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法师文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莲池海会 >> 菁华开示 >> 内容

自了法師心得報告:不信佛,不信佛力——從占察懺現象引起的深刻

时间:2015/6/12 17:23:20 点击:2252

自了法師心得報告:不信佛,不信佛力 摘自净空法师《净土大经科注学习班》第141集 2015年6月9日 讲于 香港 【心得報告】 尊者師父上人慈悲、諸位善知識慈悲,阿彌陀佛。 不肖弟子自了冒昧報告的題目是: 不信佛、不信佛力——從占察懺現象引起的深刻反思 一、忘記祖師的教誨 念佛人拜占察懺,美其名曰「正助雙修」,實則卻是喧賓奪主,把占察懺做為每天定課,把念佛求往生拋卻腦後。正修未曾真正下過一番功夫,而一再強調助修,這不是主次顛倒嗎?阿彌陀佛尚未真實念,卻說佛號不靈、不能消業,殊不知,是自己念得不如理、不如法。 這個現象,是一大批念佛人的縮影:念佛念不下去,就改變路線,改變方向。太多人這樣做,雖然他不一定是拜占察懺,但是他想別的辦法,甚至有的淨土道場,看大眾普遍念佛念不下去,就想辦法讓大眾學點別的、幹點別的。這些,都沒有找到問題的根本原因,根本原因是厭離心、生死心、出離心不切,這才是真正需要下功夫的地方。用生死心切念佛,用真信切願念佛,用「願離娑婆,如獄囚之冀出牢獄;願生極樂,如窮子之思歸故鄉」的心念佛,功夫自然得力,業障自然消掉。 有人說,占察懺是某某法師弘揚的。言下之意,聽某某法師的不會錯。這些人忘了,忘了善導大師的諄諄教誨:大師開示專修淨土,恐怕我們心志不定,被其他法門之師所奪。於是假設初、二、三、四果聖人,及住、行、向、地、等覺菩薩,乃至十方諸佛,盡虛空,遍法界,現身放光,勸你捨棄淨土,給你說殊勝妙法,大師說你都不肯接受!因為最初發願專修淨土,不敢違其所願。印光大師評說:「善導和尚,早知後人者(這)山看見那山高,渺無定見,故作此說。以死盡輾轉企慕之狂妄偷心。」我們是否落在「這山看見那山高」的行列裡面? 徹悟大師也說:「若正修淨業時,倘達摩大師,忽現在前,乃曰:『吾有直指人心、見性成佛之禪,汝但捨置念佛,吾即以此禪授汝。』但當向祖師作禮,謂:『我先已受釋迦如來念佛法門,發願受持,終身不易。祖師雖有深妙禪道,吾則不敢自違本誓也。』縱或釋迦如來,忽爾現身,謂曰:『吾先說念佛法門,特一時方便耳。今更有殊勝法門,超於彼者。汝當且置念佛。吾即為說勝法。』亦只可向佛稽首陳白:『我先稟受世尊淨業法門,發願一息尚存,決不更張。如來雖有勝法,吾則不敢自違本願也。』雖佛祖現身,尚不改其所信。況魔王外道,虛妄邪說,豈足以搖惑之耶?能如是信,其信可謂深矣。」 念佛人內心要清楚,就算是釋迦牟尼佛來到面前勸你有更殊勝的法門,你都婉言謝絕,這才是對淨土堅固不動的信心,怎麼人家運用一點世智辯聰就輕輕易易把你十幾年的念佛動搖了呢? 我們的信念要堅定到,就算是師父上人告訴你,還有更好的法門,你都不要,你就是一句佛號念到底,純而不雜,這才是真信。當然這是假設。 占察懺風波值得我們反思,至少反映出一個問題:大家不信佛、不信佛力。(這二個佛字都是指阿彌陀佛)。這個問題真夠嚴重!不單是搞占察懺的念佛人存在這個問題,不搞占察懺的念佛人也普遍存在這個問題。 二、不信佛 不相信阿彌陀佛。我們通常不相信阿彌陀佛,而是相信自己,相信自己的煩惱。從什麼地方看出來?從關鍵時刻看出來。關鍵時刻,比如生病的時候、臨終的時候,這句佛號能不能派上用場?悠閒自得之時自己彷彿念佛念得很不錯,可是到了緊要關頭,便迅速還原成一個標準凡夫,把阿彌陀佛當成透明,把阿彌陀佛置之度外,也不念佛,也不求佛。這是不信佛的表現。 古德都說消業障最好的方法是念阿彌陀佛,可是我們念了很久並不見效。我們念的方法有問題!那要怎麼念呢? (一)以怖苦心念佛 印光大師是念佛的過來人、念佛的專家,我們不得不來聆聽老人家的開示。大師說:「念佛要時常作將死,將墮地獄想。則不懇切亦自懇切,不相應亦自相應。以怖苦心念佛,即是出苦第一妙法,亦是隨緣消業第一妙法。」這段話有個要點:以怖苦心念佛,則是消除業障的第一妙法。「以怖苦心念佛」,請問我們做到了嗎?佛尚未真實念、還沒認真念,就說念佛不能消業障。真正用怖苦心來念佛,業障消得乾乾淨淨。「一聲阿彌陀佛,能除八十億劫生死重罪」,這一聲,是用怖苦心念出來的,不是嘴皮唱唱而已。這是我們的著力點:怖苦心!第一妙法。佛說「無苦無出離」,對地獄、對六道輪迴的苦產生恐怖感,我不抓緊念佛就極有可能墮入地獄受苦、長劫輪迴,這種恐懼地獄、恐懼六道的心,叫怖苦心。地獄有多苦呢?我們無法想像,經論中舉了一個譬喻,每天以三百根尖銳的長矛,連續不斷地猛利地刺穿身體,所產生的痛苦,相比地獄的微苦,無法比喻其少分。因為怖苦,所以拼命地念佛求出離。瑩珂法師是最好的例子,自古很多修行人,因為害怕墮入地獄,所以他不分晝夜地拼命修行。用強烈的怖苦心、出離心來念佛,你功夫就得力了,還擔心業障消不掉嗎?這是我們普遍缺乏的,急需用力。 (二)如救頭燃地念佛 印光大師又說過:「如墮水火、如救頭燃以念佛,則無業魔不消矣。」好像被大水沖、被大火燒求救般迫切,好像頭髮著火了要趕緊撲滅般緊急地念阿彌陀佛,那麼「無業魔不消」,沒有業障、魔障消不掉的,雙重否定即肯定,所有業障、魔障都消掉了。如果晃晃悠悠、心不在焉喊幾聲,肯定無濟於事。著力點是「如墮水火、如救頭燃」的心情。祖師的開示我們不是字面上念念就過去了,而是要去做,去落實,內心真正生起「如墮水火、如救頭燃」的感覺,這種感覺推動我們念佛。 那麼,怎樣才能如救頭燃?痛念無常。《無常經》說「未曾有一事,不被無常吞」,這個「吞」字非常生動,我們每一個人,終究會被無常吞沒,說不定什麼時候,死亡就來了。親戚朋友當中,常常有人出乎意料地突然死亡,毫無準備。新聞中這樣的實例更是比比皆是。無常隨時都會到來,它發生在別人身上,也同樣可能發生在我身上。我們每天、每小時、每分鐘甚至每秒鐘都在面臨死亡。全世界平均每秒鐘死亡的人數是一點八人,每分鐘死亡的人數是一百零八人,每小時死亡的人數是六千四百八十人。這些死亡的人不分國家,不分地區,不分民族,不分男女,不分老少。我們隨時都有可能是這個數字裡面的一員,也許是你,也許是我。死亡並非像我們臆想的那樣緩慢而充滿規律,它所出現的方式、因緣及時間永遠無法確定。由於死期的不定,我們又怎能保證明年、明天或下一時刻自己不是在惡道中輾轉呻吟?死亡不會等待我們浪費了大量時間,還輕鬆充分地做好迎接它的準備之後才姍姍來遲,因此當我們看到死亡的迅猛與怖畏後,要放下對世間的追逐與執著,與無常賽跑,抓緊念佛。應該認真、慎重地考慮一下生死大事。古人常說「明天與後世不知道哪一個先來」。《因緣品》云:「明日死誰知,今日當精進。彼死主大軍,豈是汝親戚?」我明天會不會死?不知道。沒有把握。所以今天應該精進念佛。閻羅王難道是你的親戚?難道他已經答應你「放心,今天你不會死,明天也不會死,等你退休了、老了,到八九十歲的時候,我再來接你」?我們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,分分秒秒都應該拿來念佛求往生。如此念佛,無業不消。 因此,祖師的話一對照,就清楚不是阿彌陀佛不能消業障,而是我們念佛的方法、心態不正確。真信佛,就靠倒阿彌陀佛,印光大師早就說:「吾人但以淨土法門為一座大須彌山,全身靠倒,庶幾不被一切知識所奪,而現生可以了脫矣。否則隨風倒浪,了無已時。哀哉!」全身靠倒、通身靠倒,你敢嗎?真信就敢,假信就不敢。全身靠倒阿彌陀佛,則不會被一切善知識所轉,那麼現生可以了生脫死,否則隨波逐流,見異思遷,結果是隨業流轉,出苦無期。 截流大師也說:「靠著一句佛號,如須彌山相似,一切境緣,無能搖動。」上面說了,風平浪靜的時候貌似很信佛,可是在千鈞一髮之際,對阿彌陀佛的信心就煙消雲散,早把阿彌陀佛忘了,這個不是真信。 三、不信佛力 因為不相信阿彌陀佛,自然地連帶不相信阿彌陀佛的力量。把阿彌陀佛當成普通凡夫,小看阿彌陀佛的力量。以凡夫的心理測度阿彌陀佛的慈力。 看看印光大師怎麼說:「既知娑婆是苦,極樂是樂。應發切實誓願,願離娑婆苦,願得極樂樂。其願之切,當如墮廁坑之急求出離,又如繫牢獄之切念家鄉。己力不能自出,必求有大勢力者提拔令出。娑婆世界,一切眾生,於逆順境,起貪瞋癡,造殺盜淫,穢汙本有妙覺明心,乃無底之廁坑。既造惡業,必受惡報。久經長劫,輪迴六道,乃不赦之牢獄。阿彌陀佛於往劫中,發四十八願,度脫眾生。有一願云,若有眾生聞我名號,求生我國,乃至十念,若不生者,不取正覺。阿彌陀佛誓願度生。若眾生不求接引,佛亦無可奈何。倘志心稱名,誓求出離娑婆者,無一不蒙垂慈攝受也。阿彌陀佛有大勢力,能拔娑婆無底廁坑不赦牢獄之人,直下出離其中,悉皆安置於極樂本有家鄉,令其入佛境界,同佛受用也。」這段話有二個關鍵:「己力不能自出,必求有大勢力者提拔令出」、「阿彌陀佛有大勢力」。這些話我們應該牢牢記住,自己沒本事,必須求助「有大勢力者」,誰呢?阿彌陀佛。 淨土法門是全仗佛力、專仗佛力,這兩個詞,是印光大師第一個提出來的,大師之前的大德,也有這個意思,但沒有說得這麼清晰、肯定並且反覆強調直至讓我們刻骨銘心,一般都說「二力法門」。全仗佛力、專仗佛力,關鍵字眼是「全」和「專」,大師用這二個字,把阿彌陀佛的力量提到最高點,強調淨土法門是全部仰仗阿彌陀佛的力量、專門仰仗阿彌陀佛的力量。那是不是淨宗不要自力呢?不是。淨宗的自力很特別,「念佛了生死,全仗佛力。由自己真信切願念佛之力,感佛垂慈接引,故能帶業往生也。」淨宗的自力就是真信切願。信一分,就仗一分佛力;信十分,就仗十分佛力;信百分,就仗百分佛力。不信,就不仗佛力;全信,就全仗佛力。 印光大師說:「好高務勝者,每每侈談自力,藐視佛力。不知從生至死,無一事不仗人力,而不以為恥,何獨於了生死一大事,並佛力亦不願受,喪心病狂,一至於此。淨宗行者,所當切戒。」 業力與佛力的關係,印光大師舉過兩個比喻,一個是洪爐點雪,一個是船載重石。「阿彌陀佛萬德洪名,如大冶洪爐;吾人多生罪業,如空中片雪。業力凡夫,由念佛故,業便消滅;如片雪近於洪爐,即便了不可得。」這個比喻說得再清楚不過了:再大再重的業力,都只是片雪,阿彌陀佛是大火爐,片雪接近火爐,馬上融化。印光大師是淨土法門的權威,他說得這麼斬釘截鐵:再深重的罪業,「由念佛故,業便消滅」。 另外一個船載重石的比喻也鏗鏘有力:「吾人在生死輪迴中久經長劫,所造惡業,無量無邊。若仗自己修持之力,欲得滅盡煩惱惑業,以了生脫死,其難愈於登天!若能信佛所說之『淨土法門』,以真信切願,念阿彌陀佛名號,求生西方,無論業力大、業力小,皆可仗佛慈力,往生西方。譬如一顆沙子,入水即沉,縱有數千萬斤石,裝於大火輪船中,即可不沉而運於他處,以隨意使用也。石喻眾生之業力深重,大火輪喻彌陀之慈力廣大。若不念佛,仗自己修持之力,欲了生死,須到業盡情空地位方可。否則,縱令煩惱惑業斷得只有一絲毫,亦不能了,喻如極小之沙子,亦必沉于水中,決不能自己出於水外。」 淨土法門為什麼超勝一切法門?原因在全仗佛力,這是淨土法門最特別的地方。其餘一切法門,都仗自力。發心弘揚淨宗的同修,應該把這一點大聲疾呼,大家對阿彌陀佛的信心會油然而生。印祖說:「淨土法門,乃佛法中之特別法門,其利益與普通法門,大不相同。古今多有依普通法門,論淨土法門,由茲自誤誤人,而又自謂宏法利生者,不勝其多。其最初錯點,在不察佛力與自力之大小難易。以仗佛力之法門,硬引仗自力之法門,而欲平論,致有此失。使知佛力不可思議,不能以具縛凡夫修持之力,相為平論,則凡一切疑惑不信之心,化為烏有。」 不信佛力,這個問題怎麼解決?印光大師有答:「念佛時,毫無感應。係不知佛力,心不懇切。不知佛力,由未深研淨土經論故也。」「深研淨土經論」,才會知道阿彌陀佛的力量多麼不可思議。所以印光大師定的道場規約,雖不講經,「以免招搖擾亂正念之嫌」,但「堂中日日常講」,講念佛的開示,勸信、勸願、勸行。那麼,我們的辦法是聽經,多聽、反覆聽,自然會堅信佛力、強化信願。 四、不夾雜 《竹窗隨筆》中有一篇《念佛不專一》,蓮池大師這樣說:「我以前在某寺參學,有一天聽該寺的方丈對大眾說:『中元日當作盂蘭盆齋。』我以為一定是設齋供眾。但到了中元節,並沒有設供,只是領眾念佛三天而已。又聽說從前某寺的當家師遭官府拘捕,寺中首座集眾舉行佛事祈求救護。大眾以為一定要誦經持咒,結果也只是教人高聲念佛而已。這二件事皆迥然出於常情意料之外,頗有大人處事風格,值得學習和效法。 今有許多念佛的人,名為專修淨土,可是為了祈求增長壽命,便誦《藥師經》;為解罪愆,就拜《梁皇懺》;為了救濟厄難,則持《消災咒》;為求智慧,便念《觀音文》。把一向以來所念的佛號置之不顧,以為念佛無濟於事。為何不想一想《阿彌陀經》中說:『彼佛壽命無量』,何況人間百年壽命呢?又《觀無量壽經》中說:『至心稱念阿彌陀佛,於念念中,能除八十億劫生死之罪』,何況目前的罪垢和厄難有不能消除的嗎?又《無量壽經》中佛說:『我以智慧光,廣照無央界。』念佛的人,阿彌陀佛常以智慧光明照觸其身,何況普通的聰明才智呢?一句佛號如阿伽陀藥,能治一切疾病。但如果三心二意,不肯信服,則縱有神聖工巧之妙術,對你也是無可奈何。」蓮池大師給念佛的人照了一張大合影,生動逼真。 覺明妙行菩薩這段話大家早都耳熟能詳:「大凡修淨土人,最忌是夾雜。何謂夾雜?即是又諷經,又持咒,又做會,又好說些沒要緊的禪,又要談些吉凶禍福、見神見鬼的話,卻是夾雜也。既夾雜,則心不專一。心不專一,則見佛往生難矣。卻不空費了一生的事?你如今一概莫做,只緊緊持一句阿彌陀佛,期生極樂。日久功成,方不錯卻。」重點是「一概莫做,只緊緊持一句阿彌陀佛,期生極樂」,我們做得到嗎? 五、不學戒不等於不持戒 我們的專業是淨土法門,我們的戒律是信願持名。有人疑惑:「佛制比丘,五夏以前,專精戒律;五夏以後,方許聽教參禪」,就念一句阿彌陀佛,不學戒律,行嗎?離我們最近的兩位祖師,用行動回答你了:印光大師,從二十一歲出家到八十歲往生,念了一輩子的阿彌陀佛,沒有學戒律;海賢大師,從二十歲出家,到一百一十二歲往生,念了一輩子的阿彌陀佛,沒有學戒律。但是,沒有學戒不等於不持戒!戒有定共戒、道共戒,他念佛得到清淨心了,定共戒,清淨心怎麼會做錯事情?他開悟了,開悟是道共戒。他的起心動念和戒律自然相應。這一句阿彌陀佛念好了,自然持戒圓滿。 「五夏以前,專精戒律;五夏以後,方許聽教參禪」講的是通途法門,即是普通法門,但淨土是特別法門,特別的法門註定不走普通的路線。看看印祖下面這段話:「修持法門有二種不同,若仗自力修戒定慧,以迄斷惑證真,了生脫死者,名為通途法門。若具真信切願持佛名號,以期仗佛慈力往生西方者,名為特別法門。通途全仗自力,特別則自力佛力兼而有之。」很明顯的對比:依自力修戒、修定、修慧,這是普通法門;依真信切願,念佛求生淨土,這是特別法門。 六、念佛的目的是求往生 占察懺能吸引一大群人,還暴露了一個嚴肅的問題:多數念佛的人信願不真,用現代的話說叫動機不純。念佛為了什麼?這個問題印光大師反覆強調,念佛的目的是求往生,這是動機純正。念佛的人不求往生,而是求世間福報。占察懺之所以吸引人,因為聽說它無論什麼事都能占察,家庭、事業、財富等等一切大事小事都能占察,這正中了一部分人的心理,把地藏菩薩當成算命先生。好一點的說,占一占往生有沒有把握?這個難道要占嗎?要問自己有沒有真信切願!自己心裡有底。蕅益大師更是開出了一個衡量的標準:「世情淡一分,佛法自有一分得力;娑婆活計輕一分,生西方便有一分穩當。此事只問心,不必問知識也。知識亦勸淡世情、輕活計、專修出要耳。」 「一門深入,長期薰修」,從理論上說,這個門任何一門都可以行得通;但從實踐中談,這個門只能是淨土法門。為什麼?因為你想今生就了生死、成佛道,只有這個門。印光大師說:「修行唯隨己身分而立功課,非可執一以論。但決定不可不依信願念佛,回向往生一法耳。一門深入,萬善圓修均可。若棄捨淨土,於別種法門一門深入,並萬善圓修,均不可!以仗自力,決難現生了脫故也。」 七、結語 占察懺是地藏菩薩代佛所說,我們決不會批評、毀謗。弘法的法師利生心切,普勸淨宗同修兼修占察行法,我們隨喜他的功德,可是我們有權不照單全收!我們學善財童子,五十三位大善知識給他介紹不同的法門,他堅守一句阿彌陀佛,雷打不動。真下定決心求往生的人,他們會本能地自覺謝絕占察懺,因為他們內心「一向專念阿彌陀佛」的信念早已根深蒂固,不容許任何人來破壞;因為真念佛人都心照不宣:一句阿彌陀佛,已綽綽有餘!不僅占察懺是夾雜,這一句阿彌陀佛以外都是夾雜。念阿彌陀佛,直達西方極樂世界,這條康莊大道,我們不掉頭、不拐彎、不捨近求遠。 「不信佛、不信佛力」是普遍的通病,我們應該整頓信心。若真信,必定真願;真願,必定真行;真行,功夫自然得力。最後,供養大家一段印祖的教言: 「若於此法(註:指淨土法門)能生信心,雖是業力凡夫,即可現生了生脫死,超凡入聖。倘不于此法認真修持,而於如來所說一切諸法中,隨修一法,或兼修各法,欲了生死,勿道即生不能了,或經百千萬生及百千萬劫,尚不能了者,多多也! 何以故?以念佛求生西方一法,專仗佛力。自己但具真信切願,持佛聖號。則于臨命終時,決定蒙佛接引,往生西方。其餘一切法門,必須修到業盡情空之時,方可了脫生死。否則任汝工夫深,功德大,煩惱若有一絲一毫未盡,則仍然不能出離六道輪回之外。以自力了生死,比仗佛力了生死,其難易奚啻天淵懸殊也。 汝幸宿有善根,於此法門能生信心。然須立深重誓,決不隨其餘經典、知識、言教,捨此法門,另修他法。庶可不負此宿根與現緣也。若讀諸大乘經,見其義理深奧,或親近禪、教、律、密各宗知識,聞其所說親切,遂視念佛為平常,視彼為奇特,捨此修彼,則如稚子捨父母,重病棄良醫,欲得成人愈病,何可得乎!」 錯誤之處,懇請師父上人及諸位善知識批評指正,不吝賜教。阿彌陀佛。 不肖弟子:釋自了 叩呈 二O一五年四月九日 【净空法师开示】   你们诸位同修听了这份报告,有什么看法?有什么想法?这是我提出来的:念佛的人多,往生的人少。 六十年前,我在台中跟李老师学教,老师告诉我,他举莲社的例子,都是他的弟子,跟他一起念佛的,那个时候,台中莲社莲友有二十万人。老师告诉我,一万个人当中,真正能往生的三、五个而已。还不错,还有三、五个往生了;不能往生的,这是指念佛人,有九千九百九十多。   一万个人才只三个到五个,多说五个,少说三个,为什么原因?自了法师这一篇报告,说清楚了、说明白了。   所以我们学佛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学佛?求升官发财,求佛菩萨保佑的,占绝大多数。老修行的人身体不好了,还去求医。求医对不对?我们不能说不对。你要问我,我不求医,我求阿弥陀佛,我求往生。那很多同修来找我,看到我身体不好了,找医生来看,也开药方,我也照吃,这是什么?随缘。我心里只有阿弥陀佛,没有这些医生,也没有医药,随缘。这又为什么?我学佛学了这么多年,我知道阿弥陀佛的心,我也知道本师释迦牟尼佛的用心,释迦牟尼佛,佛心、菩萨心,无非是帮助众生离苦得乐。离苦,要知道要离究竟苦;得乐,也要知道要得究竟乐。   究竟苦是什么?六道轮回是究竟苦,你能不能出离?这是真的,不是假的。究竟乐是极乐世界,极乐世界真的是究竟乐,究竟乐第一乐,无量寿。我们在这个世间寿命太短了,一百岁也是短命,怎么能跟无量寿比。   这一生没有遇到佛法,那就不必说了。遇到佛法,没搞清楚的人太多太多,十个有九个没搞清楚,还不止,一万个可能有九千九百个没搞清楚。   真正搞清楚,我相信他只有一个目标、一个方向:这一个目标,西方极乐世界;一个方向、一个目标亲近阿弥陀佛,好老师,出世法里头第一老师,怎么知道?十方诸佛赞叹,你听到了没有?“光中极尊,佛中之王”,这第一老师。这个话不是凡夫说的,诸佛如来说的,不是一个佛称赞,没有一尊佛不赞叹。我们有这么好的运气,遇到一切诸佛当中第一佛,这多难得,你要不相信把他舍弃了,再去找别人,那就真错了。我们找释迦牟尼佛,释迦牟尼佛教我们念佛求生净土。   我是一九七七年,第一次到香港来讲经,当时有一些法师,他们不念阿弥陀佛,他们念“本师释迦牟尼佛”,跟本师很亲,释迦牟尼佛;阿弥陀佛是外人,疏远一点,跟本师很亲。来跟我谈,也希望我念“本师释迦牟尼佛”。我说我念阿弥陀佛,是释迦牟尼佛教的,我要不念,那就违背了本师的意思了,是他教我的,那还能错吗?   念了这么多年,实在讲业障很深、罪孽很深,为什么?到现在还没有功夫成片,可是信心愿心决定有,决定不会改。到八十五岁,把一切经教,这是生平最喜欢的,统统放下了,专讲《无量寿经》、专念阿弥陀佛,恒顺众生,随喜功德,跟我专念阿弥陀佛不相违背,是一,不是二。我的方向目标坚定。   不随喜,别人不高兴,生烦恼;随喜,他就高兴,他不生烦恼,这也好。   自了法师很难得,从出家专修《印光大师文钞》,他对于这部《文钞》很熟悉,很多重要的段落他都能背诵,近印光法师的弟子,祖师不在了,私淑弟子,他做得比我好。   我在台中前后跟李老师十年,第五年的时候老师告诉我,他说我的能力只能教你五年,往后他给我介绍一个老师,他的师父——印光大师。印光大师已经往生了,李老师将一部《印光大师文钞》给我,我没有专修,这是自了法师比我强的地方。   我对于大乘经教还很贪恋,特别是《楞严》、《法华》、《华严》,都是我向往的。《楞严》是我跟李老师学的,前后讲过七遍;《法华经》我讲过一遍大意,《法华经》大意,讲不到一百个小时;在《华严》上用的时间最多。   第一次讲《华严》没有录音,那时候不是录像,录音都没有;第二次讲的时候有录音,后面还有录像,我记得好像是讲了四千多个小时,讲到“初住品”,全经大概是五分之一,四千多个小时。像我那样讲,我讲得很详细,听的人有受用,这一部从头到尾讲一遍,要两万个小时,大学里面的课程,有哪一门课程能相比?两个小时是一个学分,一万个学分。  八十五岁,我放弃了,为什么?求生极乐世界要紧,天天念着求阿弥陀佛来接我往生,我没有其他念头。对于经教的爱好没有减少,怎么办?往生到极乐世界再学,现在暂时统统放下,我走的是这个路子,到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教我、十方诸佛如来教我,我争取的就是这桩事情。   除了这个事情之外,我牵挂的还有一桩事情——中国传统文化。老祖宗留下的《四库全书》、《四库荟要》,以及唐太宗在这个书里头,节录精华编成治国的宝典——《群书治要》。民国初年学术界有一些长老,也是受《群书治要》的影响,用这个方法,《群书治要》的方法,将《四库全书》编了一套《治要》,我们看到了,印了一万套,这个东西不会失传了,这是《四库》的一把钥匙。   我们现在想办学,办什么学?不是普通学校,是特别学校,这特别在哪里?特别就是专学文字学、专学《群书治要》、《国学治要》,我们的教科书就这么简单。目的,希望培养能够读《四库全书》的专家学者,他们在基础上奠定之后,在《四库》里头选一门,下十年功夫,他就变成这一门的专家,世界第一。能有二十、三十个人,就是二三十部,这样的人一经通,一切经通。   虽然一切经通,我们要提倡一经通,一经通方能一切经通。这“通”什么?得定,这个理念方法都是戒律、规矩,要守规矩。一经通一切经通,他得定,他开智慧。所以古圣先贤里面开悟了。大彻大悟的不多;大悟的人不少;小悟的人更多,小悟管用。   我给同学说我是“小悟”,管用在哪里?这么多年来,我在国际上讲经教学,遇到不少政要、遇到不少教授、专家学者,他们学的东西我没学过,可是谈话我们谈得很投缘,他问我的问题几乎我都能解答,没学过,小悟,不是大悟。大悟是菩萨,彻悟是成佛,小悟是阿罗汉以下。   要想悟,有秘诀,这秘诀是什么?我自己的经验:放下自己,佛法讲“无我”。《金刚经》上说,“无我相,无人相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”,要把这个放下。“无我”当然就没有烦恼习气,就没有名闻利养,五欲六尘。这个东西要放下,为什么?它是障碍,它甚至于能障碍你的念佛的信心、愿心,都是因为没放下。为什么不能放下?没看破,我们是从佛法经典得来的,这些知识得来的。得来什么?海贤老和尚说的,什么都是假的,没有一样是真的,真的放在心上,错了!真的就是一句阿弥陀佛,这个要放在心上,除这之外什么都不放在心上,这个世间人人是好人,事事是好事,你多自在!   所以,自了法师这一份报告,真正想求往生的人,要多几遍。

作者:miaoyin居士整理 录入:纯净纯善 来源:净空老法师法语
  • 老法师文集(www.jkfswj.org) © 2021 欢迎转载,功德无量!

  •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