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空法师文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认识佛教 >> 认识佛教 >> 内容

净空老法师:学佛师承的重要性

时间:2016-4-9 9:46:56 点击:1833

净空老法师:学佛师承的重要性 在佛法里面只有一个师道,师就代表一切,最重视师承的、最尊敬师道的是佛法。那我们要学,没有老师这怎麼能成就!可是今天我们要找老师,到哪里去找?已经找不到了。纵然你找到老师,说老实话,我们自己做学生的资格也没有,这是实在的。那个好老师遇到你,不肯教你。我在南部遇到文学院几个同学,我就问问他,你们学佛多久了?他说学了二、三年了,曾经看过什麼书?看了一大堆。这就是什麼?思想已经乱了。所以我就很坦白跟他说,你们如果到台中找李老师,那李老师点点头,不错,很好,很难得,好你回去!不教你了。为什麼不教你?你的思想已经乱了,不容易理出一个头绪出来,没法子教你。如果你找到李老师,你想跟他学佛,问学佛多久了?我现在刚刚想开始学佛。你看过什麼经没有?我什麼都没看过。好,你跟我学,为什麼?你是一张白纸,你没有受过染污,你能够接受。这是讲我们今天做学生的资格都很难! 我所以幸运,比你们好一点的地方,就是我碰到老师,我发心学这个东西,没有听过经,自己看了一点,没听过经,没有跟任何人学过,所以老师一看到我很欢喜。我的学佛就跟一个老师,自始至终听他的教诲,一个人给我带路,走的是一条路。你听两个人的两条路,听三个人的三条路,听四个人就四条路,到底哪个路正确?无所适从!所以你们今天看东西,每家的东西都看,这个麻烦大了,这就是什麼?一开头你们就错了。在佛法、在我们中国过去教学不是如此的。一开头一定是师承,师承里面顶重要的根本老师,根本老师是启蒙的老师。今天来讲小学老师,你看从前的念书人中了状元,他回家去拜老师第一个拜老师拜谁?拜他启蒙的老师。而不是拜以後所教学指导的老师,不是拜这个。 老师怎麼找法?我常常在外头劝别人,今天要想找老师,哪个是真正好老师,这我们不晓得。你要跟到一个邪师,那好了,这一辈子就错了!他走错,你也走错了;你跟著一个好老师,那走对了。实在是遇不到老师的话就找古人,不找今人找古人,古人这是已经有成就的,你找一个这样的老师,这种师承的方法,在古时候就有。譬如说莲池大师,蕅益大师就是私淑莲池大师,蕅益大师那个时候想求学,莲池大师已经过去,不在人间了。但是他的著作在,所以他的修学就是依莲池大师所有的著作为中心,接受他一个人的教育,依莲池大师为老师。老师已经不在世了,蕅益大师的成就以及他的基础,奠定在莲池大师的《全集》上,他有几十种的著作,是一个人写的。你看这几十种的经论是一个老师指导的,不是两条路,是一个老师。必须要这样子下上十年,至少得十年的工夫,有个一家做为基础,你的根底深厚,就跟树一样有根、有本,然後才能够生枝叶。枝叶是什麼?任何家的著作东西我都可以看,都可以听,都可以参考,你就不会迷失方向。 我们今天怎麼样?没有根、没有本,一开头就要去参访,到处去乱听、乱看,看得头脑一塌糊涂,满脑袋的浆糊。你怎麼会开智慧?你怎麼会有受用?所以今天我奉劝诸位是学一家之言,譬如在佛法里头,莲池大师的《全集》我们现在到处可以能够找得到;蕅益大师的《全集》,这都是比较近一点的人。他们的文字还不太古,我们能够看得懂、能够受用,这是明朝末年的人,距离我们现在差不多是五百年的样子。如果更近一点的这真正有成就的,清朝的灌顶法师,他的著作也有三十几种,他是乾隆年间人。再晚近一点的像我们民国初年的,圆瑛法师有成就的,谛闲法师有成就的,他们都有《全集》在台湾流通。可是诸位要学什麼,就得学一家,我学谛闲法师的,就专门看《谛闲法师全集》,在这个《全集》上用十年工夫,要把别的都放下,跟著一个老师学,学十年,然後才看其他各家的东西,你才会有受用。你才会像《金刚经》所说的,「不取於相,如如不动」。你所见、所闻一切明了,不被境界所转,不会被人牵著鼻子走。可是古来注疏虽然著作很多,你要是统统都学很困难,不容易!要在他所有著作当中选一门,这一门为主修,其馀的做助修,正助双修。香港过去的海仁和尚,我在香港讲经去拜访过他,他那时候已经九十多岁了,好像是前年圆寂的。我看他已经九十多岁,他是专攻蕅益大师的,而且在蕅益大师三十多种著作里面,他是专门攻《楞严》。蕅益大师《楞严经》的注解,就是《楞严文句》他完全能够背诵,在香港有「首楞严王」之称,可见得人家造诣之深。他是不搞另外东西的,他就是搞一家的,一生受持一家。诸位你们要能体会到这个意思,从这个上面奠定自己的基础、根基,你们会有成就,一定有成就。 千万不要这个也不错,那个也很好,好奇心!好奇心害死了自己,不老实。得老实守一家才管用!我比你们幸运,就是一开端我到台湾来就三个老师,我的哲学就是方东美先生一个人指导的,跟他一个人学的。一入到佛门就章嘉大师,章嘉大师死了之後,我就跟李炳南老师,我跟他十年,跟章嘉大师三年,领路的人一个人,不是那麼多,多就麻烦了!你们今天,章嘉大师已经不在了,李老师已经九十三岁,你现在找他已经不行。我那个时候去还算是很好,我跟他的时候他七十岁,现在九十三岁。九十三岁还在教书、还在讲经,可是教学他已经不愿意做了。所以今天顶重要的就是师法古人,师法前贤,你看看哪个人他的思想跟你比较接近,你对他很尊敬,他的著作你念起来很有兴趣,你就选择这一门,下十年工夫,把自己的基础打好。 ----摘自《八识规矩颂》 古德的教学,实在讲就是一门深入。几十年前,我读唐大圆的书,他讲的话我记得,但是没有把他当作金玉之言来看待。这一次再想想,他老人家的话,他在民国初年说的,对於中国的教育,他认真的做了一番批评。他说我们中国古时候的教育著重在根本智,根本智就是著重在读诵,求根本智。西洋风气侵入到中国之后,中国人迷失了自己,学习西洋的方法,他说西洋的方法所得的是知识,不是智慧。他讲的很正确,是知识,西洋人没有智慧。中国从小开始读书就是叫你背书,背诵,而且背诵只背诵一种。背诵的目的是训练根本智,并不是叫你理解经的经义,这个跟佛门的教学法观念完全相同。佛门一入门,五年学戒,那是什麼戒?不是戒律,把五年学戒学戒律,那就错了。是五年守老师的教诫,对於老师百分之百的依从,老师叫你念一本书,你这五年乖乖的就念下去,不求解义,没有讲解,就是叫你读。实在讲,他的用意就是戒定慧三学一次完成。一入佛门,先用五年的时间奠定戒、定、慧三学的基础,然后才开始学习,这样学法的。 所以我这一次来了之后,以后到美国来的时间,纵然来,时间会缩短,会很少。我在新加坡告诉大家,那时候演培法师请我到他那里去讲演,演培是当代了不起的大德,我称他作老师,我跟他学过。我勉励新加坡的年轻人专心跟他学,用什麼态度学?如我过去跟李老师,拜李老师作老师的时候,李老师提出三个条件,第一个条件,就是只可以听他一个人讲经,任何法师、大德讲经不准听,只听他一个人的。第二个条件,我要想看书,不管看什麼书,佛经、世间书,都要经过他同意,要向他报告,他要答应。他如果不同意,不准看。第三个条件更苛刻了,他说我从前所学的他不承认,一律作废,从今天起,入我门来,从头学起。这三个条件。如果三个条件不能接受,那就算了,不勉强。讲经,随便来听,来者不拒,去者不留,那可以。做学生不行,做学生要遵守这三个条件。我想想还是答应了。所以我告诉大众,希望大众认真去亲近演公法师。 我讲完之后下台,演公拉著我的手,到他的客厅里说,我小时候做沙弥在观宗寺,也是这三个条件,那个时候我们心里不服,好像太专制了,以后是真正得到利益,才知道这个教学法的好处。现在诸位想想,用这三个条件能够招学生吗?一个都招不到,学生还要毁谤你,你有什麼了不起!法师多得很,你专制,我到别的地方听去。这叫做师承。所以我学佛还沾到一点师承的边缘,相当不容易! 所以学,换句话说,就是要专。在这个时代找不到老师,这是真的,李老师曾经给我们说过,没有老师,找不到老师,怎麼办?私淑古人,依古人做老师。譬如说我们依印光法师做老师,我们下定五年的决心,一般时间都是五年,李老师那时候要求我也是五年。我五年真正得到他的利益,我报他老人家的恩,我守他的戒条守十年,时间加一倍,我跟他十年才离开他。如果我们跟印光法师,依印光法师做师父,《印光法师文钞》在,我这五年或者是到十年,我就念《文钞》。除他老人家之外,我统统不看,统统不听,你就是印光法师的学生,这个了不起! 实在讲,这样子五年下来,人心定了,心清净了,只要你心定下来,心清净下来,你的眼睛就放光了,弥陀光明你就会见到,光明遍照见到了。否则的话,我们这个心乱,乱修、杂修。今天跑这个道场,明天去看那个法师,搞得一塌糊涂。你们看看《文钞》,看看《永思集》里头,有不少印光法师的学生,归依的徒弟,偶尔到庙里去看看师父。印光法师来,见到他一定把他大骂一场,问他你来干什麼?他说我来看师父。「师父已经见过了,还有什麼好看的。」骂回去。浪费时间,浪费精神,浪费钱财,不回家好好的念佛,到处乱跑。这是一个好老师!这是真正的善知识。这样的善知识,今天我们佛门提到印光法师,没有人不尊重的。有没有人赞叹他的?没有。为什麼?印光法师那个作风,信徒都跑光了,一个都没有了。现在大家要信徒。印光法师不要信徒,印光法师要自己身心清净,叫一切众生各个身心清净。清净心里面自然具足了戒定慧,三学增上!由此可知,我们自性清净了,与佛光就相应。佛的光明,自性光明,这里面也没有界限,才真正证实了生佛平等,自他不二,圆满自性遍照法界,才能入这个境界。 ----摘自净空法师《往生论》1987/07 什么叫师承   古时候的规矩比我们现在好,这是第一天跟诸位讲的“师承”,这一点非常非常的重要。中国古代的师承,应用在传统的文化,应用在佛法的修学是决定正确的,决定能够达到教学的目标,我们佛门讲“修行证果”,它确实能够达到。可是师承在现代已经没有了。我算是非常幸运,还沾到了一点的边缘,大概从我以后就断掉了、就没有了。我还沾到一点边缘,非常的幸运!   什么叫师承?跟一个老师学。我年轻的时候喜欢哲学,遇到方东美先生,我对他非常尊敬,我想跟他学。那个时候我在工作,只希望在工作多余的时间里面去旁听他的课。他在台湾大学教哲学,我想到学校听他的课,写了一封信请求他,我还写了一篇文章送给他看。他回了我的信,要我到他家里去见面、面谈;谈了以后,他不让我到学校去。他告诉我,四十年前的学校跟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学校跟四十年前比,那就变化太大了,先生不像先生,学生不像学生。他说你要到学校来听课,你会大失所望。他讲这一句话,就是凉水浇头,没指望!我听了心里很难过。到最后他老人家很慈悲,他说这样好了,你每一个星期天到我家里来,我给你上两个小时课。所以我的哲学是在他家小客厅、小圆桌,一个老师一个学生这样传授的。当时我不明了,学了佛以后,才知道这叫师承。   他为什么不让我到学校去旁听?他要防止污染,现在讲环保。我到学校去,一定会认识很多老师,一定会认识很多同学,一接触常常交谈的时候,心里就被污染了。所以他要单独教,只听他一个人的;换句话说,他一个人之外的,任何一个人我没机会接触。看的书,只有他一个人指导的,这是他对学生的爱护,真正得利益!听两个老师,你就会打妄想,他们两个人讲的不一样,到底哪个对,哪个不对,麻烦就来了。三个老师讲的,三叉路口;四个老师,十字街头,无所适从,到最后决定一无所成。一个老师走一条路,这真正是慈悲。所以我对他非常非常感谢,学生对老师要百分之百的依从。   我从方先生那个地方知道佛法的好处,认识佛法了、相信佛法了。当我研究佛经的时候,算是运气很好,看佛经一个月,就有一个朋友给我介绍认识了章嘉大师,这是密宗的大德,真正有学问、有道德。这个老人,那个时候大概六十一、二岁的样子,我那时候二十六岁。章嘉大师也是跟方先生一样,每一个星期给我两个小时,他知道我读经,每一个星期见一次面,提出问题他给我解答。他教给我一些修学的要领,我的佛学根基是章嘉大师奠定的。我跟他三年,一个老师。   三年之后章嘉大师圆寂了,我没有法子,再去找一个老师。朱镜宙老居士介绍我到台中,找李炳南老居士,我跟李老师十年。第一次跟李老师见面,他就问我:“你以前跟哪些人学?学了一些什么东西?”我很单纯,只跟一个,而李老师对章嘉大师非常佩服。虽然跟他一个人,也不行!李老师提出条件:你要想跟我学,从今天起,只可以听我一个人讲经说法;除我讲经说法之外,任何法师、居士大德讲经一律不准听。第二个,你看书,无论看什么书,不经过我的同意不准看。第三个条件就更苛刻,你以前跟章嘉大师学的,我不承认、否定,要在这个地方从头学起。   我想象这个老师非常苛刻,很厉害,最后想一想还是接受他的条件,做他的学生。这样他就告诉我,他说:“我这个三条有期限的,只有五年。”要我遵守五年。而且很客气的告诉我,他说“我的能力可以教你五年”,这是师承。现在到哪里去找这个老师?什么学生肯接受这些条件?我沾到这个边缘,我接受了。他提出来,我就接受了。接受之后大概到半年,真的得利益、得好处。所以才觉悟到,从前方老师、章嘉大师对待我都非常真诚慈悲,爱护备至,防止邪知邪见,让我走一条正路。这个在李老师那个地方得到结果。 在李老师的会下,我深深感受到这个教学的好处、利益。他老人家要求我遵守五年,我延长了五年,我遵守十年,十年绝对不违背他的规矩。十年之后,的确比较成熟了,特别在讲台上能够表现得出来,得心应手,左右逢源!早年讲经要准备,很充分的准备。十年之后,从来没有预备了,从来没有讲稿了。所以现在要有人请我去讲演,叫我写讲稿,我绝对不去,我没有这个习惯,我没有讲稿,而且还习惯临时出题目、临时限时间。出个题目叫我讲两个小时、三个小时,我一定一分钟、一秒钟不会差,到时候我的东西讲完了。讲经也是的,从来也没有准备,十年以后没有了,这是得力于师承的边缘。这种古老的教学方法,比现代科学的教学法高明多了!   我劝大家“一门深入”,一部《无量寿经》先念三千遍,用意何在?三千遍念下来,你的心定了。念经就是持戒,念到心清净,心清净自然开智慧,那个时候你听经,一听就开悟,就懂!如果你的心不清净,妄想、杂念很多,诸佛菩萨来讲经,你也不会开悟。道理在此地。 摘自净空法师《认识佛教》第四集 1996/1/9  澳洲布里斯本  编号:17-013-0004 初学佛法一定要注意师承 我们今天修净土。修净土,净门是清净心。你今天亲近很多法师,亲近很多法门,回来想一想:我的心是不是一天比一天清净?一月比一月清净?果然清净心现前,你修行功夫得力了;如果得不到清净心,那你就错了。特别是对初学,这个话我们在讲席当中也讲过不少次,诸位要记住才行,初学最重要的是师承。“师承”是什么?跟一个老师学。一个老师,你走一条路,容易成就。两个老师是两条路,你到底走哪一条?三个老师,三叉路口。四个老师,十字街头。老师愈多,就完了。古今中外,凡是有成就的人都是一个老师,这个道理要懂,我们初学人要扎根。 古时候跟定一个老师跟多少年?一般是五年,扎根的教育。五年之后,你定慧有了一点基础,你有能力辨别邪正,有能力辨别是非,有能力辨别真妄,有这种能力,佛家有个名词叫得“法眼净”。你有这个能力了,老师容许你离开,这个时候什么法师都可以亲近,什么法门都可以听、都可以学,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,广学多闻。广学多闻的条件是你有能力辨别邪正是非,你没有这个能力,不够资格参学,你一参学就乱了,你不得其益,反受其害,现在许多道场都受了这个影响。 诸位同修真正要想修学,你一定跟一个法师。古人学五年,行;现在人学五年,不行!我跟李炳南老居士就学十年,加了一倍;然后看看别人东西,听听各家的言论,对我有利益,我不会受其害。如果你没有这个基础,那怎么行?这一点非常重要。 如果你什么都想学,什么都想听,什么法师、仁波切、喇嘛都想亲近,你是跟佛法结结缘,来生还要搞轮回,决定没有能力脱离三界。要放下!学一门,不要执着。学哪一门?门门都好。哪一个法师都好,哪一个喇嘛都好,哪一个仁波切都好,禅也好、净也好,律也好、教也好,都好!关键就是“一门深入”,你才能得力。“法门平等,无有高下”,诸位要懂这个道理。 问:接著再请教老法师,我们一般世间讲求博学多闻,在佛法中,四弘誓愿里面,也有一条是法门无量誓愿学。但是历代祖师又开示我们,必须要一门深入,专精修学。那么这两者,怎么样来融会贯通呢? 师父:这个是教学的方法、过程。换句话说,你求学、修行,目的在那里?要先问问这个。如果你的目的是在了生死、出三界,那你就得一门深入,你才能办得到。如果你的目的是在弘法利生,那你就必须要广学多闻。你的知识常识不丰富,你应付不了广大的群众,你解决不了复杂的问题。所以你的目的在那里? 虽然有这么一个目标,可是修学过程还是要讲求的。如果你要是不懂得这些原理、原则,你广学多闻还是收不到效果。所以自古以来,我们中国儒家的教学、道家的教学、佛家的教学,他们都懂得这一些原理、原则。从什么地方开始呢?从立志开始。志不立,等于你的人生没有方向、没有目标。船行在大海里头,到那里去呢?不知道。你一生怎么可能有成就?无论学什么东西也没有成就。所以一定要有个方向、有个目标。有了选择之后,确定了,然后从那里下手,你应该学些什么东西?佛法里面,这个目标是度众生。四弘誓愿,众生无边誓愿度,你的目标订在这里,这是大乘菩萨,大菩提心。度这个意思,就是帮助、协助。众生是苦难的众生,我要帮助他,我要协助他,帮助他离苦得乐,帮助他解决问题,这个志愿大了,这就是菩萨心。 你要想帮助他,你自己必须要有智慧,要有能力。你没有能力,自己度自己度不了,你怎么能度得了别人呢?那么要成就圆满的智慧,先要把智慧的障碍去掉。智慧的障碍是什么?烦恼。你烦恼没有离开,你决定得不到智慧。所以一定是先断烦恼,烦恼无尽誓愿断。断烦恼的方法,一定要一门深入。所以这个修学阶段,开端一定是一门深入,决定不能多,决定不能杂。多、杂,妄想断不了。断妄想是成就德行。孔老夫子教学—四科,第一个就是德行,第二才是言语,第三才是政事,就是训练你办事的能力、谋生的能力,第四才是文学,才是艺术。所以这个政事,就是我们今天讲的职业的训练,你在社会上有一技之长,你有谋生的能力。物质生活能过得去,这才把生活水平往上提高,过精神的生活。文艺是属于精神生活。它有次序的、有程式的,不乱的。 德行就是断烦恼,烦恼轻,智慧长,所以还是从一门深入。在佛法里面,每一个宗派训练人才,都是本著这一个原则。像天台家,他培养初学一定是叫你先念他的基本教材,三大部,三样东西—《法华经文句》;《法华经玄义》,就是玄义,五重玄义;《摩诃止观》,是修行的方法。这三样东西都是智者大师做的,一定要能够背过,然后再去研究。他在这一段期间当中,通常是五年,五年专精,扎根。根扎了之后,然后再广学多闻。前面五年一定是一门深入,五年之后才广学多闻,这是一门的。还有一些人觉得自己智慧浅、烦恼重,老师要求他五年,往往自动延长到十年、二十年都有。我们在《高僧传》里面都看到。真正那个基础扎实之后,他才涉猎其他的经论,才做广学多闻的工作,这才教化一切众生。所以人家是先修了以后再说,不像现在。现在是没修就说了,说了也不修。所以佛教的人才跟古大德,有很大的差距,这个原因在此地。那么我们自己要想修学,要想有成就,必须要依照佛所讲的原理、原则,我们才有成就。按著四弘誓愿的顺序,一定是先发大心,再断烦恼,再学法门,然后念佛往生,就圆成佛道。 问:师父这一段的开示极为重要。把目前我们学佛最重要的原理原则、程式,都点出来了。也就是修学上,必须依照四弘誓愿的程式来做,不可以颠倒。先发大愿,然后必须一门深入,断烦恼。然后才能够学法门,学无量法门,而圆成佛道。不可以一下手,就搞博学多闻,这样子就错误了。 再接下来请教老法师的这个问题,跟刚刚这个问题有一点连贯。就是说现在传播工具很发达,我们要取得各种经论的资料非常容易。现在学佛在这种时代,需不需要多看多听?或者是说,只要选定一位善知识的讲演来听就可以了? 师父:初学佛法,师承非常重要。在我们现代这个时代,大家已经疏忽了,也不谈这个问题。而实在在这个时代,师承也见不到了。可是世法、佛法,自古以来,不但在中国,在外国也不例外,可以说凡是有成就的,都是有师承的。那么我们在这个时代,也算相当幸运,还沾到一点边缘。 所谓师承,就是承受一位老师的指导。你要说这种方法是谁创造的?我们在佛典里面,释迦牟尼佛就是最好的例子。他的学生,菩萨也好,罗汉也好,就听他一个人的。一生都听他一个人的,没有听别人讲经说法。听一个人的,走一条路子;听两个人的,是走两条路子;听三个人的,是三叉路口;听四个人的,是十字街头,你就无所适从。所以我过去年轻的时候,也在佛学院教过书,以后觉得不对,我就不敢再教佛学院,我也不敢办佛学院。为什么呢?我要造这个业,这个业造得很重。我对不起这些年轻人,找那么多老师,开那么多课程,各人讲各人的,把这些学生那个头脑搞得团团转。真是搞的像一片稀烂的浆糊。学了三年,学了四年,毕业了,问他,什么都不知道。充其量,只能懂得一点佛学常识、佛学皮毛,与修、与学都帮不上忙,所以我们才舍弃了办佛学院的这个念头。 我自己的修学,过去就跟李老师一个人学,非常有受用,进度非常的快。现在人常讲,充满了成就感。那个时候,我还没有出家,以居士的身分,跟他老人家学习。我的进度是一个月学会一部经。李老师的标准,这一部要能上台去讲解,才算学会。如果你不能够上台讲演,就不算学会。我一个月学一部,我跟他十五个月,一年三个月,我总共学了十三部经。这十三部,虽然我没有上台,但是我很有把握,我决定能够上得了台,我也决定能够讲的像个样子,充满了自信,真的是法喜充满,那是佛学院里学不到。 以后我出家了,白圣法师找我到十普寺三藏学院教书。我在三藏学院开课,就拿台中所学的这些材料,我一个学期教一部经。你想想看,我学了十三部经,他们佛学院三年,六个学期,我才用一半,我还有七部经派不上用场。你就晓得这个效果是非常非常的显著。所以跟一个人学,学一家之言,这是自古至今,修学的捷径,成功的秘诀。很可惜,现在人不知道,一下手,这要听,那要听,听的那个脑子里头乱七八糟,充满了矛盾、疑惑,这不叫自找麻烦吗?开不了智慧。正是清凉大师所说的增长邪见,他搞的是这一套,他不是增长智慧。跟一个人学,他走一条路子,心地清净,清净心生智慧,怎么会相同呢? 我们今天只能把这个道理、事实真相说出来,不能要求任何人。听众听到之后,你们自己去想想,你们觉得这个对不对?我是这个路上的过来人,我是这么成就的。但是也许你问了,你还不错,遇到好老师,我们到那里去找好老师呢?其实这个问题不难解决,只要你有正知正见,当代找不到好老师,找古人。这个例子很多,作古人的私淑弟子。在中国第一个例子,就是孟子。孟子那个时候立志求学,他仰慕孔子。孔子已经过世,不在了,孔子的著作在,他就专念孔子的著作,一家之言,跟一个人走。如果有问题,有疑问了,就向孔子的学生,孔子学生在,向他们请教。专学孔子,他学成功了,学得很像。中国历史上称孔老夫子为至圣先师,孟子亚圣。这个叫私淑弟子,没有接触到本人,接触他的遗教。往后在中国这个例子就很多,你看在历史上,最有成就的,大家都熟知的,写《史记》的司马迁,这是汉朝的大文学家。他跟谁学的呢?他跟左丘明学的。诸位想想,左丘明跟孔老夫子同一个时代,他是汉朝,相差几百年,那怎么个学法呢?他学《左传》,《左传》是左丘明的著作,专念《左传》,研究《左传》,学习《左传》,他学会了,成为一代文豪。跟一个人学,一家之言,他不杂。 那么唐宋八大家—韩愈,这个了不起,唐宋八大家第一名。韩愈跟谁学的?韩愈学司马迁,读《史记》,专攻《史记》,专读《史记》,他们相差也几百年,他也成就了,一代大文豪。所以现代这个世间,我看看没有人值得我佩服,我找不到老师,找古人。古人这些典籍在,你真肯下死功夫,你就是他的学生。他在不在身边没有关系,他的著作在,你在这上下功夫就行。 在我们佛门里面,也有这个例子,藕益大师大家知道,这是我们净土宗了不起的一位祖师,著作等身。他的老师是谁呢?莲池大师。可是你要晓得,藕益大师学佛的时候,莲池大师已经往生了。他怎么学呢?《莲池大师》的全集,现在也在,现在在台湾出版,数量也很多,很容易得到。藕益就专学莲池,念他一个人的书,跟一个人学,他是莲池的学生,他成就了。莲池大师是净土宗第七代祖师,他是第八代祖师。所以眼前我们找不到善知识,找古人。 我跟李炳老修学的时候,李老非常谦虚,非常客气。他说我的智慧、德能没有办法帮助你,我还不敢以老师的身分自居。他劝我学印光大师,做印光大师的学生。印光大师不在了,《印光大师文钞》在,只要专依《印光大师文钞》学习,你就是印光大师嫡传的学生。他是印祖的学生,他叫我也做印祖的学生,那这样就变成同学了,这是老人家谦虚。老人家也说的是真心话,不是欺骗人的。用这种方法,那我们求老师就不难了。 我这些年来,在海外各个地方教人家,以什么人为老师呢?以阿弥陀佛为老师,大家还有话说吗?阿弥陀佛在那里?《无量寿经》就是,你每一天念《无量寿经》,研究《无量寿经》,深解义趣,依照《无量寿经》教训去做,你就是阿弥陀佛的学生。这个善知识是世、出世间第一善知识,一切诸佛都赞叹阿弥陀佛是光中极尊、佛中之王,这还有什么话说?李老跟我介绍的是一代祖师,我跟你们介绍的是佛中之王,我们大家都是弥陀弟子,决定有成就。一个人学一家之言,一部经,一经通了,一切经都通了。特别是在我们初学,涉猎太多了,决定没有好处。我们的时间、精力都分散掉了,不能集中。必须自己有成就,在古时候的成就,教下是大开圆解,在宗门是明心见性,然后你才可以广学多闻。也就是烦恼真的断了,见思烦恼断了,尘沙烦恼断了,无明烦恼断了。烦恼障破了,所知障破了,你才有资格进入底下一个阶段—法门无量誓愿学。如果没有这个能力,你一定要守住一门深入。自行化他,统统一门深入。讲经,我就会讲一部经,这个不丢人。人家请我讲经,法师请你讲,那个经我不会讲,没有讲过,你另请高明,这个不算丢人,这是讲的真实话。孔夫子说:‘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’,这是真智慧。决定不可以强不知以为知,那就错了,对自己的损失太大了。 我教各位同学讲经的原则,提供你们参考的资料,你们只要取十分之一就好,十分之九要舍得放下,你要是看到句句都好,一样也不肯放下,那你的麻烦就大啦!所以要有胆量放下。佛法尚且要放下,何况非法呢?这个原理要懂!佛法大海,我们没有办法一口把它喝尽,要在佛法里成就,也只是在大海取一滴水而已,无量法门取一个法门,无量的经论取一部经论;一经通了,一切经都通了,世出世法都通了,你要问为什么都通了?因为清净、平等、觉。   你在一部经上不能得到真诚、清净、平等、正觉,你就没有通,通的标准就在此地。这才晓得如果你涉猎许多法门,要想得到清净、平等,就很难。太难了!而且你所学的东西,都会变成世智辨聪。为什么呢?因为你有分别、有妄想、有执著,而佛法的目的不为别的,就是要把妄想、分别、执著打掉。你要懂这个道理,然后你才晓得老师教诫的慈悲,他是真的想成就我们,而不是误导我们。如果他劝你什么都学,这个也好,那个也好,要你广学多闻,那么这个老师,有两种可能:一种是魔,怕你成就,故意害你的,这样搞让你一生不能成就;另外一种是无知,他本身也不懂,所以误导你;如果真正是善知识,他不会这么教;你不能接受,他就不教你,你肯接受,他一定教导你,不会误导你的,那才是真正善知识。   所以说佛法求的是什么?求的是清净、平等、觉。你们想想清净、平等、觉,是修一个法门、一部经容易得到?还是修许多法门,许多经论容易得到?这种经验我们都有,你们在此地短短三个月,这三个月的体验当中,都有这样的认识。你们过去在佛学院念四年,所学的课程样样都有,五花八门,回想四年学习的经验,跟此地三个月一门深入比较,不就知道了。是三个月学一样东西,有一点收获,有一点心得,还是过去四年学那些东西有心得、有受用呢?两相一比,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。清净心生智慧啊!《金刚经》上说得好:‘信心清净,则生实相。’实相就是正觉。心清净,实相般若就现前哪!   由此可知,放下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手段。诸佛菩萨没有别的本事,就是他能放下;世间人放不下的,他都放下了,本事就在此地。放下见思烦恼,就是放下六道轮回;放下贪、嗔、痴、慢,就是放下三恶道。跟你讲:‘放下三恶道。’‘好!我要放下。’跟你讲:‘放下贪、嗔、痴。’就愁眉苦脸,觉得很难了。你不晓得三恶道从哪里来的吗?三恶道的业因就是贪、嗔、痴啊!果上我们没有办法放下,要从因上放下,因放下,果就没有了。所以放下见思烦恼,就放下六道,六道就没有了;放下尘沙无明,十法界就放下了。所以诸佛菩萨修的是什么?就是修‘看破、放下’! 图片 “师承”为何要强调只能跟着一个老师学?   在中国古代学习讲求“师承”,“师承”就是跟一个老师学。为什么?同样一部经论,确实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,并不一致,如果说跟两个老师,就有两种看法、想法,我到底遵守哪一个?他就有疑问。要跟三个老师呢?那就变成三岔路口;四个老师就变成十字街头,怎么学?   现在学校教学就出了这个问题,多种科目同时学习;很多老师都教,有很多老师的想法是矛盾的。这个我们在学校里头遇到过,怎么办?那就是哪一个老师教的科目就依照他,要不然考试他不给你分数,所以,也用不同的见解来解答问题,没有办法教学生得定开慧,这就是现在的学校状况。   那么我们求学,我曾经给大家报告过很多次,我到台中亲近李老师,那时候我接受过两个人的教育,一个方东美先生,一个章嘉大师。这两个人李老师都非常佩服,都非常尊敬,但是我跟这两人,听过这两个人的,现在到台中听第三个,他给我的条件,“过去所学的一概作废”,这不就为了这个问题吗?否则的话,老师教我们,说方先生怎么说的、章嘉大师怎么说的,这个麻烦不就来了吗!所以,师承只能一个人!   好在我这三个老师,不是同时在一起学的,方老师引进我入门;章嘉大师给我奠定基础;以后教十年,是在李老师那边成就的。只能听一个人的,不能听三个人的。老师教我的东西,如果跟章嘉大师,跟方先生讲的不一样,我要接受李老师的,那两个人的放旁边做参考,可有可无,要用这样的态度,这叫师承。老师对学生负绝对责任,如果不是这样的不能教。   我们想学一点东西,那时候学哲学,方老师不让我到学校去听课,什么原因?学校老师太多了,说法不一样,我听谁的?会扰乱。同学很多,同学的思想也很复杂。所以方先生告诉我:现在学校,先生不像先生,学生不像学生,你要到学校去听课,会大失所望。最后想到什么?让我到他家里去学,每一个星期两个小时,星期天上午九点半到十一点半,接受一个人的,这师承。那么我知道佛法,他给我介绍:释迦牟佛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;佛经哲学是世界上哲学的最高峰;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!   我在这个时候遇到章嘉大师,章嘉大师是专学佛的。我就离开方老师,就到章嘉大师。章嘉大师给我跟方老师一样,每个星期天,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,专门接待我,三年如一日。我学的东西可以说不复杂。 跟李老师学,必须接受他提出的三个条件   到大师圆寂了,我到台中亲近李老师。李老师提出三个条件:第一个以前学的不算数,跟着我,一切从头来起,没有意见可说;第二个任何法师、大德到台中讲经或者是讲演,都不要去听,只能听他一个人的;第三个条件,看文字,无论看世间的是看佛经的经典,要得他的同意,向他报告,他同意可以看,不同意不能看。三个条件,我那个时候听了,感到老师好像自己标准太高了,目中无人。但是这个老师是朱镜宙老居士介绍,朱老是我很尊敬的一个人;老居士跟李老师同年,老朋友,也是忏云法师两个人介绍的,这两个我都很尊敬,所以我接受了,无条件的接受了。   留在台中,然后老师告诉我,这个条件有期限的:五年,五年之后就可以开放了。可是我是到了三个月,就觉得有效果,为什么呢?这很多不能听、不能看。不能看,眼睛管住了,不能听的话耳朵管住了,那么怎么样?心地清净了,妄念少了,半年效果非常显著.我觉得老师这个方法好,非常佩服!   十几年之后,我住在新加坡,遇到演培法师。演培法师告诉我,他做沙弥的时候亲近谛闲老和尚,谛闲老和尚给他就这三条。我才恍然大悟,不是李老师的专利,不是李老师的发明,是中国古来祖祖相传的师生的条件。你对老师不尊重,对老师不信任,老师教你白教了,有这三个条件,这叫师生的关系,这么建立的。 对老师有信心,只听他一个人的,他绝对能把你带出来   对老师决定有信心,没有怀疑,只听他一个人的,他绝对负责把你带出来。带到什么?带到定、悟。因戒得定,这三条是戒律,你要遵守。他教你“一门深入、长时熏修”,你能够得三昧、得清净心、得平等心,最后“其义自见”,“自见”就是开悟了。   古老的教学理念跟方法,现在人没有了。李老师碰到我一个,我打听别人的,老师没有给别人这个条件,只有对我一个,那是什么原因?不晓得,我也不敢问,慢慢一两年之后知道了,为什么?真正有好处,真搞清楚、搞明白,跟演培法师一碰到一交流,谛闲法师就这三个条件对他。李老师对我,我接受了;演培法师没接受,演培法师开小差溜了,跑了,跑到厦门,亲近太虚大师,可惜啊!我那个时候就跟他说,我说:如果你要不离开谛老和尚,你是天台宗的祖师,真有成就!为什么?他一门深入!太虚法师不是的,跟现在大学一样,他的课程交叉排设,他的教授很多,那是知识,那不是智慧。所以这毕竟年岁太轻,不知道把路走错了。这是我感到自己非常幸运,能够遇到这三位老师。最后遇到李老师,才有这一点成就。那么章嘉大师教我,对我最受用的,他劝我出家,劝我学释迦牟佛。   我看到释迦牟尼佛开悟之后,一生教学,发现这是教育,它不是宗教(佛教里头没有创造宇宙主宰人类的神,没有),它确确实实是方东美先生所说的哲学、科学,有登峰造极的哲学、科学;那么普世教育,伦理、道德、因果,也是讲到登峰造极,都是讲到究竟圆满,是人间最宝贵的大学问,真智慧!所以有幸遇到,认真在一起学习,这非常幸运,无比的幸运!   好,今天时间到了,我们就学习到此地。 摘自《2014净土大经科注》学习班 第16集 2014年4月1日讲于香港 图片 二零一四净土大经科注(第一集)节选  2014/3/9 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 档名:02-041-0001 方老师是学哲学的,他告诉我,「释迦牟尼佛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,佛经是世界上哲学的最高峰」,不但它是哲学的书本,哲学书本里头最高的,高等哲学,告诉我「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」,引起我们学佛的兴趣,这个东西太好了,太难得了。所以我遇到章嘉大师,这是佛门的大德、大善知识,专搞佛法的,我就跟他学了。我跟方老师大概是半年,跟章嘉大师三年,大师圆寂了。我跟他的时候,我二十六岁,他老人家是六十五岁,他六十八岁走的,所以我只跟他三年,这三年他给我奠定佛学基础。后面有十年我离开工作,接受章嘉大师的教诲,出家,专门来修学佛法,佛教里面的大乘,这是章嘉大师对我的期望。辞掉工作之后,朱镜宙老居士、忏云法师介绍我认识李老师,送我到台中去学习经教,在台中跟李老师十年,经教奠定了基础。我三十三岁出家,出家就教佛学院,就开始对外讲经。我还记得我第一次以出家身分在外面讲经是台东佛教莲社,那个时候的社长是明训法师,跟我是师兄弟,他在那里建了个道场,邀请我去讲经,我记得我第一部讲的经是《阿难问事佛吉凶经》。   「决择行门」,真正决定行门修净土,接受李老师的劝告,是「华严启信」的。我们年轻学经教的时候,最佩服的《华严经》,这是大乘一部大经,里面的内容太丰富了。《华严》讲什么?讲全宇宙万事万物的真相,就是一切法的真相。从宇宙生命的源起讲到我们现前,讲到我们的将来,它全讲到了,圆满的哲学,圆满的科学,在科学、哲学两方面都达到登峰造极。这被现代的量子科学家承认了,最近这二、三十年来,量子物理学家有很大的进展,揭穿了宇宙的奥秘。这些发现大乘经上全有,换句话说,他们的新发现,释迦牟尼佛发现这个超过三千年,三千年前佛发现了,三千年之后他们才发现,发现一对比、一对照,完全相同。   说到「专修专弘」,必须要具备的条件,「不怀疑、不夹杂、不间断」。这三桩事情难,难能可贵,真正做到了,没有一个不成就。做到必须要具足三个条件,第一个老实,第二个听话,第三个真干。我拜李老师,第一天跟他见面,那一年我三十一岁,老师提出三个条件,三个条件如果我能接受,他就留我在台中跟他学习,如果不能接受他不收留,你另求高明。这三个什么条件?第一个,你过去所学的,就是说我跟方老师学的、跟章嘉大师所学的他不承认,完全作废,从今天起你要跟我学,完全听我的,这第一个条件。第二个条件,要跟我学,台中这个地区任何法师大德来讲经教学,没有得到我的同意,你不准去听。你看,第一个,我学得很简单,不复杂,只跟两个老师,那两个老师所讲的他不承认,要听他的,其他的任何人讲经教学不可以去听。文字,无论是佛经、是世间文字,没有经过他同意不可以看,我要看的东西先向他报告,他点头才行,不点头不可以看。不准你听,不准你看,完全听他一个人指导,他对我要负完全责任。我最后想想,我还是接受了。   接受就留在台中,三个月之后感觉得受用了,得什么受用?心清净了。很多东西不准看、不准听,心清净,心清净就生智慧,这中国古老的教学法。我们当时听老师这三个条件,感到老师太跋扈,好像目中无人一样。到二十多年之后,我到新加坡遇到演培法师,也是老朋友了,他告诉我,他是从小出家的,小沙弥,在谛闲老和尚会下,老和尚也是讲这三条。我才恍然大悟,不是李老师的专利,原来是过去祖宗教学,世世代代都是守著这个规矩。你不听老师的你跟他干什么?跟他就真正听他的话。听两个人的你就会产生问题,听三个、四个人就乱掉了,不可以,绝对不可以。只能听一个人的,老师对你完全负责任。你要是多听,老师不负责任,那是什么?你来旁听。你什么都听,脑子是乱的,心定不下来、静不下来,必须要专一,这才行。我们完全接受老师之后,老师最后宣布有期限的,不是无期限的,多长久?五年,五年之内你一定要遵守,五年之后等於毕业,就开放了。我深得利益,到第五年,我跟老师报告,我说老师,我还愿意再守五年。老师笑起来了。守住老师的原则,把自己的根扎稳,五年我觉得时间不够,所以我用十年。尝到这个滋味了,现在一般人没有。   老师要看的学生没有别的,什么条件?就是老实、听话、真干,你能够有这样的条件,他愿意教你。我跟方老师的缘分也是很特殊,跟他不认识,没有人介绍。我看到一些介绍他的资料,知道这个人是当代的哲学家,知名度很高。一看他是桐城人,同乡,我就很冒昧的写封信给他,寄了一篇文章给他看,唯一一个目的就是希望他同意我能到学校去旁听他的课。我这个信寄出去一个星期他回信给我,约我到他家里见面。到他家里见面,是同乡,闲话家常,我对老家还记得一些。问我学历,抗战期间到处流浪,没有办法读书,逃难,日本人追在后头,失学三年,三年没念书,所以我只有初中毕业,高中念了半年就到台湾来,再也没有机会读书。到台湾人地生疏,一个人,要靠自己劳力去生活,非常辛苦。老师问我,他说你写的信、写的这篇文章,我们台大的学生写不出来,所以他才问我的学历,有没有欺骗他?我说没有。我说虽然我失学三年,但是喜欢读书,我一生没有离开书本,完全靠自学。谈了一个多小时,最后他告诉我,他说现在的学校(六十年前,我二十六岁,六十四年以前),学校先生不像先生,学生不像学生,你要到学校去听课,你会大失所望。当时我听不懂,我以为老师完全拒绝了,不要我到学校听课,所以表现当然很沮丧、很难过。我们沉默了六、七分钟,他说这样好了,你每个星期天到我家里来,我们约定九点半到十一点半,两个小时。每个星期星期天到他家里,他给我上两个钟点课,我的课是在他家里上的。为什么?我是好多年之后才明白,老师在学校上课不讲真东西了。为什么不讲?没人学,就是说学生不像学生,老师想教也枉然。为什么还上课?他以这个为职业,他不教书就没生活,靠这个过日子的。但是学生没有一个真正想学的,真正想学的,你看他开特别班,叫我到他家里上课,而且不收学费的,真教你。   这是好老师,看到真正可以教的学生不放弃,他的东西可以传下去。「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」,古人的教训。一个人在世间,最重要的是什么?要有传人,你的道、你的事业要有人继承,一代一代传下去,这才对得起父母、对得起祖先、对得起老师。如果传不下去,你自己做得再辉煌,你死了,一切就完了,等於零,这是大不孝。哪一个老师都想求传法的人,到哪里去找?可遇不可求。学生找老师难,老师找学生更难,找不到!偶然发现一个二个,他把他看作珍宝,希望他有恒心、有耐心,能传他的道、传他的法。我多少年之后常常想这个事情,为什么当时不让我到学校听课,才明白老师的意思。从这里扎下的根,以后专攻佛法。他告诉我,佛经哲学是全世界哲学的最高峰。章嘉大师指导我,也是每个星期一个小时到二个小时,学生只有一个,一对一的教学。参加李老师的经学班,他正式开班,有二十多个同学。一般讲经,普通接引初机的,能够讲的,有二、三十个人。深入坚持到底的就不多了,只有五、六个人,到最后只剩下三、二个人还坚持的,可见这个事情不容易。   「专修专弘,念佛三要:不怀疑、不夹杂、不间断」,锲而不舍。「流通疏注,广结胜缘」。我们学习印光祖师,祖师一生接受四众同学的供养,在家二众、出家二众,这些供养他没有拿去改善他的生活,完全用在印经弘法利生上、救济灾难;主要是印经,遇到有重大灾难的时候,从印经基金里面提出一部分去赈灾。印祖教我们这个方法,这个方法好。财从哪里来的?财从布施来的,愈施愈多,我学佛这六十多年。章嘉大师,我第一次跟他见面,向他老人家请教,方老师给我讲佛经哲学,我对佛教认识、明白了,佛教是大学问,真实智慧,我向他老人家请教,佛门里面有没有好的方法,让我很快能够契入境界。我问的这个问题是大问题,他听了看著我,我也看著他,等他的开示,我们看了半个多小时,一句话也没有。半个多小时之后,几乎好像在定中境界一样,都入定了,说了一个字,有。半个钟点说了一个有,我就很兴奋,精神振作起来,他又不说话了。又等了七、八分钟,说了六个字,「看得破,放得下」。看破帮助放下,放下帮助看破,从初发心到如来地,就是这两样东西相辅相成。我那时初入门,学佛才二、三个月,什么也不懂,所以他对我完全用通俗的语言,让我一听就明白,如果用佛经的术语我就不懂了。这是什么?看破、放下,大乘里头的止观,看破是观,明了事实真相,放下是止,把妄想分别执著放下,大乘修学就如是。   海贤老和尚他做了九十年,看破放下、放下看破,他做了九十年,做出最好的榜样来给我们看。我看得懂,我佩服他,他真的一门深入,就是一句阿弥陀佛。这一句阿弥陀佛是放下,放下万缘。这一句阿弥陀佛帮助你看破,也帮助你放下,妙极了!老和尚不认识字,没有念过书,没有听过经,也没有参过禅,他什么都知道。那是为什么?我肯定他得念佛三昧,开悟了。他也曾经跟人说过,他什么都知道,就是不说话。为什么不说?没有人愿意听。就跟方东美先生所说的,他在学校为什么不讲真东西?学生不肯学,讲是白讲,讲废话。世出世间真正好老师应机施教,学生是什么样的根性就要怎样教他,不是一样的。李老师的经学班二十几个同学,他教每一个人有不同的方法,不是一个方法教一班人,不是的,他个别教学。就像古时候私塾里头一样个别教学,下根人教你很浅显的东西,伦理、道德、因果;中上根人教你佛法,不一样。每个人学的经论不相同。经论谁选的?自己选,选了老师点头就可以,你自己实在选不出来他代你选。总是让你自己选择,你自己喜欢,契机。老师点头给你做证明,你就好好的学一样,一门深入,长时薰修。绝对不许可同时学两样东西,那是很大的忌讳。为什么?你分心,你用心不专,你很难得受用。一定要专心、要一致,决定不能怀疑、不能夹杂。不夹杂就是一门,这一门不能间断。   学这部经的时候,经有长短不一样,老师那个时候教我们这班学生,学了要上台去讲,最短的不能少过三次,最多的不要超过十次,一个星期讲一次,十次就是两个月。一个星期讲一次,要写讲稿,所以学习的时候很辛苦,但是非常有受用。全心全力专注在那里,如果经年累月不间断,哪有不成功的道理!间断就不行,三个月不学生疏了,半年不学忘光了,一天都不能间断。我不是上上根人,中下根人,累积了六十年的经验,六十年不中断才有这样的成就。断断续续的决定不可能,断掉之后再续不起来了,很困难,所以不可以间断。「流通疏注」,要讲解,讲一遍比我们听十遍的效果还要殊胜,很多事情没想到的,在讲的时候会发现、会领悟到。   释迦牟尼佛说法只有一个目的,帮助一切众生离苦得乐。佛教什么?佛教我们离苦得乐,这是佛菩萨在世间唯一一个目的。佛知道,众生苦从哪里来的?从迷惑颠倒来的;乐从哪里来的?乐从明白来的、觉悟来的。所以苦乐是果报,因呢?因是迷悟,迷了就苦,觉悟了就乐。於是佛用什么方法帮助人离苦得乐?用教学,教学帮助你破迷开悟,迷破了苦就离开,觉悟了乐就来。开悟就自在快乐,那个乐不是欲望的刺激,是从内心里头流出来的欢喜。孔子所谓的「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」,你学,能够把学的东西,习就是落实,我悟出来的,觉悟的,能够用在生活上、用在工作上、用在处事待人接物,快乐!那什么?智慧现前。有智慧的人乐,没有智慧的人苦。   智慧是我们本有的,《华严经》上释迦牟尼佛说得好,「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」,所以智慧、福德、相好都是自性里头本来有的。有多少?无量无边无数,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,用十万年、百万年、千万年、万万年,无量寿都用不尽,太多了。自性有的,不是从外来的。怎么样才能够把自性的智慧德相全显出来?秘诀就是看破、放下。看破是了解事实真相,放下是放下一切障碍、一切染污,回归到自性就证得大圆满。大圆满是什么?极乐世界。我们往生到极乐世界,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变现的,同时也是我们自己自性变现的,这个要知道。我们自性里没有极乐世界,阿弥陀佛不能建立,我们也不能往生。我们自性里头有,不是从外来的,我们自性跟阿弥陀佛是一个性,所以他能建造,我能到那边去享受。为什么?是一体,不是两桩事情,一回事,这个不能不相信。   所以要全心全力「广结胜缘」,胜是殊胜,我们一般讲善缘。胜是智慧所结的,善恶里头还有感情,也就是还带著染污,不带任何染污,这殊胜。所以我们知道佛说法的目的,是让人离苦得乐,佛用的方法是破迷开悟,完全落实在教学。教学,一定要接受教学的人能够信受奉行,他就得到利益;他不能相信、不能接受、不能落实,那只是阿赖耶里头落谢种子,这一生得不到受用。如果信受奉行,这一生决定得利益,不分男女老少。   我们看到一个信息,二、三个月以前,一个小女孩十岁念佛往生,了不起,没有生病,跟海贤法师一样预知时至,没有生病。这个孩子也念了三年,就一句南无阿弥陀佛。七岁,她父母都学佛,爸爸在念《弥陀经》,她好奇,问她爸爸你念什么?他说念《阿弥陀经》。什么叫《阿弥陀经》?爸爸就把极乐世界简简单单的讲给她听,她听了很高兴:这么好的地方,爸爸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?爸爸说我不行。她说谁行?阿弥陀佛。阿弥陀佛在哪里?你念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就会带你去。她一听高兴了,她天天念阿弥陀佛,念了三年。往生的前一天告诉她爸爸:爸爸,明天阿弥陀佛要来接我回老家,能不能请我们的朋友、邻居们,到家里来看我往生?第二天真往生了,没生病,说走就走,十岁的小孩。   海贤老和尚的母亲,八十六岁往生,预知时至。她本来跟海贤法师一起住在庙里的,这一天突然说我要回老家,老和尚拦也拦不住,就陪她一起回老家。回到老家吩咐他把女儿、侄女都找来,都来了,他妈妈包饺子,亲自包饺子请大家吃。吃完之后,坐在旁边一个椅子上,盘腿,盘腿坐著,告诉大家我要走了,这句话说完头一歪真走了,没生病。自行化他,这个样子就感动很多人,让很多念佛人生起信心。   念佛人,生知道从哪里来,死知道到哪里去,快乐,一丝毫忧虑没有,一丝毫恐怖没有。在这个世界任务完成了,自己的功德圆满,度化众生告一个段落,我在这个段落完成我的任务。海贤老和尚最后一个任务,就是表僧赞僧这个法。你看,人家把这个书送给他,他一看到像宝贝一样,无量的欢喜。那是什么?他最后一个表法的来了,这个表了之后,他就可以走了。拿到这本书,穿袍搭衣,告诉大家,你们大家给我照相,无比的欢喜,三天之后就走了。为我们作证转,这三转法轮里头示转、劝转,最后作证转,他们是来作证的。我们是来劝的,把这桩事情讲清楚讲明白,劝导大家,要信、要发愿、要念佛。他是一生表演给我们看,一句佛号念了九十年。   念三年就能往生,念九十年哪有不能往生!我们深深相信他跟阿弥陀佛多次见面,就像慧远大师一样。远公当年在世,四次见阿弥陀佛,从来没有告诉过人。第四次是接引往生,他才告诉大家,他见到极乐世界、见到阿弥陀佛、见到老同修,已经往生的同修,都在阿弥陀佛的身边来迎接他,这是他应该要去了。别人问他,这个境界以前有没有见过?他说见过,以前见过三次。什么样子的?极乐世界什么样子?跟《无量寿经》讲的完全相同。这就一点差错都没有。经帮助我们深信、发愿,念佛求生;经也给我们证明你去的地方正确的,跟经上所讲的一样。如果不一样,那不是极乐世界,那不是阿弥陀佛;完全相同,我们真正信得过。   这个后面写的,「遵师教诲,海外传灯,化解劫难,唯独此经」。这个经我第一遍在温哥华讲的,加拿大,第二遍在美国加州圣荷西讲的。我跟海外有缘,这个缘是从慈光讲座来的,慈光大专佛学讲座;第二个,道安老法师在台北佛教会也办了一个大专佛学讲座,这两个讲座我都参与,所以我认识大专学生很多。这些学生以后毕业了,到外国去留学拿到学位,在外国定居,散居在全世界各大城市。这些同学跟我缘很深,我一出国他们都邀请,所以海外的缘就非常殊胜。 图片 李老师的三个条件是古代的“师承”,成就很多人 摘自净空法师《2014净土大经科注》第36集 2014年4月22日讲于香港   我到台中拜老师,是忏云法师,朱镜宙老居士两个人,介绍我过去的,朱老跟李老师同年,老朋友。我一到那边去,李老师就给我约法三章,那就是学习“止观”。你看用的方法善巧方便,老师提出三个条件:三个条件能接受,他收我做弟子、做学生,如果不能接受就另请高明。 哪三条?   第一个,你过去所学习的我不承认。其实我过去所学的,跟方东美先生不到一年,跟章嘉大师三年,方老师、章嘉大师,李老师都闻名、都很佩服。我跟他们所学的要放下,老师不承认,就是你跟我学,从头学起,过去所学的东西不能干扰他所教的,这叫过去学的放下,不算数。   第二个,从今天起只能听他讲经,外面高僧大德到台中来讲经讲演,都不准去听,只能听他一个人的。听他一个人的这是“观”,任何人东西不能听这是“止”。   第三个,从今天起,你看文字、看佛经也好,看一般文字也好,没有得到他的同意不准看。这都是“止”。   这是什么?这是学生跟老师必须具备的条件,以后我知道这叫“师承”。中国自古以来拜老师都是这个规矩,否则的话他不好教。你要说“老师你教的跟章嘉大师讲的不一样”,哪有那么多时间给你解释?!章嘉大师讲的作废了、不要了,听起来好像很跋扈,好像目中无人,其实那真正古人所用千百年的老方法,这个老方法成就很多很多人。   所以,老师这三个条件,我想了一想还是接受了,三个月之后我体会到了,为什么?你看文字,不准听、不准看;外面人到台中来讲学不能听,心慢慢清净了,清净心生智慧。如果你听,听东西跟老师讲的不一样,你生烦恼:到底听谁的?到底要跟谁学?不就麻烦了吗?!预先约法三章,我跟老师十几年。   好像是一九九六年、一九九七年,我到新加坡讲经,那个时候每年去讲一个月,在佛教居士林。有一天演培法师请我吃饭,邀请我到他的道场去讲演,那一天听众有六百多人,我第一次到他的道场,赞叹他的道场,赞叹他所修学的法门,赞叹他们的同参道友,让大家对这个法门、对道场、对老师增长信心,这是佛门的规矩,李老师教的。别人请我们讲经讲什么?最重要的赞叹,“若要佛法兴,唯有僧赞僧”,这就对了。最忌讳的:我这个法门好,你的法门不如我,那你不是把人家全破坏了吗?!那是有罪过的。所以有些道场不敢请法师来讲经,就怕这招,让听众听了之后正念失掉了,要多长的时间慢慢才把它转回来,麻烦大了,这叫不懂规矩的人,懂规矩的人好,他来赞叹。   我们讲完之后,演培老法师,我们是老朋友,在他的小客厅里面我们喝茶,就讲到他小时候,他是十几岁沙弥出家的,跟谛闲老和尚。谛闲老和尚当时跟李老师对我一样,约法三章。我才恍然大悟,这不是李老师的专利,是祖祖相传,中国人讲“师承”,没有这三条,不能教;有这三条,学生乖乖的学,没有意见,全盘接受,没有比较。我们所看的东西老师知道,老师所讲的东西我们都能接受,他都晓得,指导就方便了;你的妄想太多,杂念太多,没法子学,所以才晓得中国古人教学,这些都是最基本的要求、条件,师生当中有默契,老师看到你的天分,不断帮助你提升。 图片 净空老法师开示:一门深入 长期熏修 1 佛在经里面说,正法戒律成就,像法禅定成就,末法净土成就。 2 我们生在末法,佛在经里面给我们说得很明白:末法时期净土成就。 3 佛法的修学,贵在一门深入,因此一定要非常慎重地去选择法门。 4 我们选择法门一定要能适合自己的根性,适合自己的程度,适合现前的生活环境,这样修学起来很方便,又能有效果。 5 能够选择净土法门,一门深入,就是上善之人,正是经中所讲的诸上善人。 6 你能够死心塌地选择净土法门,你就是上善,你就是有智慧。 7 上根利智,你才会选择净土法门。 8 净土法门,十方一切诸佛都说之为难信之法,相信真的是不容易。 9 真正信了,必然是一门深入,不会再搞第二门。 10 学佛,一定要一门深入、长时熏修,才能成就。 11 通达佛法的人,决定是一门深入。 12 佛法里头,无论是解与行,都要一门深入。 13 既然是要一门深入,佛为什么说那么多经?佛说那么多经,说老实话,不是为我说的,部部经都有个当机者,佛是为他说的。 14 你经看多了,佛在那个经上是这么说的,这个经上又这样说法,你就起了妄想分别执着,这个对你就有很大的伤害,所以学东西一定要一门深入。 15 真正的一门深入是:把妄想分别执着打掉。 16 我们必须选择一部经,一个法门,契合自己根性,一门深入。 17 释迦牟尼佛当年的学生个个都是一门深入,并不是一切法门都通达,没这回事情的。 18 唯有一门深入才能做到“思尽还源”,这才能见得了性。 19 在所有的法门里,最容易成就的,是在净土宗五经一论里选择一种,一门深入。 20 经只学一部,我就不夹杂第二部,为什么?那个经有那个经的宗旨,有那个经的修行方法,我们要是学了,必定受影响。 21 我们在《印光法师文钞》读到,印光大师教初学的同修要“一门深入”,不要学杂了,不要多跑道场。这些话慈悲到极处,真实的利益,就像《无量寿经》所说的,“惠以众生真实之利”。 22 学佛,纵然研究经教,也是得一门深入;学多了,我们的精神、力量就分散了,要想有成就很难。 23 佛法里面求学的方法,最初都是一门深入,为什么?一门深入,你的心才能清净。 24 修清净心,一门深入,一天比一天快乐,一天比一天幸福,这是佛法真正的利益。 25 经上讲得很清楚,住真实慧,真实的智慧是什么?就是那一句阿弥陀佛。 26 念佛的目的是求一心不乱,而理一心不乱就是根本智现前,所以博学多闻是要得理一心以后,没有得理一心之前,一定要一门深入。 27 把理论、方法、境界搞得清清楚楚,尔后真正死心塌地一门深入,那你这一生就决定成就了。 28 自古以来,我们中国这些祖师大德,诸位看看《高僧传》、《居士传》,你就晓得,所有成就的人,一生都学一样东西,一门深入。 29 我们修学,不但要求进步,还要求纯一,正是所谓一门深入。要是搞多了,你就分了心,搞多了虽然是进,但是不精,结果怎么样?你的成就很有限! 30 读经最好是一门深入,一部经,心专才容易念到功夫成片,念到一心不乱。你搞两样、三样,决定是打闲岔,对于你修一心决定有障碍。 31 专修念佛的人,早晚课不要跟一般寺院课诵本一样,又念经、又念赞、又念咒。 32 搞这么多没有用处,不如一门深入,专念《阿弥陀经》,专念阿弥陀佛。 33 古德叫我们“纯一不杂”,真正是一门深入。专一才是精进,要懂这个道理,我们依照这一部《阿弥陀经》就够了,你要是死心塌地,就在这一门深入。 34 我们常常念经,就能够达到我们的心愿解行如佛无二。这一部经念得愈多愈好,愈熟愈好,一门深入,古人常说“一经通则一切经通”,可见得读诵要抓住一部经才能成就。 35 想想古来大德,一门深入,年轻的时候,三、四十岁的时候就成就了! 36 我们今天搞了这么多年,不是不用功,也是天天在干,搞得太多太杂了,所以不能成就。知道这个毛病,马上就要回头,再不回头就晚了。 37 学东西一定要专,而且还要有耐心,决定不能操之过急。我们看看古今那些失败的人,都是心太急了,正是古人所谓“欲速则不达”,结果失败。 38 真正成就是要时间、是要耐心,是要禁得起考验才能成功。 39 《阿弥陀经》,跟诸位说,是愈讲愈有味道。除非你没有听,听了之后会生欢喜心;听了这部经,其他的经都可以不必去听,别找这个麻烦,一门深入。 40 一本《阿弥陀经》,一句万德洪名,于其他世出世间一切法统统放下,你就决定成功。 41 一门深入,我们为什么选择净土法门?这是因为我们自己没有智慧、没有能力,自己不知道自己的根性,不知道应该怎么选择。 42 净土法门是释迦牟尼佛、一切诸佛给我们这些糊涂人选择的。我就学这个法门,再有什么好法门我也不要,这样才能成功! 43 我承认我自己不行,佛替我选择的,我就依教奉行,这就对了。 44 决定不可以见异思迁,一定要晓得,选择这一门,就一门深入,精进不懈,绝不回头,我们这一生才决定成就。 45 我们看古来大德,可以说根性最利、最聪明的、最有智慧的,是一门深入,他一点都不罗嗦,一句佛号念到底,高增品位,他不打闲岔。 46 我们中国古来这些祖师大德们,许许多多都是诸佛菩萨示现的。我们从迹象上来观察,自己一定要觉悟。真正觉悟了,无不是老实念佛,一门深入。 47 你今生能不能成就,就看你觉不觉悟。你果真觉悟,死心塌地一门深入,你就成功。 48 一门深入,一心执持名号,一生就能成就,何乐而不为之!

作者:miaoyin居士整理 录入:纯净纯善 来源:净空老法师法语
  • 净空法师文集(www.jkfswj.org) © 2017 欢迎转载,功德无量!
  • Email:52889904@qq.com 站长QQ:52889904
   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