教育的。別老整那些哼哼呀呀的,拿著麥克風閉著眼睛搖著唱啊,我都聽不懂,我不知道他們唱些啥。你就知道他唱那個詞,也不知道那個詞要表達啥,可能我們這六、七十歲的老太婆真是跟不上形勢了,真是聽不懂。你說我怎麼還喜歡過去那些老歌?你說那些老歌一唱,我一聽我怎麼覺得那麼親切?真是時代不同了,這感覺也不同了。這是我講的第二個。
第三個,社會教育令人堪憂。咱們就不詳細再一一去說了。你說今天的社會教的是什麼?什麼人在主導教育,誰在教?今天教育誰是主體、主導?媒體,是不是這樣?媒體是教育的主體。電視教什麼?網絡教什麼?電影教什麼?如果這些是教的貪瞋痴慢,教的是殺盜淫妄,教的是色情暴力,你說社會能不亂嗎?亂就亂在這!不可能這麼教,社會能夠和平,社會能夠和諧,這個問題實在是太嚴重了。我們就說這個綁架,我看電視,好像有好多時候那個電視劇,還是一些新聞都講這綁架,我說過去我們小時候沒聽說過這個詞,不知道什麼叫綁架,現在如果不會就看都看會了。如果現在假如說我要想綁架,我也知道用什麼辦法能綁架、怎麼綁架,我說那個招我都能看會了。你說那些孩子們,年輕的孩子們,為什麼搶劫?為什麼劫盜?為什麼搶珠寶店?把那個黑罩罩往臉上一套,露著兩個眼睛就去搶珠寶店,跟誰學的?我說跟電視學的,跟網絡學的,沒人教他他會嗎?所以我說老法師就說,好人是教出來的,壞人也是教出來的。這些壞人,是不是我們這些個媒體,要往好的教,別往那壞的教。這是第三個教育。四個教育層次,這是社會教育。
第四個層次,宗教教育。現在不說別的,就說我們佛門,佛教本來是教育,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給我們講經說法,佛教是教育,它不是宗教。近三百年來,由教育的佛教轉變為宗教的佛教,這是我們佛門的一種悲哀。現在我們老法師竭力在把宗教的教育往教育的佛教上回歸,真是老人家功不可沒、功德無量,我們應該積極支持和贊成。
剩一點時間我就想再簡單的說說第二個大問題,就是如何改變教育的目前現狀。第一個,國家教育部要制定切實可行的、利國利民的,能真正培養社會主義人材的教育方針,要有一個正確的教育方針。第二,建議國家成立減輕學生負擔辦公室。過去國家成立一個減輕企業負擔辦公室,我在這裡建議國家成立減輕學生負擔辦公室,取消重點校、重點班,不要搞特殊化教育。第三,紮好儒釋道三個根,重視和恢復中華傳統文化,以佛治心,以道治身,以儒治世。第四,加強對媒體的管理。媒體可以興世,也可以亂世,甚至可以滅世,所以對於媒體的管理應該提到日程上來。胡錦濤主席講到,和諧世界非常重要。和諧世界靠什麼實現?靠教育。如果家庭教育、學校教育、社會教育、宗教教育都跟上了、都做好了,天下太平,什麼事都沒有了,世界自然和諧了。
我最後再說一句,我用今天這堂課給明天參加考試的孩子們迴向,希望你們考出好成績。阿彌陀佛。


 

作者:miaoyin居士整理 录入:纯净纯善 来源:劉素雲老師法语
  • 净空法师文集(www.jkfswj.org) © 2020 欢迎转载,功德无量!

  •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