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空法师文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莲池海会 >> 刘素云演讲 >> 内容

极乐归舟(第一集)

时间:2014/5/28 11:06:10 点击:2019

听经十几载,改变我人生  刘素云老师主讲  (第一集)  2014/3/14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 档名:56-154-0001   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好,请坐。时隔三个月,我们又见面了,这次可能是时间最短的一次。今天是我来香港的第一节课,第一节课讲的题目是「听经十几载,改变我人生」。总的大题,这次讲七节课,总的大题叫「极乐归舟」。每天有一个小题目,今天的小题目就是「听经十几载,改变我人生」。为什么要讲这个问题?因为有同修给我写信提出过这样的问题,就是说人生可不可以改变命运?就这个问题,我想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回答大家这个提问。我系统听经现在算起来应该是十四个年头了,因为我正式听经是从二000年开始的,到现在十四个年头过去了。我的人生改变了,是因为什么改变的?是因为我听经明理了,明理以后,人生就改变了。我要把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讲给大家听。   如果说我的人生发生了改变,怎么个改变法?那得从二000年前后开始讲。因为在二000年前后,我遇到了两个绝境,就是面临两个绝境,而且是祸不单行,是两个绝境同时到来。第一个绝境是什么?就是生活上的绝境。那次生活上的绝境,那个打击、那个遭遇是前所未有的,因为我从来也没有经历过,也没有想过我会遇到这样的打击和磨砺,所以一时有点招架不住。对我来说,那次打击可以说是致命的打击,没有人可以诉说,也没有地方可以诉说,只能默默的闷在自己的心里。而且当时又面临著繁重的新的工作任务,这个加起来以后,压力就更大了。每天上班工作本来就是任务繁重,头绪特别多,回到家里应该是个避风的港湾,得到缓解、休息,但是我从班上回到家里,可能比在班上脑袋里那根弦还要绷得更紧,所以就一天二十四小时没有缓气的时间。所以那个压力就是有生以来我遇到的第一次严重的打击。因为当时的工作情况也不允许你退缩,我想既然是在这个岗位上,你就要担起这分责任。我的性格特点是个工作责任心比较强的人,内心的痛苦不能向外说,只能自己来承受。所以当时我的主管领导、我的同事谁都不知道我有那个打击、那个遭遇,他们看不出来。因为工作一天,从上班那刻起一直忙到晚上下班,没有工夫想这些事。可能相对来讲倒轻松一点,因为你脑袋里想的都是工作。这个生活的绝境对我来说是一次莫大的打击,在这里我不能说得太具体,说得太具体就要牵扯到人和事,牵扯到人和事就要伤人,我不想伤害任何人。而且事情已经过去了,过去就过去了,把握住当下是最最重要的。我之所以今天能把这个说出来,就是要告诉大家,命运可不可以转变,我是怎么样转变命运的。因为这个东西你不用具体的事例来说明,可能大家一个是听不懂,不能说戴一个大帽,我转变命运了,命运是可以转变的,下面就没有具体的说明,可能大家不是那么太信服的,否则的话我也不会把这个痛苦的往事跟大家说。这是我面临的第一个绝境。   第二个绝境,我患了红斑狼疮,就是身命的绝境。第一个是生活的绝境,第二个是身命的绝境。二000年年初,我住进了医院,当时的诊断就是红斑狼疮晚期,随时面临死亡。这是大夫直接交代给我个人的,也是拿我当作一个特殊病例,给那些实习医生讲课做为一个材料,当著我面说的。所以这是我的第二个绝境,就是身命的绝境。因为说随时面临死亡,那和我当年学生走的时候情况还不一样,我两个学生得这种病走的,他们是维持了半年左右,我的情况根据医生所说的,连半年的时间可能都没有,因为他说的是随时面临死亡。实际上我住院是二000年年初,我记得是二月二十五号。我身体不舒服,身体不适,实际上是从一九九六年就开始了。但是我这个人,按我们北方话说比较皮实,就是扛折腾,从来也不去看病。一九九六年开始觉得不舒服,九七年、九八年、九九年这三年就愈来愈严重,但是我不知道我得什么病了。那时候是连续发烧四个月,我记得最长的一次是四个月,一天都没耽误,每天都在发烧,基本上都是三十八度五、三十九度多,都是这个温度。就是这样,那段时间我没有耽误一天工作,没请过一天假。就是家里的活照样做,单位的工作也没耽误。   所以当二000年年初到医院看的时候,那个时候医生就说,你身体不舒服大约有多长时间了?我心里想,大夫怎么知道我身体不舒服?因为我看病的时候病情已经很严重了,表面都看得非常明显。我说如果让我回过头来看,可能是一九九六年我就知道身体不舒服,我说这三年有点愈来愈严重。那个时候就是所有的关节都疼,而且所有的关节都肿大,譬如说腿关节,蹲不下、起不来,手关节,整个手就像那个鸡爪子,弯,拽不上拳,伸,伸不直,就是这样的。干活,譬如说拿筷子,都很不方便的。就是这样,我不是继续在工作岗位上吗?所以医生说,你简直是拼命三郎,说病到这种程度,这个人还能坚持上班,简直是叫人理解不了。我知道我病情严重到什么程度,因为那时候从我家走到省政府,大约是十多分钟的路程,就按我这个走路速度,十几分钟就可以到单位了。但是到一九九九年年末,二000年年初,我从我家就十分钟的路到省政府,我都走不过去了。因为在我家和省政府中间我还有一个办公室,我每天是上午从家走到这个办公室,然后中午吃完饭再上政府那个办公室,就是这样。这样就是十多分钟的路程我给它分成上下午,就是这样。   因为红斑狼疮这种病,它对人是两种折磨,一种是肉体的折磨,就是这个病苦,确实那个疼,所以现在我非常理解有病同修们的心情,那种病苦确实叫人很难以忍受,肉体的折磨,另外精神上的折磨。红斑狼疮分作两种,一种是外面表现非常强烈,像我就属於这一种,就外表你看得是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的,尤其是在脸上,基本没有原来皮肤这个颜色,全都是疮起来的那个突出的红斑,就像晒裂了的那个干土地似的,非常干巴难受,身上也是。另一种表现就是外面皮肤上一点表现没有,它伤五脏,伤内脏,最怕伤肾和肝。如果是大夫问你,你觉得你肾功能怎么样,那时候我也不看病,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功能不功能,你问我我全不知道。完了通过化验,如果是肾功能受损,大夫就特别紧张。如果是心脏受损、肝受损,医生都不是那么太紧张的,只要一查出来是肾受损,大夫就紧张,他说那个基本上就比较严重了。   我因为是属於外表比较强烈,大夫说这可能还是不幸中的万幸,就是你在外面能看得一清二楚,能引起你的重视。他说就是你都长到这样了,也没引起你重视。我说现在这不开始重视了吗?医生说,三、四年过去了,你才来看病,实际你的最佳治疗期已经过去了,你现在确实是很危险。因此大夫说我随时面临死亡,这个玩笑是不可以随便开的,医生是郑重其事跟我这么说的。当时因为我的心态比较好,我说我随时做好了准备,什么时候走都可以。这是我第一次住院,就那次住院,我发现我有一个特殊情况,就是我不能用药,所有的药我基本上都过敏。就是所谓的医生说这都是多少年的老药了,人家都没有人用了,现在给你拿出来试试,你还过敏。那怎么办?一开始,我记得给我打了吊瓶(点滴),一开始没马上过敏,可能是打了能有十天左右,就开始陆续的过敏。因为那个之前没有经历过,不知道这过敏是怎么回事,但是后来医生说不能再打,说这个药物过敏是要死人的。如果真是过敏把病人打死了,医院要负责任的,那叫医疗事故。所以不能打针又不能吃药,口服药都不能吃。那你想在医院里,既不打针又不吃药,医生怎么给你治?那不是给医生出难题吗?我记得给我看病的主治医生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比较年轻的教授,他直拍大腿,说老太太,你的病我们也研究不明白,你说你什么药都不能用,你这个病怎么给你治?我说不能治,那我就回家自己治去,自己研究去。他说你自己怎么研究,病到这种程度?我说那没办法,不是你们不给我治,是我不能用药,你们没办法治。所以这样我住了五十七天院,我就回家了。   回家以后是什么感觉?当时的心情,真实的心情我告诉你们,就这么几个词,一个是无助,不知道要找谁来帮我一把,无助,帮助的助;第二是无望,觉得自己任何希望都没有了,因为医生说你随时面临死亡;第三个想法,困惑,就不知道怎么回事,好像大脑都空白了;第四个就迷茫,就不知道路在何方,当时的心情就是这个。我当时自己觉得,反正剩的时间也不多了,过一天少一天。如果说当时我就境界多么高,我对这死亡有多么深刻的认识,我怎么不怕死,没有到那个境界。尽管是在我得病之前我看了《西藏生死书》那本书,我以前讲课的时候跟大家说,那本书我不能完全看懂,因为它是藏族人写的,它那个话和咱们汉族的语言不完全相同。我说也奇怪得很,那里说了生和死,我看了那本书,我反覆看了两遍,那个生我没看明白,我把死看明白了。可能就是把死看明白了给我垫了点底,就心里比较有底了,就心里想,死不就是那么回事!人家书上都说得很明白了,那还有什么可怕的?当时的境界就处於比较忽悠,应该说,你说一点不怕死,没达到;你说怕死,也不是,就介於中间状态。就这样,一想到反正是医生说我随时面临死亡,那你就每一天都像模像样的好好活著,活一天算一天。   就在这最艰难、最艰难的时候,两个绝境摆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就有缘,也是有幸,得到了净空老法师讲的《无量寿经》的光碟,那一套光碟可以说是救了我的命。那套光碟是师父他老人家一九九四年在台湾讲的,是第三次宣讲《无量寿经》,一共是七十碟光碟,每一碟是看一小时。那个时候的光碟是一小时一碟,不像现在一个碟里能看好几个小时,不是那样的。就这样,我当时,我以前跟大家说过,我看光碟是有个层次的,它有个进展的程序,现在回过头来我总结出来的。昨天晚上我和师父在一起说的时候我还说了,我说师父,那时候我看光碟,不是说一下子我就知道这光碟多么多么好,怎么回事,我不是,我不懂,因为头一次接触,还不知道怎么回事。当时最开始看,我是抱著一种什么心态?消磨时间,拿这片光碟来消磨时间,放著你看有影有声,有个老爷子就像陪我唠嗑似的,用这个来度过漫漫长夜。人有病以后,你们可能是,没得过病的没有这种切身体会,人得病以后特别觉得晚间难熬,觉得这个时间太漫长了,心里盼著快点亮天、快点亮天。我当时刚开始放这片光碟的时候什么感觉?一个感觉就是有人今天晚上陪我作伴了,这是第一个感觉;第二个感觉,这个老爷子挺和蔼,这是第二个感觉;第三个感觉,这老爷子说得挺好,当时最先看这个光碟的时候就这三点感受。那时候还真是,说实在的,心里还不知道什么净空法师,怎么回事不知道,我心里就是这老爷子真是挺亲切的,就这种感觉。我当时就想是不是这个老爷子能救我?救好人不说,在人最危难的时候,别人说几句暖和话,可能你都能激动十天半个月的。我真是得过病,我特别体会有病人的心情。人家要给你个脸色看,说几句冷言冷语,说实在的,比拿刀挖你心还难受。人家哪怕就说,今天身体状况怎么样?就这一句问候的话,我能激动这一天,就是这样的。所以这套光碟就陪伴我度过了难熬的漫长的那么多、那么多夜晚。过去我是晚上无聊,身上痛苦,心里也痛苦,我就站在晾台上看月亮、数星星,有时候甚至都到下半夜我都不进屋里去,就觉得这个屋很难进。人到最痛苦、最无望,甚至到绝望的时候,那种心情真是用语言很难表达清楚、表达明白。这是第一个层次,我是为了用这个来消磨我那难熬的时光。   第二个层次是什么?有一天,突然老法师讲到一个问题,讲到什么我记得很清楚,就是苦从哪来的?人为什么活得这么苦、这么累?这个时候马上我就精神了,我寻思这不是我心里的问题吗?我有时候就怨天怨地,就想谁把我弄到这个世界来,让我遭这么多罪、受这么多苦?我本来是不愿意来的,因为我的出生经历以前我讲光碟讲过,你们都听过。我说我不愿意来到这个世界,是谁把我一脚给踹下来的,让我遭了这么多罪。人的苦从哪里来,是我心里的一个问题,我说那时候我心里可以说有十万个为什么,为什么这样、为什么这样、为什么这样,都想不通。人愈想不通愈钻牛角尖,就这样你钻到最尖最尖的那个时候,你想转身都很难转,扭不过来了。就在这个时候,师父就要讲这个问题,我赶快精神的赶快好好听,这苦到底是哪来的。就那一天,我听经的层次、程序就上升了,就不是拿它打发时光了,上那里去寻答案去了。我还有那么多问题,今天这个问题师父解决了,苦从哪里来告诉我了,那我那么多为什么,师父能不能陆续的都给我解答?所以就比较认真的听了。这个时候就有点舍不得放手这套光碟,就不是来消磨时间了。我记得我以前讲课曾经说过这样四句话,就是那个时候心里的感受是什么?就是「人生最低谷,幸遇吾恩师,救了我身命,又给我慧命。报答师之恩,唯有我成佛」。就那时候的感受就上升了一个层次。因为那个时候可以说确实是我人生的最低谷,两个绝境摆在面前,你说再低还能低到什么分上?我估计那已经是最低谷了。   下面,我刚才说了,原来用这套光碟来消磨时间,如果给它概括一下,可以说那时候听经是比较被动的,不是主动听。过了段时间,这不师父解决了我心中的问题,就把我这个层次提升了,就由被动听经转化为主动听经,就不是可有可无了,我可听可不听,不是这样了,我天天必须得听,到那里去找答案。我这人比较认真,你要想找答案,你要不认真听,你能找出你那答案吗?但是就那个时候的心情,有一种什么感受?就觉得可能我命不该绝,那时候我有这种想法,可能我命不该绝。因为那个时候我听经到主动听经的的时候,舍不得放手的时候,那个病苦、病痛就减轻了好多好多,我就不感觉到身体这疼那疼了,这玩意也挺奇怪。现在我才知道,这就是念力的重要性,你的念头集中在哪?你念头要集中在病上,你肯定你就苦、你就疼;我念头集中在听经上,我这个病苦就减轻了。因为当时老法师解决了苦从哪里来这个问题就启发了我,我知道我为什么苦了。知道自己为什么苦,解决了一个什么念头?不怨天尤人了。就是你的苦、你的难都是你自己感召来的,和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,你怨天错了,怨地错了,怨人更错了。我那时候主要是怨人,就想我对你们这么好,为什么你们对我这样?我现在都病得要死了,为什么还对我这样?就是这种怨气天天都在长,不是往下消,而是在长。听了师父这个对於苦从哪里来的问题,就把我这个心念转变过来,因为知道你不要去怨天尤人,你应该反省你自己,反省自己。   大家都知道,这个苦从哪里来,你们现在,我不知道得没得到这个答案。因为当时师父跟我讲的时候说了这么几条,说实在,那时候这几条我还不能完全的彻底的听懂,反正糊里八涂的我是听明白一点,总结了这么几条。师父告诉我们,说苦是从迷惑颠倒中来,这是第一个。确实我们因为迷惑、因为颠倒,所以才把假的当成真的,以假为真,什么你都斤斤去计较,去要较那个所谓的真,你求不到,自然你就苦。第一个是从迷惑颠倒中来。第二个,苦从不知足中来。咱们现在有多少人知足了?我以前说,欲望是个无底洞,不知足的主要表现就是欲望多多。这个欲望是没有止境的,欲望没有止境,你苦自然也没有止境。所以第二个来源,苦从哪里来?从欲望中来。第三个,苦从心不平中来。大家都和自己对对号,是不是这样?不有这样的说吗?心不平,下面是什么?心不安。你心要平了,你心自然是安的。我们现在可以这样说,有多少人心不平、心不安,用一个词来概括一下,心浮气躁?我们现在人是不是爱发脾气、爱发火?无论是家里家外,有的很不值得的事,甚至都没什么事,这就打起来了,甚至就可以把人杀了,你说人心浮气躁到什么严重的程度。一个心浮气躁的人怎么能不苦?他看谁都不顺眼,是不是这样?有时候自己还跟自己呕气。因为那段时间我就犯这样的毛病,家里都没人了,剩我自己,自己苦,自己跟自己生气,就心浮气躁到这种程度。你说这样的人他怎么能不苦、怎么能不累?   老法师说的这几条,我和我自己都对上号了。我寻思这个老爷子他怎么这么了解我的心理?他怎么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?他能把我这个苦这个根给我挖出来,要我自己无论如何我也挖不出来。我不知道苦从哪里来,我就认为都是别人给我的苦,由别人造成的。明白了这个道理,和自己对上号以后,就觉得心一下子就豁亮了、就敞开了,就不觉得什么委屈、憋屈,觉得谁都对不起自己,这个念头逐渐逐渐在淡化;不是一下子就消得一干二净的,那个做不到,逐渐在淡化。就遇到问题能够缓解了,能够用这些个理由来劝解自己了。有时候自己生气,对谁看不顺眼了就心想,那天师父不是那么说的吗?你和你自己对对号,你是不是又错了?就这样,一下子就能把这个气消下去一部分,然后慢慢、慢慢的这个气就愈来愈小。这个时候我就想,这个光碟它怎么这么好,过去我为什么不知道?我看这套光碟的时候是二000年,这是我最早接触光碟。这就是我由被动听经转为主动听经。现在有同修经常跟我说,说听经为什么我听不进去?听听要么就犯困,要么就思想溜号,打妄念,心里想别的事去了。我说你没有尝到听经的好处,如果你自己亲身体会到听经的好处,你自己感受到了,我想劝你别听了你都放不开,你都不会舍得放下的。   我有一个好朋友,我们俩认识二十多年了。有一天,就是这次过完春节之后她跟我说,她说刘姐,我认识你这么长时间,你跟我说你听经怎么好、怎么好,我为什么就这耳朵听那耳朵冒,我没往心里去?她说前些日子我失眠,我睡不著觉,我想我听我刘姐曾经说过,当年她有病,病苦的时候,她听老法师的光碟,然后就把自己心里的问题解决了,她说那这个能不能治失眠病?她说我也拿出来听两碟看看。因为她那光碟都是我给她的,她就翻出来,翻箱倒柜翻出来她就看。她那个听经的小机器都是我给她的。她说一看,二姐,我特别后悔,我刘姐多长时间就告诉我师父讲经讲得好,我怎么就没听!她说这一听听上瘾了。不是说失眠了,是听经听上瘾了,她说我黑天听、白天听,这觉也不知道跑哪去了,就是这样。我说那你那个失眠治没治好?她说好使,我听完以后心里特踏实,我睡觉可香了。她告诉我,原来她和她丈夫俩睡觉是一颠一倒,她头朝这边,他朝那边,是这么睡觉的方法。她说现在挺好的,听师父讲经真是能治病。我说既然是你亲身感受到了,听经有这么大的作用,那你就好好听。你看她后悔,她跟我说,她说刘姐,我为什么浪费了这么多时间,你看我最起码浪费了七八年、十来年的时间。因为我听经受益以后我真是跟她说了,但是她没往心里去。   另外一个,听经又升一个层次是什么?就是明理了,知道这个理在哪,用这个理,听明白这个理,来调整自己的心态。结果是什么?远离了病魔。你说我二000年年初住院,医生说我随时面临死亡。佛教不有句话,「百病由心生」,说病怎么来的?从你心里生出来的。「百病用心治」,对不对?你哪生的你就上哪治去。「治病先治心」。就这几句话,对我来说作用非常大。就是这几句话,我又听师父这个光碟,一对起来以后,我就第一步改变了我的人生命运,由死变为生。本来那个时候,我的家亲眷属、亲朋好友、同学同事,包括我的学生,没有一个认为我能活过来的,凡去医院、去我家里去看我,我知道都是为我送行去了,见最后一面,就这个感觉。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,因为我听经明理了,心态转变了,这病魔,用现在我来说,我就觉得不知不觉的它就离开我了。我这病,你问我,你从哪天你觉得见好的、怎么好的,我自己都说不出来,不知不觉它就好了。因为当时脸上的疤痕是非常非常重的,医生那个意思就是说,命能保住已经不错了,那个疤痕肯定是掉不掉的,因为他经历了好多好多这样的病例。我说不掉就不掉,反正也不找对象,它愿意长著就长著。就这样,就是因为自己的心态比较好、比较平和,没有把这个病苦放在心上,所以这个病就一天一天好起来了。   我在这里想跟大家说,给我来信的同修们有三分之二大约都是家里本人病苦,或者亲朋好友病苦,就这方面的信件比较多。那我现在用我的切身经历告诉你们,命运掌握在谁的手里?掌握在自己手里。有的同修对我寄托了非常大的希望,认为给我写封信,我跟他通个电话,或者给他回一封信,我说两句,这个病就会好的。不是这样的,你要这样想就错了。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,命运一定会得到改变。谁来改变?你自己来改变。你怎么改变?把佛教诲的道理你听懂了,把老法师给我们讲的你听懂了,你把我跟你说的、介绍的情况你听明白了,你自己一定会改变命运的。就这几句话是特别重要,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,命运是可以改变的,命运由自己来改变,不要去外求。你给我写信也好,我能不能帮你?我肯定帮你。但是这个帮,帮助、帮助,助只是助你一臂之力,我不能给你解决根本问题,如果我能给你解决根本问题,你所有的业我都替你担,我愿为众生,代众生受苦。但是不是说你的业我可以替你了的,你这个道理一定要听明白,千万不要有种特别依赖的想法,只要我找到刘老师、见到刘老师,甚至是我跟刘老师说两句话,我能跟她握握手,我的问题就全解决了。你要这么想就错了,你肯定改变不了你的命运。   我的命运是怎么改变的?你们可能这样想,刘老师不是一般人。一说到这我就特别著急,你们要老是这样想,那真糟糕。你说为什么我病能好?后来我在写这个讲稿的时候我真是琢磨,我用什么样的方式、什么样的语言,能让我的同修们听懂我跟他们说的话,能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。你们不说我和一般人不一样吗?那你怎么理解?我以前都半开玩笑跟大家说,有人说刘老师是再来人,我说那你是不是再来人?我们每个人都是再来人,在你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你在哪?你是不是由另一个世界来到这个世界,你说你是不是再来人?我们人人都是再来人。你不要把这个再来人想得那么神秘,就是别人都很高,你是低级的,我是高级的,我能做到你做不到。你有这种想法,你的命运你改变不了,因为啥?你总把命运交给别人,想让别人来替你改变,但是别人就是想替他也替不了,它不是这个道理!我跟你们说,我用什么方法来说服大家,譬如说咱们老法师,老法师讲过若干次、若干次他的人生命运,小时候人家不就给他看,你们大家都知道,老法师经常用那个词,短命、贫贱,是不是?用这四个字来概括老法师的命运。他的寿命只能是四十五年,老法师自己都认这个帐。贫贱不单是贫穷,而且还贱,没有地位,被人瞧不起,这叫贫贱。师父的命运现在改变到目前这种状况,你信服不信服,你承不承认师父的命运转变了?再过两年,师父的寿命延长了整整一倍,是不是?四十五岁,再过两年师父就九十岁了,正好翻了一番,你说改没改变?师父的贫贱,现在你们怎么评价?你如果是承认师父的命运可以改变,你一定要坚信自己的命运仍然可以改变。   我为什么改变了我的命运?我就是想法和你们不同。因为当时我听师父这套光碟的时候,我就想,师父多次重复他这段,就是他的命运是什么样的,那你看现在师父是这样,我就想,既然师父都给我们做样子了,师父能把他的命运转变过来,那我也能。我跟你们的想法不一样就在这,你们的想法是师父能、刘老师能,我不能;我不是这样想的,我的想法是师父能,我也能,我真是这个信念坚定。所以就这个,一个能和不能就区别太大了。因为我坚信我能,所以我真的把我的命运改变了。   我们日常生活当中,有时候人都说好辛苦、好辛苦。你说哪苦?辛苦、心苦,是不是?心里苦,是心在辛苦。譬如说,我们有时候说心跳得可快了,心动过速,除非那个心脏病以外那另说,有的同修说我心动过速了。你说什么时候心动过速?有时候高兴大劲了心动也过速,是不是这样?所以高兴也未必是好事。有的时候遇到烦心的事,挺犯愁的,这个时候它就不过速了,它该过缓了。所以人的心脏由谁来掌握?就是你这个心苦不苦,由你自己来控制、来掌握,不是别人来操纵、来控制的。刚才前面我讲到心平气和,你自己对对号。一个人如果他心不平,他肯定是气不和,气不和下面就是血不和,你气不和肯定你血不和。你这个气血都不和,怎么的?气也乱了、血也乱了,就是整个你这个流程它乱套了,是不是这个?所以中医说,一般的都说气血不和,就是这个道理。你说这个词是怎么来的?是从实践中来的。一个人气血都不和,那肯定是生病,那是没跑的,你想想是不是这样?譬如说我们心不舒服的时候,它表现在哪?表现在我们的脸上。有时候我跟大家说,我说每天都看几次自己那个脸,你看看你那个脸是什么样的。我说你要是不高兴,跟人家生气,跟人家发火,你赶快去照照镜子,瞅瞅你那个脸,我说那时候的脸一定是鬼脸。我说你心平气和,心里很愉悦,你去看看你那脸,你那脸是佛脸。我说你是愿意别人给你看鬼脸,还是看佛脸?那当然了,大家选择我喜欢看佛脸,我不愿意看鬼脸。我说既然是这样,你也不要给别人看那个鬼脸,你一定要给别人看佛脸。所以每天照照镜子是有好处的,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,你面带微笑的时候,你那个心情不一样。如果你沉著脸,把那个怒气都表现在脸上,实际那个怒气是在心里。一定要注意这个,要让自己修得心平气和,不管是遇到顺心也好,还是不顺心也好,都不要动心,顺心也阿弥陀佛,不顺心还阿弥陀佛,这个才叫功夫。   有这样一句话,说有病的皇帝,那皇上,说有病的皇帝不如无病的乞丐,这个我自己可有体会了。我记得我在医院住院的时候,医院不有卫生员吗?打扫卫生的。我当时住院的时候,我最羡慕的人就是医院打扫卫生的卫生员。我真是从心里想,我现在要能像他这样多好,一天忙乎乎的,把这个卫生打扫这么干净。我说身体健康是第一重要的,那时候能把身体健康摆在第一位了,就特别羡慕人家身体健康,没有疾病的人。那你说这句话,我后来读一本书,就读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就特有切身感受,真是这么回事。没有病苦的人可能理解不到,你一天忙忙乎乎的,你觉得挺值得,当你身体垮下来的时候,当你重病不起的时候,你一定会想到真是身体第一重要,可能到那时候已经晚了。譬如说,现在我们有多少人忙忙碌碌,每天就是赚钱赚钱赚钱、应酬应酬应酬,幸福吗?快乐吗?我身边也不缺少比较富有的人,但是给我总的感觉,我没感觉到他们怎么幸福、怎么快乐。所以人怎么样来对待什么是幸福、什么是快乐,确实是一个选择,选择错了,你这一生就是痛苦;选择对了,你就可以从痛苦的深渊中拔出来,转换为快乐。人类科学家有个测算,好像说人类的寿命,正常的寿命应该是一百七十五岁左右,那我们现在有几个能活到一百七十五岁的?可能活个百八十岁的那都很了不起了。像海贤法师活到一百一十二岁,给我们表法表到一百一十二岁,这个为数不会太多的,是不是这样?所以说,我们一定要注意怎么样选择一条快乐的生活之路,把自己的身体调整好,把自己的身心都调整到最佳状态。所以不在於人的寿命长短,而在於生命的质量。   人世间什么事情最快乐?我自己的感受,听佛菩萨讲经说法最快乐,真实的想法,真实的感受。我现在每天早晨大约是七点、七点半左右,我就打开我的小机器,我就开始听经了。每当我坐在桌前把机器打开,我第一个感觉就是想,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、最快乐的人。你说谁有我快乐?我什么烦心的事也没有,就是有所谓的烦心事,到我这它也变没了。我自己总结一条,就是这个事不要走心,你该办你就办,办成功阿弥陀佛,办不成功也阿弥陀佛,就是事不要走心。什么要走心?佛号要走心,就你心里要永远装著阿弥陀佛这句佛号。你把这个要是做到了,你体会到了,你就想真是这样。我们每天生活当中都会遇到千奇百怪的这样的人、那样的事,是不是这样?没有一天说一件事我遇不著,一个人我也看不见的,很少有这样的;没有人、没有事,你自己心里还能把它想出来人、想出来事。我说的都是大实话。你怎么样把这个问题给它处理好,这个是非常重要的。我觉得我现在,一、我是最快乐的人,因为每天我的时间就是听经闻法、念佛,这就是我一天的主要工作、重要工作、不可缺少的工作。你说你是幸福的人,你为什么说你是幸福的人?我现在自我感觉我没有烦恼。我遇不遇到烦心的事?能遇到,别人看简直这个考试也太难了。今年春节前后,我就遇到了好多考题,我自己都开玩笑说,我说这玩意够呛,是不是能考糊巴了?我说要考糊巴,你们赶快拿铲子来抢糊锅巴。但是我自己知道,我心里不存,就是所谓别人看来这么烦心的事,甚至都有点心疼我,能不能把老太太压垮了?这大过年的干啥呀!这么不客气,这么给老太太出难题。我自己是心里有底,没关系,不会糊巴的,也不会趴下的,事情我该怎么办怎么办,办完就过去了。我不说吗,办成功了阿弥陀佛,办不成功也阿弥陀佛。这是我没有烦恼。   我说我是幸福的人,我没有忧愁。过去我记得师父讲经的时候说过一句话,「忧愁使人老」,这句话我不知道你们认不认真听过、记过。因为什么?我原来不知道人是怎么老的,为什么有的人老得快,有的人老得慢。譬如说我们同学,我们小学同学,你看小学同学,现在都有六十年前的同学,有时候见面一看,你怎么不见老?有的时候说,他这次见面怎么觉得他老得这么快?我们可能都有同感,老同学、老同事多少年没见面了,一见面,首先看外貌。有的同修,我的同学看见我就说:素云,你怎么愈来愈年轻,精神状态愈来愈好?你为什么不见老?我就这条我总结出来了,我没有忧愁。我十年前不是这种相貌,我自己现在照镜子,说实在的,不太谦虚的说,我觉得我比十年前漂亮,我也比十年前精神。十年前,我应该一个是那种病态,另外我觉得心态也有点像老年人那种心态,现在心态都年轻了。所以说一个没有忧愁的人,你要成天忧愁这个、忧愁那个,肯定是你会变老的,最起码那脸会抽抽的,是不是?咱们也看有些人年龄不是太大,但是满脸皱纹;有些人年龄不小,但是人家皮肤特别好。一个可能是人家自来带的好皮肤,一个是保养得好,再一个很重要的因素,心态。一个人的心态要不好,他肯定见老快。你们看看你周围的亲朋好友、同学同事,是不是这样?如果见面以后你觉得他非常见老,肯定他愁,他忧愁比较多。再一个,我觉得我是幸福的人,我没啥牵挂。你说谁家没有难念的经?你说我就一点值得我牵挂的事没有吗?三年前我都不是这样,三年前我还有一个、二个甚至三个牵挂的事。那时候,三年前我还寻思,往生极乐世界这个我早准备好了,但是还有这几个事怎么办?心里还提溜著,那就是牵挂著。现在这种牵挂是不是完全彻底的解决了?没有做到完全彻底,但是基本上可以说放下了百分之八十,还有百分之二十的那种牵挂今后得继续放,而且抓紧时间放,不能拖泥带水。   师父讲经的时候曾经说过,说幸福和快乐的人不是看他的富,也不是看他的贵,就是富贵这两个字和你幸不幸福、和你快不快乐丝毫关系没有,这是师父讲经的时候告诉我们的。说一个人的幸福和快乐,和金钱、和地位没有关系。我们身边富而不乐、贵而不乐的人还少吗?你看看你的周围你就体味到了,你去体会体会我今天说的这个,是不是现实情况确实是存在的?很富也很贵,有的官当得也不小,但是他没有快乐,他没有幸福。什么是最高享受?因为刚才我讲了什么最快乐,什么最幸福,现在我讲什么是最高享受。有句话是「学佛是人生最高享受」,为什么学佛是人生最高享受?因为你学佛以后,你真学进去了,你的心清净,你的心平等,你的心觉悟了。你看能离开《无量寿经》吗?清净、平等、觉。就是你的心达到这三个层次,肯定你会享受到最高享受。从哪来?从学佛来。   总结我上面所说的这些,就是十四年来,就从二000年开始算到现在,应该是十四个年头,我听经明理,转变了心态,战胜了病魔。可以说这个词用得有点不太准确,我和病魔我也没有打仗,我没有战的那个想法,就是远离了病魔,可能是病魔也被我感动了。人家不是说,人心诚能感动天和地,我说我不但感动了天和地,连这病魔我都感动了,病魔一想,这老太太这么豁达,干脆别在她身上缠著她了。所以说是病魔远离了我,自然我就和病魔没什么关系了。我非常感谢我这场疾病,我到现在一直这样说,没有这场疾病,可能我也不会是现在这种状态。我跟大家说了我这段经历,就是要告诉大家,我是用我自己活生生的实际例子来给大家在讲、在演。如果我没有这个经历,我坐在这真是巴巴跟大家说,病魔怎么怎么的,怎么战胜病魔,那是官话、套话,大家会不信服的。因为我亲身经历了十四年,我转变到目前这种状态,你们见到的是事实,因为不是道听涂说,是不是?尤其老太太就坐在你们面前。不像有人过去几年前说,光碟上那个老太太她是真人还是假人?现在你们可以确切的认定,这老太太真是真人。那我要是十四年前坐在你面前,肯定我不是现在这种模样,那是很吓人的,也没有这个精神状态。   有同修可能说,老太太你人生真的转变了吗?有的同修真是问,说你真的转变了吗?你能不能说点具体的例子给我们听听?我刚才说的是不是实际例子?譬如说第一,我是这样总结几条,你听我总结的。第一,听经使我由死到生,这个是不是事实?十四年前医生宣布我死刑,随时面临死亡,十四年后的今天,我坐在这里跟大家交流我学佛的心得,我是不是由死到生?这是我第一个总结的。因为那一年,就是二000年,应该是我身命终结的一年,不但没有终结,而且遇到了那么好的缘,我结缘了老法师那套光碟,就这样我就活过来了。由死到生是确信无疑的,因为老太太确实现在活著,是不是?这是第一。第二,听经使我由迷到悟。原来,我刚开始不是说迷茫,不知道路在何方。听经使我由迷茫转到逐渐悟到了一些道理,明白了人生的真正含义。我自己几十年的亲身经历告诉我,人生活在迷中是多么的痛苦,那种苦可以说苦不堪言。一旦你觉悟了,不是完全觉悟,觉悟一点点,你都会体味到那种觉悟的快乐。这是第二个,听经使我由迷到悟。第三,听经使我由苦到乐。现在很多同修接触我都说,刘老师,可愿意让你来了,来了以后我们大家都觉得很快乐。是这样,每次来我都说,我是大家的开心果,老太太又来了。我总想把我的快乐带给大家,让大家也快乐。这首先是因为我听经我快乐了,我知道这种快乐是多么美妙。你说人生这一辈子要都是在那痛苦中挣扎,你就活个百八十岁,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实际意义。如果每天我都真是特别阳光、特别快乐,那该有多好!因为我听经以后,尤其我最近这几年,我就觉得我一天比一天快乐,一天比一天自在。所以我就非常迫切的希望,把我的快乐也传递给大家,让每个人都快乐起来。   本来要按照我本人的性格,我是一个非常非常内向的,上学的时候就是由家到学校,由学校到家;参加工作以后当老师,还是从家到学校,从学校到家,就是这么简单,不太善於和人交往,就是性格比较孤僻,甚至再说严重点有点自闭,现在不有个词叫自闭,我觉得我是有点孤僻和自闭,那时候遇到什么难题不会跟人家说的。就刚才我说,一九九七年、九八年、九九年这三年是我比较难过的三年,因为心理上压力大,精神上压力大,身体上压力大,所以导致了二000年一下子就像那气球爆炸似的就病倒了,总爆发。但是就是一九九七、九八、九九这三年,我最痛苦、最难过的时候,没有人知道我的痛苦,我可以保密保到这种程度。就是我蹲不下、起不来,就连这个都没人知道,我拿筷子有时都握不住都没有人知道。我工作量那么大,我的领导,还有我的同事,都不知道我身体不舒服。一直到我住院的当天,我的两位领导到医院去,好像都大吃一惊,素云你怎么病了?那时候我满脸都是花斑。他们都没注意,他不知道我身体的痛苦到什么程度,他们看到就是我脸上的斑。但是当我面对,譬如说在省里工作,可能很多时间要接触地市来的同志们,因为他们来办些工作,你再痛苦,当地市的同志来办事情的时候,你不可以愁眉苦脸的,你一定要面带笑容来接待他们,给他们解决问题。后来我一直说,我说是老法师这套《无量寿经》的光碟救了我身命,给了我慧命,这个绝对不是套话,不是奉承话,是真实的一个记载,我永远会记住这件事情的。   现在我觉得我自己变得开朗了,变得乐观了。譬如说开朗和乐观,就是我胳膊摔了以后,就这个事,我到现在我就没有愁眉苦脸过。甚至我身边的护法居士,她们一开始都不相信,真不疼吗?真不难受吗?我告诉她们不疼,真是不疼。我要疼我肯定说实话,我疼,但是真不疼。就是这个可能在她们眼里说,这老太太是不是有点傻气,摔成这种程度一天还这么,按大云的话说面无表情,搁医院那床上坐著,这个手端著这个胳膊。告诉我跟我学,刘姨你面无表情,你干啥呢?我说念阿弥陀佛。真是这样。你说一个人,如果他的心态要是不好,受了这么重的伤,那不得精神紧张、愁眉苦脸吗?一点没有,我真是这种快乐,确实对人太有好处了。   你说快乐从哪里来?这个可能说得有点大,因为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用佛经上的话说,用师父讲法的话说,你知道宇宙人生的真相是什么了。那真相你都知道了,你干嘛要把它当真的,这胳膊摔了它不也是假相吗?你干嘛要把它当真的是不是?后来我为了让小刁她们别难过,我给她们讲故事,逗她们开心,我说别看我胳膊这样,这是阿弥陀佛给我的金刚神臂,我说你们还没有这金刚神臂。里面你看三块钢板,钢钉固定的,外面缝得也像钢线似的,我说这叫金刚神臂。今天在外面,我跟同修也是半开玩笑说,他们说这胳膊还不能完全伸直?我说不能完全伸直,要完全伸直了,我就不是周总理第二了,我说你看我这胳膊不跟周总理那个当年一样吗?逗得大家都笑了。就是你对任何一件事情,你的心态不一样,肯定你的结果也不一样。你看我要想,你看挺好个老太太,到老了把胳膊摔折了,而且现在还不能完全伸直。我就没有这种想法,我真是这样想的,它直了它就直了,它弯著它就弯著。因为它正好在胳膊肘那固定的,肯定有个角度,它就不能完全伸直。不完全伸直就不完全伸直,那又有什么了不起的。就是一个人对这些事情你怎么看。我就想,咱们每个学佛人,实际你每天的一举一动、一言一行,你都是在给大家做样子,反正这个样子不是好样子就是坏样子。这是我第三个收获,收获了快乐。   第四个就是听经使我方向目标明确了,我找到了最终归宿。这个一说大家都明白,那最终归宿肯定就是西方极乐世界。不有这么一句话吗?叫做「所作已办,不受后有」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什么叫所作?所做的什么事?往生大事,生死大事。已办就是已经办妥了,你心里有底数了。不受后有就是不再在六道里轮回了。就是你这件事办好了,你就没白来到人世间走一遭;如果你这件事没有办好,你这一生又荒废了。李炳南老师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,他是这么说的,说这一世不能往生,就指你今生今世,说这一世你不能往生,不免长劫轮回。那个长劫轮回,那个长劫长到什么时候,我们自己去琢磨琢磨,你可能就明白了,这个长劫可是不短。   我为什么说几十年听经使我找到了人生的最终归宿,为什么这么说?我把这几条跟大家说一说,你们看看是不是这样。这几条不单是对我自己来说的,也是对每个人来说的。第一条,为什么我坚定不移的相信,我今生一定能回归西方极乐世界,一定能亲近阿弥陀佛?第一条原因是,我有两土导师做大护法。你们觉得这话是大,还是恰如其分,还是分量不足?我是这样认为的,我有两土导师做大护法。你们有的同修可能问,说阿弥陀佛和释迦牟尼佛给你当护法?不但是给我当护法,两土导师是我们每个学佛人的大护法,你们人人都有分。你有没有这个信念,认没认识到这个问题?可能有的同修说,这样说是不是有点不谦虚?不是,不是不谦虚,而是信心坚定。为什么两土导师是你的护法?我这样给大家解释,因为释迦牟尼佛在娑婆世界是护持众生、劝导众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亲近阿弥陀佛,西方极乐世界的阿弥陀佛是接引众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去作佛,所以两土导师,他们对我们每个学佛人是时时刻刻都不会放弃的。我这次这么说,就是我姐姐去年往生,我有这个体会。因为咱们师父在讲法的时候也曾经说过,说刘素青居士这次往生,娑婆世界这面是释迦牟尼佛送的,极乐世界那面是阿弥陀佛接的。因为这个事情对我震动挺大,因为我第一次听说,就是说学佛的人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娑婆世界的释迦牟尼佛亲自去送。所以我就想,原来不知道的事,现在我知道了。释迦牟尼佛能送刘素青居士往生极乐世界,我们每个真正学佛人,释迦牟尼佛都会送的,只是有时候可能我们不知道而已。   从佛门来讲,什么叫导师?导师就是指导我们了生死出三界,指导我们念佛求生净土,不退成佛的,这是导师。那你想,释迦牟尼佛是不是这样的?阿弥陀佛是不是这样的?只有够这个条件的才能称之为导师,否则名不符实。我再说一遍条件,什么样的可以称为导师,就是指导我们了生死出三界,指导我们念佛求生净土不退成佛,这是导师。那你想,释迦牟尼佛、阿弥陀佛是不是就是这样的导师?如果我们承认两土导师确实是我们的导师,那释迦牟尼佛在娑婆世界劝导我们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阿弥陀佛在西方极乐世界接引我们,一接一送,还有比这更好的事情吗?还有比这更殊胜、更保险的事情吗?没有了。我刚才举我姐这个例子,我想告诉大家坚定信心,只要你真心诚意的念阿弥陀佛,你愿意去西方极乐世界,到你走的时候,你一定是预知时至。因为我姐姐往生这事,对我震动太大了。我说了几次,不管有多少人,谁如何如何说,我是坚定不移的。因为我是始终在身边,整个往生过程我都是在现场,亲身经历了,这也是我人生的第一次亲身经历,这样往生的我从来没看见过,确实是殊胜,真是不一般。不说别的,就说这个预知时至,现在我才坚定不移的相信什么叫预知时至,她怎么就一分一秒都不差?一分钟之前还在跟大家说话,说得那么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,笑容满面,一分钟后阿弥陀佛来了,人上莲花走了,跟大家告别。如果你们看到那片光碟,最后那个镜头绝对是真实的,那绝对不会是哪个人杜撰出来的、编造出来的。最后那个灿烂的笑容,定格在那个笑容上,你们注意到没有?就这样的往生,说释迦牟尼佛送的,阿弥陀佛接的,还有怀疑吗?我是一点怀疑都没有。你说能是两土导师给我们做大护法,还有比我们更幸福、更幸运的人吗?我们做为佛陀的弟子,做为修净土念佛法门的佛陀弟子,可以说是第一等的有智慧之人,第一等的幸运之人,第一等的大福报之人。这是我说今生一定能回归西方极乐世界的第一个理由,有两土导师做我的大护法,也是你们的大护法。   第二,我遇到了当生成就的净土念佛法门。当生就是今生,不要等来世,就是今生。今生就是一生能成佛的法门,唯有念佛法门,其他法门不是这样的,唯有念佛法门能达到当生成佛。这个不知道同修们印象深不深刻?师父在讲《无量寿经》的开头,有一大段是讲净土念佛法门、讲《无量寿经》的,那个归纳的若干条都非常详细。我遇到了这个,可以说第一法门。另外,遇到了《无量寿经》的会集本。佛经上有段话是这样说的,「故知如是经法,实为十方如来所称赞护念」,唯独这个法门能普度一切众生。大家注意这个词,唯独,唯是唯一,只这么一个,独还是就这么一个,没有第二个,唯独合起来加重这个语气。就是唯独有念佛这个法门、有《无量寿经》这个会集本,能普度一切众生。后面不要忘了,是一切众生都包括在内的,人人都有分的。一切众生怎么的?当生成就,不单成就而且是就在今生。你说多么殊胜的会集本,多么殊胜的念佛法门。能够依照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修行,依照这句佛号修行,护持这个法门,弘扬这个法门,功德不可思议,今生必定成就。这是我坚定信念的第二个理由。   第三个理由,我遇到了真正的明师,真正的明师。这个明是明白的明,不是出名、名气大小那个名,是明白的明。你想,净空老法师我遇到了。我跟大家说过几次,我说我这一生有两大最最幸运的事,第一件幸运的事就是我闻到了佛法。但是可惜我闻佛法的时间晚了些,五十多岁才闻到佛法,如果要二、三十岁我就闻到佛法,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但是机缘可能就五十岁以后才成熟。我说我第一件幸运的事,我闻到了佛法,尽管是晚一点,但是还来得及,我还可以努力,可以追上来。第二个幸运的事就是我遇到了净空老法师。我遇到了净空老法师可以说也是一件奇迹,是不是?因为我这个人比较内向,我也不喜欢和外面、和谁联系。尽管是二000年我开始听老法师的《无量寿经》光碟,但是我从来没有一次起心动念,说我去香港见见老法师,从来没有过,这个念头都没有过。也有同修曾经跟我提,说你怎么不想去香港见见老法师?因为当时我们哈尔滨有好多居士,时不常的就到香港来见师父,但我始终是没有动这个念头。所以后来有同修就在研究,说刘老师和老法师究竟是怎么联系上的?就一直他们当作一个谜。实际在我这没有任何隐私,没有什么秘密,我完全是透明的。   我已经跟大家说过几次了,我和师父的缘是光碟结的缘。我刚才讲了,因为我病到那种程度,我要消磨时间,我就遇到了这套光碟,我想拿它消磨时间,我听的这套光碟。如果说我和师父的缘,就是从这开始的,光碟结的缘。然后八年以后,二0一0年春节前,师父在偶然的一个机缘,就看到了我二00三年那张「信念」的光碟。后来我见到师父以后,师父跟我说,他说当时我一看时间,八年过去了,这个人还在吗?我笑了,师父是不是说这人还活著吗?确实是可能当时师父想,这人还能在吗?就让香港同修打听打听,通过黑龙江的佛友打听打听,结果一打听就把我打听著了。打听著了,师父就跟我通了个电话,就约请我到香港来,那就是我第一次,二0一0年四月四号来香港。就是这么个因缘。我这次是第八次来香港,也是第八次见师父。所以这个不用大家再去推敲、再去研究,究竟刘老师和师父是怎么个缘分?按同修们话说,师父怎么就对你那么好?我说师父对我好,我对师父也尊重。我说我们多生多劫就是师生关系,多生多劫师父就是我的老师,我就是一个比较淘气的学生,爱溜达,溜达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回家,这回叫师父把我逮住了,说你溜达这么长时间,你咋还不回家?这回我想不回也不行了,师父得把我提溜回去了,就是这么的。不是笑话,真是的,我真是知道,多生多劫我就是师父的学生,就是太调皮了,溜达到多少年我也不知道了。这把你别想继续再溜达,赶快回家。所以我就知道,我今生是肯定回家了,这是没跑的了。   说说咱们老法师,我觉得他现在老人家就是在传、帮、带,传、帮、带。譬如说我记得上次去新加坡,去新加坡我有发言,就是和大家有个交流,给我安排了两节课,四个小时。胡小林老师有交流,也是四个小时。定弘法师那时候还没出家,我们都叫他博士,也有发言。上午是胡小林老师和钟博士发言,我是下午发言。下午发言我就给大家讲了一段,给同修们逗得都开怀大笑,我说我们三个是师父他老人家安排的老中青三结合。是不是?你看我那是六十多岁,往七十岁上奔,我说胡小林老师是五十多岁,往六十岁上奔,我是老,他是中,我说博士是青,他那年是三十八岁,不足四十岁,我说往四十岁奔。我说师父安排我们三个老中青三结合,你别说,这阶梯似的队伍配合得挺好。但是有一条,你看钟博士是博士毕业,胡小林老师是硕士毕业,我说轮到我,是无学位毕业。是不是?他们一个博士学位,一个硕士学位,我说我给我自己起个名,无学位。我说人世间这个学位看来我这一生是拿不到了,我也没有来生,因为我知道我要回极乐世界了,我没有来生。我说但是我有个决心,极乐世界那个学位我一定得拿到,而且我下定决心要拿那个最高的,无上正等正觉的学位。当时我记得全场掌声特别热烈,那就是说大家非常支持我能拿到这个学位。所以我说老人家这么多年苦口婆心的在传帮带,希望我们的佛门有后继之人。所以好几次我都讲,我见著定弘法师以后就非常高兴,我说佛门又有一块好料,我说你真是佛门的法器,我说很赞叹的。   我就想,师父这次办学习班,就办这个班,在这里我不能说得太多,简单的跟大家说说。因为我刚看了两张光碟,就是师父开班这个光碟,今天在师父那个现场又听了一节课,我把我,这可真是粗浅的感受,因为刚听。我是什么感受?师父为什么要办这个班?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,给众生创造一个最好的、最佳的机缘。我这次来香港事先没有计划、没有安排,是突然决定的。为什么这样,我自己心里也比较纳闷,我没准备来香港,为什么我就突然来了?后来我自己给我自己做了解释,特殊时期、特殊使命,可能就让我来跟大家讲点什么,大概是阿弥陀佛给我的任务,那该我来讲我就讲。昨天晚上见师父的时候,我跟师父说,我说师父,您老人家办这个班(我昨天晚上说的话和我今天说的话不能完全一样),师父点点头,我说用一句话来概括,就是师父他老人家可以说,大慈大悲都不足以说明师父慈悲的程度。如果说用慈悲到极处,这是师父经常讲经用的一句话,慈悲到极处了,一点也不过分。就是哪怕有一分的希望,师父都要把它留给众生。你们好好体会体会我这句话,有什么深刻的含义。有一分的希望,师父都要把它留给众生;有一个众生能得度,师父都不会舍弃的,所以我用师父他老人家慈悲到极处来说这个问题。这是师父办这个班的一个目的。   第二个,培养后继人才。真是,因为师父现在他的理念是把宗教的佛教回归到教育的佛教,回归到教育的佛教就是搞教育,搞教育就要讲课,讲课谁来讲?要人来讲,那就得培养讲经说法的后继人才。所以这个办班,它是敞开的,网络,谁都可以做老法师的学生。有的同修给我写信,或者托我的护法居士转告,希望我能把他介绍给老法师来当学生。我说不用,这还用介绍吗?我说一,我不可以把某某某推荐给老法师,说老法师,你收谁谁当你的学生,我不可以这样做。因为什么?师父选学生有师父的标准,他有个因缘问题,不是我推荐谁,谁就能给师父当学生的。现在大家一看,你想给老法师当学生可以,你在家有个网,或者你上你同修有网的地方,你完全可以,你这课跟著听,你就是老法师的学生。昨天我问了一句师父,我说师父,您老人家这次办班,我给起个名,这个也不一定准确,我说还有编内编外的区别吗?譬如说有多少个学生是编内的,有多少个学生是编外的。师父说没有,大家都可以听。你说网络现在这么普及,你想听你就是学生。你说我这么多年,十几年,我就见了八次师父,我没有成天守在师父的身边。我就想,师父每天在光碟里和你讲经的时候,你不就是在听师父的教诲吗?你用得著天天守在他身边吗?你有条件,守在身边当然更好;你没有条件,只要你真诚心够了,师父教给你的东西你就得到了。你真诚心不够,师父给你的东西,给大家是一样的,我得到了你没得到,为什么?因为你的真诚心不够。印光大师的话说得多明白,一分真诚你就得一分利益,你十分真诚得十分利益,我拿出万分的真诚,我就得万分的利益,就是这么浅显的道理。不是师父偏心,说给刘居士多讲点,给张居士少说点,不是这样,师父是随机说法,他面对的是大家,他给大家的东西是一样的,就是我们能接受到多少,这个是靠我们自己。   所以大家想,如果我说,老法师可以说是我们当代的一位圣僧。这个词汇可能是我今天第一次使用,圣僧,至於说得准不准确,还是让历史来见证,我还是用这句话。因为每当我说出一个什么新的想法、新的体会、新的感悟,肯定都会引起那么一点点震动,有的时候震动比较大一点,有的时候震动比较小一点。这几年因为多次震动也锻炼了我,我也习以为常了,大震动那就大震动,小震动就小震动。如果这个震动能把我震回西方极乐世界,阿弥陀佛,我可感谢你,你可提前把我震回西方极乐世界了;如果是还震不回去,我就在这个人世间多待两年,大家希望我办什么,我就给大家服务服务,我就是这个想法。所以今天我说,老法师可以称得起是我们当代的一位圣僧。很难得,多少劫、多少世能遇到这样的一位圣僧,而且这个圣僧就在我们身边,每天都在谆谆教导著我们,你说我们不是太幸运、太幸福了吗?所以我每次来到香港见到师父,我就有一种感觉,感觉到特温馨、特幸福,特别温馨和幸福,觉得又来到亲人的身边,真是这种感觉,没有一点点陌生感。   所以说我今生能遇到老法师,确实是我人生最大的一件幸运的事情。「人生得一知己足矣」,这句名言大家都知道,我说「人生遇一明师足矣」。这个明师是可遇不可求,他就叫我遇到了,也叫咱们大家遇到了,问题是你遇到了你知不知道珍惜,你知不知道这种缘分的来之不易。老人家八十八岁高龄了,还在每天为佛法的兴旺孜孜不倦的努力工作,我们有什么可说的?这样一位明师在我们身边,我以前说过,不有人抓我这个话把吗?我曾经说过,我说以前我特别羡慕三千年前释迦牟尼佛,就是我们世尊身边的常随众,我说现在我突然有个新的想法,三千年后的众生可能就羡慕今天的我们。你看老法师生活在我们中间,时时在教诲著我们,就像我羡慕三千年前释迦牟尼佛身边的常随众一样,三千年后的众生就会羡慕我们这一拨了。我说这话,到现在我还敢这么说,我一点也不后悔,我真是这么想的。这个谁来验证?历史和时间会验证的,但愿三千年之后,我这句话能得到验证。这是我说我今生一定能回极乐世界的第三条理由,就是我遇到了明师。   第四条,听经明理让我放下了许多。注意我这个用词,我没有说让我放下了,我说让我放下了很多。实实在在的话,放下确实是不容易,说好说,真放真不容易。真不容易还真得放,为什么?不放你回不了家。我说说我现在放的情况,我现在没有完全做到彻底放下,最起码到目前为止,亲情没有彻底放下。我一再告诉大家,所有该放下的、能放下的,我觉得我就放得不错了,有点自我满足,我觉得我放得不错,什么名利、地位,那些对我来说就不是个事,但是亲情,就到目前为止是我放得最不彻底的地方。可能这个我跟你们说,也告诉你们,轮到你们也是亲情最难放,不信你试试。遇不到具体事的时候你体会不到,你觉得我放下了,譬如说姑娘、儿子、老伴怎么怎么的,我放下了,我不牵挂他们了,遇到具体事的时候还是放不下。但是比以前轻多了,因为我知道放不下你也得放,不是因为你放不下你就不走,就是说我放不下我可以不走了。前两天我见到一位老同修,主要问题就是放不下。但是我给他出了个题,我说你想我放不下我女儿,我放不下我儿子,你能不能给我答:因为我放不下,所以我不走,我永远活著?谁能做到?做不到。你走,你放不下你得走,你放得下你也得走。这两个走就是两条道,放得下走去极乐世界,放不下的走去六道轮回,它就是这么个区别。如果说我放不下,我就永远不走了,我永远住世,我现在还没听说。大迦叶尊者三千多岁了,据说现在还在鸡足山,但是我现在还没看到。那还有比大迦叶活得更长的吗?有活三千多岁的没有?所以说我们同修,我拿这条理由能不能让你们省悟一点?放下,你放下了,你成佛了,你可以度众生,包括你放不下的你的儿女、你的亲朋好友。你如果成就不了,你到六道去轮回,谁也不认识谁,谁是谁的父,谁是谁的子,那根本就不认识了。你说这个理我们要明白了,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?还有的人就是这点财产、这点钱,怎么个分,往哪掖、往哪藏,我说这真是有点犯糊涂。如果我要具体说我有什么事放不下,不能说太具体,说太具体我怕引起误解,所以我只能说到这种程度。   你说释迦牟尼佛给我们讲了四十九年,老法师现在已经给我们讲了五十五、六年了,那到底是讲啥?我记得我上次来总结了几个字,我说佛法三藏十二部,六百卷《大般若》,我说就这么浩瀚无穷的佛法,概括点说,用一个字就能概括。这是我和刁居士在机场,我俩候机的时候,我俩随便先聊。小刁问我:大姐,一个字就能把佛法概括了吗?我说能,我试试看,我说一个字,就是心。实际你说是不是说的就是这个心?我们说修佛修佛,你修的是什么?你仔细琢磨琢磨,实际修的就是这颗心,你怎么你都跳不出这个心,所以佛法就讲这个心。她说要两个字概括呢?我说两个字概括就是放下。我说师父后面给加两个字,放下便是。你放下你就成佛,放不下你就是凡夫,就这两字的区别。她说三个字呢?无所有,这就是宇宙人生的真相,无所有,三个字。她说四个字呢?我说四个字,回归自性。你说佛法简不简单?就这么简单。   我们有些同修修佛,修得好艰苦、好累得慌,把这佛法弄得非常神奇,就不知道佛法是怎么回事了。我说如果佛法要是像有些同修修的那个样子,我想大概没有几个人敢修佛法了。佛法实际是非常非常简单的,你把它弄明白了,就像一张窗户纸似的,这个窗户纸隔著,你从这面看那面你看不到,你用手指头舔点唾沫,你把这窗户纸点破了,从这面你就看到对面了,就是一张窗户纸。愈简单的愈是高级佛法。所以我为什么一再告诉大家,你只要抓住阿弥陀佛这四个字绵绵密密的念下去,而且是心念,不是口念,你肯定成就。但是有多少人信?所以到现在,说实在的我挺著急的,我就希望多一个人信、多一个人信,我真是这种急切的心态,多救一个是一个,多救一个是一个。多少同修想,就这四个字好使吗?我告诉你真好使。因为我经历了,我体会到了,我把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们,确实是好使。如果它不好使,我骗你们,我把你们都骗到地狱去了,那你说谁先下地狱?是不是得我先下?因为我骗你们,把你们骗走错路了,那下地狱得我先下。如果我在这里说,我要是把路给你们说错了,我把你们欺骗了,我会代你们先到地狱里去的。不会是这样的,我不会自己往地狱里钻。所以就是阿弥陀佛这四个字,到底你能不能信,那就看你的缘,缘成熟了,你坚定不移的相信;缘不成熟,你半信半疑;没有缘,你就是一点不信。就这么几个层次,这么几个层次那就分开了,各走各的路,各去各的地,就是这么一个很简单的道理。   今天讲这个题目,说「听经十几载,改变我人生」,上面说了这么多,真是我不知道我这个专题讲没讲明白。我就是衷心的要告诉大家,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,人生的命运可以转变。谁来转变?你自己来转变。怎么转变?听经闻法。因为我这个路是这么走过来的,成功了,所以我把我这个成功的经验告诉你们,省得你们再去走我过去十几年,就是前十年我走了很多弯路。这样你们就可以有一条直达的路,就是我过去走的弯路你们把它剔除,那不就剩一条直溜溜的大道了吗?光明大道,回归西方极乐世界。前面我说了一点,我说那个话题就是说,大家怎么样坚定自己的信念,就是通过刘老师今天这两个小时给大家说的,你能不能够坚定信念,你可以改变你的人生命运。如果是你坚定了这个信念,或者你原来没有这个想法,你现在一听,原来我的命运掌握在我自己手里,我可以改变我的人生命运,你这堂课没白听。千万不要外求,我每次来都说这个问题,因为什么?内求你得真谛,外求一场空,真是这么回事。我真是不希望同修们,就是我要说你学佛不真、你不虔诚,可能对你是个打击,你想我这么多年念佛,这么多年听经,你怎么还说我不虔诚?就是一定要解决这个真信的问题,这个真太重要太重要了。我之所以受益,我就是在真字上下功夫了,就是真信佛所说的话,真信师父的教诲。这个真字我不能说完全做到,最起码百分之七、八十我能做到。我认准这条道,我就坚定不移的坚信到底。所以我今天苦口婆心来劝勉大家坚定信念,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改变自己的人生命运。   我听经这么多年,应该说二十多年的时间,我浪费了将近十一、二年的时间,我正儿八经听经是从二000年开始,到现在十四个年头。我用十四个年头能把我自己的命运由死改变为生,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,就不可思议,是不是这样?如果当年我就死掉了,没有今天的我,我也不会坐在这里和大家交流了。另外我健康了、我快乐了,这都是你们能亲身感受得到的,不是我坐这胡说八道。所以你们一定坚信自己,你的命运可以改变。但是一定要相信自己,相信自己是什么?你是未来佛,你将来一定成佛;你相信你自己,你今生念佛求生净土,你今生一定能成就;你相信阿弥陀佛一定会来接你,你相信释迦牟尼佛一定会送你。这几个你都相信、做到了,一丝一毫的怀疑没有,肯定到时候样样都达得到。我现在就可以这样跟大家说,有一天机缘成熟,我的任务完成了,我要回家了,肯定释迦牟尼佛送我,阿弥陀佛接我,而且肯定我要回常寂光,这就是我的目标、方向。你们可不可以做到这一点你们仔细想,人人都可以做到。所以我告诉大家,听师父讲经说法不要白听。什么叫不要白听?要把师父的真东西听明白。那么多年,讲了那么多,几个重点你把它抓住就没跑了。要把师父的真东西听明白,听明白了你要学来,学来以后要做,这就够了,这几句话是很重要的。   我今天讲这么多就算抛砖引玉,但愿我这块烂砖头能把那个真的玉引出来,这是我所期盼的。按照以往我每次跟大家交流的惯例,今天供养大家六首偈颂,我稍微慢点说。第一首是「听经好,听经妙,听经使人心开窍。开启心窍智慧生,人生快乐又逍遥」。讲的不是「听经十几载,改变我人生」吗?所以我告诉大家听经好。第二首,「听经十几载,佛说理渐明。念佛知法味,今生回家门」。听明白了,把理弄明白了,法味也念出来了,所以今生是一定回家。第三首,「恩师讲法几十年,能有几人听明白?几人识得回家路,几人极乐无量年」。你对号你自己,你听明白没有,你能不能认识和找到你回家的路?第四首,「念佛好,念佛妙,念佛成就菩提道。你念佛来佛念你,永远和佛一频道」。就你把频道调准了。我就觉得我现在一按电钮就是阿弥陀佛台,一按电钮就是阿弥陀佛台,所以你把你那个台也给它调到阿弥陀佛那台上去。第五首,「日日恩师对面坐,恩师讲法我听课。宇宙真相告诉我,我随恩师回极乐」。因为什么?我天天听师父的光碟,所以每天都和师父面对面的坐著。你们有没有这种感受,有时候我就听得,我记得上次来讲课我说了,就是我听师父讲经的时候,师父嘴里出的是一串一串那莲花。当时我心里美滋滋的,我想我就坐著师父这莲花就回极乐了,所以那次我记得我说了句,「我坐莲花回极乐」。所以咱们真是,生活在这个时代,老法师在我们身边,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。最后一首,「六凡四圣皆心造,起心动念皆是染。当下安住不取相,对境无心就是禅」。最后就供养大家这么六首偈颂。今天的时间到了,感恩大家,阿弥陀佛。

作者:miaoyin居士整理 录入:纯净纯善 来源:刘素云老师法语
  • 净空法师文集(www.jkfswj.org) © 2020 欢迎转载,功德无量!

  •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