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空法师文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莲池海会 >> 刘素云演讲 >> 内容

极乐归舟(第二集)

时间:2014/5/28 11:06:54 点击:1592

尊师重道依明师 承传佛法悟真谛  刘素云老师主讲  (第二集)  2014/3/15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 档名:56-154-0002   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好!请坐。今天我和大家交流的题目是「尊师重道依明师,承传佛法悟真谛」。也可能是巧合,今天是师父他老人家的生日,我今天就讲尊师重道的问题,事先没有什么刻意的安排,它就赶到这了,所以我说也可能是巧合。   今天关於这个问题,我想先谈一谈「尊师重道依明师」这个问题,先说说尊师的问题,这个问题我今天想从三个层面来谈。第一个层面,就是人生第一任老师是我们的父母,所以第一个层面,我想谈谈父母是怎么样教育我成人的。第二个层面,我想给大家谈一谈教我知识的老师。因为我读过小学、读过中学,没有读过大学,所以我只能谈一谈教我小学知识、教我中学知识的,给我知识的这些老师们。第三个层面,想谈一谈关於引导我入佛门,教我明白宇宙真相的、给我法身慧命的三位老师。我就想从这么三个层面来谈谈尊师的问题,也可以说,说说我尊师的情缘。我比较尊重老师,我不能说我完全彻底尊重老师,没有做到,只能说比较尊重老师。它有一个情缘,就像一根线似的,从小养成的,也可以说是我的一个习惯。   下面我先来说说我人生的第一任老师,我的父母对我是怎样进行教育的,我是怎么样在父母的教育下长成人的。我的父母都很普通,父亲一九五二年以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一九五三年开始进入工厂当了工人;我的母亲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,没有文化。就是这样的父母,把我和我的姐姐,就是他的两个女儿都教育成人,虽然没有什么大的出息,但是基本上还可以,没有惹什么麻烦。对我印象最深刻的,我从父母那里接受了什么样的教育,最深刻的两点,是爸爸妈妈对我和我姐的第一条要求,就是不允许孩子说谎话。所以为什么我可以说七十岁了,今年,这一生也就快过去一大半或者即将过去了,不喜欢说谎话。因为从小爸爸妈妈就这样要求我们,做错事不要紧,可以原谅,承认错误就好,但是绝不可以说谎话,绝不可以骗人。所以这个可以说让我和姐姐两个人终身受益。我和我姐姐我们两个,这一生如果说有优点的话,最大的一条优点就是不说谎话,不骗人,错了就是错了。错了,是我们认识错了,做错了、说错了;对了,是我们认识对了,所以就说对了、做对了,就是这样。这是爸爸妈妈给我们的最最重要的一点教育,真是让我们刻骨铭心,永远不会忘记。   第二点教育,就是我爸爸妈妈都非常非常干净利索。现在有的同修说,刘老师,你真干净利索,我就笑了,我说和爸爸妈妈比起来那简直没法比,能降降及格打个六十分就满不错了。我记得那时候我们家住在农村,我们那个农村叫屯子,我们那个屯子属於比较大的,大约全屯是三百多户人家,就我家的卫生那是全屯出名的,村子里检查卫生从来不用上我家去,就是这样。所以我从小和姐姐就把爸爸妈妈这个干净利索,可以说百分之六十继承下来,一直延续到现在。虽然我做得很差,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干净利索的,什么东西放在什么地方,都是规规矩矩的。家里虽然没有什么东西,比较简单,但是确实是比较干净利索。这是从爸爸妈妈那学来的。   第三点,爸爸妈妈对我和姐姐影响最深刻的,就是不可以占别人的便宜,就是说不是你的你绝对不要动,你连想你都不可以想,说我多想要这个东西,这个东西是我的有多好,妈妈说这是不可以的,就坚决不可以占便宜。妈妈曾经这样告诉我们,就是你这一辈子做一个人,首先你要做一个好人,宁可吃一百次亏,也绝不可以占一次便宜。所以我坐在这里面对镜头,我可以问心无愧坦然的说,七十年来,我没有占过任何人的便宜。就是这个是爸爸妈妈从小给我和姐姐立下的规矩,我们就牢牢的记在心里,也一直在这么做著。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任老师。   所以我跟有些年轻的同修们说,我说你们夫妇的一言一行,对你们的孩子都是有直接的教育作用,反正不是教好就是教坏,你们就是孩子们的第一任老师。所以希望我们的每位家长都能做好孩子们的第一任老师,给他们打下良好的基础,让他们这一生最起码做一个好人。因为我的父母都是靠双手劳动来维持这个家庭的,那时候的家庭生活应该就是普通的农村生活,不是什么太富裕,但是也不是贫穷得不得了,反正吃、穿、用基本上可以维持下来。但是爸爸妈妈都有一颗善良的心,我记得最清楚的,我以前曾经讲课的时候说过,我小时候特别想盼著过年,过年干什么?能吃著粘豆包。因为我们家是满族,我妈妈蒸的粘豆包,我就觉得是天下最好吃的东西,平时是吃不到的,只有过年才能蒸粘豆包。然后还不是说让你可劲的吃,你能吃多少吃多少,等於分给你几个你就吃几个,得掺又的吃,不可以一下子把它吃完。所以就盼著快点过年、快点过年,就小孩的那种心态。   过年的时候妈妈就蒸了几锅粘豆包,放在那个帘子上晾著,然后凉了以后放在我们叫厢房,再把冻上,等过年的时候再分期分批的拿出来给家里人吃。我以前说过,那时候的仓房它是凉的、冻的,能冻这个粘豆包,用那个盖帘一圈一圈摆著,特别吸引人,就是很有诱惑力。妈妈把它放在厢房里,在小桌子上这么冻著,然后把仓房门就给它锁上。但是那个门你使劲一拽它可以裂开一个缝,你想进去那是不可能的,就是手掌那么宽的一个缝。我和姐姐非常馋,就去巴著这个门缝往里瞅著这个豆包。说实在的,那时候孩子的心情,恨不得能钻进去,哪怕变成老鼠都可以,能把这个豆包吃到嘴里。但是没有办法,因为门是被锁著的,只能就是望梅止渴,瞅著里面的豆包就觉得好像我吃了,就这样的。后来我的外公看见我们两个孩子,眼巴巴的瞅著这个豆包,觉得这两个孩子太可怜了,我外公就把我妈妈的钥匙偷出来,偷出来以后,趁我妈妈不在家就把这个门打开了,打开以后就让我姐和我俩进去,你俩能吃几个就拿几个。那时候人也小,这手也小,让你两个手去拿,你满大劲你能拿几个?反正当时我估计是卯大劲,有多大能力拿多少,我姐和我俩就把这个豆包拿出来几个。   拿出这几个,因为这个盖帘它原来摆的是一圈一圈,它是很有顺序的,我们俩这么一拿肯定就有豁口,它就不满了,不是一圈一圈的了。出来以后,我外公告诉我俩,千万别和你妈说,你妈问你们什么,你们就说不知道。因为我外公知道,我妈妈爸爸不允许我们撒谎,所以你就说不知道,就这样。后来妈妈发现豆包少了,盖帘不满了,就问我俩说,仓房里盖帘上豆包谁拿了?我和姐姐就说不知道。但是说的时候很没有底气,因为不让你撒谎,说不知道我们都觉得这就是撒谎。没办法,外公这么告诉的,那就这么说吧。妈妈说不可以撒谎,一定要说真的,犯错误不要紧,改了就好,我们还说不知道,不管你怎么问,我和姐姐回答就是不知道。后来我妈妈就跟我外公说,这也怪了,你说门锁著,这个豆包它怎么就能缺,叫老鼠吃了?那时候农村都管老鼠叫耗子,说叫耗子吃了。我外公就说,可能是耗子吃了,耗子它也饿了,它也想过年。我外公就给我俩打讪。我俩站在旁边笑也不敢笑,说也不敢说,我外公直给我俩使眼色,怕万一这两个傻小孩,在妈妈的逼问下再把真话说出来。反正我们那次是坚持到底,就是不知道,就这样这个事在我的人生当中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,我就觉得那次就是撒谎。所以我觉得非常对不起妈妈,因为妈妈告诉我们不可以撒谎,但那次我们就说不知道。真是一直到爸爸妈妈离开这个人世,这个秘密可能妈妈都不会知道的,因为我们始终没有说。因为说了,我们就想我们要说了,妈妈说我们两句不要紧,我们俩不又把外公给卖出去了,还觉得对不起外公,所以干脆就不知道到底,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。   还有一件事我印象特别深刻,因为这个豆包就是我们心目中最好吃的东西,天天想著这个粘豆包。这个时候,农村它是房屋周围还有个院,就是用泥砌的墙头,然后中间留个门,就是那样的农村住房。我记得有一天就来了个乞丐,要饭的,是一个老爷子,就站在门口,穿的破衣拉裳的,哆哆嗦嗦的说:行行好,给点吃的,行行好,给点吃的。当时我妈妈就拿一个农村的葫芦瓢,就是那葫芦切成两半,它不就是两个葫芦瓢,一般都用那个舀水、舀米,就是用这个葫芦瓢。我妈妈就拿这个葫芦瓢就出来,当时我和姐姐我们俩就跟在妈妈的后面,不是说反对妈妈给,就想看妈妈给什么。当时我们心里的小算盘,就是心里想什么?妈妈你千万别给豆包,你给别的米可以,像小米子可以,大碴子可以,你可千万别把粘豆包给出去,就这么想著。后面就跟著我妈妈就进了这个仓房,我妈妈先用葫芦瓢是舀的小米子,没舀大碴子,舀了小米子之后,我们想妈妈就给这个乞丐要饭的送出去就完了。完了妈妈真是拿豆包了,就拿了几个粘豆包,那不是已经冻的,那冬天特别冷,豆包都冻成硬的,妈妈拣了我估计大约有十个、八个的,就把这个豆包就放在那个葫芦瓢上面,底下是小米子,上面是粘豆包。给我心疼的,我就想,妈你怎么非要给他粘豆包,留给我们吃!当时小孩子就是那种自私自利的心情。结果我妈妈连理我们都不理我们,拿著这个葫芦瓢就走到大门外,就把这个粘豆包和小米子,就都给了这个乞丐。   然后我还记得妈妈还说这个豆包是冻的,你现在在外面没法吃,如果你要不著急,你进屋,我拿火盆给你烤一烤。因为农村扒那个火盆,从灶坑里掏出那个火放在火盆里取暖用。我记得小时候还拿那个火盆烧过土豆,土豆要放在那个火盆里烧出来大呼赶紧吃,那比呼要好吃得多。我妈妈说,你要不著急你就进屋,我拿那个火盆给你煨一煨,煨热呼了你再吃。那个要饭的老头子说:不了,不了。我记得说我妈妈:你真是好心人,你真是好心人。就是这样。所以就这个事情,那个时候我也就有个五六岁、六七岁,也就这样,但是就这样的事情却印在我的脑海里,一直到现在它永远不会磨灭去的。所以我想做为一个父母,对孩子们今后的成长,他走什么样的路,起著多么至关重要的作用,我们做为父母的万万不可以掉以轻心。   另外,爸爸妈妈特别孝顺,无论是对我的爷爷、奶奶,还是对我的姥姥、姥爷,就是我父母双方的父母,两个人都尽到了孝心。我记得以前我讲课说过,因为我的外公没有儿子,我外公是三个女儿,我大姨、我二姨和我妈妈,我妈妈是老三,就是最小的姑娘。后来就是我姥姥、姥爷,都是在我爸爸妈妈这一起生活。我记得我上次讲光碟的时候我曾经说过,那时候家庭的条件确实是很差,因为加在一起十一口人。为什么?你看我爸爸、妈妈,我外公、外婆,再加上我姐、我姐夫,再加上我姐的五个孩子,反正加在一起可能是十一口人。十一口人就是我爸爸的工资、我姐姐的工资、我姐夫的工资,所以那时候生活确实是比较紧张的。但是我觉得那时候就是这点工资,全家十一口人生活也没觉得怎么困难,小日子还是过得比较红火的,这是我脑袋中(头脑中)留下来的深刻印象。   譬如说对我爷爷、奶奶的孝顺,因为我爸爸他是我爷爷、奶奶最小的儿子,我爷爷、奶奶一共有三个儿子、二个女儿,我爸爸是最小的。因为我奶奶和我大嫂的年龄不是差太多,就是我奶奶的大儿媳妇生了我那个大哥,我现在说我都不太会论分,生了我大哥,两年以后我奶奶生的我爸爸。我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听明白。就是我奶奶自己生的儿子比她的孙子小两岁,就是这么一个关系。所以我奶奶就受气,因为啥?我那个大娘就瞧不起我奶奶,说你看我是你的儿媳妇,我的儿子都两岁了,你又生了一个儿子。所以我奶奶就受气,我奶奶特别憨厚老实,听我妈妈说。这个时候就不想把我爸爸留在家里,就想送给人。后来我奶奶和我爷爷逼得没办法也同意了,就把我爸爸送人了。我还有两个姑姑,我大姑姑就坚决不同意把我爸爸送给人,就是哪怕我来养活他,所以后来是我大姑姑把我爸爸带到七、八岁的。我爸爸八岁就开始扛活,像我这个年龄的老同修们都知道什么叫扛活,就是给有钱人家去做工。干什么?放猪。我爸爸八岁开始放猪的。一天学没上过,但是我爸爸写得一手好字。那个字是怎么练出来的?就是农村那个土地用手给它弄成细土面面,然后拿小树枝在那个土面面上练的,就是这样我爸爸最后练得一手好字,写的字非常漂亮,可能也是一种天分。就是这样。   大爷和大娘,尤其我这个大娘,也不愿意和我爷爷奶奶在一起住。咱们听师父讲经都说,那个时候都是大家庭。像我爸爸他后来,等我爸爸长大以后结婚回来了,和我奶奶在一起住,这不是我大爷、我二大爷、我爸爸这哥三个和父母在一起住,还是一个完整的大家庭,但是我大娘基本上总是老是捉著闹著要分家。后来爷爷、奶奶一想,这样在一起大家都不痛快,那就分吧!所以就分了。因为当时我爸爸兄弟三个的情况是,我大爷是我们双城百八十里非常闻名的老中医,他是外科中医。他的技术娴熟到什么程度?就是能自己给自己做外科手术。譬如说脖子后面农村管那个东西叫垢,我们可能学名大概叫痈之类的,就是他对著镜子他可以自己给自己做那个手术。我大爷的人品非常好,就是生活困难的,他就给人家治病做手术可以不要钱,没有钱可以赊著,到秋天你有钱再给,没有钱就算了,我大爷是这样的。   我大爷是外科医生。我二大爷是属於就像帐房先生似的,我给起这个名,就是我大爷外面譬如说看病有多少家没给钱,记著帐,到快过年了,我二大爷拿著帐本到各个屯子去收钱,能收回来多少收回来多少。唯独我爸爸是扛长活的,他什么也没有,没有钱。所以这回分家,我听我妈妈跟我说,我妈妈说这个话的时候,说的时候还非常生气,你说多少年过去了,我妈妈还特别气。我妈妈告诉我和我姐,知道吗?我和你爸爸分家的时候分的什么?我们俩就好奇等著妈妈说,你们分什么?分了两个饭碗、两双筷子,分了一个枕头。这就是我爸爸妈妈分家分得的。我说连被子、褥子都没有吗?妈妈说那时候也没有褥子,就是就著炕席睡觉。那被子呢?被子你大娘说这个不可以带。所以爸爸妈妈分家就是两个饭碗、两双筷子、一个枕头。我说一个枕头,晚上睡觉你俩咋睡?后来我妈妈说,就是农村盖房子不是脱坯吗?就用那个坯当枕头,我爸爸就枕那个坯头,然后上面拿衣服垫上,那就是我爸爸的枕头,我妈妈枕分家分来的那个枕头,就是这样。   后来我和我姐就不理解,不分不行吗?为什么都分给他们?我爸爸和妈妈这么解释的,说不要因为分家这个事让老人再伤心。因为分家老人本来就很伤心,老人是不同意分家的,现在既然已经决定要分了,如果因为分家分东西我们再吵吵嚷嚷的,不让老人更伤心吗?他们随便,愿意怎么分就分,给个啥就拿个啥,哪怕让我们净身出户,我们也就净身出户了,就是这样的。所以当时不太理解,觉得不公平,但是等我们长大了以后,就觉得爸爸妈妈这个心量,就在对待分家这个问题上,真是够我们学一辈子的。后来为什么我和姐姐对一切事情都不计较,可能和爸爸妈妈这个影响是有非常深刻的影响的。这就是我的第一任老师。   现在我想说说第二个层面的老师,第二个层面就是教我小学、教我中学的几位老师,不能一一都说到,我就给大家举几个例子说。我对老师的印象特别深刻,为什么后来我高中毕业以后,我选择去做老师,和我念书时候老师对我的影响是直接分不开的。我先说说我小学的几位老师。我是一九四五年出生,一九五三年因为我爸爸到哈尔滨平房区东安厂,那时候叫一二0厂,去当工人,我们家也就在一九五四年搬到哈尔滨平房。那时候我记得我是上小学二年级,好像是,农村的小傻妞,非常土、非常屯气,到了哈尔滨以后什么都不知道,到哪看都陌生,胆突突的。本来我性格就内向,就不愿意和人家接触,就比较自闭。然后我还有一个什么弱点?我上小学是在农村上的,我是拿左手写字。我从农村念了两年,我就用左手写了两年字。因为那个老师都是,屯子里好像都有屯气,老师也不管,校长也是亲戚,也不管,所以我就用左手写了两年字。   然后调到了哈尔滨,这不是转学校了吗?新的学校、新的老师,人家老师不准许你用左手写字,必须得改成右手。所以我回家就跟爸爸说,我不去念书了,我在家我自己念。爸爸说不行,必须得有老师教,所以连哄带劝,我记得那时候我爸爸反正每天送我上学,要嘛得背著我,要嘛得给我买好吃的。那时候买点小点心就很了不得了,我记得买五分钱的糖豆,这也能把我哄到学校去,就用这些个东西把我哄去。然后跟老师说,我家孩子怕见生人,请老师多关心她一点,慢慢给她改,别著急。跟老师商量,如果不改行不行?老师说不改是不行的,她现在刚刚念两年,改过来对她以后还是有好处的。这样也只好听老师的话。   我记得特别清楚,当时接收我到她那个班的老师叫李瑛,她那个瑛是王字旁搁个英雄的英。她的特点是特别瘦,就是那个脸能有正常人的三分之二那么宽,就特别瘦,给我的感觉就好像一阵风都能把这老师吹跑,就这么一个老师。冷丁一接触觉得特别严肃,我心里直打鼓,真是害怕,这么厉害的一个老师,我又新到的这一个地方,我又什么都不知道,我怎么办?所以每天上学都很自扭,就是不太愿意去。恰恰还有一个小男同学,小男孩,我还记得他叫李什么什么,名我记得我不能说,他如果以后看到这个光碟,该想刘素云还记我的仇,所以我不能说他的名,他姓李,叫李某某。他坐在第一桌,大家都知道,不是四行桌吗?这两行是并著的,完了是过道,那边再有两行,各有一行桌子,不是这样的吗?我当时虽然岁数比较小,就是在我们班,后来我知道我也是年龄小的,但是我个子大,我坐最后一桌。也可能是你新来的,座位也不好调,再加上我个子也比较大,我就坐最后一桌。我坐最后一桌,我每当上课下课,我必须得经过第一桌,我不能飞出去。所以就我这个同学,这个小淘气包子,他坐在他这个椅子上,他就把腿横过来,横到那个椅子上,挡著我,我进不来、出不去,我也不敢吱声。等我下课,我走到那,他搁那拿腿横著我,我也不吱声,我也不说啥,我就搁那站著、等著,你啥时候把腿撂下我啥时候再出。他不撂下,不撂下我就出不去。有一次叫我们李老师看见,李老师就批评他,说你怎么欺负新来的同学?我们这个小淘气包子说,我逗她玩,小屯妞,管我叫什么小村姑,说我是村姑。后来这个小淘气包子不再拿脚横著我,我估计是老师给他做工作了。所以一下子就这么一件事,我就觉得老师是我的保护神、是我的护身符,有老师在我跟前我什么都不用怕。所以从那以后我就逐渐逐渐顺过假来了,我也不受欺负了。   为什么不受欺负?有两条,后来我那个同学跟我说,说素云你刚来的时候,我们城里人对农村的孩子有点欺生,确实有点欺负你。后来为什么不欺负你?一个是老师告诉我,不可以欺负新来的同学;第二个,你长得好玩。他们都说我小时候长得好玩,尤其你那两只眼睛毛嘟嘟的,说你那个眼毛,现在我们同学凑在一起,他们说小时候素云你那个眼睫毛,现在他们安那个假的眼睫毛比你那个眼睫毛差远了,那时候你不用安假的,你那个眼睫毛毛呼呼的可招人喜欢。这是第一个不欺负我的理由是因为老师对他们说了,第二个理由是因为长得好玩,第三个是我学习好,没想到一个农村来的小傻妞,她学习咋那么好!完了还撇了撇了,把用左手写字改成右手写那字像老鱆爬似的,当然我就是学习好。所以就这几点,我后来就成了班里的,不说香饽饽也差不多,同学就逐渐愿意接触我,愿意和我在一起玩,就这样,这一关我就是这么过了。这是接我这个班的班主任,叫李瑛老师。然后李瑛老师可能是因为身体缘故,那时候小不太知道,教我将近一年,老师就转到别的学校还是怎么的,反正后来在我们学校,我再也没有看见这个李老师。   然后接李老师班的是赵老师,赵老师现在身体状况不是太好,得了一种什么病?叫帕金森,就是身上、头都哆嗦,今年已经八十岁。赵老师当时接了李老师班以后,我第一印象就是这老师长得真好看,我们赵老师长得特漂亮。再一个特点就是我们赵老师的板书,就是黑板上写的那个字实在是太漂亮,太让我羡慕,我一看我自己写的那个字歪歪扭扭的,一看我们老师那个字怎么写得这么漂亮,所以我特别羡慕赵老师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在我比较幼小的心灵里就有一个什么样的阴影?就觉得这么好的一个老师,她怎么好像很忧郁。那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叫忧郁,就是为什么她总闷闷不乐,好像眼神里总带著一种忧伤,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。这是我的第二个小学老师。   第三个是鞠老师,鞠老师接的是赵老师这个班。鞠老师我对她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?就是特别时髦,用现在的话。因为那个时候我的鞠老师是烫了一个什么样的头?就像三十年代影星烫的那个头,那个头是蓬蓬的,这两面一面别一个别子,就像夹子似的,然后这头发是这么蓬著的,我就想这老师怎么这么漂亮,还能做成这样的头发。这是我小学,你看三个老师各有特点。我说的鞠老师,那是小学四年级我的班任老师,结果后来她又是我姑娘的班任老师,教了我们娘俩两代人。为什么?我姑娘从小奶奶手牵著、拽著,怕见生人。没上学之前,我家要是去个生人,一说话,娃家先哭了,这上学怎么办?要上学了,我就跟她商量,我说咱们该上学了。不认识,同学不认识,老师不认识这咋办?当时我这个鞠老师她是教六年级,她是把关老师,结果没办法逼得我去找我老师去了。我说老师跟您商量商量,你别教高年,回来教一年,我说我姑娘她怕人,她不上学,她认识你,你要是去给她当班任她能上学。我老师说行,学校领导要这么安排,我就去教一年。就这样,我老师为了教我的姑娘,从六年级下到一年级来接这个新班,我姑娘就是这么上学的。   结果现在我想起来这个事,我就非常惭愧。我的鞠老师是前年去世的,她是一个非常虔诚的基督教徒,用虔诚两个字来形容她一点不过分,非常虔诚。我记得我去看她的时候,她读《圣经》,有一帮她的同修们在她家里集会。因为我老师身体状况不好,不能自理,不能行走,就这样,就是读《圣经》读了将近三十年,特有毅力。所以我说她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,我非常赞佩我们老师那种毅力,真是一般人是比不了的。就是这么一位对我有恩、对我的女儿有恩的老师,她去世的时候我都没有送她最后一程。后来他们跟我说了以后,给我后悔的了不得,因为什么?按照那个时间,他们跟我说的那个时间,我一算那个时候我在哈尔滨,但是我就是不知道这个消息。后来我的赵老师,和我的鞠老师是非常要好的朋友,跟我说,她说素云你知不知道,鞠老师临走的时候,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见素云一面。所以到现在我一想起这事,我都觉得心里好难过,因为这么一个对我有恩的老师,最后临走就想见我最后一面,就硬没见著。我想如果我要不是名人,我要不出名,何苦这样?我老师走我能不知道消息吗?但是事情可能就是这个缘,事情就这么过去了。   小学教我毕业的老师是李老师,李老师是我小学五年级、六年级的班主任老师,因为那时候小学是六年毕业。我小学毕业以后是保送到初中的。那个时候保送的人数很少很少,一个班有那么二、三个,可能是就像我刚才跟大家说的,我那时候学习成绩比较好,所以就被保送到上中学去读书。这是我的小学几位我印象深刻的,基本几位班主任我都说到了。   再说说我初中的几位老师。我上初中以后就觉得,初中的学生生活和小学的学生生活有一些个区别,好像就基本上有点自立了。我记得初一的班主任是两位,一位叫郑老师,是鲜族,一位叫黄老师,是汉族,是南方人,两个人。郑老师是正班任,黄老师是副班任;郑老师是教数学的,黄老师是教画图画的,就这么两位班主任。现在有时候我和我老伴,因为我们都是一个班的同学,我和我老伴子,我们一起说起那段的时候都觉得可开心了,有时候我俩说起来都笑得哈哈哈的。我们郑老师那年是大学刚毕业,他在学生堆里都看不出来谁是学生、谁是老师。我们班男同学有好几个比老师个子高,他又长一张娃娃脸,所以他一见著学生老师就害羞,他不好意思。但是他上课他毕竟得站在前面,所以上课的时候,我们男同学调皮,就说那个害羞的老师要进屋了,大家看他脸上是什么表情,脸红不红,就这样的。等老师一进屋,我们都很严肃,坐得腰板拔溜直,看老师怎么进屋,脸色是什么样的。老师一进屋眼睛不敢看同学,眼睛瞅地,然后走到讲台桌那,站在那,他毕竟得转过来,完了班长一喊「立礼坐」,老师就开始讲课。我记得那时候,我们同学学老师,等老师上完课走了以后,淘气包男孩子学老师,把粉笔放在手心里,这么掂著的。因为这是我们老师的习惯动作,掂著的,把那个粉笔一会拿这个手捏一段,一会捏一段,他紧张,一边捏一边掂著。我们男同学在黑板上给列了一个公式,完了就学老师讲课那个腔调,说左边的加上右边的等於等间的,就这样玩的,逗得全班哄堂大笑。现在我和我老伴说那桩,因为那时候我老伴子是班长,我说你这个班长咋当的,你说你这帮兵还学老师。他说那时候学生对老师没有一点恶意说不尊重还是怎么的,就觉得那么小的小老师,就跟男同学的个,你看比男同学个还矮,就这么的。   我们那个黄老师他教图画的,我记得拿那个,反正就是好大绿叶,中间带洞洞的,我也不知道那叫啥花,就端到教室让我们画,然后我们就画。黄老师的一个突出特点是什么?他是南方人,他有一个习惯,就是班长一喊「立」,不可以立刻喊「礼、坐」,喊立完了以后得停顿下来,然后黄老师就在这两个空,这面走一趟回去,再上这面走一趟回去,干什么?看每个同学立以后,这个脚的度数够不够,要求六十度。然后有不合适的,老师就说,哪个同学的度数不够用。完了这就赶快,譬如你四十五度,你赶快你得六十度。这两行检查完了以后,到讲台那一站,班长才能喊礼、坐。所以两个老师的特点,都被我们班这些淘气包子学来了,等下课以后我们班长,那是我现在的老伴子,大家不要走,咱们再演习演习。完了他到前面去,一喊立,完了他来走两圈,哪个同学的度数不够。就是这么一帮活宝。这是我初中一年的两个班主任。   我初中二年的一个班主任李老师,我现在先给大家讲一个,我初中二年级的李老师,后来我俩成了同事。就是我到学校去当老师以后,先是教小学,后是教中学,我到中学以后,因为我老师是教语文的,我也是教语文的,所以我老师我俩一个学年组。一个学年组,我老师是我的学年组长,这都没说的。然后就这个班我一直带了四年,这个班,七十四届毕业。毕业的时候,我一说大家就想起这个词,赶上上山下乡,就这波学生是上山下乡。几个去向,一个是插队,一个就是投亲靠友,这是当时的名词,再一个上生产建设兵团,就是这三个去向。当时有一个什么政策?留城,就是特困的学生可以留城。譬如说家长有病离不开,或者这个学生本人有什么毛病,不能上山下乡,可以留城。但是这个政策,它是有数额限制的。我记得当时我们那个学年,七十四届毕业的是十个班,就十个班主任,我老师是六班的班主任,我是八班的班主任,这不是师生变同事了吗?我记得那时候是每个班给十个留城的名额,那时候学生是五十六个人,五十六个人,你可以留下十个留在城里,就不用上山下乡。就当时来说,这绝对是每个家里的一件大事,都想把孩子留在家里,是不是?要像现在,我估计不知道争到什么程度。你看五十六个孩子争这十个名额,当时那个难度该有多大,那个家长眼睛盯著这十个名额,学生盯著这十个名额,都想这个馅饼落到自己头上。所以当时是非常困难的。后来,你也得落实,那时候没有送礼,也没有走后门那一说。我记得我是留城了十一个,一会我再跟你们说,十个名额为啥我能留十一个。   十一个留城的孩子有没有给我送礼的?有,有一个女孩子一个下雨天给我送礼去了。送的是什么?我现在跟你们说,你们都可能说太可笑了,苹果。多少?二斤。什么苹果?国光苹果,二斤国光苹果,下著雨天给老师送去。当时我心里很难过,我跟她说,我说你能不能留城不在於这个苹果,符合条件,你不送苹果照样能留;不符合条件,你送什么都留不下。我说如果我把这个苹果收下,你最后留不下,你可能心里想,我老师不讲义气,收了我的苹果,也不给我留城;我说我要是收了你的苹果,你留城了,你可能想,还是送苹果好使,我给老师送苹果,我就留下了。我说你考虑考虑老师的处境,我不能留你这个苹果,你能不能拿回去,你这个心意老师领了。这个孩子就哭了,后来我心软,我说那你放著,她就把这苹果放著了。第二天,我给我老伴子安排的任务,你去把这二斤苹果给我还回去。所以这二斤苹果是第二天我老伴子又给我这个学生送过去。后来就是我这个学生的哥哥,都过了好几年,跟我说,他说老师,那次不怨我妹妹,是怨我。因为她哥哥认识我,她哥哥说,我跟我妹妹说,你们老师心软,心眼好使,你去哭哭啼啼的,再给老师送点礼物,老师一定千方百计能把你留下。他告诉我,老师我错了,我给我妹妹出的馊主意。就是这样。   下面我再跟大家说,我为什么十个名额我能留十一个?因为都争,我这十个名额,我基本就落定了。我绝对是公平的,没有一个偏降的,这个是我们家长、学生他们挑不出来我任何一点毛病。落定以后没公布,就各班有的班还没落实,我们班落实是比较快的。然后有一天,有一个家长就上我家去了,进了我家的院,又进了我家小棚子,直奔我那个住屋。我那个住屋就属於套间,我住里面小屋,六米,我婆婆公公住外屋,大屋,十二米,那时候住的房是火炕。这个家长进屋,因为我当时没在家,我在班上,直奔那个屋里去,直接就躺到我婆婆那个炕上,然后就翻白眼,上不来气。给我婆婆吓得赶快让我邻居的一个小孩快上学校(因为我家离学校很近),快上学校去找你刘婶,那个老头要死在我炕上了。他也不会说话,也不知道是哪来这么个老头。然后那个孩子去叫我,我赶快跑回来,回来一看是我的一个学生家长,我一看,就搁那床上躺著吐白沫、翻白眼,这咋整?那时候也不知道叫什么一二0,可能都没有什么一二0,要有也是我不知道。那就等著,我就知道掐这个地方,给他掐掐这个,完了待会缓过气来,哈嗤哈嗤喘。我说你怎么的了?他说我心脏病、肺气肿,我今天来就一件事,你要不把我儿子留城,我就死在你这炕上。   你看,因为我那十个名额基本都定了,他又来要名额,我上哪弄去,我没有。我说这个,我不敢给你打包票,我说我不会许愿的。我说你这个,你家里条件困不困难?有难度,但是和那几个孩子比起来,你没有他们困难,我能把谁拿下来,再把你儿子填进去,我说你得通情达理。让我好说歹说,连哄带劝的,我又把他姑娘、儿子都请来了,把他这个老爸带回去。天天上我家,我婆婆吓得说,小云,你快点安顿好,你再不把他安顿好,我就神经病了。她说来了就往炕上一躺,又吐白沫,又翻白眼的,又蹬腿的,我哪受得了这个。完了我真的跟我婆婆道歉,我说对不起,这个事也是他心情迫切。   就因为这个,他把我逼上了,所以我想怎么办,那我得找我老师。我说老师你给我想办法,你再给我整个名额。我老师说,素云,上哪整名额去,你知道这个事难度多么大?我说我知道难度大。我就跟我老师开始耍情,说学生就能欺负老师。我说老师反正要嘛,因为你是学年组长,你去给我整个名额,我把他安顿了;我说要嘛,你把你班的名额给我一个。就直接管我们老师要人家班,人家班也十个名额。我老师说:素云,我把我的名额给你一个,我咋交代?我说:那我不管。因为我们十个老师围著那个办公桌坐著,还有八个老师,人家大眼瞪小眼,瞅瞅我老师、瞅瞅我,这一个老师、一个学生,这官司怎么打法?人家是后来说,我们想看看什么个结局。   我们老师说:素云,得讲道理,你说说为什么我要把我这个名额给你?我们老师很严肃、很认真的。我说:老师,我有三条理由。他说:那你说说。因为我和我老师的办公桌挨著。我说:老师,第一,你是共产党员,我不是共产党员,共产党员讲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。我老师说:素云,这个事能谈得上谁吃苦、谁享福吗?我说:老师,这个就算,就得算在这个堆里的。你说我熊人都熊到啥程度。给我老师弄得瞅著我,我老师戴眼镜就这样瞅著我。我想你瞅我,我也说。我老师说:那第二条理由?我说:第二条理由,你是学年组长,我是组员,你领导得让著部下,这是第二条。我说:老师,第三条说不说?我老师说:既然你有三条,你就都说了。我说:第三条,你是老师,我是学生,我说老师得让著学生,学生有难处了,老师得帮著解决。说完了,我就等著我老师给我答话,给我老师可难为坏了。   完了别的老师,人家一看肯定是我的不对,说刘老师商量商量,这个方法好像不可行。你说因为这个最后名单要公布的,一公布大榜名单,八班十一个留城,六班九个留城,其他班都十个留城,为啥?怎么解释?你让李老师怎么跟学生交代、怎么跟家长交代?我说:反正我不管,老师你愿意咋交代咋交代,我就是要你这个名额,你要能给我整一个,你那个名额你就留著;你整不来,我就要你那一个。真把我老师给黑上了,最后我真把我老师那个名额给熊来了,我真是硬给熊来。我老师后来单独跟我说:素云,我真拿你没办法,你说这三条都是真的,你看我是党员,你让我吃苦在前,我是学年组长,我是你的老师,素云我就让著你。我老师真的就把他班的一个名额让给我。所以我老师留了九个学生留城,我留了十一个。就这个事,今天我是第一次说,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件事。反正后来大榜一公布,家长注没注意,学生注没注意,难没难为我老师,我都不管了,反正我的事我办了。最后就是来翻白眼、吐白沫他儿子,我真把黑这个名额给他,就把他儿子留城了。   等过了几年,我上菜市场买菜,就看到这个家长,我俩一走对面,他也笑了,我也笑了,我就想起当年他上我家翻白眼那个劲。他可能也是想的这个事,不好意思,他说刘老师真对不起你,那年我就是为了给儿子留城,逼得我没办法,请你理解,我也是迫不得已。我说你迫不得已,还真把我迫出来一个妙招,我说反正你儿子是留城了,我说有人遭罪了,我就不详细跟你说了。那个家长一再说,感谢老师,感谢老师,感谢老师。我说你不要感谢我,你要感谢感谢我的李老师,你知道李老师当年让我给熊到什么分上了。这就是我初中一、二的班主任。   初三的班主任是孙老师,那个老师一接我们班给我们班真震住了,就当年没有见过老师有这样打扮的,大背头,不是小背头,大背头,油光铮亮的,穿的是白色的火箭式皮鞋,我们没见过。第一天上我们班去,同学那眼神可能是都和往常不一样,下课以后大家就,尤其那些男同学,这个老师可真是了不得,怎么穿得这么时髦?然后笔挺的西装,真是第一次看见老师是这个打扮的。课讲得相当相当好,讲什么?生理卫生,我记得拿那个粉笔到黑板上,讲眼睛讲眼球,就拿那个粉笔上黑板上一笔画出了一个眼球来,活灵活现的。穿著、打扮让同学们已经震惊了一次,这大眼球一画第二次震惊,这个老师教得真好,这个图画的。特严肃,我们都很怕这个老师。实际我们这个老师非常好,就是要求得比较严格。这是我的第三个初中毕业班的班主任,后来没教到我毕业,老师就调到市内去了。   几年以后,正经是十几年以后了,我调到省政府工作,有一天下班我从省政府走出来,走出来以后我得去坐火车,我转弯往前走的时候,我就听后背有人喊我,素云。我心想,我刚调省政府不长时间,市里也没人认识我,谁在喊我?然后我回头一看,我的老师孙老师。我说:老师,我怎么在这看到你?他说:我从背影上看,好像是你。就这句话让我特感动、特感动。老师我们分开已经十好几年,正经十好几年了,老师能从我的背影能把我发现,真是师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。然后我就站在那,我跟老师说,老师咱俩得一边走一边说,因为这火车是有点的,我要去晚了,我上不去火车,我就回不去家了。老师一直把我送到火车站,把我送上火车才走的。就是这种特殊的思想感情。   简要的说一说我高中的几位老师,我重点说一说我的语文老师。为什么现在我无论是参加工作以后,还是在教育口,还是后来调工厂宣传部,还是后来调省政府,一直到我退休到现在,我写文字材料不太费劲,为什么?我特别感恩我高中的语文老师,古老师。课教得太好了,字写得太好了,作文是太好了,我的作文基础就是那个时候打下的。我记得当时,我作文有个什么特点,不打草稿,不是两节课连著吗?我第一节课先坐在那搁底下统过,实际我干啥?我没动笔,但是我在打腹稿。第二节课我直接往作文本上就写了,下课就交了,那时候是不可以拖时间的,第二节课下课就交作文。就是那时候一开始,我记得老师说过我一次、二次,一堂课快过去了,怎么还不动笔打草稿?我也不吱声。完了老师再说,我还是不吱声。到第二节课,我就开始直接往作文本上写,下课我正常的交了。所以后来可能老师也理解我这个特点,再不说我你为什么不动笔。   所以我一直是这样的,就这个打下了我一个什么习惯?到现在为止,我写材料不打草稿。就包括给国家上报的那个材料,我基本也是一气呵成,我不再修改。我写完了以后底稿我就把它交给我的主管领导,领导你愿意咋改咋改,和我没关系,我就这个特点。你让我自己写了改、改了写,写了改、改了写,我不会,我做不到。所以我就是特别感谢我高中的语文老师,现在老人家已经也八十出头了,身体特别硬朗。因为我这位老师是回族,他信仰的是伊斯兰教。我从香港得到一本《古兰经》,前些日子我就把这本《古兰经》给我老师送去,我老师特别高兴。心里想素云,他知道我信佛教,素云信佛据说都信得挺好,还惦念她老师读《古兰经》。我说老师这个是新的版本,您老人家看看,就这个,不算什么礼物,但是我老师特高兴。   关於教我中学、小学的老师,这是第二个层面的老师,到现在我对他们真是不管在世的也好,还是已经离世的也好,我都记忆犹新,我就想,我的知识是这些辛勤的园丁教给我的。   第三个层次,说说接引我进佛门的三位恩师。第一位接引我入佛门的是五大连池钟灵寺的觉悟法师。也是一个特殊的因缘,就是我的同事介绍我认识了觉悟法师。第一次见面以后,因为我不懂规矩,我不知道我跟师父说什么,我就想师父问我什么我说什么。师父我俩见面以后,对面你瞅我、我瞅你,谁也不说话。我心里还想,师父干嘛这么瞅著我,你咋不问我点啥,要不就这么多尴尬。我心里这么想的时候,师父说话了,素云,走,上你家看看。我以为可能都这样,师父提出上家看看,我就把师父请到我家。   我家当时供的是观音菩萨,我说师父看看我家佛堂。师父一看说好好好,你家是佛化家庭。至於什么叫佛化家庭,我根本一点不懂,师父说佛化家庭,这个词我是记住了。然后师父就说:皈依吧。第一次听说皈依,啥叫皈依?第一次见师父也不敢问。我说:师父咋皈依法?师父说:点上香,你们几个跪著,我说啥,你们就跟著说啥,履行个仪式,这叫皈依。就点上香,然后我老伴、我儿子,还有我儿子的女朋友,当时没结婚,我们四个就跪了。完了师父说,我说什么你们跟著说。师父说一句,我们跟著说一句。因为三皈依是啥词我不知道,说不出来,师父人家说得很清楚,师父说完了,我不是按著师父那么说去说,我是哼哼,师父说完了,我就哼哼哼就这样的,整个三皈依我是哼完的,这个仪式是这么履行的,但是什么内容我一点不知道。等过了半年左右,师父从五大连池就把三皈依证书就给我捎过来了。三皈依证书不是有那个词吗?我一看我才知道当时师父说的是啥。我就想太可笑了,你说人家师父正儿八经的给我皈依,我还哼哼,我也不知道师父听没听出我哼哼,就这样皈依的。   第一位觉悟法师,他告诉我要念阿弥陀佛,要学大乘经典,这是我第一位师父告诉我的。但是我不知什么叫大乘经典,我根本就不知道经典,告诉我念阿弥陀佛,这个名我是知道了,但是我没有按师父的教诲我去念阿弥陀佛。我是一九九二年皈依的,我是二000年开始念阿弥陀佛的,好几年我没念阿弥陀佛。因为我想我不认识阿弥陀佛,我不知道阿弥陀佛是谁,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念阿弥陀佛。所以那时候工作也比较忙,没念阿弥陀佛。这是我的,应该说接引我入佛门的第一位老师。   觉悟师父去年已经圆寂,去年他圆寂的时候,我没有在现场。也可能也就是这个因缘,后来通过云南的一个同修给刁居士发了一个短信,说让刘老师快点去五大连池,说觉悟师父可能圆寂了,就这么个话。刁居士问我知不知道?我说不知道。我说赶快打电话联系,看是不是这么回事。刁居士一打电话,确认了,是,师父就是在头一天的晚上七点四十分,老人家已经走了。我听到这个消息以后,我就立马安排车往五大连池赶。我去的那天是师父走的第三天,我就在那念了五天佛。因为它可能整个是念了七天,我不是晚到两天吗?我就在五大连池钟灵寺念了五天佛。最后到师父火化灵骨入塔,我一直等到这些都完了以后,我才返回到哈尔滨。今年的四月二十五号,马上很快就要到了,还有一个月多一点,是我的觉悟师父圆寂一周年,如果真是没有什么特殊情况,我还想去看看他老人家。这也是报师恩,念著师父接引我入佛门,告诉我读大乘经典,告诉我念阿弥陀佛,我不能忘了接引我入佛门的觉悟师父。   接引我入佛门的第二位老师是香根.拉马交活佛,他是十五世活佛,很年轻,当时我见他面的时候我觉得很年轻,他是青康藏一带有名的活佛。我听我师兄说,拉马交活佛师父管理八座寺院,就是在那一带是非常出名的一位活佛。据说文字材料记载,说活佛母亲在怀活佛五个月的时候,前世的寺庙中的僧人就确认,就是还没有出生的这个孩子是未来的一位活佛,就是还没有离开妈妈的肚子就被确认为活佛。真是这种预言,藏族它有一个传统还是怎么的,我不太说得明白。所以那个时候僧人就给活佛的妈妈献哈达,给她一些生活礼品什么什么的,就是那时候他还没出生。   我认识香根.拉马交活佛是一九九三年,那也是一个特别偶然的机会,也可能是必然的一个机会,有人介绍我去见这个活佛。因为当时我工作特别忙,我说请不下来假。后来我那个好朋友说:「中午你休息时间,你别吃饭,你也去见见这个师父」,没办法,我就去了。那是我第一次见这个师父。特别慈悲,他汉语说不流利,有的甚至於你仔细听都不一定听得太懂,但是他脸上那个笑容就好像天生带来似的。然后他说的那些话我能听得懂的,我觉得每一句都是针对我说的。因为当时也给我们做了皈依,给我起个藏族的名字叫达热拉母,四个字,达热拉母。皈依完了我问师父,我说师父达热拉母啥意思?师父告诉我,观音菩萨心咒。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个达热拉母,师父告诉我,我就记得是观音菩萨心咒。我那个好朋友和我一起也皈依了,师父也给她起个名字,叫什么?叫彭措拉母。最后两个字一样,都叫拉母,她是彭措。她就跟我说:素云,你那个名好听,我这个名不如你那个好听。她就跟活佛师父说:师父,素云那个名好听,我这个名不如她好听,我们两个换换行不行?师父说:不可以的,不可以的。所以她就叫她的彭措拉母去了,就是这样。   我一共见著这个活佛师父两次,他两次去哈尔滨。第一次见他给我做了皈依,第二次又去哈尔滨,我又见到活佛师父,我就见到这么两次。第二次来哈尔滨以后,师父回去时间不久,师父就走了,走的那一年四十五、六岁这样,就是这样一位活佛师父。现在回想起来,师父第二次去哈尔滨他跟我们说的那些话,那时候因为我们傻不懂,现在想想好像都是一种预感,他在告诉我们什么。师父走了以后,给我们每个他的弟子都留下一份礼物,你想想这个活佛师父想得多么周到。什么礼物?就是他穿的黄色的僧袍剪成一条一条一条的,每个弟子有就这么宽这么长的一条,这是一个;再一个,每个人给了四颗小红豆豆,我就管它叫红豆豆。就是一个小黄布袍条,四颗小红豆豆,师兄转给我的,告诉我,这是活佛师父留给我们每个弟子的礼物。这是我的第二位佛门师父。   我特别感恩香根.拉马交活佛师父的哪一点?就是说他是金刚上师,你看他能管八个寺院,是知名的活佛,但是他告诉我们要读《无量寿经》,而且告诉我们就是读《无量寿经》的会集本。因为当时我不太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我记得我大师兄当场就给师父出难题,说师父你错了,你得教我们持咒,你怎么教我们念什么《无量寿经》?师父说:念《无量寿经》好,念《无量寿经》好。我师兄就说:师父既然你是金刚上师,你让我们念《无量寿经》,你敢不敢给我们写上文字的东西,让我们有个证据,否则如果有人问,说你们密宗师父怎么教你们念《无量寿经》,有啥证据,是师父说的吗?当时拉马交活佛师父说:好,好!我记得大师兄就拿出了一本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,然后就打开封页,那不是空白的吗?让师父,你就在这上给我写上。师父写那个汉字不是太流利的,但是他是用汉字写的,要读《无量寿经》,然后签上名香根.拉马交,把自己名字给签上,我们当时在场看的都惊呆了。后来我们说:大师兄你欺负师父,你逼著师父写字据。大师兄说:那得写,不写以后说师父让咱们读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,谁来作证?结果就这次走了以后,师父不就圆寂了吗?这就是最后师父留给我们文字的东西。现在这本《无量寿经》应该还是在我大师兄的手里。   再说说接引我入佛门的第三位老师,就是我们尊敬的净空老法师。我和净空老法师这个因缘,一是结缘於光碟。昨天我讲了不重复,我二000年特殊情况下我得到了老法师的光碟,这是我最初和老法师结的缘。然后就是我梦著老法师两次,第一次梦著老法师笑呵呵的瞅著我。我问师父,师父你干嘛笑呵呵瞅著我?师父还是笑呵呵的,没有说什么。第二次我又梦见师父,还是笑呵呵的瞅著我,我看见他的嘴是动的,就是表示他在说,但是我一点听不著师父在说什么,我只看到他的嘴在动。第二天早晨我就记住了四句话,我就想是不是就是昨天晚上我作梦的时候,我看见师父嘴在动,我没听到声,但是这个话我知道了,就是「净念相继念弥陀,空亦有来有亦空,吾是佛陀一弟子,师承一脉去极乐」。你看,师父嘴动我没听到声,第二天早上我把这四句话我写下来了,写下来第一个字竖著一念,「净空吾师」。我脑袋虽然比较笨,但是我一下子就想,是不是告诉我净空老法师是我的老师?吾就是我的意思,净空吾师。这就是我第二个和师父结的缘。   第三个缘就是师父发现了我二00三年那张光碟「信念」,他一算时间八年了,这人还活没活著?师父就让香港的同修联系联系,查查我这个人还在不在人世,就这个意思,后来我和师父见面师父告诉我的。一查这个人真还在,后来师父跟我通电话,约请我到香港来,我第一次傻呼呼的给拒绝了。不是直接拒绝师父的,是身边的同修跟我说的,师父约请你到香港来。我当时我就这么回答的,我不去,香港在哪我哪也找不著,我哈尔滨还几个地方找不著。你看我在哈尔滨多少年,一九五四年搬到哈尔滨的,到现在哈尔滨有数的几个地方我能找著,其他地方我全部找不著。你现在问我家住在哪,我就是不想保密我都说不出来,什么街、什么号、哪个区,一概不知道,就这样。所以第一次叫我拒绝了。因为当时有六个佛友在场,说你不对,师父约请你上香港,你怎么一口回绝?这叫拒缘。我说:那错了,下把不拒了。结果过半个月,第二次电话又约请我来香港,我当时回答更痛快,我说上次拒缘拒错了,这次不拒了,让我去我就去,我找不著,我找个人领著我去。那就是我二0一0年四月四日第一次来香港,第一次见师父。这次是我第八次来香港,第八次见师父。   我看了师父的光碟,跟师父面对面的接触以后,确实是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。我一再是说,我这个剩命是师父给我救的,我的慧命是师父给我的,我两个命都是师父给的,应该这么说。因为当年那么困难,我真是不想再继续留在这个人世。你看,昨天我讲了,两个绝境,生活上的绝境,逼得你没有退路;生命上的绝境,医生告诉你随时面临死亡,这两个绝境,你说再加上其他重重的压力。我说那时候不知道谁给他们开会,所有的压力真是劈头盖脑的一起上,你这面都要死了,医生都说你随时面临死亡,那面的压力是一分一毫都不带减少的。就是这样,我得到了师父的光碟,我看明白了,我活过来了,所以我改变了我的命运。第一条,我从死改变到生,你说是不是一个极大的转折?所以昨天我告诉同修们,我能改变我的命运,我是跟师父学的,因为师父改变了他的命运,我想师父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。现在我做到了,我改变了我的命运,你们人人都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,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,不掌握在别人手里。你的命运掌握在你的手里,你的命运一定能改变。靠谁来改变?靠你自己来改变,不要外求。怎么改变?听经念佛,阿弥陀佛最管用,是阿弥陀佛改变了我的命运,这是我跟大家说的最最实在的大实话。   我那个时候,面临绝望的时候遇到了这套光碟,所以当时我就这么几句话对师父表示感恩。那时候我就这么告诉我的,说「遇恩师迷茫不再」,因为那时候我很迷茫,随时面对死亡,医生说三、五天也是你,三、五个月也是你,三、五年也是你,人家就这么说的,所以那时候很迷茫,没有现在这个境界。不是说对死就一丝一毫都不怕,没有达到那个境界,还是想活著,说实在的,一点谎话我都不会跟你们说的。但是我遇到老法师以后,我遇到了这套光碟,我就不再迷茫了,我一下子心豁亮了。「听经典智慧顿开」,智慧哪里来?我听经听来的,我开智慧了。怎么开的?我心定了,定才能开慧,就是这么一个道理。然后,「明了宇宙人生真相,坚定信念勇往直前」。从那时候起到现在,我就一直在往前走,只不过有时候可能速度慢一点,也有进进退退。遇到挫折和逆境的时候,也有过旁徨,能不能继续走下去?有那么二、三次,我自己都想趴下,趴下舒服,一了百了,有过这样的想法。但是因为我的因缘比较好,我身边的佛友都是我的善知识,比如刁居士就呵斥我,你凭什么趴下?你趴下了,其他同修怎么办?多少人在看著你。一顿吆喝,把我吆喝醒了,我不敢趴下,我也不能趴下。好,不趴下,站著,所以就一直站到现在。   我对老法师的感激之心可以这样说,无言以对,就是无法用什么样的语言能表达我的思想深处的真情实感。因为我是一个内向性格的人,我也不太善於表达情感,我下面想用几首偈颂来表达我对师父他老人家的真情实感,我慢一点给大家读一读。明师非名师,就是说明白的师父,不是出名的师父,前一个是明白的明,后面那是名气的名。「明师非名师,明师是真师。真师教真相,切莫离明师」。这几句话挺清楚!第二首,「恩师对面坐,为我在演说。他在告诉我,莫要恋娑婆」。第三首,「八十八岁老人家,六十几载弘佛法。一部经典传天下,度众无量早回家」。第四首,「罕见老人大胸怀,荣辱不惊心坦然。笑对人生坎坷路,身心净洁六时安」。第五首,「一代宗师寓教於世,大智无我通达无碍。诸法平等法法第一,天地人师众生景仰」。下一首,「恩师慈眼望著我,彷佛殷殷在嘱托。六道轮回苦啊苦,速去西方见弥陀」。下一首,「发大愿,力弘大乘。信愿行,竭诚修行。倡净土,勇往直前。撒法雨,遍润群萌」。下一首,「弘愿悲心照大千,功德无量法界传。一花甲子讲妙法,救度众生离苦难」。下一首,「菩萨心量大,师为我表法。笑对千夫指,带众早回家」。最后一首,「恩师知我心,师生心相印。相视一抿笑,佛印传入心」。因为我用语言我表达不出来,我就用这些偈颂来表达我对恩师的尊敬和爱戴。   尊师重道依明师,这个问题是非常非常关键的,因为师决定你这一生修行的成败,就咱们修行人来说,老师决定你一生修行的成败。你依师依对了,依的是一个明白的师父,明白什么?明白宇宙人生的真相,依这样一位老师,你肯定你今生就成就了。如果你依师依错了,你到哪个道去了就很难说。所以劝勉大家,一定要睁开你的慧眼,好好选择一位明师,带你修行,带你前行,把你带回西方极乐世界。我们对老师一定要拿出真正的真诚来,不是虚情假意的,不是挂在口头上的。如果你没有这个真诚实意,就是释迦牟尼佛站在你面前跟你讲、跟你说,你也什么学不到,因为什么?你没有真诚心。所以你要想得到,它的前提是你必须得尊重师父,尊重老师、信任老师,爱戴你的老师,这样老师教给你的东西你才能够接受。   师父讲经的时候,就是《大经解演义》第十三册,第五百四十四集和第五百五十集,都有关於诚敬的论述,我在这里跟大家说,如果你们回去翻一翻这两集,听一听。有一段我给大家写下来、记下来了,现在读给大家听听。是这样说的,说现在修学佛经的人,学古圣先贤的人,我们从佛经这个原理原则来做标准,你就会发现开经偈上所说的「愿解如来真实义」,这样的人真是凤毛麟角,找不到了。你要问为什么?印光大师答覆很简单,「诚敬」二字有没有?他有一分诚敬,他解一分如来真实义;他有十分诚敬,他解十分如来真实义。你有几分?如果一分都没有,你天天听,听上一百年不解如来真实义,你对於经教还有很多问题,关键在此地。为什么诚敬那么重要?给诸位说,诚敬是真心,诚是真实不虚,敬是恭敬没有傲慢。你看看,没有诚敬的是什么人?虚情假意、贡高我慢,这样的人,佛来跟他说,孔子来跟他说,没用,真的得不到利益。就我刚才说的这一大段话,是师父在这两集当中说的原话,我是原文摘抄来的,请大家有时间仔细的品味品味尊师多么重要,你要想真正学到东西,你一定要尊师。   昨天我说了一句,我说咱们听师父的法,要把师父的真东西听来、听明白,然后要真干。你光听明白了,说这个我听明白了,和我没啥大关系,都是对别人说的,一点用处没有,你一点都不会长进,你更不会有成就。所以一定要诚敬、要尊重师父,老师教你怎么做,你就踏踏实实的做,一丝一毫都不要怀疑。你不要想这能行吗?这对吗?你要有一丝一毫的怀疑,你都不会有成就的。因为啥?你不相信老师,也不相信你自己,也不相信佛菩萨,你怎么能成就?   下面我想再说说关於这个道的问题。不是道吗?我说现在的道是什么?如果用现代人的理解和解释就是一个人的世界观,是不是这样?世界观、人生观,再浅显一点说,就是你的人生之路怎么个选法、怎么个走法,人人都有不同的选择,选择的路不同,这个道不同,当然他最后的结局肯定是不同的。对於一个修行人来说,正法还是邪法你必须把它选准,你选择的是正法,你肯定你走的是直路;你选的是邪法,你就走到歪门邪道上去了。所以我刚才给大家读那首偈颂,就是明师非名师,就是明师是真,这是真重要,真师教真相。邪师教你都是假相,你把假的当成真的学来了,你说你能成就吗?所以最后一句告诉大家,切莫离明师,就是你好不容易把明师选到手,你可千万不要再离开。现在实践证明,有的人也确实是离开了明师,现在可能不知道后悔,也可能后悔了不好意思说,如果真的后悔了,赶快回到明师的身边来学正法。   说学佛如履薄冰,选择明师至关重要。今天我在师父生日会上我说,昨天我说了一句,我说我郑重的跟大家说,净空老法师是这一个时代,就是我们现在,一位圣僧。如果以前我用的词是高僧大德,现在我用的词是圣僧,请大家仔细品味品味我为什么要这样说。我这样说也确实是做好了思想准备,可能还会挨炮轰,你每次去香港,你都长出点什么新东西,就是这样。我不能因为要保护自己,我该说的我不说,我该做的我不做,那不是我的性格,师父也没这么教我,我从师父那学来的就是说真话、做真事。什么是真事?佛门的事就是真事,就是大事,我就要说、就要做。至於我自己能如何如何,因为我都知道了,我早晚我是去极乐世界的,所以如何如何都没如何如何,听明白了吗?   我们要是想今生能够成就自己、能够成佛,就要依这样的明师。这样的明师就在我们的身边,你不是太幸运了吗?你不是太幸福了吗?你为什么不知道珍惜?我珍惜我每一次来香港的机会,我珍惜每一次我见到师父的机会。因为我不想过多的打扰师父,我来了以后,我很少单独的和师父说点什么,真是这样。老人家那么大岁数了,一天已经够老人家忙呼辛苦的,我来了就是来了,我该干点什么干点什么,我见到师父,我就觉得很温暖、很温馨、很幸福,就够了,就足够了。   在这里我想加一小段什么,就是说我是听师父讲经时候提到的,说哈尔滨有人在传一种法,叫什么?叫快速成佛法。不一定百分之百准确,如果没有错的话,就是叫快速成佛法。我不出门,我消息比较闭塞,我也不让刁居士和大云老往我那跑,有事我找她们,没事你们都搁家里好好念佛,我是这样的。所以我消息很闭塞。如果不是听师父讲到这件事,我身在哈尔滨还真不知道有这个事,还有个快速成佛法。现在也确实这样,师也多,有人自称老师,有人自称大师。我想观音菩萨才是大士,现在有人竟自称大师,比观音菩萨还高,我也不知道这个大师是怎么个师法。所以说现在师多、法也多,时不常的就刮出一股风,完了就出来一个法,就一波人就跟著呼呼呼呼就学这个法。反正这几年就我知道,哈尔滨这个风是没断,时不常就刮。我说这个风都是谁掀起来的?这个快速成佛法是怎么个快速法?反正他跟我学说的是什么什么,也有阿弥陀佛这个字样在里面,但是一长串,说完了我也没记住,我就记住个阿弥陀佛。我说既然有个快速成佛法,我心里琢磨,三千多年以前释迦牟尼佛,我们的世尊咋没把这个法教给我们?要有那么个法,三千多年了,众生早都统统成佛了,怎么现在才出来一个快速成佛法?   现在既然提到这个,我就想不管什么风吹出来,人家吹什么风你干涉不著,但是你自己能不能有点小智慧?没有,咱们有点小聪明也好。你能不能睁开你那,说你是慧眼不行,因为你要是慧眼,你肯定不跟风跑。你说睁开你的双眼,睁开你的双眼好好看,一定要把它看明白,不要东风来你跟著东风跑,西风来你跟著西风跑,把自己跑得一塌糊涂,最后跑到三恶道去了。你说怎么办?你苦不苦?你亏不亏?你遇到佛法,也遇到净土法门,甚至你也是学老法师这个法的,结果最后你跑三恶道去了,你怨谁?你为什么上一次当不吸取教训?上一次当,吃一次亏,后一次悔。完了再刮风,你又一次吃亏,又一次上当,又一次后悔,反反覆覆,没完没了,我不知道你能重复多少次,你才能了结这个事。你要这么反反覆覆的,不说没救也差不多了。我这个话说得比较重,希望同修们能理解我急迫的心情。现在对我来说,非常时期我就得说点非常的话。我再说一遍,非常时期我就得说点非常的话。   所以说不管是什么快速成佛法,还是慢速成佛法,还是其他什么别的法,对我来说一点干扰没有。因为什么?不管你是什么法,反正我就认准阿弥陀佛,你愿意啥法啥法,我连听都不听,别说我再跟著跑。我现在可以说,必须得有定力,修行人,哪怕你选错了你定那,我都服你,因为你就这个水平,你就这个因缘,你把它选错了。你不能老跑,今天跑东家,明天跑西家,后天跑那家去了,你这么跑,你真是把自己跑到三恶道去了。因为咱们不是说八面来风吹不动吗?现在是八面吗?一面风就把你吹得直卡跟头,不是这样吗?我们真正的念佛人,认准净土法门,认准西方极乐世界,认准阿弥陀佛,得做到什么?一百面来风都要闻声不动,能不能做到这一点?打电话也好,来信也好,问我,我该怎么修?说实在有时候我真是,真生气、假生气你们知道,真是有点气得慌,到现在还问我,我该怎么修?阿弥陀佛四个字,你就牢牢给它把握住,绵绵密密的念,多简单。你还每次见著我,都是我怎么修,来一封信我怎么修,你要给他回电话,叨住你电话号更糟糕,三天、二天来个电话,刘老师你再跟我说说我得怎么修,过个五、六天又来电话还是这个题,所以逼得我不得不把手机关掉。反正我也不太会用手机,这也是。上一次给北京一个同修回个电话,结果不知道怎么的,它就黑屏了,没音,也没影了,完了没说五句话,我心里想对不起,人家那边还等著我说话,我这边黑屏了。过了好几天我把大云叫去,我说大云给我看看,我手机黑屏。反正我看大云是笑了,这老太太又弄糊涂了,黑屏了,电话就通那三、五句话。所以说你要是认准了阿弥陀佛,你什么风你也别动了,在这时候你再左摇右摆的,释迦牟尼佛也救不了你,阿弥陀佛也救不了你,那谁能救你?那就谁招呼你就跟谁去,没办法。过去我也比较急,现在我也知道了,就是这个缘,我就牢牢记住佛经那四句话,用它来劝我自己,末法众生刚强难化,你都心里明白,你还著的哪门的急?我自己劝我自己。所以我现在我不著急了,但是我该说的我还得说。   第一部分说了这么多,时间都剩不多了,第二部分没时间说了,是不是简单的再把第二部分跟大家说说。第二部分我想讲什么?关於承传佛法悟真谛的问题,首先说一说关於承传佛法的问题,在这里我要讲三个方面的问题。第一个,为什么要承传佛法?这个回答很简单,用通俗的话说,举个例子,就像我们每个家族这样,你得有接班人,后继有人。我们佛门也是这样,我们佛门也要传灯,是不是?所以必须得有传宗接代的,必须得后继有人。所以如果我们佛门后继无人,佛法是要灭掉的,不能让佛法灭掉,所以我们要承传。如果真是佛法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灭了,或者比现在更衰了,我们是不是千古罪人?所以我必须得承传佛法,这是第一个。   第二个,谁来承传?佛门的四众弟子,四众弟子人人有责。你别觉得我是居士和我没关系,有出家人在传,由他们来承传,错,四众弟子人人有责。怎么个传法?得和谐,对不对?得僧赞僧,佛法才能兴,你才能承传。所以劝勉佛门的四众弟子,千万要搞六和敬,不要搞排斥,不要争个你高我低,不要斗个你输我赢,真正的佛门弟子不搞争、不搞斗,而是要搞六和敬,这才是真正的佛门弟子。我们每个人都对对号,你自己做得如何?你是搞和,还是在搞争、在搞斗?能不能从我们每个人自身做起,只准许别人和你争和你斗,你不许和别人争和别人斗。你这个手不举起来,他那个巴掌,他伸过来他拍不著,他拍不响,只有两个巴掌拍在一起它才会响的。这个问题咱们能不能把它提高到一个高度来认识。   佛门弟子搞你争我斗,这是败坏佛法,是在损坏佛教,你在给佛教抹黑,让人家不信佛的人看了以后人家笑话,人家说信佛的人还这样,你看他们打得多热闹、骂得多热闹。我们千万不可以这样做。我就觉得每当我听到这样的消息的时候,我就觉得心里好痛好痛,为什么我们修行人还能有这样的思想境界,非得要争一争、斗一斗谁高谁低?我说一般高。现在如果有人要跟我斗,跟我叫号,我赶快举手投降,我服你,你高、你赢,行不行?你别再找我斗了,你也别找任何别人斗,把心思好好用在弘扬佛法上,做一个佛门的好弟子。要不你一说世尊是我们的老师,你不觉得是一种耻辱吗?释迦牟尼佛所有的经典没教我们争、没教我们斗、没教我们排斥;净空老法师,我们学净空老法师的法,看老法师的光碟,师父没教我们。有些人说我太懦弱,人家那么说你,你为啥不站出来?我说我不会站出去的,因为师父没教我,我从师父那没学这招,真是这样的。没关系,咱们就认输服软,阿弥陀佛,能怎么的,能少块肉吗?不能。完了咱们还不累得慌,是不是?咱们干的是正事。什么是正事?念阿弥陀佛,到极乐世界去,这是正事。这是我说的怎么样承传。   第三个是承传什么?具体了,承传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,承传阿弥陀佛这句佛号,我们就要承传这个。释迦牟尼佛讲法四十九年,老法师讲法五十五年,说的就是这个。我们要把这个抓住、抓准了,不放手,你就是最好的承传佛法的佛弟子,不用说别的。如果说释迦牟尼佛把无上妙法传给我们了,那个妙法是什么?就是《无量寿经》,就是阿弥陀佛这句佛号。付法者是谁大家知不知道?不是说传法、传法吗?付法传心,付法者是阿难尊者,传心者是迦叶尊者。迦叶尊者,大家都知道是禅宗的一代宗师,据说现在老人家已经三千多岁,还在鸡足山。反正咱们没有那功夫,也没看到过,有人有功夫,可能也有那个缘,看到过。你说你信不信?反正我信,我信大迦叶他老人家还在咱们人间,在为我们表法,只是我们肉眼凡胎不认识而已。   是不是这个法是传给某个人?譬如说像师父现在讲法,我跟大家说过,我跟有些同修说过,我说你们理不理解,师父传法他是敞开的,他不是说关起门来传给某一个人。我说师父不偏不向,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,谁真正得到了这个东西,那是看你自己。不是师父说对我说一样,对你说一样,对他又说一样,不是这样的。因为师父讲法,网络资讯这么发达,人人都可以听,现在都具备这个条件,你能否得到这个法,关键在於你的根机,在於你的缘分。你想《大般若》是六百卷,实际六百卷说的啥?六百卷说的就是最重要告诉大家《无量寿经》,告诉大家阿弥陀佛这句佛号。你六百卷《大般若》,你一辈子能读完可能都不错,最后给你捋出了这个道是这么明朗,你非得要去费那个劲,你说你是不是有点傻?第二个问题今天没有讲完,后面还有一点点,明天在讲第三节课之前,我再把它稍带上一点就可以了。今天时间到了,就到这里。感恩大家,阿弥陀佛。

作者:miaoyin居士整理 录入:纯净纯善 来源:刘素云老师法语
  • 净空法师文集(www.jkfswj.org) © 2020 欢迎转载,功德无量!

  •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