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空法师文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莲池海会 >> 刘素云演讲 >> 内容

极乐归舟(第三集)

时间:2014/5/28 11:07:54 点击:1472

万境归心一真道 如悟一心破尘劳  刘素云老师主讲  (第三集)  2014/3/16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 档名:56-154-0003   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好,请坐!昨天那节课讲到承传佛法的问题,还剩一个结尾没有讲完,今天在讲这个新的题目之前,我就把后面剩下的这部分再给大家简单的说一说。昨天我记得是讲到这儿,说承传佛法承传什么?怎么个承传法?这个怎么样承传,用一句话来说,就是「一部大经付法传心,一句名号直显本来面目」,就这么一句话就概括了。就是这一部大经、一句阿弥陀佛佛号,就是要我们传的佛法。今天上午师父讲的这一节特别特别重要,我建议大家有时间把今天师父讲的这一集反覆的多看几遍。尤其是后半部分说得特别具体,如果你把这部分听明白了,问题就解决了好大一部分。这是我们怎样承传,承传什么。   世尊四十九年所说的一切经典的奥义,奥妙的奥,意义的义,统统在这一部经里。四十九年世尊所说的一切经典的奥义,全都在这部经里,你想这部经该多么重要。等於说四十九年所说一切经,都浓缩在一部《无量寿经》里,浓缩。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,浓缩的是精华,你想《无量寿经》是不是世尊四十九年所说经典的精华。换句话说,六百卷《大般若》所说的诸法实相,概括起来就是十二个字,这十二个字就是「一切法无所有、毕竟空、不可得」,而恰恰就是这十二个字是《无量寿经》的核心。这么一具体、一分析、一说大家就清楚了,为什么说一部《无量寿经》和一句阿弥陀佛佛号就是我们要承传的,我们就是承传这个。   无量寿是不生不灭,就是六祖惠能大师开悟时说的「何期自性,本不生灭」,本不生灭就是无量寿,有生有灭就不是无量寿。这一句阿弥陀佛谁认识?念佛的人很多,不认识真是可惜了。所以有时候师父讲经的时候说,你会念吗?有的同修可能不理解,阿弥陀佛谁不会念?是,大家都能念,只能这样说,都能念,但是会念的人不多,确实是这样的。如果是嘴念心不念,一天念十万句佛号那是没有用的,念佛是用心来念。到现在有很多同修都问我这个问题,刘老师怎么念佛?我也没有时间,我现在开个公司,我一天挺忙乎的,要不我把公司停掉,我专门回家去念佛去。我说你办公司和念佛一点不耽误,两不耽误。我说譬如说,我开个公司我就是赚钱赚钱不择手段,我这是黑心老板。你呢?你去开你的公司为众生,你不是赚那个黑心钱,我说你是菩萨老板,你在开公司的过程当中并不影响你念佛。我说佛在哪?佛在你的心里,你的心就是佛。你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了,你说你开公司或者干别的什么行业,它影响你念佛吗?一点不影响。   如果你真正认识了阿弥陀佛这句佛号的重要性,你就会死心在这句佛号上,你不会再改变方向、改变目标,不会去东跑西颠。你真的是万缘放下了,这一句佛号就是你的自性,也就是你的本性,就是诸佛如来所说的一切经教。十方三世一切诸佛如来,度无量无边的众生,说无量无边的佛法,最后总而言之就是一句阿弥陀佛。这几句话特别重要,这是高度概括的。而且是念这一句阿弥陀佛,你三个真实同时都得到了,一个不缺,哪三个真实?真实之际、真实智慧、真实利益,这三个真实,你念一句阿弥陀佛佛号,这三个真实一个不缺你都得到。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的核心是什么?就是这三个真实,你们仔细琢磨琢磨是不是这样?整部经的核心就是三个真实。这回你听懂了,你就死心塌地的念这一句阿弥陀佛佛号,不要再打妄想,不要换题目、改变方向。我们承传什么?就是承传《无量寿经》,就是承传这句阿弥陀佛佛号。这是关於承传的问题,我就简单说到这儿。   下面我想再说说悟真谛的问题,昨天那个大题目不有悟真谛吗?大家都知道,佛法有两谛,一是真谛,二是俗谛。什么是真谛?真谛就是佛亲证的境界,佛亲证的境界就叫做真谛,它是一佛乘。什么叫一佛乘?一佛乘就是叫人一生成佛,不等来生,就是今生成佛,这叫一佛乘,这就是真谛。第二个是俗谛,俗谛是什么?真谛和俗谛是有区别的,俗谛就是十法界众生根性不相同,佛根据众生不同的根性所说的八万四千法门。这回听明白没有?真谛是佛所亲证的境界,俗谛是佛根据众生不同的根性所说的八万四千法门,也就是方便法,这个就是俗谛。我们今天讲的承传佛法悟真谛,这个悟真谛是什么意思?就是悟入佛亲证的境界。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,能悟到佛亲证的境界,那恭喜你,你成佛了,那是一点也没问题了。   悟入一佛乘,这么说可能大家还不太好理解,我们再换个说法,开经偈有一句话,说「愿解如来真实义」,悟真谛,换句话说,就是让我们解如来的真实义,注意那个真字,要解如来的真实义。解如来的真实义我们就入了佛亲证的境界,就入了一佛乘。可惜我们现在能解如来真实义的修行者也不是太多太多,我们现在每天所经历的人事物,你仔细回忆回忆,我们解如来的真实义是怎么解的?我以前说过若干次,我说我们是错解如来真实义,误解如来真实义,曲解如来真实义。我们是用我们凡夫知见去解佛的意思,这个解不是如来的真实义,也不是佛的意思。所以我记得我前些日子说过四句话,是这样说的,「问你明白不明白,自认自己已明白。凡夫知见解佛义,实际一点没明白」。这几句话我是根据什么说的?因为有些佛友当我们在聊天的时候,谈论起关於佛法的问题,有的沾沾自喜,说那一段佛说的话我知道什么意思,然后他就滔滔不绝的把佛的那段意思说了。实际上这是他自己的意思,不是佛的意思,佛的意思不是这样的。你悟了你才能解佛的真实义,你不悟,凭自己的理解、分析、判断,那不是佛的真实义。   佛的真实义是什么?就是三心,清净心、平等心、正觉心,这就是佛的真实义。这三个心你得到之后,你就无所不知、无所不能,这三个心如果你都具备了、你都得到了,你就无所不知、无所不能。人家没问你,你心里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,就是一无所知,这叫什么?这叫做般若无知,这个是无知,般若无知。别人来请教你,你应对如流,这叫做无所不知。无所不知从哪里来?从无知来的,无知是自性,再解释一句,无知是智慧的宝库。可能有人这个不太好理解,说无知,什么都不知道,怎么还能是智慧的宝库?你想想我刚才前面说的,什么叫无知、什么叫无所不知、什么叫般若无知,你就明白了。智慧的宝库就是自性起作用,你自性里什么都有,什么都不缺,跟阿弥陀佛一模一样,你说它不是智慧的宝库吗?世出世法都离不开自性,所以见性就圆满了。智慧开了,智慧是从哪里来的?是从自性里流出来的,不是学来的。这就是佛的真实义,这就是真谛,真谛就是自性。所以在这儿我们讲了什么是真实义。   自性是没有办法说得出来的,怎么说都说不完全,只能说出来它很少很少的一小部分。祖师告诉我们,这个事情必须亲证才能明了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你没有证得,怎么说都很难体会到,那不是我们的境界,佛经常用四个字来说,不可思议。这个我有点什么感受?譬如说法喜充满,先别说充满,就说法喜,一开始我不知道什么是法喜,我更不知道什么叫法喜充满,因为什么?我没有体会到。别人说,我就像鸭子听雷一样听人家说,但是自己没有感受。后来随著我听经的深入,一点一点的进步,我就感觉到有法喜了,那样就是法喜,那个味道确实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。我现在没有达到法喜充满那个地步,觉得知道什么是法喜,有时候也尝到法喜的滋味。所以,因为你懂得法喜的滋味是什么,你才愈学愈感兴趣,愈学愈深入。   悟真谛很难,但是也不难,就是这么个辩证法,也难也不难。如果说难,我们不能因为说悟真谛难,我们就望而却步,我们就停止不前。坚信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,通过佛法的不断薰习,让我们离真谛愈来愈近、愈来愈近,直到有一天我们真的悟了,到那个时候就阿弥陀佛了。昨天剩的这一小部分,我就把它补充到这儿。   下面我们开始讲今天这个题目,今天的题目是「万境归心一真道,如悟一心破尘劳」。二0一三年年底,就是去年的年底,我去了某个寺院,拜访了某一位法师。十五年前我就读过这位法师写的书,很受益,但是十五年前有些个东西我还读不懂、还看不懂,但是读的时候就觉得师父说得很好、很对,有道理,就这个感觉。这是十五年前我就曾经读过这位法师写的书,但是很可能是机缘不成熟,一直没有见到过这位法师。因为我很少出门,道场我更极少去道场,所以这位法师我一直没有见到。但是在我的心里就对这位法师有一种敬仰之情,这是我的一个感触。我去年年底,去这个寺院是去办一件事情,本来没有这个想法和安排去见这个法师,因为我知道这个法师他是一直在静修,我不忍心去打扰他老人家的清净,是不是?你去了,师父一接待你,跟你再说说,我觉得我打扰师父,所以我不忍心去打扰师父。也可能是机缘就在这次就真的成熟了,我去了以后,办这件事,领著我们办这件事的那个寺院的护法居士,就让我们见一见这个师父,后来真的这个师父也就见了我们。见了以后我就觉得这法师太慈悲了,你一见他就有种亲切感,真是这样的。   见到法师以后,法师给我们做了半个多小时的开示,当时给我们开示的时候,法师还稍微有点咳嗽,我当时心里很心疼师父,那也七十多岁了,一个老法师。我就想,你看师父身体不是太好,还有点咳嗽,还给我们几个人开示了半个多小时。当时是正赶上中午过斋,师父告诉我们,在这儿过午斋,可以挂单在这儿住下。因为我们那天就准备早晨起早过去,中午就赶回我家,因为还要回家给我老伴子做饭,所以我们就想一上午就把事办完。结果师父真是,约我们挂单,在那再住一住,我们就没有做到,真是很可惜,就把这个机缘错过了。法师还结缘了我们每个人一套他的法宝,大约是十几本书。我们几个都非常高兴,觉得这次来办事,你看还见到法师,还听了法师的开示,真是不虚此行,还得到这么多法宝。   我说说法师给我们开示那个房间什么样,法师给我们开示的那个房间叫不叫方丈室我不太知道,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方丈室,但是我肯定那是法师住的和修行的地方。那个房间简单到什么程度?房间不算大,大约能有二十来米,就那么大一个房间。里面有什么东西?东西很少,没有床,只有一个硬板的沙发,你得叫它沙发,因为它不是长条椅子,沙发。但是那个座是硬的,不是软的,旧的,看来最起码也得用十几年二十几年了,就这个旧沙发,师父就坐在这个沙发上。还有一张简单的小木桌,就是很普通的,要搁现在可能早都淘汰掉了,那个小木桌。木桌上放著几本书,放著一些个书籍,法宝之类的。还有一个旧书柜,旧书柜里也放著书,整个这个房间就这点东西。我就到处找,我说师父搁这住没有床,晚上不得睡觉吗?这是我心里想,但是整个房间没有床。等师父给我们开示完了,因为还有客人再来,有出家师进来跟师父说,但是师父也没停顿下来,继续跟我们开示。就让等师父给我们开示完了,告诉我们去过午斋,我们就去过斋了。出来的时候我就问我们刁居士,刁居士是和我一起去的,我说小刁,那个师父晚上睡觉他怎么没有床?小刁告诉我,她说大姐,我听说师父是不倒单,就是晚上他是不躺下睡觉的。那就是说那个旧沙发,硬板的旧沙发就是他坐著修行的地方,他没有睡觉的床。   这个师父就是很清瘦,但是你在他跟前,你就觉得你的心都静,就那种感觉,一点不乱。你进他那屋就有一种特殊的氛围,虽然东西很破很旧,不能说破旧,很旧,但是那个氛围却让你就觉得是一种享受。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种想法和体会,因为当时我们是去了四个人,我们没有议论过这个事。当时我就想,师父这可真是一个修行人,给我们做了个好样子,穿得很简朴。中午我们去过斋的时候,就在斋堂,我们在一侧过斋,它那个分畦,一畦一畦过斋,等我们去的时候可能都是最后了,没有几个人了。然后师父在我们之后,端著两个碗,我看就是那个搪瓷缸,师父一个人拿著这两个搪瓷缸去打的饭,坐在一边,师父一个人坐在那里过斋,特别清净。我就想,我很少见到出家师父,因为我不太上道场,所以我说我的见识很短浅,看的问题不一定全面。但是可能我就是缘分好,我当时心里就想,我又认识了一位正知正见正修的好师父,我真当时就是这样想的。因为师父的跟前没有侍者,就是师父一个人,当时寺院的护法居士告诉我们,他说师父一直是这样,一切都是自己料理,不用侍者在旁边伺候。   法师那个开示,我听的时候有什么感觉?一是就像那个,譬如说,假如说咱们的心有一些杂乱,师父开示那个话语一说出来,就像那个潺潺的小溪流水一样,特别清澈。就把你杂乱的心那个杂质就给你冲刷干净了,就让你觉得一下我的心这么亮堂、这么干净,这是我的第一个感觉。第二个感觉,就是因为半个小时,好像有点没听够,因为那天师父给我们开示的中心,就是一个字「心」,就是关於这个心是怎么回事。我就觉得,师父可能留我们挂单,大概如果我们要是挂单住下,可能师父还会继续给我们说这个字,把这个心给我们说透。但是那天因为时间不允许,没来得及听完,很遗憾。也可能以后还有机会再见到师父,师父会再给我们开示的。   在回哈尔滨的路上,我们坐在车上,我们四个人自己开车去的。在回来的路上,就在车上就出了四句话,这么说的,「某某有个某某寺」,我这个某某,第一个某某指什么?指那个地方的名,第二个某某是指那个寺院的名,某某有个某某寺。然后「某某法师做住持」,这个某某就是法师的名号。为什么我在这里用了某某、某某、某某?我怕给法师添麻烦,所以我就把地方的名、寺院的名和法师的名都用某某来代替。我再从头念一遍这四句话,「某某有个某某寺,某某法师做住持,四众弟子修正法,身居闹市不染尘」,就在车上就出来这四句话。这四句话就是对这个寺院的高度概括,它这个寺院确实是在闹市区,就是闹市区里的这样一个寺院,不是观光旅游点,真是给你的感觉就是一个修行的道场。我这次去这个寺院是我第五次去,就是在前几年,我因为有事情到这个寺院里去办事,所以我这次是第五次去。寺院里有个老师父认识我,以前我去的时候见过面,那老师父已经八十多岁了,这次我去,他一见面,高兴的说,这次是咱们俩第五次见面。我说师父你还记得咱们俩是第五次见面,他说当然记得。老人家身体状况特别好,八十多岁了。   就是说这个寺院这个师父给我们开示时,刚才我说,中心就是说这个心字,就告诉我们,修行就是修这个心,怎么样守住这个心。师父给我们解读了这个心之后,可能这个心在我这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回来的车上一共就出来八句话,前四句我刚才跟大家说了,后四句是什么?说「心是一个贼」,就是小偷的意思,心是一个贼,「时时要看好」,就是你一时一刻你也别放松,一定要把这个贼看好,「一个不小心,贼就现形了」。听了师父对於这个关於心的开示,我回来在车上就给了我这么四句话。我一看,真是就围绕这个心说的,「心是一个贼,时时要看好,一个不小心,贼就现形了」。你说是不是这样?我们每个修行人都要时时看住这个心,这个心是个什么样的心?不老实的心、不安分的心、妄念纷飞的心,这样的心是不是得看好?你把它看好了,你也就修行成功了。所以我真是深深的感恩这位法师,你这个开示使我太受益了。   上面讲的这段话、这段故事,就算是这节课的开场白,我不知道大家会有什么样的感受,但愿我们都从中受到点启发,让我们共勉。我的特点,就是优点,就是我自己说说我的优点,我就是不自私,凡是我自己受益的东西,我都想介绍给我的同修们,愿我的同修们也都从中受益。   回到哈尔滨以后,正好赶上春节,赶上春节,我就忙里偷闲,在节前节后读了几本这位法师的法宝,读了几本书,大概是读了三到四本。正好我从这个寺院回来就快过春节了,所以就在这个中间我就读了三、四本这个法师给我结缘的法宝,读了以后我非常受启发。第一个启发,佛佛道同,佛佛道同这个不是一句空话,因为什么?我听老法师的讲经说法听了十四年,师父讲的东西基本上是印在我心里了。我读了这个法师的法宝以后,和师父讲的一模一样,没有一点差别,只是语言的运用,从说的角度不同,但是它的含义绝对是一样的。所以我第一个感觉就是佛佛道同,这是我的一个感受。所以我就非常庆幸自己又遇到一位有修有证的明师。如果我们的师父们都是这样的明师,我们的佛法、佛教怎么能不兴旺发达?   这位明师给我的启发是,让我又一次认识、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修道人。修道人很多,我这里有个标准的修饰语,叫真正的,什么是真正的修道人?真正的修道人是什么样的?我再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位法师就对这个修道人,什么是真正的修道人,他有一个概括。这个概括我一看我就特喜欢,怎么说得那么恰如其分。法师是这样概括真正的修道人的,「无事僧」,无事僧就是,无就是没有,事是事情,僧就是佛法僧这个僧,无事僧,就是这个僧人他没有事;第二个,「闲道人」,清闲的闲,修道的道,闲道人;第三个,「清凉汉」,就这九个字。我一想,真正的修道人,如果是这九个字都做到了,真正的他绝对是名符其实的,多么简单。我看了这个以后我就想,对照自己,我做到几条?哪条也没做到,还得继续努力。就是这么简单,就是这么精辟,就是这么形象,无事僧、闲道人、清凉汉,真是太棒了!我一点都不怀疑这位法师他本人就是无事僧、就是闲道人、就是清凉汉。他只有本人是这样的,他才能得出这样的定义来,如果他自己不是这样的,他写不出来这么精辟的话,真是我们修行人的一个好榜样。   修行人首要的条件是身安则道隆,就是你这个身体得安定下来,你身体都不安定,你这个道你是没法修的,更谈不到隆。你要身心安稳,那你的一切都要简单化,简单就不求人,这个可是咱们师父教给我的办法,这个我记牢牢的,简单不求人。所以我到现在为止一直遵守师父的教诲,一切从简,无论是吃、住、行一切从简。师父告诉我们,你生活简单你不求人,求人麻烦,师父告诉我不求人、不怕苦,这也是佛教给我们的二个条件。释迦牟尼佛示寂之前告诉弟子,第一要持戒,以戒为师,第二要吃苦,以苦为师。你不能吃苦、你不能持戒,你什么都得不到,这个佛陀的教导我们要永远牢记在心。   什么是真修行?六根接触六尘,修清净心、修平等心、修觉而不迷的心。我们修行修什么?就是修这个,就是修这个心,清净、平等、觉,这三个心你修好了你肯定成佛,这是一点疑问都没有的。再说清净心是什么?清净心就是戒律,戒律通俗点说就是规矩。你想想,你要是一个守规矩的人,戒律这个规矩对你是没有什么用处的。譬如说,你上学当学生的时候,你是一个遵守纪律的好学生,学校那些规章制度它对你一点没有用,因为你不犯它。所以说,清净心是戒律,平等心是禅定,正觉心是智慧,三心就是戒定慧。这个关系你要是把它真是悟明白了,真是觉得有一种成就感,这个我终於弄明白了,知道它是怎么回事了。戒定慧就是三心,清净心、平等心、觉心,三心就是戒定慧,你翻过来颠过来说,怎么说都通,怎么说都灵。   这位法师是圆融於显密净於一身的修行者,我不是太了解这位法师,但是根据他给我们开示,我感觉到这位法师显密禅净於一身,他都通。他的境界可以说达到了佛境界,我能感受得到,他的功夫是真功夫,不是假功夫,是真功夫。我们这一方的众生有福报,我就指著这个寺院不在某某个地方吗,有这么一位有修有证的明师,当时我就很替那一方的众生高兴。我心里想,这一方的众生有福报,有这么一位法师住在这里,真修行的法师住在这里,真得感恩这位法师。我去了一趟这个寺院,就引发了我这么多发自内心的真诚的感触。我每当见到一位真正的修行人,我可真是法喜充满,我就心里特欢喜,我就觉得我们佛门要都是这样该多好。   我今天讲的题目是「万境归心一真道,如悟一心破尘劳」,上下二句话都没离开这个心,所以今天这堂课中心的就讲这个心,依题解义不难看出,是不是?这个心就是我们这节课讲的重点。关於这个心,咱们先从浅的地方说,这个心有两种,概括说心有二种,哪二种?一种是真心,真心就是自性。真心有五个特点,大家想想,真心有五个特点,真心就是自性,那就是自性有五个特点。哪五个特点?六祖惠能大师开悟时说的,「本自清净、本不生灭、本自具足、本无动摇、能生万法」,就这五个特点,这就是自性的五个特点。如果我们的心是真心,你就具备了这五个特点,因为什么?因为自性是不生不灭的,这就是我们的真心,这是第一种心。第二种心妄心,和真心对应的,妄心,妄心是随著境界的分别而分别,就是心随境转。跟自己对对号想一想,我们是心随境转,还是境随心转?颠倒来,颠过去,二种截然不同的概念。我们的心是不是随时随地被境界所转,是不是这样?有多少同修现在能够让这个心不被境所转,很不容易。不遇到境界的时候不知道,遇到境界才发现这个心又被转了。   妄心的特点是什么?刚才我们说真心有五个特点,妄心也有特点,妄心的特点是狂妄、是躁动、是不安分,就是浮躁,狂妄、躁动、不安分一时一刻都不停歇,它一会都不带待著的,一分一秒都不带待著的,你想想是不是这样?就是我们所说的妄念纷飞,有的同修说这个妄念怎么也伏不住,就是这个感觉,因为它是妄心,妄心就具备这个特点。有大德是这样说的,不管你修哪个法门,都是为了止息这个狂妄的妄心,是不是?不管你修哪个法门,你怎么的你也离不开修这个心。所以这个大德说,不管你修哪个法门,都是为了止息,停止的止,休息的息,止息这个狂妄的妄心。这个妄心招感来的是什么?是生死轮回之苦,这个妄心招感的就是生死轮回。真心招感的是回归自性。你说这二个心,一个真、一个妄,区别是不是太大了。   因为这个妄心让你轮回生死,你不得安乐、不得解脱、不得自在,苦不堪言。所以今天上午师父苦口婆心劝导大家,一定要今生把这个问题解决了,千万不要等来生。因为那个来生是没有指望的,必须在这一生把生死轮回的问题把它解决,不能有任何幻想。芸芸众生有多少是妄心的奴隶,被妄心指挥,妄心是你的指挥官,你乖乖的听从你妄心的指挥,它就怎么的?牵引著你、摆布著你、缠缚著你、逼迫著你,你一点自由没有,你自己做不了自己的主,这个妄心就能把你治到这个分上。   怎么样才能得到解脱,才能得到自在?丢掉妄心,找到真心。怎么样才能认识这个问题?《法集经》有这么一段话是这么说的,「能知一切唯是一心,名为心自在」,就这么简单几句话,我再念一遍,「能知一切唯是一心,名为心自在」。这句话什么意思?就是告诉我们,「心外无法,法外无心」,这二句话我们大家都特别熟悉,换个说法可能就说糊涂了,咱们就用这个我们熟悉的话来把它解释。真心就是心外无法,法外无心,再具体一点说,就是心外无一法,心外无一物。你想想,这回能不能明白?心外没有一个法在你的心外,也没有一个物在你的心外。你把这个问题弄懂了,就是如有一首偈颂是这么说的,「心若无所住,妄心自不生。本具常寂光,自心是净土」。我再说一遍,这四句话,「心若无所住,妄心自不生,本具常寂光,自心是净土」。这是其中的一首偈颂,还有一首偈颂是这样说的,「无心於伏物,而物无不伏。若能降自心,一切自降伏」。这四句我也再说一遍,「无心於伏物,而物无不伏,若能降自心,一切自降伏」。就是你把你这个心降伏了,你一切你都降伏了,是不是这个道理?所以为什么要看住这个心,要守住这个心,必须得把它降伏了,其他的那就好办了,就是这么个意思。   我们把这个妄心降伏了,让它乖乖的听真心的指挥,听你自性的指挥。听你自性的指挥,你就自己的主自己做了,你就有权了,是不是这样?你就有自主权了。如果妄心指挥你,你没有自主权。这样真心指挥妄心,妄心它就不再狂妄、不再躁动、不再不安,我们的心就自在了。你想想,我现在真是多多少少有点感受,因为我现在我觉得我有点进步,最突出的就是我心愈来愈静。过去人不说吗,火气大,我过去火气可能比谁都大,沾火就著,点火就著。有时候家里人,人家不惹我,人家不点火,我自己点火。我明明知道,火烧功德林,但是到那个时候这个心一躁动、一狂妄、一不安,就是自己点火,把功德林烧掉它。所以现在我们每个人想想,你这个心要安定下来,它清净了,就像前面师父不是说吗,清凉汉,那个心就是清凉的。譬如说,我们住在南方,天气再热,但是你感觉不到热,你觉得是清凉清凉的。我现在多少有点这种感受,就是我心不躁动了,我也不发脾气了,也不是看不上这个、瞧不上那个,一切看得都顺眼了。所以心愈清净你就是一种享受,愈清净你愈体会得深。等大家有这种体会的时候,恭喜你,你进步了。   我引用一位大德的话来说,「能知一切法唯是一心,我们就不随世界、众生、业果三缘分别了,名为心自在,心自在就拉倒了」,就是完事了,「更无所求,没有妄心、妄境的干扰、障碍、惑乱,一切生死、罪业、痛苦就都止息了」。你看你这个心清净下来以后,那些个,就刚才说什么生死、罪业那种惑乱、痛苦,全都止息了。我为什么告诉大家,我说我现在非常自在,很多同修,其中也有包括不学佛的,我的家亲眷属,还是我的同学、同事,他们现在都愿意上我那儿,都愿意见我。但是因为现在我不太见人,所以他们都觉得挺惋惜。他们说见著你以后就觉得舒服,为什么?因为我心静了,所以在我身边,他们也多少有点感受。   所以我就觉得,学佛真的是一件无比的大好事,我要是不学佛,我十四年前肯定死了,那是没跑的。一个就是那个病,它不把我折磨死,我也自杀了,肯定是死路一条。就是因为学佛,我由死变为生,有了这么大这么大的转变,我自己都觉得十四年我一个人的变化可以说是个奇迹。我不但活过来了,而且我愈活愈好,愈活愈健康,愈活愈快乐。来了以后,同学们说,刘老师,你这次来比上次又年轻了,精神状态比上次来还好。你看这是同修们,如果他们不是奉承我的话,我相信他们说的是真心话,我自己也是这种感觉,我觉得我愈来愈精神。一切艰难困苦,一切什么外境的打击,如何如何,对我都一点作用不起,真是心如止水,如如不动。所以,当你的心真正达到这种境界的时候,那种自在、那种快乐是无法言喻的。我自己受益以后,我就特别希望把我的经历介绍给同修们,让大家也像我一样,从那个痛苦的深渊中解脱出来。   譬如说,我们平常遇到高兴的事,心生欢喜,这就是心生了。什么心?你生欢喜心,生这个心是妄心。告诉大家,你有高兴的事你高兴了,你心生欢喜,这个心是妄心。真心是不生不灭的,就是遇到高兴的事,我也不是那么欢喜,遇到所谓倒霉的事,我也不生烦恼。你如果慢慢的能向这个方向努力,那就是一种进步。我们有时候遇到不顺心的事,觉得心里憋屈、压抑,这个心也是妄心,这不是我们的真心。这是什么?我们的心被境界所转了,我们没有用这个心去转境界。这么区别,当你的心被境界转的时候,你肯定是不自在的,你肯定是烦恼的、是痛苦的。如果是境被你的心转过来了,你是快乐的、你是幸福的。它这个关系,当你把它弄明白以后,你就觉得佛法也太奥妙无穷了,怎么说得这么透彻?怎么三千年前的释迦牟尼佛我们的世尊,能把三千年后我们的心理状态能看得那么透,说得那么透,让我们真是没法再说了,太赞叹、太佩服了。   前几天看电视,要不我说这个你得经过一个层次一个层次的提升,有时候也会有反覆,前几天看电视我的心就被境转了。你说你看电视怎么的?把我看哭了。以前我老伴子看电视是看著高兴的哈哈笑,看著苦一点点的他都哭。所以我就跟孩子们说,我说你爸要看电视,给他准备个毛巾被。我孩子没理解,说干嘛拿毛巾被?我说擦眼泪。孩子说拿毛巾不行吗?我说你爸眼泪多,从头哭到尾,毛巾不够用,干脆咱就拿个大毛巾被,就这样的。结果就前几天,看电视把我自己看哭了,我老伴看到那一段他就没拨台。没拨台,我正好我也坐那看了一会,看的是什么内容?就是上海复旦大学投毒案的宣判,庭审现场,我看的是那个。但是开头我没看著,我看到是后半部分。   当时我看,我心里真是好痛好痛,我就想,二个天之骄子,大学生,二个天之骄子。据介绍,一个是在读的医学博士,一个是将读的医学博士,就是被毒死的这个,是正在读博士的医学学生,投毒的那个学生,是将要读博士的学生。你说就这么二个是不是天之骄子,风华正茂,前途无量,可是就恰恰的投毒了,药死了,一个被毒死,一个被判死刑。二十岁多一点,二十三、四岁这样,就这么二个年轻的孩子,二个天之骄子就是这个结局,你说多么悲哀!真是看到那二个孩子年轻的面孔,就是被毒死那个,是照片,戴眼镜,长得挺秀气的一个小男孩。然后投毒的这个,说实在也可能是我心软,也可能我是个母亲,就是那种慈母的心肠,真是我不忍看。当时那个孩子被带上来、带下去的时候,我那个心都是一揪一揪的,后来我真是感到我的心都碎了,完了我就哭了。   我老伴这回开始笑话我,因为就我俩在那,孩子不在场,我老伴就说,你坐这等著,我去给你拿毛巾被去。我当时你说我都心那么难受了,我哪有心思逗我笑,我一点笑没有。完了我老伴真去了,上卫生间,没给我拿毛巾被,给我的毛巾给我递出来。你快点擦擦吧,你以往老笑话我,这回看看你,你不也哭了吗?实际我明明知道,心不要被这个境转了,你学佛的,你不懂因果吗?三世因果,你既然懂因果,你都知道这件事是怎么回事,你怎么还哭了?我就体会到,要让这颗心不被境界所转真是不容易,不遇到具体的事去检验一把,你还觉得你已经做得不错了,我的心已经很定了。这经过实践检验,确实这把我被转了。我们用什么样的方法让这个妄心能够停下来,对於我们修净土法门的同修来说太简单,一句阿弥陀佛佛号念到底,这就是守住真心的最佳妙方。你不用到处去找,这就是最佳妙方。   下面有这么四句话是这样说的,「心里无事得自在」,就是你心里不装事。我过去曾经说过,我心里是不装事、不装人、不装物,你说除了人事物你还有啥装的?那就阿弥陀佛了,所以我是做到这三不装。这里说,「心里无事得自在,心里有事烦恼添」,对比吧,没事你自在,有事怎么的?烦恼添。第三句,「事事都从妄念起」,所有的事都是从妄念生出来的,妄念是事的根,你要把它的根挖出来。最后一句,「妄心放下真心见」,就这二个心,你那个放下了,你把它伏住了,自然真心就见了。我连起来再说一遍这四句话,「心里无事得自在,心里有事烦恼添,事事都从妄念起,妄心放下真心见」。佛和凡夫有什么区别?就是用这个来区别,佛和凡夫的区别就是无事和有事,多简单,这贴近我们的生活。如果要说凡夫和佛有啥区别?想啊,苦思冥想想不出来,这回我告诉你,就这么鉴别,有事和没事。凡夫心里有事,不但有事,而且事多多,佛心里无事,干干净净,这就是佛和凡夫的区别,佛是无事人,凡夫是有事人。   前面我曾经提过,说某法师说修行人应该是无事僧、闲道人、清凉汉,我想这里应该是出家众和在家众都包括在内,不是说我们在家众和这个没关系。用这九个字来检验我们自己,只要你往这个方向努力,你做到了你也会受益的。所以说这九个字是泛指所有修行人的。我前面也说,我说说这话的那位法师他自己就是无事僧、就是闲道人、就是清凉汉。我感觉到在那个师父的身边,我就觉得那个师父太自在了,我能感受到他那种自在、他那种清凉,你说多么幸福、多么快乐。无事就是没事,包括生死、闲事都没有,生死问题你都解决了,来去自由,那根本就不是事了。闲就是闲来无事,和闲相对应的是什么?忙。我就发现我周围的同修们一天怎么那么忙,忙忙叨叨,忙忙叨叨,脚打后脑勺。我就觉得我怎么这么清闲自在?反正我感恩我二位护法居士,给我创造了那么好的条件,第一线她们都在那挡著,我在第二线安心的听经念佛,也可能我这情况比较特殊。我就发现周围这些同修,一天那个事实在是太多了,我就想这些事要都压到我这儿,肯定我早都压趴下了。我就不会处理事,一遇到事就想这怎么办,过去就是这样,不知道怎么办就生烦恼。现在我无事了,所以我也就没有烦恼。   我记得去年还是前年,我跟大家说了几句话,我说「你在忙乎啥,还不快放下,时间不多了,念佛重要啊」。你说这是偈颂不是偈颂?家常话,我就跟大家闲聊天的时候就出来这么四句话,就是你在忙乎啥?你问问你自己,你每天你在忙乎啥?还不快放下,时间不多了,念佛重要啊,就这么四句话。是不是在提醒我们,放下吧、放下吧,好好念佛。什么人有福报?没事的人最有福报,念佛的人最有福报。我现在我觉得我有福报,我无事,真是我也没有烦恼,没事就没烦恼。我的时间就是和诸佛菩萨交朋友、打交道,成天和佛菩萨在一起,所以我说我是最幸福的人。什么人最没有福报?事多的人最没福报,这是个对比法。你想成天这事没完那事就来了,一个事接一个事,他有福报吗?他没有福报,太伤脑筋了。再还有什么?还有一种人没有福报,念魔的人没福报。可能有同修说,刘老师你怎么说出个念魔,人大家都念佛,谁念魔?我告诉你,你别不服气,真是这样的,就二条,你不念佛,你必定念魔,你不念魔,你必定念佛。你想,你不念佛你打妄念,那念的是谁?那念的就是魔,各种各样的魔,烦恼魔,是不是?不念佛必念魔,念魔必烦恼,不就是这样吗?所以说,没有福报的人他一定是念魔多,偶尔的念念佛,念佛不多。   我现在可以说我自己不能说我一点事没有,太彻底了,不是,没有做到。可以说我现在少事,我由多事逐渐往下减,我变成少事,然后我再努力往无事上过度,这不是愈来愈好吗?譬如说,我说生活上简单,我就给大家说这么一段,譬如说这二天大云老跟同修们闲聊的时候告我的状,说我吃饭不正规,尽糊弄。我一言不敢搭,因为啥?它是事实。我是这样的,「青菜加盐炒一炒」,就是那个青菜加盐炒一炒,对我来说都是改善生活了。下一句是「日中一餐腹中饱」,我从去年的十月一号前后我开始是每天吃一顿饭,早晨不吃,晚上不吃,中午一餐。不是我刻意的要吃一餐,是我吃二餐不舒服,我就吃一餐舒服,而且这一餐吃得还不多。我还有个什么感觉?就吃这一顿饭的时候,家里人还有包括小刁和大云都担心我饿著,说你看你原来二餐我们都有点担心,现在你又变成一餐,能行吗?不饿吗?我说不用担心,我真不饿。后来我就告诉他们,我说这一餐不吃我都不觉得饿,我都想试试我一餐不吃行不行?我后来一想不行,这一餐我要不吃,肯定他们会造我反的,不能让我。所以现在我就每天一餐。我饿不饿?我真是不饿。就是每天中午我和我老伴我俩是十二点左右吃饭,但是就这个,有时候我都保证不了。有时候一听经听进去了,有一天我连听经听十四个小时,中午把我老伴这顿饭也给人家忘了。我老伴抗议了,那时候他是吃二餐,他说我这二餐、你这一餐你都免了,你给我也免了。对不起,对不起,赶快去给他做饭,就这样。   就是「青菜加盐炒一炒,日中一餐腹中饱,一件衣服穿十年,无欲无求无烦恼。天地之间任我住,何必苦苦去营造。你若信此闲言语,保你快乐又逍遥」。这是我自己的一段顺口溜。你看,我每天就是穿那个灰土土的、毛乎乎的衣服,那是我姑娘淘汰的,她穿了十几年,我现在捡过来又穿了十几年,不到三十年也差不多了,我觉得现在穿著不还照样挺好吗,所以多简单。这段话反正我是挺喜欢,我也想继续坚持这样做。譬如说,天地之间任我住,我当时写这句的时候我也琢磨琢磨,这什么意思?何必苦苦去营造,是不是指这房子,住这个房子?现在这个房子都是热门话题,是不是?说房价有多么多么贵,涨的速度多么多么快,这些个在我这儿好像都不挂号。所以告诉我,你什么也不用愁,天地之间任你住,你想上哪住就上哪住,何必苦苦去营造,这个都不用我操心。   有一首是赞颂弥勒佛的,是这样说的,「了法一如,放怀自在,胸无点物,笑口常开」。为什么弥勒佛能够笑口常开?就因为他大彻大悟了,他知道天地之间、宇宙之间是怎么回事,他心里无一物,所以他就笑口常开。想想我们自己,心里有没有物?有多少物?我看看现在就我自己来说,我心里不是无一物,有时候还是有物的,没有做到无一物这个境界。因为我们心里有物,不是有好物就是有坏物,反正这个物是没离开你这个心。正因为这样,它都成为你沉重的包袱,成为你往生的障碍,你有一个包袱放不下都不行。   有个老同修,我见著他几次了,每次见我都问我,刘老师你告诉我,我怎么修行?我都非常耐心的针对他个人的实际给他说,你重点应该从哪入手,应该怎么怎么的。但是当我再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还这么问我。我见到他几次,他都问我同样一个问题,我心里真是替他比较著急。如果几年了,你仍然是这个问题没解决,那真是有点时间来不及了,因为老人家已经七十多岁了。你一定要想明白,我就告诉他,四个字,给它抓住不放手,绵绵密密的念,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,其他一切事都放下。你有这么好的修行环境,生活衣食住行全不用愁,这个条件多好,你就好好念佛求生净土。但是这个因缘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因缘,有的你再说,他当时明白了,过后一转身又回去了,真是太可惜了。   下面我想跟大家说说,哪些事障碍我们修行,让我们放不下,障碍我们证果。你说现在师父都讲到这个分上,我们还不醒,昨天我急得我把这话都说,我说大家醒醒吧、醒醒吧,该醒的时候了,不能老睡,别睡过站了。我把这个大重话我都说出来了,就是告诉大家赶快醒悟吧。据我的经历和我对周围人事物的观察,凡夫心里最大的事是什么事,就是最放不下的?这是一个综合的说法,是对我、对我所的执著,执著我、执著我所,师父讲法关於我和我所讲得特别清楚。而且是顽固的执著,不但是执著,而且是顽固的执著。主要表现在什么问题上?就是平常修行的过程当中唱高调,说我就是要求生净土,我就是要亲近阿弥陀佛,我是如何如何。所以这次我说的不客气,我说这叫唱高调,因为什么?因为关键时刻他拉松套,我们东北的话,是不是?拉松套,就是当时说得像表决心似的,气宇轩昂的,说得嘠嘠的,一到具体事,松了,拉松了。你这个肯定是不行的,你那个调唱得再高也不行。所以一定要把我和我所,这就是事,就要把这个事放下。   说到放下这个事,我给你举个例子,我相信我这位老大姐她一定会看到我这个光碟,我这段话是对我这位老大姐说的,也是对所有的同修们说的。因为你不拿出具体事来,你说服不了人,说什么事,我们都觉得放下了,实际日常生活当中许许多多事情我们没有放下。我就举我这老大姐的例子,我这老大姐对我特好、特关心,真是无可挑剔的。不是说你这个当老妹妹的没良心,你看对你这么好的一个老大姐,你怎么在这个场合说。我必须得说,我为什么要说,我这老大姐她自己明白,她听了我这个光碟她就明白了。   有这么一位老大姐,我们哈尔滨的,七十多岁了,老修行。如果你说她学佛不虔诚,冤枉她,真是委屈她了,你要说她虔诚,好像还不合适。后来我就给她想了个词,我怎么说?我说大姐,你这个修行的方式、方法,我给你说一个词,叫死性。就是东北话,说这个人真死性,就是不活泛,就是过去我们学毛主席著作不是讲活学活用吗?说不要把毛主席著作给学死了。我这个老大姐学佛,她就把佛学死了,学到什么程度?就是这个行不行?那个行不行?你们记不记得前二年,我讲课的时候说过一个事,就是我写了一百零八本原稿纸的阿弥陀佛,我不知道为什么写,也不知道干什么。到现在我除了给师父送来一本之外,我让师父看看,我不知道它干什么,那是我第一次来香港的时候,我给师父带过来的。然后第二本就是我这个老大姐,那时候我要上广州,她死活非得管我要一本:素云,你给我一本吧,我好好保存著,这是宝!后来我看都说到这个分上,她说要不我给你磕头行不行?我说大姐你别给我磕头,好好好,我给你一本,你保存起来吧。我就给她一本。   我在广州不是住了半年吗,我这个老大姐在家就把我这个一本稿纸的阿弥陀佛,都给它裁成一小条一小条一小条,一条就是一句阿弥陀佛,一条一句阿弥陀佛,发下去了。发给这些学佛的人,让装在一个小口袋里,挂在脖子上,说什么?说这是刘老师给咱们发的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通行证。这事我不知道,后来有同修就告诉我这件事,因为我这个同修觉得这不对,这是个事。我这同修真是去说服她去了,没说服得了,她说她就认为她对,我这是度众生。结果我这个同修没办法,就告诉我了,告诉我,我真急了,我当时给她打电话,我命令式的,立马给我收回来,一条不可以缺。我说谁告诉你的,我写的那是西方极乐世界通行证,你干嘛呀,你这是误导众生。叫我给喝呼了。然后知道老太太真是颠儿颠儿哆嗦,她发下去了,你发容易,收就难了。后来我也不难为她,我说你尽可能的往回收,能收回多少收多少,实在收不回来的也没办法了。就是这个你造成的影响,我说你去给我消去,你一定告诉大家,你说这是你的意思,不是刘老师的意思。这是一个事,这个事就是我这个老大姐做的。   我再给你们举第二个例子,去年夏天,我这个老大姐给我买了二百个白面豆包,听明白没有,二百个白面豆包。她也在哈尔滨市内住,我也在哈尔滨市内住,但是因为我住的地方保密,这个老大姐她不知道我住在哪,她就想怎么能把这二百个豆包送到我手里。老人家想了个办法,好几十里地打的车,和其他的佛友,她一个人拿不了二百个,二百个多大一兜子,那得四兜、五兜、六兜可能都得有了。打车就到平房,送到我外甥女家去,平房和市内距离好几十里地,人家打车把这二百个豆包送到我外甥女家去,委托我外甥女把这豆包送给我家。这不转一个弯吗?然后我外甥女又和几个同修又打车送到市里,送到我家去。你们想想,给我算算这个豆包的成本,从哈尔滨打车送到平房,从平房打车又送到哈尔滨。后来给我气得我都笑了,我说这白面豆包也会旅游了,你看,人家也旅游一圈。   就是这个老大姐,你说她对我不好?不是,我要那么说我真没良心,对我真好,就怕我这个吃不上、那个吃不上,也可能老大姐知道我笨,啥也不会做,就这个。我外甥女来了告诉我,老姨,二百个豆包,我寻思你和我老姨夫你俩人这二百个豆包得吃到啥年月去,往哪放?冰箱也装不了,因为豆包里面带豆馅的,它容易坏。所以我外甥女说,老姨,我就给你送回来一百个,那一百个平房的同修们分吃了吧。我说可以,就这样的。你想想这一百个豆包,我们两口人得吃多长时间,我一天又一餐,是不是?要说这个老大姐,让你哭笑不得。   我再给你说第三件事,春节后小刁就给我打电话,著急忙慌:大姐不好了,某某大姐给我打电话,说一定要安排我见刘老师,非见不可,不见不行,说可急了。我说她有什么事?她说她没跟我说什么事。我说不去,我说你不用管,这是头一天。第二天小刁又打电话,就像房子著火了,说大姐可不行了,你一定得去,那个老大姐说她要往生。我顺口我就说了,我说没这事。小刁说,不行,大姐,往生是大事,你可别不去。我一看这关我也过不了,那大姐我不见,小刁这关我都过不了。没办法,我说那去吧,我们就去了。去了以后,一进屋,我看这老大姐,我说你怎么的,有啥事?素云,我要往生。我说你往哪往?你现在要往你就三恶道里干活。我就这么跟她说的,我也没客气,我说你怎么老整事,你修行到这个分上,你是什么老修行?叫我给她一顿我真给她训斥了。当时说:感恩感恩!你这面跟她说,她那面就跑佛堂去磕头去。小刁也生气,小刁说你坐下来行不行,你消消停停的,听我刘大姐怎么跟你说,你说人家这面跟你说,你那面就一个劲的跑去磕头,嘴里还一边叨咕著。小刁也给她说了,坐下来,我跟她说说。   我告诉她,我说大姐,你不能这么学。她为什么找我?因为她被人家忽悠了,那就是那种直销或者传销。你说被人忽悠去干啥去了?买药去了。买了多少,一次买了多少钱的药?二千七百块钱的药。她就是工资,我估计企业出来的,退休的,一千多块钱,因为我老伴就是企业出来的,一个月也就那么一千五、六百块钱。你说这个老大姐一次被人忽悠去二千七百块钱,买了一大包子药,还有搭配的,她还觉得挺占便宜的,说这些是买的,那些是人家搭的。说拿回来自己吃了二片不适应,怎么办?把药都送人了。当时我说你这个药可不能随便送人,会吃死人的,我说别的东西你可以送人,怎么能送这个?   因为什么?我有一个好朋友,也是咱们的同修,他腿疼,他就喝一种药酒。喝一种药酒,他觉得效果挺好,他在北京他儿子那住,他儿子家条件我估计可能是不错。他家就雇个保母,这个保母就看见我这个好朋友喝这个药酒腿就不太疼了,她就跟他叨咕,说她丈夫,她家可能是农村的,说她丈夫腿疼,能不能给她点这个酒,让她丈夫也喝喝,看好不好使。咱们同修不都心软吗,就给一整瓶的药酒就给他这个保母,告诉她,你回家一定要告诉他,一次只能抿二小口,不是喝二小口,就是抿二小口,这个量一定要注意。结果他这保母就把这个药拿回去了,就给她丈夫说,说这个药酒是治腿疼病的,你喝喝看看。结果她这个丈夫可能是个酒鬼,就把这个药酒当成白酒喝了,喝完了喝死了,这一喝死,糟了,出人命了。所以咱们这个佛友,你说担不担责任?担责任。我这个佛友特别讲道理,打电话跟我说:二姐咱们摊事了,但是我想,咱们家损失点是一点损失,人家是损失了一个人,一个男人在家庭里那是主要的劳动力,你看喝这个酒就给人家喝死了。后来可能是经过法律裁决,大概是赔了人家二、三十万,最后他究竟赔了多少,具体数他没跟我说,但是肯定这个数额不小。我就跟这个老大姐说,我说这个药你怎么能随便送给人家,人家对不对症?就说可不是咋的,不行我再去给他要回来。   你说就说我们修佛的人有没有智慧,是不是一遇到事就看出来了,这就属於学糊涂了,是不是?不但没学出智慧来,还愈学愈迷糊。所以这个老大姐我就想,如果你看了我这张光碟,我这些个对你说的话,你这回可千万往心里去去吧,你真是仔细琢磨琢磨。我真是,你关心我,我也关心你,你关心我生活,我关心你能不能了生死、出三界,出六道轮回,我关心你的是这个,我希望老大姐能理解我的意思。这是一个例子。   下一个例子我还得举我们刁居士,因为刁居士我俩有协议,大姐你想举例子,凡是适合我的,你就举我的例子,你万一举别人,人家不高兴。我说行,我说你也可以说我,我也可以说你。说说我身边这个刁居士,就这段时间,我对刁居士就二个字,闹人。也不知道她怎么了,这段时间真是闹人,行为举止反常。我为什么这次没带她来,我给她留在家里给她关禁闭,用不好听的话关禁闭,待在家里老实念佛。这次我上机场的路上我又问,我说我们这几天不在家,你在家打算干啥?大姐,我在家老实念佛呗。我说那就对了。   有一次我是从我家走到刁居士家,早晨,我走二个小时,实际我干啥去了?因为那天我知道她身体状况不太好,我还是挺惦念她的,我就去看她去了。看她去我就没坐车,我就自己蹓躂过去,因为路比较远,就我这走道的速度走二小时,我就去了。所以我就想,听经听不进去,念佛念不下去,就像著了魔一样。你跟她说什么的时候,她两眼睛瞪溜圆瞅著你。你问她听没听懂?好像听懂了,实际她没听懂。还有个什么感受?就是你现在跟她说什么,她能给你岔过去,就是你本来说这个事,你说说说她一句话给你岔那去了,她和你说的不是一个事、一个路。   就这段时间,我就觉得整个空间很乱,这是我的感受,就很乱,人心浮气躁比以往更胜。你看,按道理说,小刁、大云,不经常在我身边吧,也比别人见我的次数能多一些、方便一些。可能有同修就说了,刁居士在刘老师身边,她咋还能这样?我告诉你们非常非常正常,一点不奇怪。我跟大云和小刁说,我说你们二个虽然离我比较近,但是如果你们自己不好好修行,不老实念佛,境界现前的时候我照样救不了你们。这个话我不只跟她们说一次,真是这样的。所以我只能把道理、把我的感受、把我所知道的,一点不保留的都倒给你们,你们听明白了,自己救自己,不是我去救你们。我只能用我这个感受让你们受益,如果你接受了你受益,你不接受你就不受益。   所以说,譬如说刁居士,她自己去看病去了,她不舒服她也没吱声,大云我俩谁都不知道,她自己去看病去了。看病可能抓药花了好几百块钱,这是后来告诉我们的,大姐,我看病抓药花了好几百块钱,我都打个包搁一边去了,我不吃。我就笑了,我说你既然不吃你去抓什么药?她说因为当时我就想,我去看病,我药也抓了,抓完了回来我坐那一想,不对。我刘大姐把胳膊骨头都摔碎了,那么惨,伤得那么重,我刘大姐人家是念阿弥陀佛念好了,人家也不打针、也不吃药,还一点不疼。你说我大姐都给我做样子了,我怎么就这旮旯有点不舒服我就跑去看病?又觉得不对了。这个事我跟大家说,不能这么处理,我绝对不是说谁有病了,你不要去看医生,不要打针、不要吃药,不是这个理念。你们如果境界达到了,我就是一心求生西方极乐世界,我支持你,你不用看病、不用吃药、不用打针,这个我支持你。你境界没达到,你还怕死,你还想活著,你不吃药、不打针、不看医生你行吗?说白了,你跟我能比吗?你那面还想那么的,这面还想这么的。我不知道是不是她想,我要是吃药、打针了,我大姐知道该批评我。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,是不是?因为我知道她现在没达到这个境界,你要是现在我这个境界,那肯定是我该做什么决定我就做什么决定,我不会犹豫的。   另外我说你们和我不能比的是什么?我情况特殊,因为我所有的药物统统过敏。我这么大的手术,你看做手术,纯手术时间做了二小时二十七分,这是纯粹的手术时间,不包括进去、出来。没打药,什么止疼药、消肿药、接骨药统统没打,因为这些所有药我都过敏。只给我打了一点麻药,试试我麻药过不过敏,就是那点麻药,我就把整个手术做下来了。所以在医生那都觉得这老太太是个奇人,她创造的是奇迹,这么长的手术,就打那一点麻药就能全程给完成了。我手术前没有用药,手术后没有用药,我手术整个是缝了二十九针,你看,多大的刀口,而且这是骨科的一个大手术。术后所谓的给我换药,是给我换纱布,纱布上没有药,因为有药我就过敏,我是这种特殊情况。所以你为什么那么执著、那么教条,你一定要跟我比?我大姐不吃药、不用药,我也不用药,这绝对是个误区,不要执著。   因为我这个药物过敏我是什么时候知道?就是二000年的二月二十五号我第一次住医院的时候,那个时候发现的。那个时候,一开始住院我打了十几天的点滴,后来逐渐逐渐不行,今天打这个过敏,明天换那个,还不行,再换,连著换了能有将近一个礼拜。反正我看人家医生该使的招都使了,哪个都不行,最后才决定把所有的药都停掉的,就这样我才住了五十七天院回家的。我是属於一种特殊情况,反正现在你要让我说我自己怎么回事,我也不知道。你说这么重的伤,确实是,就从摔伤到现在,到六月七号就一年整了,没疼过,也不用用药。我开玩笑,我说阿弥陀佛知道我穷嗖嗖的,没有多少钱,所以说给老太太的药费省了吧。所有的药都过敏,那你不能用,我住院就花床费、花的手术费。因为我现在胳膊肘这个地方是三块钢板,用钢钉固定的,所以你们如果要注意了,我这个胳膊不能伸直。为什么现在我在师父那听经,你们注意没有,我不磕头,我磕头我站不起来,这个胳膊没有支撑力。但是它一点不疼,慢慢恢复不就好了吗?各人有各人的具体情况,你不能千篇一律,是不是?现在肯定会有人怀疑的,她摔到那种程度她能不疼,她只不过是不说而已。但是我实实在在告诉大家,从摔的那一刻起到现在,就一次都没疼过。我举这个例子就告诉大家,实际还是那句老话,一定要内求,不要外求,内求就那么简单,就那四个字,阿弥陀佛。你非得忙忙乎乎到外面去看看东、看看西,最后把时间都浪费掉了。所以说不要攀这个,也不要比那个。   现在我想借这个机会说一点什么?就是说很多同修给我写信,我这次来香港之前我的护法居士又转给我四十几封信,都是全国各地的同修写的。他们都写给香港佛陀教育协会,然后佛陀教育协会把这些信转到我的护法居士大云那去,大云再把这些信拿给我去看,就是这么一个程序。我现在想跟大家说点什么?就是说这些个信我确实都看了,有二十几封信是上面留了联系电话,还有十几封将近二十封信,上面明确要求刘老师你给我写一封回信。我现在就借这个机会告诉大家,就是所有留电话号的那个信,我是除了一个同修那个电话没打之外,其他的电话我都打了。我这个人还是比较守信用的,我知道同修们给我写信之后,非常盼望我的回音。但是因为这个信不可能非常及时的转到我手里,因为它有个运作过程。另外,说实在我可以告诉大家,有时候时间我特别忙,我得倒出工夫才能来处理这些信。为什么有一个同修的电话我没给打?因为他自己有一个说明,就是如果要给我打电话必须先发短信;就是给他发个短信,经过他准许之后再给他打电话,我估计他可能有什么为难的地方。我连手机都不大会用,这短信咋回事我都不知道,我不会发短信,连看我都不会看。所以就唯一这个留电话号的我没有给回音。这是有电话号的。   没有电话号的,明确要求我给回信的,我在这里很抱歉告诉大家,我一封信都不能回。为什么不能回?一是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给大家一一写回信,我的二位护法代替不了我给大家写回信。我这么说大家应该理解我们,是吧,各有各的事要办。另外一个我不给大家回信的意思是什么?就是我用文字的东西给你回信了,有些个同修肯定是拿到以后非常高兴,很可能外传,这个它会有些负面的影响。为什么?譬如说张三给我来的信,我针对他的问题回答他的,你给我传出去了,甚至挂网上,有些个同修看了这个问题,不一定和他对号,也不一定符合他的问题,他可能就提出异议了。这样就你来我去、你来我去的,那就乱了。所以不但这次我不给回,以后凡是给我写信的同修我不会给回一封信的,就是文字,让我写信给回信的,这个我实在是做不到,请同修们能够理解和谅解。   关於这信的问题,第三层意思我想说,我想劝大家以后能不能尽量的,没有特别急的事、特别重要的事,少写一点信,最好是不写,好不好?因为你看整个运作过程挺复杂,国内的同修写信寄到香港佛陀教育协会,香港佛陀教育协会再转给大云,然后大云再转给我。就整个这个运作过程,人力、物力、财力是一种浪费,我觉得。在这我也都说大实话,就是这些给我写的信我确实是都看了,看了以后真是有些信完全没有必要。就是有的写十多页,像长篇小说似的,我都说过,我说你们给我写信问我问题直截了当,别写那么长。就把这个家庭的整个情况都给我写出来,然后我得从头至尾的看,到那里去找他要问我什么问题。有的我通篇看完了,是一个问题没有,他没有要问我的问题,就是向我介绍他和他家的情况。你说这个,你们没有必要写吧!我就想,把这个写信的时间留下来好好的念阿弥陀佛,要比你写信的那个作用要大得多得多,我告诉你的绝对是实话,我不骗你。   譬如说前几天,就是我来的头一天,大云给我拿了四封信。这四封信是一个地方来的,从那个信上你就可以看出来,这四个人很熟悉,可能是同参道友,都是我们修佛的同修。这四个人的四封信写了同一件事情,就前面那个开场白,就是前面那个小帽,几乎是四个人是谁抄谁的我不知道,反正几乎是一样的。然后后面的具体内容也一样,向我推荐一个同修。意思是让我把这个同修推荐给老法师,说这个同修可以为师父和我分忧解难。这个事我现在就当我面对镜头我就回答你们这个问题,这个问题不可以这样的。你把他推荐给我是你们对我的信任,我感恩你们,但是你们应该理解我,我一再跟大家说,我现在是闭门谢客,我就是潜心的听经念佛。我听明白了、念明白了,我把我知道的东西一定向你们转达,我就要做的是这个工作。另外,我也不可以把你们推荐的这位同修,我推荐给咱们师父上人,因为什么?这位同修我不了解他,我不可以随随便便的把某一个学佛的人介绍给师父、推荐给师父,这个事我不能这么做,所以也请你们见谅。   至於师父和我有没有忧、有没有难,你说下面的话让我怎么说?我也知道同修们都很敬仰师父、很尊重师父,也很心疼师父,但是如果真是师父他老人家有忧有难,我都从来没说过,师父,我来替你分忧解难。这话我可说不出口,真是这样的,我今天真是大实话都告诉你们。以后你们再无论是写信也好,打电话也好,还是面对面的,有些话你们说一定要慎重。做为我,我没有任何资格去给师父排忧解难,我没有那本事,是不是?如果我要有那个本事,我就是师父了,那不本末颠倒了吗?   所以我们说话办事一定要有规矩,不能妄自尊大,不能胡来。都号称我是老法师的弟子,我是老法师的学生,你们知道吗?就是我们这些所谓的老法师的弟子、学生,给师父惹了多少麻烦。为什么师父现在这么艰难,你有没有责任?我有没有责任?干嘛呀这是。说到这儿真是我第一次面对镜头我这么激,有的时候逼得我不得不说,有的时候我真想有的话说得圆融一些,是不是,让大家容易理解一些,容易接受一些。你自己不好好念佛、不好好修行,你还去干扰、影响别人,你这是错误的,是不是?我现在就希望同修们理解我此时此刻的心情,因为我借这个机会把话给它说透了,如果你们以后还犯这样的错,你们因果自负。不要给师父他老人家添乱,有的人貌似好心,实际你们的心恶透了。   有人说,刘居士是不是就你真是不是貌似?我不说我不是貌似,但是我对师父是真心诚意的,我时时刻刻检点和注意我自己的言行,我不给师父添乱。因为去年四、五月份,我们哈尔滨掀起一股批我的高峰,当时我特别难受,我不是难受我自己挨批,因为批我的时候老是挂著师父,我当时心里特难受。我就想,我一个小小刘素云,你们愿意咋折腾咋折腾,干嘛非得把老人家括搭上。我是因为这个我难过的。所以我就想,如果你是净空老法师的弟子,你是老法师的学生,你能不能消停点,你老老实实念你的阿弥陀佛,你别今天刮这个风,明天刮那个风的。   以后如果有人给我写信,我不是一概拒绝,如果你那个信毫无意义,你纯粹是浪费你的时间,也浪费我的时间,我就不再给你回音了。我在这儿今天我把这话说明白,因为我太需要时间了。我今天我跟咱们一个同修一边走路一边聊天我还说,我说为什么就二十四小时,怎么不给我四十八小时?我记得以前我也曾经说过,我需要时间。我们做为佛门弟子,能不能说佛门的话、做佛门的事,别胡说八道,别整那些无聊的事。你愿意整,你找个背旮旯你自己整去,你别老牵著别人。今天说话不客气了,对不起,请大家能够理解。   我们今天讲的这个题目,「万境归心一真道,如悟一心破尘劳」,讲的就是一个心字。你们看我刚才说话比较激动,但是我知道我没动心,不像我看电视看哭了,那我动心了,我讲这话我没有动心,心是平静的。真是的有时候我看著师父的处境这么艰难,我确实是心疼,为什么这样?为什么这样?我就恨我自己,这个无用的学生、无用的弟子,不管你是门里的、门外的,你太无能了,你为什么不能帮师父?我真是有这种想法。如果我们真心诚意的爱戴师父,我们就把自己管好,整利索的,别因为你给师父添麻烦,这就阿弥陀佛了。   最后想供养同修们四首偈颂,做为今天所讲专题的总结。第一首,「归元知自性,自性即如来,知此真实相,入圣即超凡」。再读一遍,「归元知自性,自性即如来,知此真实相,入圣即超凡」。第二首,「无事僧者真修行,闲道人者真得道,清凉汉者真清凉,於人事物不住心」。再读一遍,「无事僧者真修行,闲道人者真得道,清凉汉者真清凉,於人事物不住心」。第三首,「性如虚空无一物,自性功德本具足,心寂圆融法无碍,无住无依心寂然」。再读一遍,「性如虚空无一物,自性功德本具足,心寂圆融法无碍,无住无依心寂然」。最后一首,「万境归心一真道,如悟一心破尘劳,心安理得不取相,如如不动如意宝」。再念一遍,「万境归心一真道,如悟一心破尘劳,心安理得不取相,如如不动如意宝」。今天的时间到了,谢谢大家,阿弥陀佛。

作者:miaoyin居士整理 录入:纯净纯善 来源:刘素云老师法语
  • 净空法师文集(www.jkfswj.org) © 2020 欢迎转载,功德无量!

  •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